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道城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道城

    作品:《遮天

        “真的是太初命石!”梵家许多人惊呼,无比激动,心潮澎湃。

        它通体银白,不是多么的灿烂,但是却成为了宇宙的唯一,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生机逐渐旺盛,而且混沌气息浓烈,让这里成为了原始之地。

        “好!”梵宙赞叹,这是一枚神石,足可以与并天命岩石并列,能够取代其他主料,是提炼最强神液的天赐仙物。

        它不是很大,但却能吞吐星河,都让整片宇宙都跟着起伏,有强大的生命波动,像是人一般在呼吸。

        相传,这种石头诞生于太初年代,据说是神话中的产物,遍寻宇宙,自古至今也没有发现几枚。

        拳头大的石块整体呈银白色,细看的话可以发现还有一条条细密的纹络,那是太初命纹,蕴含了“生”的极尽秘密。

        淬炼最强进化液的某些稀世矿物有时会以他物替代,因为有些神性主料是不可寻的,比如这枚太初命石,能够发现堪称是一种神迹。

        不要说是将它炼化,就是每日抱在怀中慢慢参悟都大有裨益,可让人顿悟,理解生的奥义,用以延命。

        在这一刻,叶凡霍然一惊,他感应到了那么一丝半缕的熟悉气息,“太初古矿”四个字出现他的心中。

        “这块奇石竟与太初古矿气息相近!”他心中震撼。

        在这一瞬间,像是经历了万古那么久远,眸光跨过时空,像是望穿了星海,看到了生命禁区内的古矿。

        “是了,那里……太初命石!”

        叶凡想到了当年闯进禁区时所见到的景象,在那个夜晚,神矿吞天纳地,星河垂落而下,一些古尸沉浮。

        刹那间,他洞悉了一缕太初古矿之秘,心中悚栗,一阵失神。

        “始魔星海的人即便很强大,也不可能攻进太初古矿!”叶凡心中自语。

        “哈哈……”梵宙大笑,赤发披散,如火苗般跳动,身材健硕而神武,整个人妖异而强大,心情快慰。

        梵天、梵仙等一群族人也都是发自内心的喜悦,有这样强大的神珍,提炼最强宝液指日可待。

        始魔星海的人一个个如丧考妣,这一次远行发生诸多凶险,在一个古老的巢穴中遇到了一个强大的生命体,连圣船都差点被撕裂,九死一生而回,却被人半路截走太初命石,沮丧、充满了不甘。

        “嗡”

        梵宙掌心射出五行神光,将太初命石摄取了过来,星河也跟着垂落,白茫茫一片,那块拳头大的神石如心脏般跳动,让他在一瞬间生机旺盛如海。

        梵宙将太初命石被收起,星河消失,所有人都从惊异中回过神来。叶凡暗叹,也唯有这等逆天的奇物才能提炼最强宝液。

        “梵宙希望你履行诺言。”墨战说道。

        “放心,我言出必践,不会伤你们性命,我们两族自古交好,岂能赶尽杀绝。”梵宙心情舒畅。

        始魔星海的人心中唾弃,一个个面无表情,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得沉默相对。

        “返回天堂!”梵天下令,一艘艘闪烁冰冷金属光泽的战舰归位,整齐的排列。

        一座星门构筑而成,在其周围散落了许多巨大的陨石块,庞大的战舰有序的飞入,踏上了归程。

        天堂,这是一颗小行星,原本缺少生机,没有水源,是一颗名副其实的死星。

        然而,有古圣将其改造成了净土,开辟出一个小世界,栽种上无尽的草木,撑开一片朝气蓬勃的空间。

        这是劫掠者的家园,让各方大势力都头疼,恨不得铲平,却始终屹立不倒。

        庞大的战舰群返程,进入小行星上空,自上向下望去,一片壮丽山河被笼罩着光幕,而其他地域则干枯、寸草不生。

        “这是一位大圣坐化留下的小世界,地处这颗小行星上,时间长一些便可将此星演化为生命星辰了。”梵仙说道。

        叶凡讶异,一位大圣开辟的小世界就能演化出一块生气勃发的大陆,那么若是古之大帝开创一个真正的生命巨星绝对没问题。

        下方有各种防御,每处要地都铭刻有神纹,要塞间皆有圣器级法器,将这颗小行星打造的如同铜墙铁壁般。

        庞大的舰队回归,降落在地面上后,巨大的建筑物前许多人欢呼,得悉截获太初命石,整片基地一片沸腾。

        “天命岩石,乃是天命所归的奇物,而今被我所得,代表上苍站在了我们这一边!”

        “太初命石,乃是开天辟地后的瑞石,镌刻有长生的奥秘,也被我们所得,足以说明了一切!”

        “我们要提炼宝液,培养出宇宙中最强的体质,让光辉洒满永恒国度,开创不朽的传奇!”

        梵宙与几位中年人声情并茂,鼓舞人心,让每一个人心中都充满了希望与期待,决心守护好这一切。

        “时间……只需几个月而已,最强神液将会出炉,因为我们有古法,有古代神明淬炼仙丹的妙方,可让时间大幅度缩短。”

        “这一次要论功行赏,能力出众、可为我族谋福祉的人会得到丰厚的奖赏,赐予他神液!”

