•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对决古金乌
  •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对决古金乌

    作品:《遮天

        “你们竟然萃取出了这种逆天的宝液……可以打破天地桎梏,一举成圣!?”一只古金乌惊声道。

        他们为古圣,法力无边,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轻易就将叶瞳的神识执念摄出来,进行读取。

        “哈哈……”另一只古金乌大笑,志得意满,一炉以太初命石等提炼出来的进化液相当于神丹,绝对无价。

        “真是没有想到,来到这片古星域后会有如此逆世的大机缘,好,我们去将这场造化取到手中!”

        他们早已成圣,不能藉第四阶段的进化液突破。可由太初命石、不死仙药炼出的宝液,岂会是的凡品,生死人肉白骨,可让肉身长生。

        两只古金乌气势如刀裂天,浑身金羽鸣颤,让虚空万物崩塌,体内冲出滔天的金色妖气。

        太阳神明体、血液含帝经、心中的大秘、进化液等让两只古金乌眸光炽盛,看叶瞳的眼神更加不一般了。

        “拜入我金乌族门下,你的将来不可限量,必会照耀出璀璨光华。”

        叶瞳反抗,根本不可能屈服。

        “我们会让你回心转意的,你不是有一个师傅吗,区区一个斩道者而已,一会儿就去镇杀他!”

        两只古金乌很从容,身为圣人,俯视苍生如对蚁虫,抬手间就可以毙掉不成圣的修士。

        “唔,最强进化液在天之村萃取,让我看一看到底怎么去,如何夺来这场造化!”

        一只古金乌伸手点去,想要彻底将叶瞳的仙台看个究竟,弄清楚所有秘密。

        “哧!”

        突然,五色圣光扫来,化成五柄宝剑,弥漫混沌气息,绝世锋利,突兀的劈杀出。

        噗!

        血光一闪,这只金乌的一根手指被削掉一截,鲜血四溅,让他神色大变,成圣这么多年,没有人能伤他,今日竟然被断指。

        他提着叶瞳快速倒退,横行出去数千丈远,脸色难看,金眸似电,盯着原地。

        自然是叶凡到了,入主在古圣机甲内,施展天庭无上的刺杀秘术,将圣人的一个手指头斩落。

        “你是什么人?”另一只古金乌喝道。

        “我就是你们口中的蝼蚁,区区一个斩道者而已————叶凡。”

        叶凡屹立在虚空,面对太阳火精,浑身流光溢彩,虽非火体,但却堪比古圣,无惧任何圣辉。

        他收有叶瞳的烙印,故此能够第一时间在太阳外寻到他。

        叶凡虽然以五色神光斩掉了圣人一指,但是心中却不敢大意,就真正实力来说,他还不能与圣人比,刚才奏功,主要是袭杀的缘故。

        他神色郑重,打量两位古圣。

        这两人身体干枯,可是却精神矍铄,干瘪的肌体宛若赤金铸成,身穿金色道衣,缭绕圣光,随意的站在那里就压的万灵要窒息。

        这是圣人之威!

        叶凡知道弟子有难,却没有想到一下子惹出两尊圣人,此时赶到这里却也是一阵蹙眉,不得不小心应付。

        因为若是应付不好,他们师徒二人可能都会陨落在此。

        “师傅!”叶瞳焦虑,露出忧色,他深知师尊的强大,但是却也不认为他可战两位古金乌。

        “你就是叶凡,号称什么人族圣体?来到这片星域后时常会听到一些关于你的事,可是看起来也不过如此!”一个金乌冷漠的说道。

        “放开我的弟子。”叶凡面无表情。

        另一只古金乌淡淡的说道:“此子与我金乌族有缘,将成为我们二人的弟子,拜在你的门下实在是耽搁他的前途,你若为他的将来着想,就该放手。”

        “你们放手,我绝不会拜金乌,更不会再投师门,只有一个师傅!”叶瞳很坚决的说道。

        “你们听到了,放开他吧,他只是我的弟子。”叶凡说道。

        “不自量力,一个小小的斩道者而已,有什么资格与我等争徒?已经给予了你足够的尊严与客气,若是不知进退,抬手间镇杀你!”

        那个被断了一指的金乌森寒的说道,此时金乌血倒流,断指重生,他快速恢复了过来。

        他面色阴沉,杀机毕露,被一个斩道者削落一指,堪称是一种大辱,刚才没有立刻发作不代表他身为圣人真的不在乎。

        “与我争徒,我可以奉陪。”叶凡要迎战,向前走去,神色很冷,道:“你们觉得自己高高在上,面对我这只蝼蚁,是否可以先放开我的弟子,难道还惧怕不成?”

