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废与强
  • 正文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废与强

    作品:《遮天

        后半夜,万籁俱静,星月柔和,光辉如水洒落。

        叶凡的竹林园子内各种异象纷呈,古老的宇宙星系浓缩下来在沉浮,将他环绕,开天辟地的混沌光垂落,将他拱卫中心。

        这是一个流光溢霞的净土,他成为了亘古不变的“一”,静心凝神,参悟古来不变的道,借鉴、参考,实现自身的升华。

        黑暗中,天穹上、云层间都有人在暗自注视,惊异的看着这一切,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要阻止他,不然这个家伙要突破了!”曹清自语,神色冷酷,脸如刀削,像是大理石刻成。

        在他身畔,那个身穿灰色长衣的老仆人冷森森的开口,道:“让老奴去吧,直接干掉他算了,这个状态明显不凡,不然将来可能是个大敌!”

        “不行,现在这么多双眼睛在注视,毙掉他的话会出大麻烦,也许有人比我们还迫不及待,先等等看。”曹清说道。

        老仆人眼中精光一闪,道:“那就制造一个巨大的干扰波动,打断他的悟道境,让他功亏一篑,服食最强进化液最忌外人打扰,让他饮恨!”

        灰色的雾霭中,梵宙神色冷酷,看着叶凡被几片古老的宇宙环绕,成为唯一的神明般的存在,发出无量光,他嘴角露出一缕高深莫测的笑,眸光炽盛如两盏神灯,却一语不发。

        “我亲爱的妹妹,你不采纳我的建议吗,这个来自外星系的小子真的很不凡,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若是由你们而诞生一个宇宙最强战体,将来我们梵族也许能进入永恒主星称尊,而非偏居一隅之地,不再退缩于仙羽星海。”梵天嘿嘿的说道,邪而冷,还有一种飞扬的自负。

        “我越来越觉得这个人不好控制了,不行,得要想想办法。”梵仙优雅的漫步,身在云层上,月光洒落而下,修长肌体洁白如玉,如一个美丽的精灵,红色发丝闪烁光华。

        “轰!”

        突然,一道巨大的光束从天穹射下,粗大如一座山峰,想要将那个竹园扫平,化为一片废墟。

        这是大道攻击,宛若一场鲜艳、亮丽但却危险的烟花盛放,足以将半圣抹杀!

        有人动用了可怕的战船,发出了至强的一击!

        砰!

        梵宙出手,身上浮现出一套紫色的光团,而后快速化成一具紫金机甲,高大十几丈,轮动一杆紫色的长矛,横击长空,拦住了这惊世一击。

        “不成器的混蛋,他为我族所用,你却想除掉他,怎么没有一点气量?”昆宙面色阴沉,对天穹上的一艘战船传出神识波动。

        这是梵族一个外戚,年轻而实力强大,名为堕络,很受重用,此时暗中出手,想解决掉未来的竞争者,减去一大威胁。

        堕络喜欢梵仙,对与她走的近的人都忌恨,先有曹清,而今又多了一个来历不清叶凡,让他生出强烈的危机感,想在进化的关键时刻于暗中将他除掉。

        进化最是危险,容不得外人打扰,稍有不慎就会万劫不复!

        叶凡心中空明,身在古老的宇宙星云中,参悟大道,逝去的、现在的、将来的,各种道痕纷呈,混沌气汹涌。

        他无惧打扰,因为主修的就是肉身宝藏,不像这片星域的人仰仗外器,他从肉身到意识等都坚固如铁,牢不可撼。

        在这么片刻间,他的道行精进了一大截,竟然触摸到了仙三斩道第八个小台阶,若是能悟通,也许可以立时做出突破。

        天命神性、太初生死法……一一出现,繁奥真义烙印其肌体上,成为不朽的痕迹,让他从精神到骨子中都在悟道。

        “还差一些……”他蹙眉,心中忍不住一叹,只差了一点而已,却始终不能触摸到那道坎,迈不过去。

        叶凡心中无奈,这次的进化液比之在不死山洗劫到的紫瞳女子的最强宝液还要神秘与强劲很多,但却依然不行。

        “难道说,最强进化液对我来说已经无用了?”

        古老的宇宙星河慢慢淡去,不朽的神性烙印进他的额骨仙台内,太初混沌光也消失,最终镌刻在他的血肉中,长生的力量扩散。

        最强血脉宝液的神性物质全部被他吸收了,肉身与精神都得到了锤炼与洗礼,可是依然是差了一步,未能晋阶。

        轰!