        天堂净土内刮起一股风暴,每一个人都渴望得到最强进化液,人们知道,这种东西太珍贵了,仅有少数人可得。

        至于大众,所能得到的也许只是被稀释过的一些药剂,即便如此,也无比珍贵,人们需要打破头颅争抢名额。

        自这一日后,劫掠者中的巨头都纷纷出面,为自己的子嗣等讨要一个名额,因为这关乎着未来。

        道城,是这块大陆的一座重城,灵气充裕,城体上密布圣级法则纹理,经历过多次战火而不倒。

        城中高楼林立,一座座拔地而起,栉次邻比,夜晚灯光闪烁,像是一座梦幻之都。

        在这大道痕迹浮现、圣器沉浮的地带,这样一座充满现代都市气息的巨城,让叶凡一阵失神,几疑在梦幻中。

        甚至,他看到了一些风格与地球类似的建筑,不禁勾连起许多回忆,忍不住驻足。

        “嘿,那个小子是谁,与梵仙小姐走在一起,好像一副很了不起的样子。”一个醉醺醺的修士走来。

        叶凡、梵仙、光头他们进入一座类似于酒吧的建筑,这是劫掠者的放松的地方,是每一次生死激战过后的醉乡。

        在这里有极品神酒,有风姿出众的美女,各色人物出现,是一个鱼龙混杂之地。

        梵仙,很少出现在这种地方,一群喝醉的男子见她到来顿时狼嚎,围聚了上来。

        其中有几个身份不一般的年轻强者,都是天堂内巨头的子嗣,这一次夺太初命石虽然没有出什么力,但却无不想得到最强进化液。

        “小姐,听说这次梵宙叔叔可能会给此人重赏,他是谁,凭什么可以服用最强进化液?”有人吐着酒气说道。

        梵仙道:“他救我脱困,我才能将太初命石的消息传到天堂,而且他参与了这场征伐,表现突出,故有资格享用进化液。”

        “多少年了,最强进化液一直未提炼成功,神性矿物不多见,终于要让这种宝液再现于世了,怎么能让一位外人来分享?”

        即便有天命岩石、太初命石这等最稀珍的神物,也不可能炼出多少仙液,可分名额有限。

        据说,年轻一代有资格享用的不会过超过八人,会让人打破头颅,一个无身份无背景的外来小子横空插上一脚,让许多人不爽。

        “如果没有他,多半就得不到太初命石,他在与人战斗时,你们都在此饮酒作乐,有什么资格指责?”梵仙嗤道。

        她身材高挑,紫色短裙下,一双雪白修长的美腿闪动莹白光泽,在昏暗的大厅中,显得格外惑人。红色的长发鲜艳光亮,俏脸水嫩动人,大眼灵动,宛若一个暗夜女王降临在此。

        此时她嘴角带着一缕嘲讽,洁白藕臂展动,小蛮腰轻扭,肚脐处露出一小块雪白,轻灵的坐在一张高脚椅上,两条长腿交缠,有一种别样的风情。

        不远处,一行修士走来,将一群酒鬼推开,让他们闪出一条道路。

        “听说梵妹险些遭遇危险,幸好平安归来。”

        为首者是一个身穿银白金属战衣的年轻男子,身上流动着星辰一样的光华,被一群人拥簇在中心。

        “没什么,一场小战斗而已。”梵仙道,眸波流转,如一朵火仙玫于月夜绽放,吐霞生瑞,姿容绝代。

        “这是曹清,本是永恒国度某一大势力的公子,为了追求小姐而甘愿来此当一品客卿,可以调动很大的人力与财力,这一次为梵族提供了一种淬炼宝液的辅助材料。”光头小声说道,暗中为叶凡介绍,而今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

        曹清看起来很年轻,器宇不凡,道行高深,拥有一头银色长发,英俊而冷酷,对于一般的女子来说有一种很强的吸引力。

        “那就好,我这一次又从族内带来一种辅料,这种矿物虽然不是稀世神料,但想来梵族可能会用得到。”曹清并没有看其他人,眼中只有梵仙,将叶凡、光头都等人全部忽视,冷酷如石刻的脸上写满自信。

        “哦?”梵仙惊讶。

        “我带你去看。”曹清说道。

        “好。”梵仙一笑倾城,两条交缠的洁白美腿放下,与他一起离去,告诉光头,让他陪叶凡熟悉这座重城。

        昏暗的灯光下,一群人都神色不善,盯着叶凡,但碍于梵仙刚才的话,倒也没有人挑衅与找茬儿。

        “砰”

        突然,这栋建筑的巨门崩碎,它高达十丈,以混合神金铸成,可却被人一脚蹬裂,每一片碎块都有一人多高,半米都厚,全部飞向叶凡。

        “一个外来的低劣小子,也想抢占一个名额?哪来的给我滚哪里去!”

        一条高大的身影凌空飞了进来,黑发披散,瞳孔是银灰色的,很冷酷,居高临下,一脚向着叶凡的头盖骨踏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