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金身下代计划
  •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金身下代计划

    作品:《遮天

        仙羽齐族追杀叶凡,引动一群人都跟了下来,此时相继露面,着实让叶凡吃惊,他没有看向“神”,也未在意曹家的仇恨目光,而是看向了一个另几人。

        “你们的祖先走上了最强试炼之路,最终在此长居了下来?”

        这是一个石破天惊的消息,他隐约间听奇士府的老圣人说起过,这么漫长的岁月以来踏上这条路的人大多喋血域外,而也有少部分人停在了半路上。

        而今,他遇到了这样一批人,心中怎能不惊,一瞬不瞬的盯着他们。

        其他人都露出怪异之色,这是永恒主星冥王一脉的人,势力极大,有法力滔天的老家伙坐镇,不可招惹,这是能与曹家分庭抗礼的古老世家。

        “我们的祖先的遗愿是踏上归路,返回故乡,可惜至死都未能达成心愿……”冥王一脉的人说道,伸出了在明显不过的橄榄枝。

        叶凡没有与他们深谈,只是初步了解到了一个秘密,北斗古星域很特别,那是古之大帝都要追寻的地方,似乎除却五色祭坛等原始传送阵台外,外界很难寻觅与进去。

        “我们探索了很多年,都没有踏上那条归路,不能确定坐标。”

        按照他们的推测,想进入那片星域中,也许只能靠误打误撞,没有办法测量出来,似乎笼罩了极其神秘的雾霭。

        叶凡心动,真的想与冥王一族走上一遭,他有许多事情想了解,关于前路,关于十几万年前,关于永恒主星,但最终却也打消了念头,需要谨慎面对。

        这么多年过去了,冥王一族肯定早已被同化了,就从他们依赖母船与战舰等就可以看出一二。

        叶凡回眸又看到了梵宙手中的那枚古镜,心中一叹,必须要走上一趟了,涉及到了大小月亮,龙潭虎穴在前也得闯。

        当然,他也不是很忧惧,逼到绝地,彻底拼命,逃生还是有希望的。

        他回转过身看,看向“神”,委婉的表示,可以考虑加入进去,只是而今需要去梵族处理一些事情,需要给他时间。

        而后,他对冥王一族客气的表示谢意,言称事了必会去走上一趟。

        这一切不过是借势而已,这两个组织若是有意他,必然会对天堂施压,让他们心有忌惮,不敢动手。

        事实上,梵族也没有想做绝,因为活着的第一代不灭金身比一具尸体的价值大的太多了。

        唯有曹家眼中喷火,却也不敢靠近,而今叶凡成为了各方拉拢的对象,他们现在域外出手肯定讨不到便宜。

        齐家一番解释,百般努力,都没有办法让叶凡随他们离去,最多也只是缓和了关系而已,未免有些失望。

        可这也没有办法,是齐云恩将仇报在先,主战派追杀在后,实在是有些过分与不厚道。

        一场紧张的对峙与大战就这样落下了帷幕,硝烟散尽,紧张不在,众人见一团和和气气。

        叶凡将前往天堂,神、冥王族都发出了自己的声音,算不上威胁,但却也是一种潜在性的警告,梵族若敢对他不利,将会引发他们的怒火。

        即便是圣人梵云通对于神这个组织也无比忌惮,因为不止发生过一次屠圣事件,都是神当中的成员做出来的。

        叶凡原本是被追杀的对象,而今却成为了人们眼中的最强体质中的一种,分别不惜代价的想要让他加入己方,成为了香饽饽,前后转变之大让让感叹。

        天堂,只是一位上古圣贤开辟的小世界而已,与一个小行星交融,演化成为一处净土,算不得真正的生命源星。

        再次来到这里,与上次大不相同,叶凡成为了贵客,而非一个需要为该族尽力客卿,被受人尊敬。

        当然,许多人都是捏着鼻子与他见礼,内心恨不得扒了他的皮,上次他在此大闹,大杀四方,让该族许多子弟都很不满。

        但是而今大不相同了,今非昔比,连梵宙都对他很客气,而非高高在上,纵然是梵仙这等绝代佳丽都要笑脸相迎,至于内心作何想就不值得而知了。

        “那个小子,毁了我们数台古圣战争工具,还夺走了我们神明的五色秘力种子,而今反被奉为上宾,该死的!”

        有人不忿,但要出头,但却被暗中关注这一切的高手立刻给镇压了,让他们不要闹事。

        毫无疑问,这让许多人很憋屈,想一拥而上教训叶凡而不能,只能干瞪眼。

        “什么,梵仙小姐都可能会嫁给他,这不是真的,一定是幻觉!”

        “我要杀了那个小子,他何德何能,要与我族仙珠联姻?”

        当听到这则消息时,许多年轻人坐不住了,天堂的劫掠者并不都姓梵,梵仙对于他们来说就是那梦中的女神。

        “镇压!”

