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渡劫仙曲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渡劫仙曲

    作品:《遮天

        古皇兵强大的威力是毋庸置疑的,真若复苏,一击之下可让北域沉陷,可斩落星辰。

        然而,此时惊变发生,黄金锏鸣颤,不受控制的攻向万龙铃,金光亿万缕,这是仙辉,璀璨夺目。

        而紫金龙铃也犀利无双,摇碎了虚空,挣脱束缚,要冲向黄金窟的第一至宝。

        双方都吓坏了,这若是撞在一起将是一场大难,北域可能都会被抹平,他们不明所以,太过突然了。

        “啊……”

        黄金王大叫,吐出一口金色的本命精血,洒在古皇锏上,想让内蕴的神祇第一时间醒转,停止攻伐。

        乾仑大圣也是低吼,一道道紫光溢出,体内的先天本源疯狂汹涌,震向万龙铃,阻挡紫金色的锋芒震颤。

        “嗡”

        两把极道古皇兵鸣吟,越发灿烂,挣脱束缚,没入云端,要展开最强的一击!

        “不!”

        黄金王惊恐了,这是这不计后果的碰撞,似是要粉碎一件古皇兵才会结束。

        这两位大圣将强大的神识沉浸在古皇兵当中,燃烧灵魂神火,拼命阻挡,要唤醒神器内的兵魂。

        “叮”

        黄金锏与万龙铃轻碰,并没有真正进行毁灭性一击,但是即便如此也是灾难性的,浩瀚天穹成为破碎之地,不要说烟云崩散,就是混沌气都打了出来,像是在开天辟地。

        若非是发生在了苍宇上,两件兵器即便是轻轻一碰,北域也要沉陷一大片,众多生灵惶恐,不知发生了什么,瘫软在地。

        当极道雾霭散尽,大道规则归于平静,黄金王大口咳血,每一口血液都是金色的,这是他的本命皇血,无比宝贵。

        而万龙巢的大圣也遭到了反噬,体表龟裂,好半天才平静下来,神色阴沉,盯向盖九幽。

        人族至尊出手,一切来的这么突然,他们想防备都不能,竟然连极道古皇兵都暂时失控了,光想想就觉得可怕。

        两人脸色铁青,将召唤回的极道古皇兵牢牢的抓在手中,全部心神都沉浸了进去,生怕再发生意外。

        “盖九幽……你很好!”黄金王面沉似水,声音像是夜枭,一双金色瞳孔内日月沉浮,星河璀璨,山河开辟,恐怖无边。

        盖九幽很平淡,自语道:“不愧是古皇兵,这么可怕,看来我真的老了,只能轻微让他们触碰下。”

        乾仑大圣等心中大震,这个人族强者让他们深感棘手,不能以常理度之,根据掌握的情况来看,他早已血脉枯竭了才对,不能真正大动干戈。

        天际尽头,一些皇族长、王族长眉头深锁,他们来此观战都有一种不安,盖九幽连古皇兵都可以夺控,若是他人上去,岂不是要立刻饮恨?

        “兵字诀!浑拓大圣说道,瞳孔中光华流动,大道痕迹交织,让人生畏,他神色复杂,似有羡慕,又有忌惮之色。

        黄金王一声冷哼,道:“即便有兵字诀又如何,出其不意干扰一次、两次可以,难道你还能徒手接古皇兵不成?”

        乾仑大圣体内紫气澎湃,自毛孔溢出,这是先天紫精,是他本命神华,注入到万龙铃中,将要开始绝杀。

        “去天外吧,我来领教你们的皇兵!”盖九幽说道。

        光辉一闪而灭,他们三人从原地消失,在这个地方实在放不开手脚,因为动辄可能会击沉大地,那个时候将生灵涂炭,尸骨千万。

        “让人不安。”浑拓大圣说道,提醒持皇兵的两位太古大圣。

        “哼,一个血气干枯的老家伙,我看他能支撑到几时,刚才我分明感受到了他枯体的衰迈,不用担心!”黄金王冷笑道。

        乾仑大圣道:“不错,我也觉察到了,他体内血气不足,肌体老化的差不多了,难以调动巅峰期的精气,而今不过是强行提聚,勉强一战。”

