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太阳之上
  •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太阳之上

    作品:《遮天

        太古王族联军远征,被众人寄予了厚望,虽然是探路性质的,但一旦摸清状况,很可能会给他们带来一场大机遇。

        最强进化液成为了众人的魔怔,各族都在等待消息,待传回具体讯息,将会出动铺天盖地的大军。

        天之村变得宁静了,连大黑狗都流着哈喇子去闭关了,洗炼肉身,进行突破。

        随着第一阶段、第二阶段、第三阶段进化液相继成功萃取出,天庭重要人物都开始坐关,没有剩下几人了。

        杀圣岿然不动,依然如石像般,盘坐在一株古树下,守护万物母气鼎!

        除此之外,叶凡也是自由身,他在等待第四阶段的进化液,前三阶对他无效,不能相助他晋阶。

        这些天来,他一直在翻阅《自然大道》,钻研这本古经的经义,深刻体会到了成圣的艰难,这是一道天关。

        迈过去,破茧成蝶!

        可是,想从一条虫化为一只鲜艳的彩蝶谈何容易,古往今来也不知有多少人杰被挡在这到门户外。

        古来亿万修士,并非化蝶,而是虫死茧中,难以破关。

        叶凡看罢良久合上了古卷,他在等第四阶段的进化液,只要提炼成功,那么他就可以更上一层楼了,可战圣人!

        天之村还有一个人未用进化液,那就是叶瞳,即将斩道,一切都要靠他自己。

        “师傅,我打算出去转一转,寻找破桎梏的契机。”叶瞳打算游历天下,为斩道而进行最后的冲击。

        “去吧。”叶凡点头。

        “师兄我跟你一起去,我们绝代双骄同出,四海皆服。”小光头花花说道,人小鬼大,他自然是个自由人,屁颠屁颠的到处跑。

        “老实的去修行。”叶凡将他轰走。

        万物母气鼎气机祥和,几个月来始终被仙雾包裹,越发的不凡了,进行炼药,与大道共鸣,对它来说也有好处。

        仙光喷薄,各种秩序神链四射,红尘气不能近身,它通体镌刻满了符文,那是复杂莫名的道痕,伴随过去的各种劫罚而生。

        叶凡看了一眼自己的鼎,心神空明,闭上眸子,再次开始参悟自然大道。

        外界,太古各族都在期待,希望永恒主星传来好消息,进化液很重要,让他们心中渴望。

        这段日子风波平息了一些,各种神性矿物的争夺告了一个段落,因为实在没有什么能交易的了。

        叶瞳化成一个平凡的青年,一路苦行,进入了中州,他在问心,究竟缺什么,他在问道,如何斩破。

        这一路上,他忘记了其他,无我无物,心中只有斩道二字。

        直到很久后,他想到了幼年的悲苦,没落的太阳神族被人全灭,想到了那个老仆人为救他而终,想到了那时的自闭,一个人与小动物自语……最后,他又想到了叶凡,是这个师傅救了他,传他法门,点开他的仙台,让远祖的太阳真经奥义于心中自现。

        他拥有一部无缺的太阳真经!

        这是远祖留在他们这一族血液中的秘密,即便经文早已遗失,可只要出现一个与太阳圣皇血脉完全一样的人,就可得到。

        “斩道,斩不尽的执念,破不尽的虚妄。”

        叶瞳漫无目的的行走,一个人孤零零,在这斩道之际,他想到了在紫微星被金乌族追杀灭门时的惨景。

        “父亲,母亲……”他心中伤痛,幼年的遭遇,一一浮现,这么多年来被他自封,不愿去面对,可是要斩道了,最为痛苦,最不愿揭开的伤疤都将会被无情的剥落。

        “姐姐,我想你……”昨日重现,叶瞳眼中含泪,忍不住大叫。

        他有一个小姐姐,在那场危局中,奋不顾身的救他,浑身是血,还冲着他灿烂的笑,要他好好的活下去。

        那只是一个小女孩,有着非凡的天赋,是一个天纵奇才,可是太幼小了,没有成长起来。

        “弟弟要乖哦。”

