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天璇圣人出手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天璇圣人出手

    作品:《遮天

        “呜,好舒服,要被蒸熟了……”叶凡浑身闪耀光辉,银灰色的岩石筑成的池子中,进化液汩汩涌动,他叫的声音都少有点让人想入非非。

        这池水内蕴神秘矿物,神性力量惊人,让他的胎骨得到了一次梳理,金色血液雷鸣般奔腾,水池内霞光洒出。

        紫瞳女子若精灵一般美丽出尘,而此时却愤怒的握紧了秀拳,至于紫发男子则如丧考妣,肝肠寸断,这池进化液叶凡吸收了一半药效。

        天之村,一群人被惊动,一个青金圆盘飞了进来,这样一个庞然大物实在惹人注目。

        叶凡长身而起,从水池中迈步走出,再耽搁下去他就要坚持不住了,即将要渡天劫,押着两个俘虏出现村中。

        “上帝,佛爷……”从地球跟来的孩童——花花,一边揉太阳穴一边吃惊的自语,道:“师傅抢劫了一艘飞碟,绑架了外星人,干了一票大的!”

        长期受黑皇、龙马这样的人熏陶,这个一心向佛的小家伙也有点匪气了,在这么“乌烟瘴气”的环境中,说话时自然带上了一些特别的词汇。

        “这是何种法器,怎么这么大,话说材料真不错,可以用来炼大阵。”黑皇说道,以大爪子敲了敲金属光泽冷冽的飞碟,以非常赞赏的口气说道。

        “别乱打注意,这是一艘圣级飞船,我已经命名为飞仙一二五八零号,日后有大用场!”叶凡道。

        圣皇子上前,告诉他形势严峻,有古圣想要暗中除掉他,他可能将有一场大难,这些日子万不可出去。

        “我正要找黑皇呢,让他帮我寻一个王八羔子古圣,没有想到真有这么多不开眼的,我要渡劫了,去堵他们家门口。”叶凡道。

        他让黑皇刻最繁奥的棋盘大阵,且要求在最可怕的天劫中能用,无人可追寻,着实为大黑狗出了一个难题。

        血月岭,一片神秘的山脉,每到夜晚,雾霭升起,悬在天空中的明月都会映成血色,没有人敢接近。

        这是一个凶名昭著、在太古间可吓得三岁小儿停止啼哭的种族的祖地,整日都有一种压抑与让人心悸的波动。

        血月族,没有出过古皇,但是一样名声显赫,该族太过凶残,灭掉的小族数不胜数,据说整片山岭之所以呈血红色就是自古至今饱受鲜血浇灌的结果。

        虽然已到了午时,但这个地方却依然阴气蒸腾,笼罩着一股阴森与刺骨的寒意,即便是正午的阳光也不能驱散。

        山脉深处有一片建筑物,古老而恢宏,建在一个血池旁,在一座最为宏伟的巨宫中,雕梁画栋,金碧辉煌。

        血月王端坐在大殿上方的宝座上,肌体干枯,头发如枯黄的杂草,稀疏而没有几根,可实力早已达到圣人王境,在古圣中威名赫赫。

        “世人都说我们血月族嗜杀,天性残酷,殊不知我们是在藉此修行,汲取万灵中血液蕴含的菁华,壮大己身。”

        血月王嘶哑的说道,在整片空旷的大殿内回荡,像是一个厉鬼自地狱中逃出,冷漠而无情,一双眼洞内,似是蕴有两盏金灯,眸光烁烁,古圣气息惊人。

        血月族嗜血如命,能够从其他人的血液中获取神能,尤其是特殊体质的人,或者圣人,那对于他们来说,犹若人世宝药!

        “我对人族圣体很期待,不知能否让我再上一个大台阶。”旁边,一个圣级祖王舔了舔自己的双唇,看年岁并不是很古老,他是血月王的孙子,名为宣陀。

        在他的手中持有一个洁白晶莹的头骨,当中盛有酒水,酒香与鲜血混合在一起,形成一股妖艳的血色。

        这竟是一颗圣人的头骨,被炼化成了一个酒杯,血月族的可怕与残忍可见一斑。

        “祖父,听说我手中这个酒杯是人族的一位古圣的头骨,我们族内还有一些收藏是吗?”宣陀笑问。

        血月王摇了摇手中一个毫不起眼的白色酒杯,声音如夜枭,道:“这也是一个,属于人族的颅骨。那个时候他们很弱,被迫依附于各大王族,只是为了活下去。我手中此杯是一个女圣人王的头骨,难得出现一个……她的血液味道很甘美,是我的祖父亲手格杀的。那时,人族一个支脉是我们的奴隶,生杀予夺,随我们心意而定,那个时代让人回味啊。这么多年过去,想不到他们竟强盛到了这一步。”

