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摇光裂
  •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摇光裂

    作品:《遮天

        这片高地,有跃龙之格局,有飞仙之势,有凰鸣之音,千古罕见!

        一条条山脉交汇,山脊如龙的背,像是可以随时跃起,翱于九天上。奇峰并起,宛若在飞仙,云蒸霞蔚。苍松翠柏,奇石兀立,一道道银瀑垂落,发出凰鸣般的声音。

        若是对人说,这片壮阔的地势是一座大坟,一定没有人会相信,即便是叶凡也在摇头。

        “汪呜……”

        摇光圣地另一边,也有几人在转悠,观看这里的地势。一只健壮如大公牛般的黑狗,吐着大舌头流口水,盯着里面看个不停。

        还有一头龙马,四蹄腾踏,烈焰燃烧,仰着头颅,绕着摇光圣地观看,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

        另有一个少年,阳光灿烂,跟在他们身后,打量山门内的景色。

        正是黑皇、龙马、叶瞳他们,探路来了,在打摇光圣地的主意,盯着这座“大坟”。

        “那盗墓贼怎么还不来,他不是推测说,少则几个月,多则半年,帝坟中的东西必将冲关而出吗?该做打算了。”龙马抖动马鬃。

        他们组团来了,要盗摇光圣地下的大坟,在等无良道士段德,可谓胆大包天。

        “听说摇光王真身不在,早已去了域外,这次多半是躲过了一场大祸,不然这个地方炸开,天知道会发生什么。”黑皇道。

        他们也不敢过于靠近,毕竟这是一处圣地,山内布有远古阵痕,一旦运转起来,不说天崩海啸也差不多,黑皇都得麻爪。

        “成仙筑道百万秋,星殒月枯心绪愁,一眠万古帝皇落,天庭已崩何处游?”

        一个苍凉的声音传来,惊的黑皇与龙马都是一个激灵,叶瞳也是大惊失色,寻望声音源头。

        只见一个身披蓑衣、头戴斗笠的老者走来,步履平稳,沿河而行,有一种超脱,像是不属于尘世。

        “这是什么人?”龙马惊疑不定的问道。

        “难得,一眠百万年,想不到一梦醒来,能相遇这等良才美质。”此人停下身来,透过斗笠,盯着叶瞳,道:“你与我昔日见到的一个人体质相同。”

        说实话,突然出现这样一尊世外高人,让人都有点惊诧,有些发懵。

        “那个人是谁?”叶瞳小心的问道。

        “太阳圣皇。”来者从容答道。

        叶瞳一个趔趄,龙马也倒退了几步,这主是谁?说的这么大,可真是有点瘆人。

        “你是谁,有什么来历?”黑皇警惕的问道。

        “我成道于太古年间,一睡百万载,家在这大坟下,不想而今坟上都建起了一座不朽的圣地。”老者长叹,感慨岁月变迁,时光荏苒,心中无奈。

        两位路过的修士闻言,寒毛倒竖,浑身发凉。

        “一尊活着的祖宗……”叶瞳与龙马面面相觑,这也太吓人了吧,他们本就是为摇光地下的大坟而来。

        段德曾说,少则几个月,多则半年,帝坟中的东西就会冲关而出,真应言了不成?也太古老了吧。

        白日下见鬼了,活见了该遭雷击的妖孽!

        “人世不得吾心意,举道无成泪潸然,小酌轻饮庭前坐,起身窗外百万年。”老者悲叹。

        叶瞳不相信,龙马也疑惑,活上上百万年,一睡而过,封于神源中?可按照他的意思,不太像啊。

        “罢了,今日相见就是缘,你们跪拜下来,我赐你们成仙契机。”老者叹息道。

        “你什么来头?”黑皇呲牙道。

        “成仙筑道百万年,世间唯一仙,天庭帝皇为吾徒,万古一梦间。”老者道。

        “你见过太阳圣皇?”叶瞳道。

        “曾指点过他一二。”

        “你为何在这里?”龙马身上烈焰腾腾。

        “摇光圣地下的大坟是我的沉睡地,那荒古深渊亦是我的悟道场,在此小憩而已。”老者道。

        那两名路过的修士,更加发毛了,晕头转向,一阵发懵,噗通跪了下来,请求他收徒。

        “扒了他的皮!”黑皇突然熬唠一嗓子,张开血门大口,向前扑去。

        “我踩你个肺啊!”龙马也腾跃,蹄子下烈焰腾腾,火光汹涌。

        叶瞳也一语不发,跟随上前,绕到其背后敲闷棍,拎着一个大棒子对着这个老者的后脑勺打了过去。

        老者避过黑皇的大黑爪子,躲过龙马的龙蹄子,闪过叶瞳的闷棍,连连摆手,一退十几丈远。

        “贫道如约而来。”段德扔掉蓑衣斗笠,满面红光,显然最近日子过的很滋润,气色相当的好。

        旁边,两个路过的修士一脸的尴尬与郁闷,被段德各拍了一巴掌,瞬间忘了刚才的事,被传送到远方。

        “贫道得了一件秘宝,怎么样,任你生就天眼也难以看透,你们说我要是化成摇光重要人物,是不是可以大摇大摆的进去?”段德道。

        他刚才太得瑟了,不然的话,其气质神韵等确实跟以往完全不同,难以猜出身份。

        “这是一张神皮,非常神秘,天生让人亲近,可惑人心神,妙用无穷。”段德道,这是他刚挖出来的宝贝。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段德、黑皇、龙马臭味相投,前段日子就在谋划,想打摇光帝坟的注意,而今正式踩点来。