        叶瞳的耳畔还在清晰的回荡着小姐姐的声音,漂亮的小女孩在临死前轻轻对他这样说,流着血,流着泪,带着笑,让他一定要活下去,长大成人。

        “小姐姐,我活下来了……”

        叶瞳泪水滚落,伸开手,向前抚摸,想要触及那面庞稚嫩、带着关怀之色的小女孩,她在笑,却带着泪,在那家破人亡时安慰他,让他坚强。

        金乌在呼啸,一道道金光划过长空,破败的宫殿,没落的家族,而后逃亡向大海,无尽的追杀。

        死了,都死了。

        鲜血凄艳,一条条生命在凋零,一个个亲人远去,抓也抓不住,战死在他的前方,为他争取生路。

        叶瞳哭了,虽然过去了多年,但是那发生的一切却历历在目,让他痛彻心扉。

        斩道,最残酷的一条路,一切都会重现,一切都要再次经历。

        尘封多年,叶凡救了他,却不能彻底救他稚嫩的心,那个幼小的孩童被他自己封印在了心底。

        而今,伤疤揭开,血淋淋,昔日那个孩童出现了。

        一个可怜的幼童一个人在向前走,不相信任何人,战战兢兢,只敢与林中的鸟雀说话,大眼中带着泪水,仰着头问一只小鸟。

        永远有多远?父亲说,永远默默护佑我。将来是在什么时候?小姐姐说,将来她会出现,还会来看我。

        “我知道,他们不会出现了,和姜伯一样,都是为了保护我……永远逝去了。”

        这些都是五六岁的幼童的记忆,此时撕裂了叶瞳的心田,他忍不住大叫了起来。

        叶瞳很痛苦,他走在斩道的路上,而亲情的悲苦回忆,只是斩道的一部分而已,却让他难以承受。

        因为,这是他幼年的痛,对他造成了严重的伤。

        他是一个重情义的人,忍不住,忘不了,重新面对时只有血淋淋。

        “师傅是怎么斩道的,他回去的时候,正好得到双亲逝去的噩耗,遭遇的痛楚很多,可是他却什么也没有说……”

        “我要坚持,师傅曾言,伤也好悲也好,流血流泪唯有自知,没有必要大喊大叫,不需要让全世界的人知晓,修士的道路是凄苦的,一个人在寂寞中咀嚼孤独,品味苦涩,才能登高,这算不得什么。”

        “师傅连大道都逆斩了,这又算的什么,我要面对,我要直视,早晚有一天我会回紫微星,去给小姐姐荒凉的坟填一掊黄土。”

        叶瞳的眸光越发的坚毅了,从自己悲苦的世界中走出,让那封在心中多年的幼童与其他共同前行,不再自封。

        他的身体在绽放光芒,宛若一轮神日当空,一步一幻灭,浑身被炽盛的光所淹没,化为了太阳神祇。

        “我的道,我的路,不沿着师傅的轨迹,超脱远祖的经文,不受前人路的约束,自太阳真经而始,从太阳本源而终。”

        叶瞳的眸光越发璀璨了,坚定的迈步,在大荒中登天而上,一步一步走向苍穹上的太阳。

        “我修的是太阳真经,古来从没有两人在一条路上证道,为了摆脱它,只能从那源头入手。”

        叶瞳祭出棋盘阵台,迈进域门,冲向了太阳,要斩出自己与众不同的道,登临绝巅!

        再次出现,无尽的火精飞舞,腾腾烈焰在燃烧,这是一片火的国度。

        叶瞳临近太阳,炽盛的光,可怕的热,足以焚毁世间一切,而他修的是太阳真经,通体浴火,却不朽不灭。

        他想进太阳,斩出自己的路,若是被外界得悉,一定会认为他疯了,许多古圣都不敢!

