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圣体嚣狂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圣体嚣狂

    作品:《遮天

        宣陀胸骨被叶凡的金色拳头打断七八根,随着几大块血肉飞了出去,青色血雨洒落,在天劫中响个不停,发出一阵阵幽光。

        “啊……”

        宣陀痛到骨子中,他胸部裂开,缺少了几根骨头,鲜血汩汩,浑身都是青色血迹,披头散发的大叫,痛彻心扉。

        他刚成圣不久,还没有来得及体会这种俯视众生、惟我独尊的感觉,今日被一个斩道者击碎了胸骨,这是一种致命的打击,修道的无敌意志几乎快瓦解了。

        “你们血月族人神共愤,以我人族祖先头骨铸酒杯,这笔血债今日先还上一些利息!”叶凡身在天罚中,劫光万道,各种混沌闪电交织,他举拳又冲了过来。

        依然是一往无前的六道轮回拳,舍我其谁,持此拳意,心有无敌信念,有击遍三千界、横断九重天的意志。

        金色拳头挥动,拳风浩荡,叶凡如一道浮光在动,从这一边的天空杀到了另一边,挟万丈天劫电芒到了近前,噗的一声砸下。

        鲜血飞溅,宣陀大叫,这一次双肩一起炸开,两条手臂成为数十枚莹白的骨块,血肉飞向四方,他浑身都是青色的血。

        汪洋一样的闪电劈落,各种劫光都有,从九五大天劫到五行闪电,再到混沌雷霆海……应有尽有,宣陀更加凄惨了,身上有一缕缕青烟冒起,肉香传来。

        本为一代圣人,超脱众生之上,俯瞰尘世,何曾会发生这等悲惨之事?没有了一点圣人的威势。

        天劫浩大,将所发生之事全都淹没在了雷光中,外人根本不知道里面的结果。

        “人族圣体……”宣陀大吼着,眼神怨毒,成为圣人的第一战这么凄惨,他气到肝都要燃烧了起来。

        “你说,在太古年间,你们将我人族的祖先当作牲畜来圈养,是你们的血食,今日我打到你爆,让你连牲畜的都不如!”叶凡屹立在天劫中,大声怒吼,满头发丝都飞舞了起来,像是一头魔神。

        他任混沌光垂落,洗礼修长强健的躯体,浑身宝光莹莹,尽管有时会皮开肉绽,但是并无大碍,者字诀一运转,伤势很快就能修复。

        这么多年来,他时常渡劫,早已有了丰富的经验,而今雷罚很少可以真正重创他了。

        “啊……”

        宣陀大叫,怒火攻心,祖父被杀,此时一个斩道者也敢这样对他,让他差点咬碎了牙齿。

        他知晓今日凶多吉少,先不说那个一拳轰爆他的祖父的老圣人,就是那个杀圣也足以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与其早晚都要被杀,还不如堂堂一战,若是能干掉人族圣体也算是拉上了一个垫背的,尽管元神剧痛,但他还是在拼命提升修为,且想修复躯体。

        “轰隆!”

        叶凡飞来,人未至天劫先降落,拳势浩大,宣陀被罡风与天劫震的的站立不稳,几乎要横飞了出去。

        “这是……”他骇然失色,化神刀的影响远比他想象的可怕,斩中的是腰身,伤到的却是元神,他眉心裂开,流淌黑血,此时难以聚力,几乎一个跟头栽倒在地。

        “噗”

        叶凡又疾又快的一拳到了,贯注了他一身的圣力,精气澎湃,打在宣陀的下巴上,牙齿混合着青色血液飞出去上百丈远,在劫光中被击穿。

        “喀嚓”

        而且下一刻钟,宣陀的下巴骨震裂,脱落了下来,鲜血四溅,惨不忍睹。

        这场战斗已经毫无悬念!

        大战到了这一分光景,没有人来干预宣陀必死无疑,世间有奇迹,但之所以称之为奇迹,那意味着极难发生。

        “噗”

        叶凡一拳头将宣陀的头颅轰爆,白色的脑浆与鲜血溅起十丈高,混沌雷光劈落,将他的躯体烧了个干净,连一点残渣都没有剩下。

        “啊……”

        宣陀惊惧、愤怒、惶恐、绝望……元神明灭不定,各种负面情绪迸发。

        一道乌光闪过,杀圣齐罗出手,那柄漆黑如墨的长刀扫过,将他的元神削掉,化成尘埃。

        化神刀是一种可怕的圣器,古来一直流传有祭炼方法,可是却少见有人铸成,齐罗身为杀圣,再有这样一柄魔刀配合,如虎添翼。

        暗影一闪,齐罗消失,与卫易老圣人般没入了虚空中,不再出手。他们身上都有悟道古茶树干刻成的欺天阵纹,故此在天劫中来去自如,并未被雷光追击。

        “血月王身为一族之主都死了,我进去转一圈,将他们这个地方夷为平地算了。”叶凡自语。

        在他的眉心,一个金色的小人迈步走出,张口一声清啸,开始鲸吸牛饮,吞收天上的雷光。同时他的鼎亦浮了出来,悬在金色的小人头顶上方,看起来只有一寸大,可是究竟有多么重难以说清。

        因为,就在不久前,他在青铜仙殿将汪洋般的所有母气都给收走了,化入鼎内,让其品阶与潜能等有了更为广阔的提升空间。

        这么多的母气,若是展现出来,足以震撼整颗古星,一旦铸物必然是大器!