        摇光圣地内景色优美,仙气烁烁,辉光万缕,交织弥漫,祥瑞非凡。

        一株株古木成长也不多少载了,山石并起,灵泉汩汩,瑞兽出没,这个地方瑰丽而又不失壮美。

        叶凡绕行,正好与黑皇他们错过,并未相遇,因为这块高地很广阔,摇光占据中心,还有大片的无人区。

        整整数日,他都没有离去,而另外几个打摇光主意的人也没有闲着,紧锣密鼓的在行动。

        段德神色郑重,现在他拍着胸脯断言,这个地方绝对是一个古坟,千古罕见,有无法想象的秘密。

        “让你们见识一下贫道的真正手段,我也能改天换地,加速这古坟破开,到时候争夺仙珍!”

        他开始挖洞,以墓葬学的手段,勾连一条条地脉内的龙气,聚向巨大的土包。

        当然,他不敢过于靠近,因为中心地是摇光圣土,万一触碰了不朽传承的大阵,将吃不了兜着走。

        而这几天,叶凡也在行动,他没有深入,只是屹立在一座山峰上,透过源术铭刻了一些道痕,以作将来大用。

        “咚!”

        半个月后,这块高地一声沉闷的巨响发出,段德、大黑狗、龙马撒丫子飞奔,转瞬不见了踪影。

        “无量天尊,贫道一不小心引动了墓穴内的地气,龙葬地复苏了,估计过不了多久,这个地方就要出大问题了。”逃到无人处,段德开口。

        “你这事干的不地道,万一摇光圣地毁掉怎么办?”黑皇一脸的慈悲相。

        “狗日的,假慈悲,刚才不是你鼓动我激活墓穴吗?”段德道。

        “通知摇光吧,别真的出问题。”叶瞳道,有些忧虑。

        段德摇头,道:“这倒不用,他们比谁都清楚这是怎样一个地方,当年选址在此,估计就是看出了究竟,早已料到大坟会出问题。我只不过让时间稍微提前了一两个月而已。”

        “咚!”

        远处,那片高地又传来一声巨响,地表出现一道道巨大的裂痕,像是蛛网一般快速蔓延向四面八方。

        “这一天终究是来了……”一个密闭的石室内,一个老人倏地睁开了眼睛,十丈绝室内生辉,香气弥漫。

        “轰隆!”

        摇光发生了大地震,不断抖动,巨大的裂痕蔓延,山峰摇晃,高地内出现一股非同寻常的气机,让人颤栗,想要跪拜下去。

        整片摇光一阵大乱,十几万年了,罕有这等大事发生,圣地像是要将崩了一般。

        “摇光弟子听令,立刻集合!”

        一个苍老的声音瞬间响彻群山万壑,所有人都精神一震,快速安静下来,向仙武场聚去。

        “我等将要举教搬迁!”

        这则消息像是一个炸雷般,惊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堂堂一大圣地竟然要搬离原址,古来少有。

        “咚!”

        高地震动,裂痕密布,有些地方开始塌陷,让每一个人都心中惊悚,想来要不了半个月圣土就会崩开。

        “此地成就了我摇光,但而今不得不离开了,不然将有大祸,众弟子归位!”

        显然,摇光高层早有准备,也不知多少年前就预料到了今日之事,有应付的手段。

        一声闷响发出,一片仙光照亮了苍宇,让天日都暗淡无光了,瑞相朦胧,彩光万条,所有秀丽山峰全都拔地而起。

        确切的说是,这块高地上的一片地层整体脱离大地,载着摇光圣土升向高空,而那些原本就漂浮在虚空中的殿宇楼台、城池等更是再一次上升。

        像是一个小型的大陆腾空,摇光的上古大阵不损,古木还在,老药依然飘香,各种灵禽瑞兽未逃,建筑依然宏伟,整体搬迁。

        一口黑色的大鼎悬在最高空,大道痕迹都被压落在下,它通体乌金光闪烁,神秘莫测,上刻花鸟鱼虫,飞禽走兽,日月星辰,古朴大气。

        正是极道帝兵————龙纹黑金鼎!

        摇光的宿老,将其祭出,悬在天穹上,垂落下数以万缕的道痕,将整片古地都护的严严实实。

        举教搬迁,他们怕在路途上被人攻击,将无上帝兵祭出,进行防御。

        这一日,南域震动,众多古教莫不震撼,堂堂一大圣地竟然选择搬离故址,着实是一则惊世的消息。

        通过域门,透过传送阵,这条消息快速传遍五域,全天下大震动。

        “赶紧去南域,摇光故地必有惊天变故发生,对于我们来说也许是一场大机缘!”有的古教之主知道一些秘辛,反应非常快。

        “那里会发生什么?”九成的人都不解。

        “一则上古大秘多半要被揭晓了……”有老教主喃喃道。

        摇光无帝,却在一个风雨交加、电闪雷鸣的夜晚,铸成了帝兵——龙纹黑金鼎,号称世间最伟大的奇迹。有人说是一代又一代圣贤呕心沥血,前仆后继,以生命铸成的,是该教上下共同膜拜五万年的结果,可却也一直有传言称,根本不是这样!

        天下风云骤起,一阵大乱,也不知有多少修士在第一时间动身,赶向南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