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最强宝液成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最强宝液成

    作品:《遮天

        来人能比常人高出两头,身姿雄伟,拥有一双银哞,冷冽而寒酷,望而生畏。

        他凌空飞渡了进来,一脚迈出,蹬向叶凡头颅,气势如虹,让许多人都变色,忍不住倒退。

        “宣墨,你这是在做什么?”光头大叫道,虽然与叶凡发生过冲突,但而今毕竟已经和解,并未冷眼旁观。

        “我宣墨做事,岂是你能过问的,滚一边去!”宣墨嘴角狰狞,一脚踏向叶凡头盖骨的刹那,也伸出一只大手抽向光头的嘴巴。

        他扈气极重,身子高硕,舍我其谁,没有将任何人放在眼中,生杀予夺,全凭一念。

        “你……”光头变色,深知银眸男子的可怕,远不是其对手,罡风扑来,让他整张脸都如刀刮。

        在这一瞬间,他差一点就被抽飞出去。

        瞳孔呈银白色的高大男子带着狰狞的笑,跃在空中同攻两人。

        叶凡漠然,看着那只大脚向自己踏来,他砰的一声伸出右手,快过闪电一把抓住了那只脚,将其定在了半空中。

        银瞳男子探出的那只手掌原本都快扇到光头的脸上了,但是却硬生生止住,身子被人拽了回来,脸上露出一缕痛苦之色。

        他的右脚骨痛彻心扉,像是在被人以铁刀剜骨髓,无法踏下去半步,连带一身道行都被禁锢了。

        “外来的小子你……”他神色狰狞,一声大吼,整座建筑内一片轰鸣,剧烈抖动。

        叶凡面无表情,攥住他的右脚,而后有力的轮动,狠狠的砸向地面,在一片烟尘中一条庞大的身影被夯进了地中。

        金刚岩石地,原本比精铁都坚硬,可是此时却成片的龟裂,尤其是中心位置出现一条人影坑地,叶凡将他直接就砸进了地下。

        “啊……”怒吼、扈气、狂暴,同时从地下冲了上来。

        叶凡站在人形坑地边上,俯视着下方,神色冷淡,没有什么喜怒哀乐等情绪波动。

        银瞳男子宣墨奋力一震,这块金刚岩地崩开,他准备冲上来,可是刚一冒头,等待他的却是一只大脚。

        “砰”

        叶凡一脚踏了下去,落在他的脸上,留下一道鞋底印,将口鼻都给封住了,让啸声止住。

        宣墨怒级,一只大脚就这么盖在了他的脸上,如一朵乌云般,让他鼻子喷血,牙齿脱落,想喊都被脚底板封了回去。

        他刚才想脚踏叶凡天灵盖,将其蹬碎在地上,结果现在却反过来了,叶凡一只脚覆在了他的脸上。

        宣墨怒发冲冠,口鼻被封,脸上剧痛,涕泪长流,被叶凡一只脚踩回了人形大坑中。

        旁边的人都呆住了,宣墨平日间强横霸道,在天堂净土中非常出名,年轻一辈敢惹他的人没有几个。现在却被人抬手间擒住,以大脚丫子向他的脸上猛招呼,这可是一件异闻,一群人都发怔。

        “这是宣墨,在一个月前斩道了,能这样压他的人最起码也是站在斩道第二个小台阶上的人吧?”

        有人轻声低语,对叶凡顿时升起了一丝敬畏之心,原先这里的人没有将他当成一回事,现在却很惧怕。

        “小子……”宣墨叫着从大坑中爬起,神色凶横,想要冲上来,脸上写满了杀机与寒意。

        叶凡依然一语不发,站在坑边上,只抬起一只脚,不踩别处,只对着他的脸去。

        宣墨满脸血痕,额头上像是被盖了一个大章印,直接又仰头栽倒了下来,“小子”后面的字都被憋了回去。

        这成为了一个死循环,银瞳男子刚一冒头,叶凡就直接一脚踏下去,让他满脸开花,摔进人形大坑中,根本就没有机会出来。

        叶凡也并未下死手,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不动别处,就踩其头部,让他爬不起来。

        对于在天堂净土中有一席之地、排入前八的年轻人,遭受这样的对待,自然是一种很大的耻辱,银色瞳孔充血,变成了血眸。

        “宣墨斩道了,位列八强,却没有一丝办法,这个名为叶凡的人真是强大,让宣墨都没辙。”

        许多人都低语,喝醉的人也都清醒了,想起不久前的放肆,惊出一身冷汗,原来这位这么的可怕。

        “叶兄,差不多就行了。”光头凑上前来,低声说道,提醒叶凡天堂内的年轻高手都有些背景。

        离去的曹清就不用说了,实力超群,走到哪里都如众星捧月,被人拥簇在中心,而宣墨也有一大群扈从。

        此时,银瞳男子早已没有了一丝力气,仰躺在人形大坑中,脸骨碎的不成样子,额骨更是裂成了三十几块,疼痛的脸皮都在抽搐。

        叶凡终于说话,站在坑边,俯视下方,道:“我这人不爱惹事,但也不代表怕事,我与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上来就辱我,以脚踏我头盖骨,你不过来赔罪让我满意,今天别想离开。”

        所有人都露出异色,这主可真不好惹,将人都给踩傻了,处在坑底发懵,都不知道往上爬了,还没算完呢。

        “宣墨,还不快上来赔罪。”光头叫道。

        银瞳男子有些复苏,眼中渐渐出现凶光,而后突然一声怒吼,道:“你算什么东西,敢与我这么说话,那个外来的小子,我与他没完!”