        突然,在这最后关头,一种巨大的波动传来,这是圣人一击,将这个地方笼罩与淹没。

        一只青色的大手恐怖无边,按在了竹园上方,将其全面覆盖,可以毁掉一切,谁都来不及阻止。

        无边烟尘冲起,这个地方出现一个深不见底的大渊,黑暗无边,成五指形状,彻底将这片广袤的区域毁掉了。

        “是谁,竟敢行绝灭手段将他屠掉?”梵仙俏脸生寒,震怒到了极致,叶凡是她带回来的,刚开始打磨,还未大放异彩就被人杀死,这实在够狠。

        梵天道:“嘿,真是果断,在他进化的过程中出手,不死也得残掉,光是这种巨大的干扰波动就很可怕。”

        远处,梵宙神色阴冷,眸子中射出两道可怖的光,在第一时间冲向了天穹上,只见到一艘圣船在进行空间跳跃,消失了。

        另一片天空,曹清脸上的阴狠之色一闪而没,恢复了淡然,嘴角露出一缕冷笑。

        在他的身边,那个灰衣老仆人道:“没有人发现,只是可惜了,这艘圣船只得离开天堂净土了。”

        “他即便不死,想来心中也一定很憋郁与难受,悟道境已被强行中断!”曹清淡淡的说道。

        这一列变故都发生在一瞬间,让天堂内一阵大乱,后半夜人声喧哗,许多人飞来,这个地方快速沸腾。

        “发生了什么,有敌袭吗?”

        “天,这样一个巨大的深洞,一定是圣人出手所致,绝世霸气一击,谁能活下来?”

        现场一片嘈杂,天堂内很多人围观,纷纷惊叹,全都露出震惊之色。

        当烟尘散尽,叶凡从深渊远处的一条大裂缝下爬了上来,虽然衣衫褴褛,但是却没有死,神色冷到了极点。

        有人要不择手段的杀他,这个地方也许呆不了多长时间了,对他有敌意的人按捺不住了,让他忍不住想大开杀戒,来一次冷血大反击!

        “他还真是幸运,竟然活了下来。”

        “碰巧坠落进大裂缝中,若是身在那一击的覆盖下,他就是有一百条命也不够杀!”

        ……后来赶到的人都在议论,现场一片嘈杂与混乱,他们不知发生了什么,只认为叶凡幸运到了极点。

        唯有了解内情的人才会明晓,这有多么的不凡,这可是圣船蕴含法力与大道神痕的一击,相当于古圣的全力出手,竟然被他避过了,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奇迹!

        “他活了下来,在相当于圣人的一记凌厉攻伐下逃得一命!”梵仙美眸彩光飞出,绝美而白皙的容颜上写满了激动。

        “这个家伙真不简单,我说堂妹你与他凑到一起,最后吃亏的可能是你。”梵天皱眉,第一次收起邪笑,无比郑重。

        毫无疑问,想要避过这一击需要无比敏锐的灵觉、天赋极其惊人才行,这多半是一种趋吉避凶的神通本能!

        另一方天空,梵族一些嫡系亲眼目睹这一切表情不一,神色不同,唯有梵宙眸光慑人,神光一闪,从虚空中消失。

        “我想要这个人立刻死,他的本能直觉太可怕了,一旦让他突破,将来必成大患。”曹清银发披散,神色冷酷,脸上写满了森寒,自语道:“永恒国度有那几个人就足够了,一旦再多出这样一个家伙,麻烦就大了。”

        “老奴知道该怎么办,不会让他活的太长久。”灰衣老仆人阴恻恻的说道。

        许多后,这片区域才平静下来,天光大亮后许多人都在谈论这件事,传出很多不同的版本。

        “嘿,你们知道吗,那个外来的小子竟然有幸得到了最强血脉进化液,可是草鸡终究是草鸡,并没有变成凤凰,进化失败了,还闹出了这番动静!”

        “他凭什么得到最强进化液,白白浪费掉了一次机会,却根本无用,真是可恨!”

        一群人不满,全都出言讥讽,觉得给叶凡用这种东西实在是过分。

        然而,梵族巨头之一梵宙却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暗中又为叶凡送来了一些进化液,供他使用。

        连叶凡都有些诧异,没有想到梵族会如此大方,然而结果让人失望,他依然没有突破,这个等阶的进化液对他无效了。

        “怎么会这样,这个家伙天赋惊人,上次被打断,这次可是顺利进行的,怎么还是失败了?”梵天露出古怪之色。

        梵仙无比失望,脸上写满了不解,道:“他竟然没有进化成功,我原本还很期待他能绽放出惊艳人世间的璀璨光华呢,难道是传说中亿万人间也难得一见的难以进化的废体,只能靠自己一点点破阶,缓慢修行?”

        这次的事未能瞒住,不久就被人泄露了出去,许多人不服气的同时在恶毒的诅咒。

        “嘿,草鸡终究是草鸡,难以变成凤凰,服用了两次还不是失败了!”

        “哈哈哈,活该,真是可笑!”

        连梵族嫡系许多人都很不满,纷纷找到巨头梵宙讨要说法。

        “叔叔,这是不是太浪费了,这可是花费巨大代价才提炼出来的最强体质进化液,你还想继续吗?”连梵仙倾国倾城的俏脸上都露出了异色。

        “你不了解内中秘辛,这个人的体质远比我们想象的可怕!”梵宙说道,恐怖的眸光中竟有兴奋之色。

        “一定要毙掉这个人,不能让他破关,将他血液给我夺来,这是属于我的!”另一处密室中,曹清神色阴沉的可怕。

        “他进化失败了,外界都传他是百年难得一遇的不能进化的废体,我们还需在意他吗?”老仆人不解。

        “不,恰恰相反,这个人很可怕!而且,我知道梵宙想要做什么,这次梵族还提取出了更高一阶的进化液,我想这个小子可能会大放异彩,一飞冲天了,在此之前将他抹杀,夺其宝血!”曹清坚决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