        “人族圣体的体质很特殊,他的金色圣血是稀世宝药,我真的很期待,可是始终不能发现他的行踪。”宣陀说道,眼中妖异光芒闪烁。

        “你要好生努力,我寿元已经无多,也许几年内就要坐化了,好在你成圣了。你父亲死的早,近几年内你若不能再做突破,多半无法继承我族大位,古圣不止你一人。”血月王说道。

        “我明白,只要能寻到人族圣体,我必可再上一层楼,可惜而今不是太古,无法圈养他们。”宣陀眸光阴鸷。

        “轰隆!”

        突然,宏伟的殿宇摇动,整片山脉都在打摆子,像是要被掀翻了过来,远处山峰炸开,乱石崩云。

        “发生了什么,何人敢搅闹我血月族祖地?”宣陀腾的一声站了起来。

        老血月王眼洞中两盏金灯一样的神芒炽盛,无情的说道:“去看一看,也许你立威的时候到了。”

        山门外,叶凡一拳将两座山峰给打的崩塌,更是毫不客气的将一座大山给举了起来,掷入血月岭中,砸死一片古族人马。

        “哪来的不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敢到我血月王族挑衅,嫌命长也不能这么寻短见,让你生不如死。”

        他们位列太古十大嗜杀王族内,每一个族人都是以鲜血为食,眼中没有愤怒与惧怕,全都兴奋无比,冲了过来。

        对于他们来说,这个挑衅者就是血食!

        “轰”

        叶凡一抬手,将一条山脉生生给拔了起来,足有二十多个山头,他用力砸了下来。

        “啊……”顿时惨叫一片,并非每一个古族都很强大。

        “你是谁?”一名古族强者大喝,意识到来人非同等闲。

        “人族圣体叶凡,让你们族长血月王,还有让那个孙子宣陀出来受死!”叶凡一声大喝,声传数十上百里。

        一群人脸色发绿,宣陀是族长的孙子不假,可不是每一个人的孙子,这主成心来找茬,要兴风作乱。

        “叶凡……人族圣体竟然来了!”消息传开,血月族内不少强者兴奋过度,争先恐后冲来,近乎流口水。

        因为血月王说过,一旦寻到人族圣体,会亲自当场格杀,给他们尝金色圣血液的味道。

        “想不到你送上门来了……”宣陀长啸,脸上写满了惊喜,飞快逼近。

        血月王眉头微蹙,人族圣体敢自己主动上门,这不符合常理,他怕有意外发生,快速跟进。

        “血月王,你们在古族中发出悬赏令欲杀我,今日我来了,你们两个棒槌过来受死!”叶凡大喝。

        狂,嚣张到没边了,敢与两位古圣这样说话,其中一位可是少有敌手的圣人王,除却大圣外谁敢喝斥?

        “太古年间,人族不过是我族圈养的牲畜,生杀予夺,随心所欲,一群血食而已。”宣陀冷幽幽的说道。

        而后,他好整以暇,向前迈步,点了一指,道:“让我想想怎么来吃掉你,从头部开始,还是从心脏。”

        宣陀摇动手中洁白如玉的酒杯,抿了一口鲜红的血水,道:“这个酒杯就是以你们人族的一位女圣人王的头骨做成的,本来属于我的祖父,而今赐给了我,现如今我觉得你的头骨更完美一些,我也可以炼一个更好的酒器了。”

        “喀嚓!”

        闪电是如此突然,漫山遍野,像是茫茫汪洋从天空中倾泻了下来,无孔不入,电芒布满了每一寸空间。

        银蛇乱舞,金龙跃空,混沌气弥漫,每一道电弧都沾染有些许混沌光,恐怖的吓人!

        即便是圣人见了,也有些发毛,这么浩大的阵势,足以比拟他们的大天劫了,一个斩道者怎么度过?

        “他成圣了吗,这么巨大的混沌电弧……”宣陀有点发懵,连他度最为可怕的圣人劫时都没有遭遇过这般景象。

        “快走!”血月王大喊,他终于知道,叶凡为何敢有恃无恐了,包藏祸心而来。

        叶凡的天劫一次比一次恐怖,虽然不像是刚斩道时那么可怖,古之大帝未现,但却也引动了混沌劫,将他包裹住了,比圣人的天劫还可怖。

        这也是他的肉身堪与圣人比肩的原因所在!

