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诸圣齐至
  • 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诸圣齐至

    作品:《遮天

        叶凡心中波澜起伏,再见以青铜铸成的宏伟巨宫,他想到了姬紫月,想到了两人误闯仙殿的种种,心弦颤动了一下。

        在这个地方,他体内的老铜块格外敏感,又如当年般,像是受到了刺激,一下子“复活”了过来。

        此地非常可怕,这座与仙有关的铜殿像是有了生命,不同以往,而今在自主发光,三位古圣皆不能脱困!

        它规模宏大,高如小山,不知耗去了多少青铜,而今绿锈斑驳,留下了古老的岁月印记。

        铜锈痕迹很重,尽显沧桑古意,可是却不影响的它的瑰丽,亿万缕仙光射出,绞成上无上道痕,密布在此。

        这是要炼化掉三位古圣!

        他们都在大吼,抵在铜殿入口,拼尽一身道行支撑,勉强没有被吸收尽去。

        叶凡清晰的记得,当年他与姬紫月闯青铜殿时,内部死气沉沉,哪里有这等气象,像是一个坟墓,并无仙光与道痕,不然的话多半没法活着走出来。

        “这座古老的铜殿有关于仙的逆天大秘……”段德吞了一口口水。

        “它……竟然出现在了狠人的坟内,看来与她真有很大的因果。”黑皇铜铃大眼放光。

        这一次古坟崩开可能就是与青铜仙殿有关,是它散发的气机加剧了此地高地的龟裂,而后全面塌沉,出现天坑。

        与青铜仙殿相比,三位古圣的身高若蚁虫般,主要是这座铜殿太大了,且在散发无穷仙光。

        显然,他们发现了叶凡几人,霍坦的的一双瞳孔像是黑日般,漆黑而深不可测,发出一缕缕乌光,扫视了过来,有一种高高在上,俯视蝼蚁般的气势。

        可惜,他无法脱困,没有办法冲过来,更不能出手。

        叶凡、段德、黑皇等人都无惧,三人自身难保,被定在了那里,能否活下去都两说。

        “母气……这么多?!”龙马四蹄发出光火,远远的绕着铜殿而行,一副精力过剩的样子。

        叶瞳也张大了嘴巴,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道:“师傅,这就是你鼎的来源处?”

        “狠人大帝了不得,这是要做什么,挖开了一个混沌仙地,这是要打造最强仙兵吗,这么多母气铸鼎,反复提炼,一击之下谁能挡住?”大黑狗也震撼。

        在青铜仙殿外部,万物母气缭绕,成片成山成海,一层又一层,若星域般沉重,压的人将停止呼吸,有无量的道痕在交织。

        任何一缕母气都可以压塌一座山脊,这么多凝聚在一起,这得多么沉重?古之大帝以它铸成兵器,是想一击打碎其他帝兵吗?

        寻常人若能寻到一缕母气就是大机缘了,而今这么多,跟云层一般密布,笼罩此地,古朴大气,巍峨磅礴,是一种奇迹。

        “起!”

        叶凡大喝了一声,额骨内一个金色的小人睁开了眼睛,长身而起,一步迈出,以道痕为战衣,以鼎为兵器。

        万物母气鼎悬在其头上,金色小人张口一声清啸,小鼎快速放大,向前飞去,开始鲸吸牛饮,吞收那海量的母气!

        “你敢……”霍坦大怒,终是变了颜色,难以不语,无法镇定。

        这么多万物母气,即便失去了源根,也是举世难寻的神料,若是到手,简直是逆天的造化。

        什么东西最珍贵,自然是古之大帝的兵器,而这些的母气就是人族大帝准备用来炼兵的,价值没有办法衡量。

        另外两位古圣变色,有心无力,自身都难保了,还怎么去阻挡?

        “人族的圣体,你杀我部众,夺我造化,此是大仇,我若脱困,杀以百次,即便是斗战胜佛也无话可说。”霍坦幽森的开口。

        “等你脱困时再计较吧,现在我没空搭理你,给我找个地方自己清净去。”叶凡漫不经心的说道。

        此时,他心情大好,以鼎吞收海量母气,纳于鼎壁,熔炼于一体。

        兵字诀原状,他的鼎沉沉浮浮,铿锵作响,母气如万流归海,压的虚空扭曲、崩塌,与鼎合一,不分彼此。

        万物母气源从此合一,狠人的帝兵材料,万古罕见,霍坦眼红与怒吼,自然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鼎,为母气精粹,此时与海量母气合一,水乳交融,散发出一种生命波动,像是将要诞生神灵志了。

        “你又命收走,无命使用。”霍坦冷森森的笑,他充满了不敢,杀机毕露,是不加掩饰的。

        若是能行动,他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出手,将叶凡碾压成飞灰,无比的遗憾。

        “你没有这个机会,即便你成为了圣级人物,但也不见得不会殒落,还是当心你自己吧。”叶凡笑道。

        他并根本不计较,有什么比证道之器完美更人激动,他的鼎海纳百川,将所有母气都给汲取了,道痕交织。

        “二十三,你嘴巴最好老实点,不然本座赏你一个锅贴,再让你来个驴打滚。”龙马满口浑话。

        它边说边抬起了蹄子,准备一蹶子尥过去,落井下石,将霍坦饮恨,死在青铜仙殿中。

        “别!”段德赶紧阻止,让它不要轻举妄动。

        那青铜殿,仙光亿万缕,将祖王都要吞没了,他们若是贸然出手,也被吞过去就麻烦大了。

        “这种平衡不可打破,他们若是命大就闯出来,命小就等着殒落吧。”黑皇也道。

        叶凡完工,鼎一下子也不知重了多少倍,好在早已被炼化,其重不被他承受,现在砸出去,不动用法力,估计一般的敌手就得直接成为齑粉。

        “小子,这么宝贵的东西落入了你的手中,你得拿东西补偿我们,不然就平分,换作他人,本皇早就抢了!”大黑狗叫嚣。

        “击毙天皇子,从他身体内扒拉出的好东西不少,怎么不见你上缴?”叶凡揭他老底。

        “无量天尊,既然这是你的证道物,贫道也有成人之美,到时候将从不死天皇行宫中弄来的悟道茶等多分我一份就行了。”