        而后,他挣扎着站起来,伸出一只手一巴掌向光头的脸上抽去,颐指气使,浑然没将他放在眼中。

        叶凡向前迈步,直接一巴掌盖了下去,金色的血气流动,跟个大磨盘般,将其抽翻,浑身骨头断成了七八百块。

        “啊……”宣墨大叫,这一次他眼神彻底涣散,神志不清,又哭又闹。

        最后,有人将他搀扶了上来,他口齿不清,迷迷糊糊的对叶凡赔罪、施礼,一场风波才过去。

        事后,许多人都听到了他的怒吼,丢人到家,颜面尽失,被人踩到痴呆一个多时辰,彻底成为笑柄。

        “轰”

        远处,一座圣山上灵气氤氲,化作亿万缕霞光冲霄而上,所有人都震撼,大圣古炉开启,正在提炼最强进化液,莫大的机缘等待着一些人。

        这半个月来,也不知有多少人在翘首以待,希望仙液成,以求一朝得以有重大突破,唤醒最强血液。

        叶凡静心等待,这段时间没有人再找他的麻烦,脚踏一个宣墨足够了,让其他人都心中忌惮,不敢招惹。

        炼药山,位于道城外数十里,整日间霞光四射,各种精气流淌,让漫山遍野的古木、草被等繁盛了数十倍。

        每一天,圣山上古炉都会轰鸣,被亿万缕仙光缭绕,这是在以古法提炼进化液,速度可加快很多倍。

        据传,这本是古代神明炼仙丹的妙法,被永恒国度的几股超级大势力得到了,用于萃取进化液也有极大的妙处。

        “轰!”

        两个月后,炼药山上一声剧震,圣炉沉浮,射出比太阳还刺目的光,炉盖哐当一声掀开了一角。

        仅这片刻间,整座山体都被仙气笼罩了,朦胧一片,一股淡香飘出,袅娜而上,连光幕都阻挡不住。

        “成咯,这么快,真是一个奇迹!”

        山脚下挤满了人,所有人都在期待,心中激动到极点,死死的盯着山上。

        哐!

        可惜,一声剧震后,炉盖又合上了,关的严丝合缝,袅袅仙气消失。

        人们不免失望,不过却也没有离去,所有人都知道,为期不远了,最强进化液即将提炼成功。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圣山彻底被一股雾气埋住了,吞霞吐艳,各种异象呈现。

        在仙云中,一座圣炉沉浮,上面刻有各种花鸟鱼虫与飞禽走兽等,引动地下的龙脉火焰,没入炉底,一道道奇异的道纹在青铜炉上闪烁个不停。

        到了最后,几头真龙破铜壁飞出,几只麒麟亦挣脱束缚,围绕炉子吐天火,一同淬炼古圣炉,仙雾飘渺。

        “要成了,近日也许就能开炉!”

        自这一日开始,炼药山下人山人海,全都在仰头观望,静待开炉,仙液将出世了。

        一声清冽的鸣叫,几头火红的神鸟出现,围绕圣炉飞舞,吐出一道道赤火,煅烧此炉。

        “嗷吼……”

        未过五日,三只白虎透过青铜炉跳了出来,围绕着炉体大吼,口中喷出一道道白虎真焰,让古炉越发的晶莹了。

        甚至能够见到内部的天命岩石、太初命石在变化,熔炼到了一起,自岩石缝隙间滋生出一些液体,缓缓流淌而出。

        “真的要成了,天地异象齐现,真龙、火凰、白虎、麒麟都各种瑞兽都显化,天赐仙液将要提炼成功。”

        不要说年轻人,就是一些沉稳的巨头都坐不住了,亲临现场,激动的的等待着。

        “轰!”

        最后,一道人形的霞光头透过青铜炉壁显现,一个银白的小人带着太初之气,蕴纳天命神光,吐故纳新,共炼古炉。

        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里,整座大圣炉跟九色神璃般,鲜艳欲滴,近乎透明,彩芒千万道,神光亿万缕,内部景象可见。

        天命岩石、陨星枯藤心、太初命石等各种主料熔炼在一起,那些孔隙间,神秘液体汩汩而涌,淌落出来。

        “哐当!”

        半个月后,一声清冽悠长的金属颤音传出,青铜炉盖飞起,真龙、火凰、白虎、麒麟、银白小人等全都一起没入炉内消失。

        与此同时,仙气如水般,汩汩淌出,清香四溢,炼药山下沸腾。

        山上的古炉如有生命,在吞吐天地精华,像是在呼吸,内蕴的最强进化仙液在颤动。

        “成了,最强进化液成了!”

        “哈哈,终于可以破境了,得到它的洗礼,血脉复苏,体质将空前强大!”

        人们大叫着,一个个激动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不愧是古代神明炼仙丹的古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提取出了宝液,且香气弥漫,让这药效强了很多。”

        梵宙来了,如一头天狼般,眸子闪动妖异光芒,扫视每一个人,暗含警告。

        梵仙也在此,白嫩的身子修长,亭亭玉立,眸波流转,心中充满了期待。

        曹清站在不远处,银色发丝如瀑布垂落,冷漠的脸上也出现了波澜,被家族的一群高手拥簇在当中。

        叶凡心中也不平静,他在期待,最强进化液若是得到,能让他突破到什么境地,可以成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