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盖九幽神威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盖九幽神威

    作品:《遮天

        弹指圣人灭,这是一种多么恐怖的战力,不要说是在当世,就是放眼千古,与历史长河中的猛人比也不会逊色。

        盖九幽一出,神威震世,足以比肩古来最顶峰的人,是一个名符其实的盖代强者!

        仅出了两指,就弹碎了两位古圣,连神魂都没有逃出一缕,那天空中飘散的血雾,那猩红的味道,那刺目的光,震撼人心。

        剩余的几位古族圣人一个个脸色雪白,手脚都麻软了,从头凉到脚,头皮发炸,灵魂在簌簌抖动。

        不是他们不堪,而是前方那个看起来衰败不堪的老人体内有一种东西让他们惊悚,发自本能的颤栗。

        别人也许看不出,但身为古圣,到了生死攸关的这一步却看的分明,那老迈不堪、近乎腐朽的肉身内有一个如太阳般璀璨的魂魄,昭示了他的盖代强大。

        尽管,那神魂中已布满了岁月的刀痕,难以不朽下去了,但是收拾他们简直是易如反掌,足够了!

        “盖九幽你不能这样……”几位古圣惶恐,前方那个老人气血枯败,是如此的衰迈,可是却让他们惊惧到了极点。

        “我为何不能这样,刚才你们不是说,凭实力说话、以拳头讲道理吗?我很认真地在与你们交谈。”盖九幽带着病容,口中吐出一道清气,化成一片混沌光冲了上去。

        “噗”

        一位古圣身体破烂,像是被一柄巨锤砸过,无论是骨头还是血肉都烂的不成样子了,连元神都是如此,而后整体炸开。

        “死了,又一位古圣了死了,而此人可是以防御著称的一位古族圣人王啊,被一口精气给震碎了!”

        奇士府内,刚才感觉无比憋屈、义愤填膺的一群名宿都觉得吐出了一口闷气,郁闷消失,开始同情起几位古圣来了。

        对上这样一个深不可测的盖九幽,简直就是一种悲哀,堂堂古圣都失去了一战之力,被人随手镇杀,弱成了三岁稚童。

        “盖九幽,你是真正的盖世强者,还记得瑶池大会的约定吗,你这样肆无忌惮的杀我们这些古圣,就不怕惹出几尊大圣来吗,请手下留情,我们知道错了。”一位祖王脸色雪白,惶恐的大叫着。

        成圣这么多年来,他们何曾这样惊惧过,从来都是高高在上,而此时却是色厉内荏,怕到了骨子中。

        “我人族与你们讲规矩,你们说谁的要拳头硬谁就是道理,我现在与你们论拳头的道理,你们却又提昔日的约定与规矩,你说让我如何是好?”盖九幽一声轻叹。

        他就这样站在五色祭坛上,古旧道衣猎猎,随风而动,身体干枯,气色不佳,可是却有惊天动地的战力,一个人足以让诸圣畏惧、惶恐,如对神明!

        “咻!”

        一位古圣祭出了一柄传世圣器,圣光滔天,撕开了天穹,生生打出一条混沌通道,想要直达北域,逃过这一劫。

        这道圣光非常炽盛,照亮了永恒,他一步就迈了进去,脸上露出一丝喜色,只要裂缝闭合,将天高地远,无迹可寻,就能逃生。

        然而,这自然不能成为现实,只因眼前这个人名为————盖九幽!

        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亦或是将来,这都是一个足以载入修炼史中的的盖世人物,若非因为他出生的年代距离青帝太近,绝对会有那一线证道的机会!

        “轰隆”

        盖九幽站在五色祭坛上,眼中并无精光,看起来甚至还有点浑浊,可是一只手探出去却是天崩地裂,直接自虚无间将那位古圣与他的兵器抓了出来。

        “太恐怖了!”

        不光是叶凡、段德、圣皇子他们,就是圣级存在都头皮发麻,剩下的两位古圣每一寸血肉都在痉挛,害怕到了极点。

        他们是圣人,可摘下陨星来,可打爆月亮,一战之下,可让中州大地都要沉陷广袤无垠的一大片!

        然而,此时面对盖九幽时他们成为了病夫,连去一拼的勇气都没有,因为抬手就能覆灭他们。

        “噗”

        皱纹堆积的手掌慢慢合拢,那位古圣一声惨叫,当场成为了血雾,而那圣兵内蕴的神祇则惊恐挣扎,却也是寸寸碎裂,化成了一片绚丽的圣辉,洒满天宇,如烟花绽放。

        “这……到底有多么强大,那可是不朽的传世圣兵,被点燃为烟花,奢侈的恐怖,绚烂的可怕!”大黑狗咕哝。

        这样的战力让每一个人都近乎石化,根本就没有办法揣度盖九幽的真实境界,人们只能仰望。

        盖九幽道:“这么多年来,你们跋扈行事,就是你们的子孙所过之处,小儿都不敢啼哭,可想而知嚣张到了何等的地步。老朽本不想多事,万族平等,和平共处,共同等待成仙路开启。可是你们太过了,肆无忌惮,而今竟跑到我族的神土,要杀人族圣体,要夺五色祭坛,认为我族可欺是吗?说不得老朽要活动下筋骨了,以战止戈,光是讲道理的话有些人不知进退。”

