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神法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神法

    作品:《遮天

        巨大的母船在漆黑的宇宙中漂浮,梵仙脸色雪白,咬动银牙,神色无比难看,古圣级五行机甲被人毁掉了,五大高手全灭。

        “怎么会这样……”她姿容绝代,看着晶壁上消失的五道魂纹,心中很不忿与难受。

        明明只是一个斩道者,即便血脉再惊人也与古圣相去甚远,可是却展现出了这么可怕的战力,造成了如此严重的后果,让人难以接受。

        “五颗秘力种子一定要夺回,那是从古代神明遗迹中寻出来的东西,而今不知如何,也许将来有妙用。”一位老者说道。

        他们从遗迹中得到了大收获,如炼丹古法,封天的残缺法阵,而这五行种子开始算不上多么璀璨惊人,起初并没有什么特别,直到近年来扫出五行神光,被装在古圣机甲内才逐步绽放光彩。

        “这次损失太惨重了……”

        母船上的人们一个个神色阴沉,沉痛的代价让人有窒息感,这可是几台精锐而神秘的古圣机甲,损失一台就足以让一般的家族伤筋动骨。

        天堂的劫掠者虽然底蕴很强,但是也架不住这样的损耗,这是一场厄难,让人感觉想吐血!

        “代价太大了!”梵仙雪白晶莹的俏脸上有怒亦有惊,更是有些悔意,为了对付叶凡竟造成了这种可怕的后果,得不偿失。

        确切的说,现在什么也没有得到,白白损失惨重!

        冰冷的星空下,叶凡静静的凝立,周围漂浮着很多金属碎片,五枚像是种子般的光华流淌,逐渐暗淡。

        “五色神光!”

        这是五台机甲内最本源性的东西,一看便知是罕世的东西。

        光华在消逝,不断的暗淡,古代神明的气息变弱了,即将归于虚无。

        叶凡施展兵字诀,将那五道神光给摄取了过来,缭绕在他的指端,他低头认真观看。

        每一枚种子都晶莹剔透,上面有古代神明的符文,熠熠生辉,有一种神秘的异力,轻微的波动,如涟漪般扩散。

        “不能持久,要不了多长时间它们就会枯竭了。”

        叶凡心中一动,元神飞出,金色的小人张口一吸,将五枚种子都纳入了进去,通体顿时闪烁五行宝辉。

        一道又一道古符在金色小人的体表上闪烁,他福至心灵,快速随之而共鸣,捕捉每一缕气机,烙印心中。

        这五枚秘力种子在暗淡,于金色的小人体内快速瓦解,不能久存。但是却有一道道秩序神链交织,在瓦解的最后一刹那,露出了最本源的东西。

        “捕捉住,一定要铭刻下来!”

        金色的小人光芒大盛,将每一个古符都牢牢记住,排列进心海,认真的感悟。

        这是五行元素,是天地间最可怕的力量,掌握它就可以驾驭天地万物,凌驾诸贤之上。

        “这是永恒国度古代神明的一种神术,竟然化成了秘力种子保存了下来,被我所得。”叶凡惊喜。

        任何一颗生命源地,任何一片星域,乃至整片宇宙,都可以五行来阐释,这是一种无上伟力。

        五行为根,构筑世界,化为宇宙星河,是为道基。

        叶凡得到这样的神术种子怎能不惊喜?不断的揣摩,反复的推演,恨不得立刻掌控彻底。

        这是古代神明的秘术,自然博大精深,让他快速就陷入了悟道境,心神完全沉入了进去,通体都散发出五行神光。

        五颗秘力种子都散掉了,各种符号也从金色小人体表消失,一切都归于虚无,然而叶凡却记下了那无缺的本源印记。

        早先的秘力是古代神明残留下的神能,而今终于湮灭,但是最珍贵的印记却传承了下来,只要叶凡实力足够,日后可以自己凝聚神能。

        “最珍贵的不是古圣级五行机甲本身,而是它们内蕴的这五枚秘力种子,真是让人大喜过望!”叶凡忍不住大笑。

        尽管淡蓝色机甲毁掉了,五行神甲也没有得到一具,但是他却心情大好,无比舒畅。

        机甲终究是外物,犹如夺来的古圣兵器,只能用,而非其修行的根本所在,而这种五行神光就不同了,可让他道行精进,战力倍增。

        只要能再上一个小台阶,他无需机甲,也能够徒手格挡,将其古圣战争工具撕裂!

        “我要突破,只要再迈出一步,整片星域何处不能去?”

        叶凡没有离开此地,他相信,梵仙等肯定在仙羽星海中搜寻他,与其出去犯险,还不如在此地闭关参悟。

        这个地方被他布下欺天阵纹,无法望穿,连各种母舰等拥有高等阶的星域神明眼也扫描不到,能够避过。

        时间如水,半个月来叶凡的身上不时泛起五色宝光,将远处各种机甲碎片扫飞又收来,进行试炼。

        铮铮铮……又过去了半个月,剑鸣一道道,在其背后升腾起五柄宝剑,一字排开,混沌气弥漫,气象万千,让这片宇宙星海都发生了震动。

        叶凡参研古代神明的秘术,终于是有了一点体悟,重开五色神光,聚集出秘力,一扫之下万物皆碎。

        他自己摸索,而今反复试验,结果神能惊人,表现出了非凡的战力!