        “还有我的……”龙马也叫道。

        三个极品一起叫嚷。叶瞳很本分,不可能去瓜分师傅的宝贝。

        不远处,三位古圣生闷气,眼睁睁的看着几个小辈收走了古之大帝的专属仙料,而今还放肆的在此议论分赃,实在让他们大恨。

        尤其是霍坦,肺都要气炸了,因为那头龙马一口一个二十三,听那口吻肯定不是什么好话,斜着眼睛看他,根本就没有将他当成一位圣人。

        “咦……”段德蹙眉,像是觉察到了什么。

        “不好,有圣人来了,本皇布下阵纹有反应,我心惊肉跳。”黑皇变色。

        而今,不为圣人,缺少安身立命的资本,他们自然谨慎小心,在进来前布下了各种阵纹,只要圣人降临,就会预警。

        黑皇二话没说,取出棋盘阵台,打开虚空,直接没入了进去,快速从这个地方消失。

        “真可惜,青铜仙殿下可是有一个混沌仙地,里面多半有神珍。”段德很遗憾。

        “太可惜了!”龙马更是坐卧不安,但没有办法,圣人来了,他们只能退。

        “万物母气暂且寄存你们手中,项上人头也先留着,我会去收取的!”霍坦阴森森的说道。

        “二十三,安心的等死吧。”龙马直接一句话差点噎死他。

        “刷”

        光华一闪,他们消失在了地下世界。

        远处,神秘波动扩散,域门打开,一个满头赤发的女子走出,肌体修长矫健,是一名强大的古族。

        “血电女王来了!”

        不少人惊呼,这是一个圣人王,曾在瑶池大会出现过,曾与姜神王对决,今日竟然亲身降临,事情越来越大,这等人物也都坐不住了。

        她没有轻举妄动,绕着深渊走了很长时间,才一步迈下去,当来到青铜仙殿远处时,见到了三位古圣被困。

        “轰!”

        半刻钟后一声巨响,血电女王冲了上来,身上有斑斑血迹,身子差点炸开,而在她的身后,另有三道人影,更是凄惨到了极点,元神之火差一点熄灭,身子破烂的不成样子。

        “啊……”

        他们冲上来后,全都大叫,充满了愤怒,地下有仙珍,却不可夺得,一座仙殿就足以镇死有人!

        尤其是霍坦,倍感憋屈,被叶凡与龙马奚落,眼睁睁的看着万物母气鼎被洗劫走,那种不敢与愤懑难以言表。

        “人族圣体,我必杀你,神复生也救不了你!”霍坦大吼。

        轰隆一声,音波似天雷,大坟附近很多修士身体龟裂,修为稍差的人直接崩开,化成了血雾,圣贤一怒,伏尸无数,并非空话。

        “口气不小,就是不知道,若有一日真有神明降临,你会如何自处?”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

        无声无息,天璇圣地石坊的老圣人卫易出现,古井无波,站在那里,如一段枯木。

        血电女王如临大敌,神色变了,人族圣人哪一个是凡俗,当年在瑶池大会一个白衣神王杀古族诸圣血溅长空,死了一批又一批,元气大伤。

        这个老圣人,连她都不能度深浅,心中突突直跳,不敢妄动。

        卫易站在这里,默默推演了一番,而后蹙起了眉头,一语不发,身影模糊,凭空消失了。

        同时,卫易消失的刹那,将高地诸多修士都给带走了,传送入到远空。

        “轰”

        突然,青铜仙殿,瞬间万丈,一下子冲上了天坑,仙光无数,像是一轮太阳般发光,内部一个血淋淋的“仙”,化成一道光,映在虚空中,横断古今。

        血电女王、霍坦几人飞快倒退,骨节作响,差一点在这个地方炸开,浑身都是血,几乎被活活镇死。

        “好一个仙殿,果然非凡,真是难以想象,究竟是谁在其内部击出一个大洞,生生打了出来。”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浑拓大圣显化,出现在天边。

        在其身后,有数位古圣相随,与其共进退,显然对大坟内的神珍势在必得。

        另一边,人族前出现一道身影,白衣猎猎,正是神王姜太虚,他也现出了踪迹。

        神王一出现,现场顿时一阵大乱,诸多古族颤抖,连一些祖王都是浑身发凉,瑶池大会,绝代神王一人杀的他们心胆都寒了。

        “嘿,这座铜殿与仙有关,不若我等一起将打开如何,看一看到底有什么。”有一道身影降临,很是古老,不少人大惊,是万龙巢的大圣到了。

        一座帝坟引发了一场滔天大乱,诸多古王,还有几位大圣也坐不住了,想要开启,获取成仙的秘密。

        “人族大帝的坟,外人难动……”姜太虚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