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登天路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登天路

    作品:《遮天

        星空之门闭合,叶凡自这个世界消失,斩同阶无敌的天皇子、逆天屠掉古圣,留下了一段不朽传说。

        “师傅!”

        叶瞳对着那暗淡下去的五色祭坛大叫,空有回音,不见身影,那里一片宁静了。

        这数十年来,叶凡搅出无边风云,整颗古星都有圣体传说,直到他消失很多年人们都难以遗忘。

        “最强之路,人族史上的最强试炼,我也许知晓怎样横插进去……”域外降临下来的古圣说道。

        “哦,还望先生指点。”一位古族之主说道。

        “你想做什么,也想去试炼吗?”

        古族的这位祖王道:“成仙路将要开启,身为古圣我可没有那样的心思,只是想送走几个子孙而已,去碰碰运气。”

        “想也不用想了,一般的人过去只能算是送死,除非古皇子级人物前往,不然只能殒落。”域外圣贤冷哂。

        “是吗,也许可以考虑,我想有些人愿意前往,比如黄金公主、凰虚道、万龙巢的龙女等。此外,太古万族大多都来自域外,也许由此而能找到回家的路,回到祖地!”古族圣人眸光闪动。

        ……叶凡虽然离开了,但是整个古星都是关于的传说,数十年来他横杀圣子、斩掉神子、屠掉古皇子,威名赫赫。

        许多人都认为,这是一条不归路,踏上这条通天古路也许永远不能回来了,这一次是他威名传播的最后一朵浪花了,就此不能再现。

        清冷的风吹来,枯寂的古星终于有了一丝动静,打破了死一样的宁静,黄沙遍地,叶凡极目远眺,一片苍凉。

        尤其是在这黄昏时分,到处幽暗,这天地发黄,无比昏沉,没有一点生命迹象。

        抛弃了繁华,离开了故土,告别了故人,他只身踏上了最强之路,没有了尘世的喧嚣,而今只有孤独。

        他已经前行半年了,从一颗古星到另一颗古星,不知疲倦,重复单调,至今还没有遇到一个生灵。

        浩瀚的天宇黑暗与冰冷无边,就这样横渡下去,没有尽头,他都不知道离开北斗多远了,也许这辈子都回不去了。

        半年前,他走出五色祭坛时,在那颗古星上寻到了一个小型祭坛,就如从地球函谷关出来的那条路一般,是单向传送的。

        他没有目标,只能沿着一条古人早已铺好的古路前行,不知起点,不知终点,被动而行。

        这种路途无比的孤独,没有人可以说话,远离了尘世浮华,只能一个人在寂寞中修行。

        “史上最强试炼,圣体殒落了三人,无始、青帝都也都走过,我在沿着他们的足迹前行,一定要到达终点!”叶凡自语。

        风大了,黄沙漫天,遮蔽了天空,他的天眸睁开,当沙尘飞天而上时,在这片大漠中出现了一些雪白的头骨。

        他走了过去,蹲下身子认真观察,发现属于未知种族,死去也不知几万年了,头骨还很坚固,且有光泽流动。

        叶凡放开强大的神识,仔细搜索,遍寻整颗古星,终是发现了一缕线索。

        在一块骨臂上刻有一些字,几乎快磨灭在了岁月中,是人族的古老文字,言称这是试炼之门,从此踏出后,将开始真正的磨难。

        “由此开始吗?”叶凡自语。

        磨难已经开始,他足足花费了半个月时间,才在这颗古星上寻到那个单向传送的小型五色祭坛。

        那些白骨,有些是因未找到天路而断送了性命的古人,耗尽生机,枯竭于此。

        “嗡”

        光华一闪,他踏上了真正的试炼路,在那虚空通道中自语:“期待前路!”

        不久后,一片压抑、厚重的气息扑面而来,叶凡冲出了星门,来到了一个神秘的世界。

        “砰”

        一把骨刀砍来,势沉力猛,足以将一座大山斩碎,叶凡刚脱离星门的刹那,就遭遇了攻击。

        “真是不会寂寞了,总算了遇到了生灵!”他遇到敌袭,没有怒气,反而惊喜,实在受够了那种单调与孤独。

        “啪”

        叶凡弹指,当场将骨刀敲碎,而后轮动右腿,横扫了出去,前方一具雪白的骨架崩开了,挡不住圣体肉身之力。

        “这是怎样一个世界,这个地方就是史上最强试炼之地吗?”

        叶凡向前望去,不禁蹙眉。

        到处都是死亡气息,没有光,也不是很黑暗,四野一片昏沉,缭绕着带状黑雾,像是来到了一片死亡国度。

        厚重的铅云,像是山一般压在天空中,布满了每一寸空间,彻底遮住了这个世界,没有阳光,没有月华,没有星辰。

        这是一个黑白世界,没有任何绚烂的光彩,只像是最昏暗的傍晚,地上白骨也不知积有多少丈深,到处都是骨粉。

        究竟死了多少人才能造成这种恐怖景象?