        对于这样的骚动,梵宙只说了这样两个字,而今要拉拢叶凡,自然不可能让他一些冲动的年轻人的而坏了大事。

        叶凡来此没有什么好说的,只是询问古镜的秘密,到底是何人所留,有什么话语留下。

        “八年前,一个惊艳的苦修士来到了我们这片星域,他在宇宙中与一头莫名的生物战斗了一场,身负重创……”

        叶凡眸光湛湛,他通过梵宙的讲述,得悉那绝对是姬皓月无疑,当见到其画像时更是确信无疑。

        “可惜,那个惊艳的修士没有久留,我赶去时,他已消失了……”

        姬皓月从星空中带来一种神性矿物,留下一小部分,与与该族交换了一台古圣机甲,他很警惕,原本说好是要留下,加入天堂的,可是转瞬就消失了。

        梵宙有些尴尬,没有细说,但是想来,姬皓月对他们如此防备,不是没有道理。

        “他留下了什么话语?”叶凡问道。

        “都刻在这枚古镜上。”梵宙为表诚意,将虚空镜仿品递了过来,在镜体背面刻有几行小字,真的是姬皓月的字迹。

        “我在前路遭遇重创,退回来养伤。”

        “永恒主星不容错过,神秘浩瀚,进化液可加速境界提升,值得驻留一段时日。”

        “当心神的成员,不限于这片星域。”

        “天路上有捕猎者,专门针对最强试炼者,极度危险。”

        ……这是九则宝贵的消息,让叶凡心中震动,姬皓月留下的线索对于后来者非常重要,叶凡认真看完,一阵沉默。

        八年过去了,不知而今的姬皓月怎样了?他应该在这个地方提升很快,境界飞速增长了,不然不会建议后来者驻足,提取进化液。

        可是即便如此,姬皓月也在前路上遭受了重创,逃回来养伤,可想而知有多么的艰险。

        “这么古镜你们是在哪里得到的?

        “是在一处遗迹,相传万青曾在那里沐浴,名为长青潭。”梵宙有些不自然的说道。

        这并非姬皓月交给他们的,是该族寻觅惊艳苦修士的下落时得到的,与此前梵宙所说有些出入。

        梵宙为了让他相信,将当年参与搜索的人叫来,让其观其识海,见到了如何得到这枚古镜的过程。

        叶凡没有再多说什么,认真思忖了一番,登天路果然艰难,不知日后会遇到什么。

        “叶兄能否考虑天堂……”梵宙委婉的说道,希望他加入,暗示梵仙可以嫁给他。

        在这片星域,梵仙无疑是最美丽的女子之一,与齐萌并列,绝代倾城,是一颗璀璨的仙珠。

        叶凡婉拒,他而今哪里顾得上这么都,只是想着如何得到最强进化液,快速提升境界,而后赶到前路去。

        他深知,在这条最强试炼的古路上,也许需要圣人级的战力,不然的话一路冲闯下去只能枉死。

        “他入赘与否都与我无关,不要牵扯到我。”梵仙隐约间听到消息,需要“牺牲”她时当场找到了一位老祖,表示她绝不会妥协。

        “还好,小姐以死抗拒,怎能嫁给那个混蛋小子呢!”许多年轻人长出了一口气。

        “梵仙小姐心高气高,有自己的梦想,即便此人再强大又如何?入不得她的法眼。”

        这些天来,梵族对叶凡百般拉拢,许以重诺,言称他们正在寻找神性矿物,将来也许能提炼出第四阶段的进化液。

        然而,叶凡知晓,上次提炼第三阶段的进化液,该族的积累几乎耗尽了,没有剩下多少,想要提炼传说中的第四阶段的宝液,没有几千年恐怕是不行了。

        不要说是他们,即便是永恒主星,也少有大势力有把握的说能够提炼出来。

        叶凡要离去,梵族拖延时间,可是外面神的成员还有冥王一族都曾做出过警告,他们力保叶凡,想要请过去小坐。

        “我看他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干脆将他杀了,我们得不灭金身的本源,将尸体送给曹家,共同承担!”

        “没错,曹家这几日给我们施加了太大的压力,再这样下去会出大问题。”

        有激进派叫嚣,想要对叶凡动手。

        “不行,比起神的成员来,曹家的压力还算不得什么,那个神秘的组织,他们的手可是伸得很长的,非常恐怖!”梵宙摇头。

        “可以让他离去,但是在此前得到我们想要的东西!”一个老者眯缝着眼睛,露出两缕寒光。

        有人不解,不杀其性命,如何得金色的血液,怎能融于梵族血脉中?

        老人解释,可寻来一些梵族的女子,诞生下一些不灭金身的后代,这批人若是成长起来,将价值无量!

        “没错,那可是第二代不灭金身,只需要几人,就足以横扫这片星域了,最终的金血将融入我们梵族,皆为我族所用!”另一个老人点头。

        最终,梵族翻脸了,出动了古圣,将叶凡给软禁了起来,想要得其不灭的神性传承。

        叶凡咬牙,梵族可真够狠的,各种药物将他的住处几乎给淹没了,刺激他原始的兽性本能,想让他就范。

        一些靓丽的女子出现,个个身段高挑,妖娆动人,用意显而易见,让他留下后代。

        叶凡黑着脸,运转玄功,将各种药性全部化解掉,对他效用不大。

        “你最好老实一点,别逼我们提取你的血液、基因等,到时候强制性的促进进程,你一样没有办法。”有人警告。

        “将这些庸脂俗粉都给我带走,想诞生我的后代,将你们族梵仙请来还差不多。”叶凡讥诮。

        “啪!”

        大屏幕前,梵仙也看进展情况,气的娇躯颤抖,腾的站了起来,道:“可恶,嚣张的过分,我们去强行提取他的金色神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