        五道神光一出,可攻可防,攻守兼备,百试不爽,叶凡发觉这五行神力用以横扫敌人,席卷万物简直是如臂使指,效果惊人。

        叶凡依然未出关,认真精研,巩固道果,想进一步提升,直至又过去一个月他才长出了一口气,站起身来。

        “只能到这一步了,接下来需要慢慢琢磨了,需要在实战中体验。”

        他对此已经很满意了,意外得到一种神术,不次于古皇经文的终篇秘法,是一宗盖世绝学。

        叶凡一一将悟道古茶树干刻成的阵符收起,将欺天大阵解封,重新来到了外界,在宇宙中飘行,准备进军永恒主星。

        “有第三阶段的进化液,那么就一定有第四阶段的进化液,我若是能够拥有,说不定便能缩短百年光阴,直接进军更高一层境界!”他轻声自语。

        在这片星域,进化液是瑰宝,各方大势力都极其重视,全都在想办法提炼,堪称一条逆天的捷径。

        不同的星域,不同的道路,这是各大灿烂文明的不同之处,都有各自过人之处。

        只是叶凡知道,想提取第四阶段的进化液,那是一件极其艰难与虚幻的事,因为在仙羽星海连第三阶段的进化液都已是很多年不曾出现过了。

        第四阶段,那简直是一段神话,据记载仙羽星海五千年前有人萃取成功过,时间太久远了。

        “仙羽、始魔、神土是三片较小的星海,围绕在永恒之星畔,相信那中央之地一定有让人激动的神液!”叶凡在希冀。

        星域中的旅途很单调,叶凡打算先到仙羽星去,而后借道进永恒主星。

        天堂净土并非真正的生命星,只是仙羽星海内的劫掠者的基地,仙羽星才是这片较小星域的源地。

        “轰!”

        突然,一道巨大的光束从前方射来,这是一种极度强大的热武器,在宇宙虚空航行时,可瞬间摧毁大片的陨星,保证航道通畅。

        而今,有人以这种武器来对付叶凡,自然是超级可怕的,一旦被打中,他多半有大难。

        嗖!

        叶凡横移数十里,躲避过了这道光束,一艘巨舰从漆黑的宇宙深处而来,对他发动了猛烈的攻击。

        “天堂的人可真是阴魂不散,竟有这么大的耐心,还没有退走……”叶凡讶异,而后微蹙眉头。

        他脚踩行字诀,变化莫测,在黑暗中移动,向前攻击,想要登陆上这艘巨舰。

        “真的是他,不要攻击了,立即进行空间跳跃,返回母船!”船上的负责人下命令。

        这是一艘巨大的战舰,可实现远距离空间跳跃,专为搜捕叶凡而投入到星空中,这两个月来梵族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物力,因为实在被气坏了。

        古圣级机甲损失多台,即便是天堂净土也吃不消,元气大伤,不灭宝血没有得到,平白损失惨重,可谓偷鸡不成蚀把米。

        “什么……他出现了,我要亲自去会他!”天堂的巨头梵宙说道。

        “我也去!”梵仙握紧了拳头,俏脸上带着一丝寒气。

        下一刻钟,巨大的母船跳跃进星门内,瞬间出现在了这片星海内,快速追击向叶凡曾出现的坐标方位。

        “他逃不了,给我搜索!”梵仙神色冷漠,这种严肃的神情让其别有一番动人的风姿,在主控室内盯着屏幕,咬动银牙。

        “不好了,天堂有变,仙羽星的齐家偷袭了我们的净土!”突然,急促的警报声响起,整艘母船一阵大乱。

        “该死的,我们前脚刚离开,他们就发动了袭击,早已预谋很长时间了。”船上梵族一位老辈人物怒吼。

        “糟糕,他们洗劫走部分进化液!”

        这则消息传来,梵宙、梵仙等全都色变,第一时间下命令火速去支援,决不能让他们脱逃。

        “当中有齐萌,她曾被我们俘虏一段时间,对净土很熟悉,后来他们的祖圣亲临,我们迫于压力将她放走,不曾想这次是她引路。”

        叶凡从一颗陨星上腾起,见到他们远去,若有所思,而后摆出棋盘阵台,横渡星域,想跟下去看一看。

        他非常想浑水摸鱼,因为而今欠缺一台古圣机甲,在这片国度出行很不方便。

        “轰!”

        战火连天,炽盛的光在燃烧,天堂外的星空中正在大战,数不清的战舰在开火,更有古圣机甲在大战。

        同时亦有母船在交锋,大道符文与光束等亿万缕,恐怖无边,淹没了此地。

        “好机会啊,嘿!”叶凡以欺天阵纹隐藏自己的气息,而后动用了天庭的秘术,将自己寄身于虚空中,无影无形,向着巨大的战舰而去,准备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