        不说其他,单是重量就足以活活压死斩道者,若非早已被叶凡炼化,强如他的血脉体质也难以举起来。

        而今,一寸小鼎那可真是比泰山都要重无数倍,为万古罕见的“大器”!

        “这是狠人当年为震碎极道帝兵而准备的吗?”叶凡自语。

        他的肉身、金色小人、一寸高的鼎,三者间形成一股神秘的联系,和谐而统一,仿若天生一体。

        肉身晶莹,每一寸都似琉璃神金铸成,没有一丝杂质,经过最强血脉进化液的浸泡,他的**更加强大了,足以与古圣比肩。

        金色小人亦壮大了很多,那神秘的矿物也可促进他成长,隐约间金光万道,宛若一位仙王盘坐,威严无比。

        鼎,吞吐神辉,将天劫中各宗混沌光都疯狂吞噬下来,纳入鼎内,烙印在鼎壁上,愈发的玄妙了。

        天劫可怕,但对于叶凡来说,只要不是古之大帝一起出现攻伐他的变态场景,便可应付,锤炼金身,明悟自己的道。

        金光点点,叶凡连发丝都晶莹了起来,眸子开阖间,射出万丈神霄,浑身璀璨,胜过佛教的金刚不坏身。

        正如永恒过度的一对兄妹所说那般,他可能是宇宙中最强体质中的一种,若是总有进化液炼金身,必可开启全部潜能。

        “不灭金身,千锤百炼,神性不朽,铸我大道!”叶凡心中空明,无我无物,每一次渡天劫都是一次难得的洗礼,无论是肉身还是神识都是一次升华。

        叶凡的肉身、金色小人、一寸高的小鼎一同进入了血月岭上空,各种劫光铺天盖地而下,将下方彻底淹没了。

        这是古族最负凶名的一大王族,整体实力极强,即便血月王死了,还会有祖王接替其位,此时虽然无古圣主持,但撤退也井然有序。

        血月王进入雷劫,一直没有出来,他们知道可能出大事了。

        “奴役过人族祖先的血月族,你们的祖地给我全面崩毁吧!”叶凡屹立雷光中喝吼。

        这一日,北域大震,人族成体莫名出现,闯到了血月岭,在此渡劫,实在是嚣张到了极致。

        让人更为震惊的是这一役的结果,血月王死了,宣陀被毙掉了,血月族祖地被劈成了焦土,除却有大圣古阵守护的区域外,差不多尽毁。

        “那可是一个凶名赫赫的圣人王,怎么可能就这样殒落了,即便是人族圣体的天劫再可怕,也可能奈何他!”

        整片北域一片大乱,古族喧沸,血月王死的有些不明不白,人们都不相信他是被天劫劈死的。

        有人族古圣出手,而且是远强过血月王的古圣出手了!

        很多人一致这样认为,不然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情?暗流涌动,这可能会演化为一场大波澜,多半将会发生古圣间的大战!

        这是一场轩然大波!

        这些日子以来,十大王族联合,暗中发下了悬赏令要诛杀人族圣体,任何人得悉都要变色,全天下都在关注,认为他难有活路。

        然而,叶凡行事超出人们预料,不但没有惧怕与退缩,反而闯入血月岭,大开杀戒,灭掉了血月王。

        这是一个响亮的大巴掌!

        古族不守规矩,暗自出手,叶凡也不按常理来,闹出这样一场大祸,让一大王族损失惨重。

        “人族圣体竟这么疯狂,胆魄超人,将血月王给灭了,还有什么是他不敢做的?”

        “这个巴掌抽的结实,让古族各大激进派还有什么脸面,情何以堪?一个圣体敢独自对抗十大王族!”

        全天下人都有些发怔,对这个结果觉得无比惊诧。

        而最为激进的十大王族,许多人更是一阵发懵,没有想到叶凡这么“暴脾气”,比他们还嚣狂。

        “人族的古圣,你们这是在宣战,竟敢暗中出手屠杀一大王族之主,你们想让整片东荒都尸骨成山吗?”

        古族,有圣人王跳了出来,大声吼动,传遍北域诸多山川,圣威浩荡。

        “血月族、青鬼族、紫电族……你们给脸不要脸,不讲什么规矩,也好意思跟踩了尾巴的猫一般跳出来,有本事再来杀我试试看,再灭你们几个族主!”

        叶凡回应,可以说嚣张到了极致,点出了最为激进的十大王族之名,大声喝斥,强势叫板,丝毫无惧。

        这一日,盖九幽出现在北域神城,只是病恹恹的说了几句话就退走了。

        “血月族完全是自找的,老朽寿元无多,可若有大族执意辱人族,我拼着损耗生机,还是可以灭掉一大皇族,或者屠掉几十个王族的。”

        然而,即便是这几句话而已,威力是巨大的,让古族大震动,惊的许多大族发毛,让一些族主无比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