        一只古金乌大笑,松开叶瞳,将他送到了数里外,并不担心他走掉,因为在其体内留下了道印,可于一瞬间拘禁到眼前。

        “我等为圣,还会怕什么?盘坐九重天上,俯视苍生,视你如杂草,若是不如意,可随手拔掉。”

        另一只古金乌说道,虽然如此,却心中却没有这么轻视,毕竟叶凡斩伤了其中一人的手指,尽管是偷袭的。

        “那就一战吧。”叶凡说道。

        “哈哈……可笑啊,与你还用一战吗,你没有这个资格,翻手间灭你!”古金乌大笑,与此同时一只大手向前拍来。

        他虽然这样说,可是却于暗中调动了可怕的天道力量,这就是成圣者能俯视众生的原因所在。

        身融于道中,化苍天万物道则与体内,自身就是一片大道,真身出日月,下九幽山河,不所不能。

        此时,天地大道共振,星宇轰鸣,近在咫尺的巨大太阳燃烧,像是因他在抖动,镇压而下。

        秩序神链成千上万道,虚空崩开了,各种法则化成的光将叶凡淹没,这绝对是致命的。

        古金乌在话语上轻视,可真正动手却狮子搏兔,毫不保留,要一击灭杀人族圣体。

        轰隆!

        天地崩塌,日月齐抖,大道神则完全炸开了,毁灭一切。

        叶凡变色,入主在古圣战争工具内,运转所有法力,整具躯体发光,撑起绝世异象!

        仙王临九天、金色苦海、混沌青莲、锦绣河山等连在一起,形成一个真实的世界,宛如六道轮回,又如在重开天地。

        炽盛的光,模糊的异象,不算无缺,还未完满,但是被叶凡全力施展,依然很惊人。

        模糊的异象宛如一口天刀,生生撕开了爆炸式的无尽圣人法则,切开一片虚空,挣脱了出来。

        叶凡有守有攻,无尽异象向前碾压而去,要将金乌笼罩。

        两只古金乌都露出异色,这一切太过匪夷所思,一个斩道者而已,藉助那台战争工具竟能与他们当中的一人对战。

        轰!

        这一击落幕,叶凡横击九重天,撕开万千道则,飞了出去,站在了叶瞳的身前,将其挡在身后。

        古金乌面色难看,他竟然没有将叶凡拿下,方才说抬手镇杀,却被其化解掉了杀局。

        “人族圣体你确实有些道行,我承认小看你了,今日看你究竟能否逃出我的手掌心!”

        他一声轻喝,身后出现一只三足乌鸦,浑身如黄金铸成,并非墨色,光华蔽日。

        在一声清冽的长啸声中,其身后的金乌浑身毛羽翕张,铿锵作响,数不尽的金剑飞出,割裂苍空。

        “锵!”

        叶凡竟针锋相对,没有退避,身后的虚空裂开了,化为一个金色的世界,各种兵器飞出,斩向前方,与每一把金剑抗衡。

        这是一场杀劫,若是在尘世进行,肯定生灵涂炭,在这太阳近前大战,让火光滔天,云雾连绵。

        叶凡背后浮现黄金神藏,金色的天塔、神剑、道钟、葫芦等化成了光雨,密密麻麻,与金乌羽剑碰撞,响声不绝于耳。

        “留你不得!”

        古金乌震惊,没有想到一个斩道者借助一件战争工具挡住了他,短时间内难以拿下,这让他心中出现阴霾,此人若是成圣会有多么强大?也许唯有早一步扼杀才是最好的选择!

        另一只未动手的金乌也阴晴不定,在原来的预估中,他们当中任何一人若是尽全力,翻手就能斩掉叶凡,此时心中震动。

        “师傅,我要斩道了……需要进入太阳中。”叶瞳突然传音,露出不安的神色。

        叶凡一阵蹙眉,这个时候斩道非常危险,容不得人打扰,可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都不行,叶瞳的道很特别,需要进入烈日内。

        斩道,对于修士来说极为关键,影响一生的成就,且若是失败,很可能会化为劫灰。

        “你去吧,进入太阳,静心悟道,无需在意外边的一切。”叶凡说道。

        叶瞳是他的大弟子,迎来了最为关键的时刻,他说什么也要守护好,不允许有失。

        叶瞳点头,转身进入了太阳内。他明白师尊心意已决,说什么都没用,最好的解决之道就是顺利斩道。

        一只金乌冷笑道:“你以为能挡我吗?还想在此护道,自不量力!今日我裂你元神,搜你识海,杀进天之村,看我如何夺你们天庭的的造化!”

        他振翅长鸣,圣威浩荡,铺天盖地,瞬息间让太阳都摇动了起来,天道规则为他所用。

        这不是一般的古圣,这只金乌早在千年前就为圣人了,道行深厚,法力无边,超过一般的圣人。

        嗡!

        突然,一股恐怖气息散发出,在叶凡的手指间出现两支黑色的箭羽,散发出诡异无比的力量。

        连叶凡都大吃了一惊,因为这箭羽在面对金乌时似乎有些不同了!

        这是大羿射日时所余材料铸成的兵器,古来神秘,曾伴随过很多强者,是上古秘宝。

        咻!

        一支黑色的箭羽飞出,射碎了天穹,乌光慑人,长达数百里,古金乌感觉到了危险,振翅冲霄,但是依然被射中了。

        噗!

        一道血光溅起,他的一只金色神翅被射穿,鲜血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