        “唔,太惊人了,北斗星域的太阳有古之大帝的印记。”一只古金乌在振翅,于太阳附近冲击。

        “快看,太阳中有几片金色的叶子,像是扶桑神树的菁叶,刻上了大帝的烙印,自古长存,难以磨灭。”另一只古金乌惊道。

        叶凡回来后,曾向杀圣了解情况,得悉有两只古金乌来到了北斗,当时很吃惊。

        因为这是两尊古圣,来自一个叫火桑的古星,那里是金乌的世界,人杰大羿就是被那里的准帝杀死的。

        这两只金乌正是来自火桑星,为更强的古金乌探路,他们出现在中州大地上后,又冲向了太阳,在探索古迹。

        “咦,那里来了个小鬼,竟然是……天生至阳体,比我金乌族的火体还可怕!”

        “太阳至精贯体而入,洗礼他的肉身,不能损伤分毫,在壮大的他的生机,堪比我族大帝年轻时!”

        两只古金乌发现了叶瞳,全都露出惊容。

        而后,他们发现叶瞳将要斩道,孤独的上路,竟要进入太阳,冲着那几枚金色的叶子而去。

        刷!

        两只古金乌现身,截住去路,露出异色,这绝对是一个万古来少见的人族仙种。

        “小友,我观你神资天成,可愿拜入我金乌族门下,将传你无上宝典。”

        叶瞳眸光立时复归清明,见到两只古金乌,眼眸当时就倒竖了起来,他想到了父亲、母亲……还有稚嫩的小姐姐,就是被金乌族灭门的。

        “不愿!”他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为何,我们为圣人,那道还不配为你师吗?”一只古金乌说道。

        “我已经有了师傅,不会再投入他人门下。”叶瞳答道。

        “是吗,让我看一看你的师傅有多强。”一只金乌探手,将叶瞳眉心深处的一道执念拘禁了出来。

        他不想错过这个至阳体,因为将来对他突破境界有大用,万古少有的仙种,无论是作为弟子,还是化为鼎炉,都将价值无量。

        另一只金乌也动手,想要拘禁出叶瞳所学的玄法,可是太阳真经融于叶瞳的血液中,化成了神秘的符文,难以成型,只有一个个金色的符号若隐若现。

        “什么,这可能是……大帝文!”两只金乌顿时震惊,而后露出喜色。

        “好,好,好,我们有师徒之缘!”两只古金乌身上金光璀璨,这个少年必须要掌握在手,他们不能放过。

        “我有师傅,不会再拜师!”叶瞳说道。

        然而,圣人之下一切都是蝼蚁,他再怎么惊艳,也只是一个将要斩道的人,境界相差太大了,根本没有办法抗衡。

        一只金乌用手一点,就拘禁出了他的执念,看到了他的师傅——叶凡,了解到了很多。

        “原来是人族圣体,刚来到这片星域就听闻了此人,不想他为你师。不过,他又算的了什么,只是一个小小的斩道者而已,怎能与我等圣人相比。”

        “一只蝼蚁而已,我抬手就可灭他,乖徒儿跟我们走吧,那个圣体怎能与我们相比,你若不信,一会儿我翻手去将他镇压!”

        两人打定主意不放,叶瞳血液中流淌的大帝符文一定要取出,人也要带走,对于他们来说都是无价的!

        叶瞳愤怒,却挣动不得,没有办法对抗圣人。

        天之村,古琳与古飞这对兄妹快速寻到了叶凡,焦急地向他禀告,叶瞳可能遇到了麻烦。

        “在太阳上!”

        这对兄妹是神算子的后辈传人,掌握有非凡的推演神学,占卜出了叶瞳的方位。

        叶凡没有多说,直接祭出阵台,没入虚空中,杀向太阳!

        求下月票啦,月中月中,亲爱的兄弟姐妹,呼唤月票啦,感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