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圣人机甲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圣人机甲

    作品:《遮天

        清风拂面,院中的竹林沙沙作响,天色将晚,火烧云洒落,余晖染红草木与屋脊,这里很安静与和谐。

        叶凡拔起紫葫芦的木塞,顿时有一种清香溢出,很快满园飘芳,仙气流动,如烟似霞,让人身心皆醉。

        他很快就确定,这比当初自紫瞳女子他们那里夺来的进化液要强,液体晶莹,香气迷蒙袭人,让人有将要羽化飞仙的错觉。

        “不愧是以古代神明炼丹的古法提炼出来的,仅花了几个月时间而已,就能如此!”

        一般人服用进化液需要精心准备,让身体与精神都达到最为巅峰的状态,然后凝神静识,抱守道心,不然可能会出大问题。

        这个前期准备过程马虎不得,不能出一点纰漏,不让将前功尽弃,白白糟蹋神液。

        然而对于叶凡来说,却没这么多顾虑,他与永恒国度的人不同,注重开掘肉身宝藏,温养元神,很少仰仗外器,随时能进行。

        “不愧是天命岩石、陨星枯藤心、太初命石等各主料熔炼在一起的神性矿物,而今化液,神效惊人!”

        后半夜,满园极静,唯有如水的月光洒落,让这片竹林庭院升起一缕缕洁白的薄烟,看起来袅娜而神秘。

        叶凡向掌心内倒出一点神液,顿时化成一股清气绕体而行,顺着他的毛孔没入了进去,让他的血肉抖动,雷鸣阵阵,像是在做一种特别的体术训练。

        这是初体验,仅仅是试验而已,他觉得效果不凡,需认真与谨慎对待!

        院中早已准备了一个玉池,叶凡盘坐在当中,取出紫葫芦,准备将所有进化液都倒出来,放进池中进行炼化。

        紫葫芦看起来不大,是一株灵藤结出来的,只有半尺多长,但是其实内蕴了不少神液,镌刻有空间法则,能将半方玉池装满。

        天命岩石、陨星枯藤心等溶解出了有效成分,液体为天地灵气所化,真正的精华是太初命石等内蕴的至精至神的物质。

        “若是对我有神效,能够破关晋阶,永恒国度将是我的‘得道’之地!”叶凡自语。

        突然,一阵怪笑冷飕飕的传来,天上皎洁的明月都被一片黑云挡住了,院中瞬间冰冷。

        白色的月光消失,圣洁气息荡然无存,竹林幽森,漆黑一片,有人以**力封了竹园,阴冷杀意弥漫。

        在黑暗中,一道银白身影出现,于黑色雾气中格外明亮与醒目,整片黑暗的园子唯有他是亮的。

        这是一个老者,留着一撮山羊胡,拥有银色的瞳孔,身体干巴巴,如一根老树杈成精似的。

        他虽然看起来短小干枯,但是精气神十足,尤其是一双眸子跟两盏灯火般,让人难以正视。在他的身上,是银色的金属甲衣,锃亮烁烁,在黑夜中很刺目。

        “你是谁,为何闯我的住处?”叶凡沉声问道,盯着此人,且将紫葫芦收起,没有将进化液倒出来。

        “年轻人不错,道行不浅,不要说仙羽星海,将来永恒国度都可能会有你一席之地。”他的银色瞳孔神光流转,镇定自若,来到园中的石桌石椅前,径自坐了下来。

        在这竹园中,他反倒像是一个主人,而叶凡则是外来者,他的声音很有穿透力,如铜钟一般嗡嗡作响,道:“跪过来吧,老朽有惜才之心,指给你一条光明大路。”

        叶凡神色冷了下来,漠然的盯着他,没有说什么,竹园中的气氛顿时很诡异。

        “怎么,你不相信我的话语?”银瞳老者淡淡的说道,自顾倒了一杯茶水,轻啜了一口。

        “你跟宣墨什么关系?”叶凡问道。

        “他是我的侄孙。”老者放下茶杯,以手指轻轻敲击石桌,发出有韵律的声音。

        “怪不得,你想为他出头?”叶凡神色冷漠的说道。

        宣墨挑衅,想踩踏他的头颅,对他攻击,不曾想却反被凌虐,被叶凡轮砸进地下,以脚底板在脸上踩个不停,颧骨与额骨等都碎掉了。

        “年轻人,风头太劲容易吃大亏,更容易早死,所谓的英才都是早逝的,或者说被人杀死的。”银瞳老者不阴不阳的说道。

        “这么说你是个废材,所以才能活到现在?”叶凡哂道。

        “小子嘴巴倒是很不饶人,这样的人死的最快,我想你可能看不到明天早上的太阳了!”老者阴沉的说道。

        叶凡未语,而是突然行动了起来,化成一道电光冲向老者,他感觉到了一种危险,不想让对方先发难,而是抢先施杀手。

        他整个人是横飞过去的,双手向前按去,仿若金色的天碑镇压。银瞳老者变色,银白金属战甲发光,快速放大,成为一个白银铸成的小巨人,高达几丈。

        “当!”

        叶凡的手掌与其合金身对决,在上面烙印下两个浅浅的掌印,发出刺耳的声响,可并未损毁。

        他不禁倒退,眸光灿烂,射出两道长达十几丈的光束,盯着这个金属战甲。

        “好强大的肉身,超乎我的想象,险些轻敌,不过你的挣扎是徒劳的,没有任何希望!”银瞳老者也很吃惊的说道。

        银白色的金属人发出一缕缕圣器波动,恐怖无边,开始全面复苏!