        叶凡不知,看不到一条有血肉的生物,远处只有白骨在走动,头骨中有鬼火在闪烁,幽暗而妖异。

        “我来到了怎样一个世界?”

        他走出了很远,依然是白骨铺地,难以望到尽头,最终他破空飞行,飞越过很多山川大地,所见依旧是白茫茫一片!

        叶凡不禁齿寒,这太过恐怖了,即便这是一颗生命古星,被人全灭掉也不可能有这么多骸骨,是如何形成的?

        “轰!”

        突然,一道幽光射来,破碎了这片苍宇,宛若一片汪洋斩至,这是一杆黑色的古矛,凝聚了几许不朽的神力。

        叶凡一惊,快速避过,远处一条黑色的身影立身在骨山上,仰天咆哮,与其他白骨大不相同,震耳欲聋。

        四野,许多白骨生物一起跪倒,向他膜拜,全都战战兢兢,被其识海之力压制的难以动弹一下。

        “一位斩道者,在白骨中诞生了神识,这是生命的奇迹吗?”叶凡盯着所有枯骨生灵。

        生命是世间最伟大的奇迹,不可理解,不能开创,充满了神秘。

        那个浑身漆黑、骨头像是墨玉般的生灵,盯着叶凡,充满了敌意,冲霄而上,手持古矛又一次刺来。

        “当!”

        叶凡一击,震碎了古矛,而后咔吧一声将其颈骨扭断,把他的头颅摘了下来,干净利落。

        “王!”

        四野,无尽白骨地间,所有生灵全都跪伏了下来,都在颤抖,对着他发出神识之音,高呼他为王。

        “神秘的世界,试炼的国度,我要看个明白。”

        叶凡扫视四野,看着那些膜拜下来的骨灵,心绪平静,他降落在一座骨山上,将黑色头骨中的鬼火抽离了出来,认真观摩。

        一条条、一缕缕的丝线交织,形成了这团跳跃的“鬼火”,确切的说他不是火,是一段段生命烙印,是一道道秩序链条!

        这让叶凡心中震动,睁开天眼观摩,每一缕火都成为了秩序神则,出现在他的双眼中。

        “这是残缺的生命奥义!”

        他大受触动,当即盘坐在白骨山上,整整一天一夜都没有动,这究竟是人为开创的,还是自然形成的?

        秩序神链交织,场域能扩散,成为了一团鬼火,化作了生命体,这就是生灵产生的过程吗?

        是谁在控制这一切?

        与人的识海不相同,还是有很大区别的,这种生命体很特别,他用心去分解秩序神链,终于是了解到了很多奥义,大受启发。对生命的理解加深了不少,同者字秘联系起来,一阵思索,悟道良久。

        这是前人的安排,还是碰巧这一路上就有如此奇异的骨灵?

        “咦,在这个死亡国度最深处的白骨海内,有一头无法揣度的无上存在,让这个斩道的黑骨体都胆寒,从来不敢接近,究竟强大到了何等地步?”

        叶凡惊异,砰的一声丢掉黑色的头骨,任它自生自灭,不再理睬。

        他向前飞去,结果每过一大片区域都会遇上一个特别强大的骨灵,但却难以伤害到他,有惊无险而过。

        不久后,他见到了远处的滔天黑雾,一个巨大的石碑耸立,周围影影绰绰,有许多魂影,宛若幽灵,这是另一种生命体,没有思感,没有情绪,懵懵懂懂,在这个地方漫无目的游荡。

        “这就是凡人口中的鬼魂,都是一段磁场能而已,怎么在这片区域有这么多,不过并未通灵。”

        叶凡逼近,来到巨大的石碑前,认真观看上面的古字,以太古神文刻成,只有四个大字,苍劲有力,为:擅入者死!

        这是一种警告,更是一种威慑,站在这座石碑前,有铺天盖地的杀气汹涌而来,让人如海中的浮萍般,随时会浪涛打灭。

        “到处都是白骨,连山都是由骸骨堆积成的,难得见到一块巨碑,却是如此的慑人!”

        叶凡惊异,因为连他都感受到了一种庞大的压力,心中压抑,可想而知刻字者有多么恐怖。

        旁边是成片的巨大骨块,每一个都长达十几米,在这个死亡世界,各种生灵的骨头都有,根本不可能全部辨识。

        “这边也有字!”

        叶凡发现这是人族的字体,且不在少数,用了警语,告知走上史上最强试炼路的后人,一定要小心,不要步入此地,有大凶险,这是先人以血的教训探查到的!

        “嗡”

        突然,远处的天空中划过一道仙光,璀璨夺目,圣洁无暇,剖开了铅云,洒落在大地上。

        “嗷吼……”

        四野,许多骨灵咆哮,全部惊恐,在那仙光下,无尽的白骨生物化成了齑粉,被彻底的净化。

        “那是什么?”叶凡大吃一惊。

        “吼!”

        在仙光撕开铅云,洒落下来时,这片禁区中心传出一声让人灵魂都要四分五裂的巨大吼声,恐怖无边,整个世界都像是要崩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