        “小心一点!”远处,一位皇族老族长蹙眉说道。

        “无妨,这个老家伙也许真的要殒落了,觉察到了寿元无多,所以想用最后的生命压制我等!”另有人说道。

        几道光冲向域外,眨眼不见了踪影,让远处观战的各方族主等全都焦急,快速布下阵纹,打开古阵法眼,观域外之战。

        天外,一片死寂,叶凡与老圣人站在远处,注视战场中央,那里两位大圣屹立,抵住了盖九幽。

        而另一边亦有几位古族长掠阵,密切关注。

        天外,这是一片死寂地,各种碎裂的兵器悬浮,还有一具具尸骨,种族不一,有些疑似传说中的神族。

        甚至,叶凡在几具如山般巨大的尸体旁发现了一个破碎的飞碟,通体成银灰色,像是被人一拳击穿的,烂的不成样子。

        “盖兄,你真的不肯退一步吗?”浑拓大圣说道,这位常以和事老身份出现的大圣蹙眉。

        “盖九幽,你杀了不少古圣,真欲让十大王族绝圣吗,可否就此收手?”另一位很谨慎的皇族长一说道。

        “一个都不能少,这十大凶族杀的人族很多,而今越演越烈,肆无忌惮去奇士府血屠,他们必灭!”盖九幽很严肃的说道。

        “说这些作甚?”黄金王手持神锏犹若神明,眸光冰冷无情,对浑拓等有些不满,率先发难,向前攻去。

        这是极道神威,域外稍小些的星辰都要颤抖,整片星空都充斥着一股让人不安的气机,似是要灭世。

        同一时间,万龙巢的大圣也出手了,铃声大作,紫光淹没星空,古皇大道痕迹交织,绞杀盖九幽。

        就在这一刻,盖九幽突然消失了,两人全都击空,不过他们无惧,手持古皇兵可横扫天下。

        无声无息,盖九幽出现在远方,默默的看着他们,双手慢慢划动。

        “哧”

        一道神芒飞出,像是斩破了永恒,划过无垠的星宇,眨眼到了两位大圣近前,要将他们吞没。

        “什么,这么强大!”

        几位皇族长大惊失色,全都惊惧,这种力道绝对不是他们所能抵挡的,也许一击就会要了他们的命。

        叮铃铃!

        万龙铃摇动,声音震耳欲聋,一道道如钟波般的紫色涟漪冲击向前,可怕无边。

        “噗”

        在远处,一颗颗小行星炸开,在铃音扩散出的波纹下成为齑粉,宛若一片绚丽的烟花在绽放。

        天外战场,观战的几人早已躲进了无尽时空,全都变色,这种手段太过可怖,古圣亦不能敌,在极道古皇威下会成为齑粉。

        与此同时,北域大地上通过古阵法眼见到这一幕的人也不禁胆寒,宛若对神明般的敬畏从心中升起。

        盖九幽无声无息退后了十万里,身后的小行星在粉碎,而他依然屹立在前方,形体不损,幽幽神音发出,化成道波,响彻了域外战场。

        神音竟将那万龙铃发出的波动撞散了,不断向前推进,竟要逼到两位大圣近前。

        “什么,这是……他真的要凭借己身对抗古皇兵,挡住了神铃音?!”

        古皇族的几位族长都震惊了!

        “轰!”

        黄金大圣出手,极道古皇兵狂霸,一片炽盛的光扫来,黄金锏立劈宇宙,打向盖九幽。

        这是一片永恒的仙光,无物不破,摧枯拉朽,似是要毁掉整片星海,重建新秩序,开辟出崭新的天地。

        一片汪洋般的古皇力量淹没了此地,让这块区域彻底崩开,化为一片黑洞,混沌气出没。

        然而,当一切静下来,盖九幽依然是退后十万里,肉身无损,像是一个古朴的神像。

        在其身后,一片小行星粉碎,化为宇宙尘埃,永远的消失了。

        幽幽神音蕴含了大道,不同于其他人的道,横扫而来,主动攻伐向极道古皇兵,让黄金锏如汪洋般的光华倒卷而回,不断后退,震开了天地。

        “这是什么仙音,竟有这等力道,可力敌古皇兵吗?”

        “好强大,好可怕,这是盖九幽的道,可以称之为古经了,可撼古皇神威!”

        人们惊悚了,尤其是古皇族的几位老族长,全都睁大了眼睛,盯着那片道痕,聆听大道神音。

        渡劫仙曲!

        叶凡知晓一定是此曲,当年他与嚣张的小女孩夏九幽交手时,曾领教过那种前凑曲。

        “他身体枯竭,力所不逮,即便他道行通天,开创出了可比拟古皇经的神术也无用,早已不在巅峰状态,我们杀了他!”黄金王大吼。

        乾仑大圣点头,催动紫金万龙铃,震出绝世皇威,横扫天宇,与盖九幽拼战,想耗死人族至尊。

        黄金锏、万龙铃分别吐瑞,仙光不朽,一个黄金光亿万缕,一个紫气亿万条,这片天宇像是沸腾了,汹涌而下。

        盖九幽神色不变,没有弹奏什么,身前并无器物,身体却在发光,丝丝缕缕,成为仙音,弥漫而出,冲向两把古皇兵。

        渡劫仙曲!

        这是他开创的道,洞悉世界本源,奏出大道神音,聆听仙的秘密,在这红尘中渡劫。

        世人谁不是在争渡,人生百态,红尘种种,但凡生灵,只要有思感,都在“渡”,无论是奋斗,还是沉沦,都算是在这天地中争渡、过劫。

        人活着本身就是在渡劫。

        盖九幽开创渡劫仙曲,称得上震古烁今,几可比肩古之大帝的经书,走出了自己的证道路,奈何错生了时代。

        人在渡,尘在渡,仙在渡,天地万物,一草一木,都在争渡……渡劫仙曲一出,成片的道痕在起伏,蔓延向远方,对抗两件古皇兵,摧枯拉朽,竟能不断推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