        这是一台圣人机甲,并不是很高大,也没有圣船那么恐怖无边,但是踏入了圣字行列,用来格斗很是恐怖。

        这样的圣器数量不多,难以锤炼,即便是超级大势力也没有多少,非重要人物不能掌控。

        “嘿,叶凡你不是嚣张吗,今天我看你如何逃过这一劫!”远处传来宣墨的声音,透发着刻骨的恨。

        显而易见,这是复仇而来,请来他的叔祖,若非为圣,谁能以肉身挡住?

        驾驭圣人机甲,堪与绝世高手一战,谁都得发毛,他屹立远处,脸上带着刻骨的寒意,不久前吃了大亏,今次要还上。

        “年轻人,将你手中的最强血脉进化液呈上来,我给你一个体面的死法。”银白色的机甲内传出老者的声音。

        宣墨在远处残酷的冷笑,道:“你获得了一个名额,想在今夜突破吗,我就是在要这关键时刻打断你,夺你神液,让你眼睁睁的看着,却无可奈何!”

        深谙折磨人之道,若是常人,在这关键时刻被抢走宝液,非被气疯不可。

        银瞳老者还有宣墨不可谓不毒,想让叶凡气憋郁、悔恨,在绝望中死去,故此后半夜来袭。

        “你们以为吃定我了?”叶凡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没有人救的了你,这个园子被封印了,除非我死,不然外界无人可知发生了什么,年轻人我送你上路!”银瞳老者说道。

        “哈哈……哈哈哈……”宣墨嚣张大笑,森寒的说道:“外来的小子你授首的时候到了,不久前你让我受尽羞辱,抬不起头来,而今我要百倍还你,将你的颅骨炼化成一枚精致的指环,作为战利品带在我的指上!”

        银瞳老者似不想闹出过大的动静,直接扑杀了过来,机甲虽然有数丈高,但是却超级灵敏,手中持着一把银色的大剑。

        “刚才这台机甲未复苏,现在你再来试试看!”他采取了近身格杀,在这个世上不成圣,没有人可以对抗这具兵人。

        叶凡变色,这是圣级波动,真正的圣器复活了,银色大剑绝世锋锐,大道痕迹成千上万缕,白茫茫一片。

        而且,这个老者本身就是一个大成的王者,接近半圣级的存在,驾驭这台圣器机甲,得心应手,将力道掌控的炉火纯青,没有浪费一丝神力,茫茫道痕与剑气全部垂落向叶凡。

        叶凡很干脆,真身进入石胎内,头上悬有一支黑色的圣箭,左手持持另一支,双重防护,同时右手拎着看起来很残破的绿鼎,化成一道闪电,撞向银色战甲。

        “当!”

        绿铜鼎砸在了那把银色的大剑上,虽然鼎上没有什么波动,亦无大道神痕,没有复苏,可是依然将大剑砸断了!

        “轰隆!”

        而且,绿鼎去势不改,被叶凡轮动起来,如一道绿芒般打在银白金属战甲的胸膛上,当场击穿。

        叶凡得势不饶人,他的机会不多,双方若拉开距离,对方驾驭这台机甲可以展现圣人级的法力,若是再惊动旁人,对他来说将是一场大难。

        他必须要把握住此时最为难得的机会,将其格杀!

        可以说,起初双方都不想闹出太大的动静,上来就全力搏战,都想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战斗,所倚仗都是坚固的圣身。

        而此时,银瞳老者却后悔不迭,这是一个怪物,没有圣级法力,却有圣级躯体,且手中的绿鼎也太恐怖了,将其圣人机甲都给砸烂了。

        当!

        金属撞击音响声不绝,叶凡连出重手,全都击在要害,让其浑身都出现了大洞,这些日子来,他全面研究过圣船、机甲等,知晓他们的弱点集中在那里。

        “喀嚓”

        火花四射,银白机甲许多大道痕迹被毁掉,机体光泽暗淡了很多,银瞳老者骇然变色,惊变太快了,他从来没有想到过一个斩道者能攻破圣器!

        “你的不灭金身……血脉全面复苏了,化成了最强体质中的一种!”他忍不住大叫。

        过去,唯有原始魔体、梵天战体、太上仙体能徒手裂开圣器,眼前之人还未成圣就有了这番威势,绝对不是第十几代。

        伴随着一片电芒,叶凡手持绿铜鼎,将这台机甲轰碎了半边身子,各种道纹还有火花四射,冒起一缕缕白烟。

        银瞳老者后悔的想一头撞死,真是太托大了,就这样被毁掉了一台珍贵的圣器机甲,损失无法估量。

        可是眼下却不是迟疑的时刻,保命最要紧,他冲出机甲,撕开虚空想要遁走。

        然而,叶凡怎么可能给他机会,此人如此来欺他,而今暴露了绿铜绝对要灭口!

        “砰”

        他行字诀一展,化成了一道浮光,瞬息而至,一把将其抓住。

        银瞳老者大骇,他是一位大成王者,可却被人像抓小鸡仔般揪住了,难以挣动。

        “年轻人有话好说,老朽可以给你无尽的好处。”银瞳老者彻底软了,脸色苍白。

        叶凡冷笑,噗的一声直接将其头颅给揪了下来,鲜血从断裂的脖子那里汩汩喷涌。

        “住手,停下来,杀了老夫这样的大成王者,对你来说会有天大的麻烦!”银瞳老者的元神惊恐的大叫着。

        “大成王者又怎么了?”叶凡神色冷酷,一巴掌落下,像是拍烂了西瓜般,这颗头颅成为一滩血浆,将此人杀了个彻底。

        遮天有一首主题歌曲《镇命歌》,是不败东方主唱的,现正在歪二、五、七、九举办个唱,很漂亮的妹子,很多好听的歌,现在正在进行中,大家可以去围观,俺也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