        “饶过我们吧,再也不敢了,放过我这一次,将会永不出世,绝不会与人族为敌。”一位古圣施大礼,近乎要跪在了那里,满头汗水,一动不敢动。

        “太迟了,我既然已出手,怎能就此停息。”盖九幽摇头。

        显然,这一次他是要立威,打到古族胆寒,杀这几位圣人不过是一个引子,肯定要藉此发出最可怕的警告。

        “您是无上的存在,我们是蝼蚁,不要跟我们一般见识,我们发誓永远不会人族交恶,请高抬贵手。”

        任何人都有恐惧的时刻,面对盖九幽,这两位古圣全都胆寒了,为了活命,跪在了那里哀求。

        这可是最为最为激进的十大王族中的祖王,平日间高高在上,何曾有过这样战战兢兢的时刻,跪地求活命,生不出一战的念头,传出去必要惊的世人瞠目。

        可惜,最后的忏悔与乞求也改变了不了他们的命运,盖九幽一抖袍袖,他们寸寸断裂,化成了血泥。

        “今日,北域一些王族无故毁约,来杀人族圣体,更是欲夺我人族大帝留下的五色祭坛,逼得老朽只能去北域走上一遭了。”盖九幽说道。

        “五色祭坛被古族毁掉了。”奇士府的老圣人说道,言罢,一抖袍袖,五色神光一闪,此坛变小,被收了进去。

        “啊,通向域外的古路真的毁掉了吗,被那几位古圣打坏了?”奇士府内,一位性情耿直的大能发呆,哭丧着脸问道。

        “笨死你,这自然是府主那个老狐狸故意说的,想倒打一耙,就此隐藏五色祭坛。盖九幽是一位绝代无敌的存在,不会那样说,可是我们的老府主是什么样的人?雁过拔毛,恨不得路过的公鸡都要给他生出个蛋来,这次是要追着盖无敌去北域,在后面敲竹杠。”另一位了解老府主的人小声说道。

        ……阵纹交织,化成了一个阵台,盖九幽、老府主、叶凡一起踏了进去,径直赶往北域。

        “嗷呜……”大黑狗发出一声狼叫,无比的兴奋,道:“这次将有大风波了,病老蔫要出手了,全天下都得要惊悚,该不会要将北域给翻过来吧,赶紧跟下去看个究竟。”

        “快走呀,看他们如何去干一票大的!”小光头花花也兴奋的说道。

        一群人浩浩荡荡,开启了第二座阵台,杀向北域,当然不可能与叶凡他们三位当事人一路,而只是去看热闹。

        这一日,四方云动,七位古圣联袂攻打奇士府的事迅速传遍了天下,相瞒都瞒不住,引发了一场巨澜!

        古族跋扈到这种地步了吗?天下众人都阵阵不安。

        可是七位古圣都死了,这则消息一出又让人们一阵不敢相信,吹尽了心中的阴霾。

        “盖九幽出手了,八千年前就已经无敌天下的至尊终于动手了!”

        “这个被认为可以证道的前辈古贤,终于是再次露出了他的绝世锋芒,被逼亮剑,斩向了古族!”

        当人们得悉后莫不震动,许多老辈人物激动到颤抖,盖九幽虽然年岁过大,血脉干枯,过于衰老了,可是还能一战!

        不要说是中州等地,就是最为遥远的西漠,须弥山上的一道苍老身影都坐不住了,屹立在须弥之巅,遥望东荒。

        盖九幽来北域了,时隔八千年再次亮剑!

        举世震惊,这位老人带着人族圣体到了北域,要讨个说法,想问一问古族何以敢一而再、再而三的不守规矩,准备动手。

        古族不少大族都惶恐了,一位活了九千年的的存在,这一次是兴师问罪而来,不知要惹出怎样一片杀戮。

        这么多年来,从未见过这位人族至尊出手,许多古族一致认为他不行了,境界跌落了一大截,不复当年盛况。

        要知道,任何人,甚至是大帝,都有老迈的一天,元神朽掉,肉身干枯,战力会锐减。

        史上有很多例子可见,如那圣崖的大成圣体,壮年时,何其雄伟,气吞山河,呼啸天地间,可摘星裂日,一吼星辰碎。

        可是最终的结果呢?

        当其晚年到来后,血气枯败,身体老化,没有了巅峰时代的战力,最终被人击杀,死在了圣崖上,大成圣体的鲜血染红了那座黑色的大岳,至今还有散尽精气后所余的血迹。

        可悲复可叹!

        而今,盖九幽抬手就覆灭了七位古圣,当中不乏圣人王,让人看到了他的血气活力,还有昔日的锋芒。

        盖九幽出动,带着叶凡到了北域,将要亮出最为惊艳的一剑,举世皆在静待,人族振奋,古族恐惧,全天下都在注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