        他脚踩行字诀,冲着宣陀就追了过去,这是血月王的命根子,针对一个,说不定能伤到俩!

        天空中,各种宫阙浮现,那是形如古天庭般的混沌闪电,有人形帝皇若隐若现,在进行镇压!

        这种天罚绝对可以伤到宣陀的肉身,一道不行,架不住万道、十万道、百万道……“小子你还嫩,圣人超脱尘世上,远不是你这样的蝼蚁可比拟的,杀你如踩踏臭虫!”血月王冲了回来,解救自己的孙子。

        然而,他话语未落毕,一道神芒像是从永恒未知处斩来,噗的一声,将他右臂与肩头斜斩了下去,仅差一点就将他立劈!

        圣血洒落,在天劫中被化成血雾,在混沌光中慢慢消散,让他惊怒交加,他知道坏了,一个精通暗杀的古圣在此隐没。

        暗中,杀圣齐罗手持悟道古茶树干刻成的欺天阵台一闪而没,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

        “血月王你想以势压我,以圣器悬赏,动员古族众强杀我,今天我让你自食其果。”叶凡挟带闪电逼近。

        “刺杀术天下无双,可惜不过是一个圣人而已,距离的我的境界还远,我看他能奈我何!”血月王傲然道,断臂重生,且手持一个莹白的圣人骨头酒杯,饮下一杯血水。

        宣陀立身在自己的祖父身边,镇静了下来,手持女圣人王的洁白头骨,用力向口中灌了一口鲜血美酒,道:“想来我血月族闹事,你们还不行!”

        “是吗?”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

        “轰!”

        在这雷劫中,一个巨大的拳头击来,贯通数十里长,混沌气弥漫,一拳之威,惊仙泣鬼!

        天璇圣地石坊的卫易老圣人出现,第一次出手,霸天绝地,一拳击来后血月王也挡不住,臂骨当场折断,而后身体四分五裂,整具躯体炸开了!

        外界,无人能看清,所有这些都掩饰在天劫光芒中。

        “你们……想挑起人族与太古王族的大战吗,古圣都出手了,敢这样对付我等?”血月王惊怒,同时感觉无比的恐惧。

        “你也有脸说?身为古圣,却对我一个斩道者悬赏,十大王族联合起来要杀我,真当我叶凡是软柿子好欺负吗,以为被你们吃定了?”叶凡冷笑道:“以势压人,我也会,我认识的古圣也有几位,虽然不多,但灭你们足够了!既然不守规矩,那么大家就一起乱来吧,先除掉你们再说!”

        “你……”

        血月王震怒,想说什么,可惜没有机会了,因为杀圣齐罗动了,不等他身体重组,一记冷刀无声无息的劈落,将其头颅给立劈为两半。

        “化神刀……”血月王惊恐大叫,元神都跑不了,在杀圣手中那把漆黑如墨的长刀下元神成灰,被刀吸收了个干净。

        宣陀吓懵了,脸色雪白,他可是刚成圣不久,怎么去对抗老牌古圣?现在他祖父身为圣人王都被人一拳打烂了,可想而知来的人多么恐怖。

        “你们想挑起万族大战吗,到时候各族会联手毁掉人族!”他一边逃一边恫吓,虚张声势。

        可惜,雷光淹没了一切,他的声音无法传出去。

        “是你们自己先破坏规矩的,手伸的太长了,想杀我,饮我的金色圣血,你来试试看!”叶凡森然喝道:“这一次我渡劫,即便是你们大圣也推演不出来,杀死你们也是白杀!”

        “噗”

        前方,正在雷光中飞遁的宣陀,上半截身子与下半截身子突然分离,一口黑色的魔刀突兀出现,将他腰斩,又是杀圣齐罗出手。

        宣陀痛苦大叫,扔掉了手中莹白的女圣人王头骨酒杯,撕心裂肺的哀嚎,化神刀虽然只是砍中了他的身子,但是那种刀气对元神亦有致命性的伤害,其眉心裂开,在流淌黑血。

        “你也有今日,你说你们这一族圈养我人族祖先,视作牲畜,当作血食,今日我一一位他们洗刷耻辱,先从黯然殇逝的女圣人王开始!”

        叶凡大吼,挥动金色的拳头冲了过来,带动着万丈雷芒,一拳打了出去,击穿了宣陀的胸膛,震的他血肉与圣骨横飞出去十几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