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圣聚生命禁区
  •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圣聚生命禁区

    作品:《遮天

        “还有半年的时间才能打开星空之门……”叶凡蹙眉,过去很多年了,不知道姬紫月、南妖、庞博等人怎样了,是否有人殒落。

        强者不一定能活,弱者不见得一定殒落,这条古路很漫长,若是觉得过于艰险,可以选择止步,并不一定非要到终点。这是老圣人说的。

        叶凡回到了东荒,这一路上他都在看一角染血战衣,并没有观察到什么特别之处。上面没有一个字,只有鲜血点点,如梅花绽放。

        这是姬皓月以特殊手段传回来的,当年连奇士府的人都惊住了,不知道他发现了怎样的一座传送阵台,寄会血衣,而人却未回归。

        姬神王传回血色战衣,不知要表达怎样的一种信息,姬紫月正是因此而踏上了星路,前往域外。

        “中州的神算子在很多年前就已经推演到,成仙路将要开启,这个世界将非常可怕,不为圣人,都将成为蝼蚁,中皇、西菩萨、摇光等人离去,未尝不是避祸。”

        叶凡自语,这是离开前,奇士府的老圣人说的,涉及到了一些秘辛,不为外人所知。

        神算子早已坐化很多年了,确切的说是被天雷活活劈死的,只因他触犯了禁忌,透露了不该探查的天机,与古之大帝有关,与成仙有关。

        这条星空古路,并不是北斗这颗生命源星所专有的路,前方可能有节点,是奇士府从神秘的渠道得悉的。

        “难道说,容成氏带着人参果树走在前方,老子骑着青牛也进入了这条古路……名为飞仙的古星,亦或是更远处……有神血在飞洒,是上古先民战斗的地方?”叶凡自语。

        叶凡回到了东荒,站在一座直插天穹的山峰上,这么多年过去,他已经从修士最底层成长起来,已经可以屹立一方,俯瞰八荒。

        然而,这还不够!

        “仙陵葬了谁,神墟内是否有帝?何时我才能进深荒古深渊下去看个究竟,哪一天我才能进不死山去挖仙药,哪一日我才能进太初古矿去看个通透?”

        东荒有七大生命禁区,万古以来,没有人真能探明,叶凡渴望力量,希望有朝一日可以真正崛起,无惧禁区,深入了解个彻底。

        “这么多年过去了,小囡囡在哪里,为何消失不见了,可怜的小家伙,怎么才能寻到她?”

        这是叶凡的一块心病,当年大眼纯净无暇,楚楚可怜的小囡囡,莫名失踪了,再也没有出现。

        “发动一切力量,一定要将她寻出来,不惜一切代价。”这是叶凡的一个心愿,不然总觉得对不起小女孩。

        此刻,他就站在燕地,可惜这片都城已毁在天皇子的一击之下,不复存在。

        当年,他就是在这里遇到的小囡囡,还记得她的样子,一身小衣服破破烂烂,小鞋子都露出了脚趾头,一双大眼纯净无暇,却低着头,对她说很饿,很是可怜。

        若不是得到小囡囡的七彩小石头相助,叶凡早已死在荒古禁地,他能够治愈大道伤痕,多亏了她。

        “在哪里……”叶凡想到她幼小而孤单,却饱受人间冷暖,心中倍感酸涩。

        这么多年来,黑皇发疯了一样寻她,都没有结果,不知其身在何地,从来就没有消息。

        而今,叶凡回来,又一次发动各种渠道的力量,为此不惜动用神料凰血赤金悬赏,一旦正视消息有价值,必发赏金。

        “成仙路,何时开启?”

        叶凡立身在荒古禁地外,又一次观九座圣山,而今天眼大成,甚至能清晰的见到九株不死药以及九汪神泉池。

        九株灵根是一株完美的就九妙神药分成的,早晚有一天会合一,神蚕岭的古皇族一直在等待,这是属于他们的神药。

        “荒古深渊下到底有什么,真有通向仙域的路吗,还是其他,亦或是如一故人猜测那般,有一位仙在沉睡?”

        叶凡遐思无尽,想到了很多种可能。

        “李小曼坠落了下去,化成了飞灰,还是成为了荒奴……”

        那一日,最后一战,李小曼毅然而决然的跳下深渊,最后回头看向他的一瞬,神色是那样的复杂,挂着两行晶莹的泪水,似是灿烂的笑,又似是无比的凄伤,至今想来依然心有触动。

        一声叹息,他摇了摇头,难以明晓心境。

        “下方的无上存在,到底有什么来历,此地有九妙神药分生九道仙根,难道这个禁区说是神蚕一族的古皇所化不成?”

        古族觉醒后,曾有人做出这样的猜测,神蚕九变,每一变都是一条命,成为神蚕族的皇,需要终极第十变,这里可能神蚕族的古皇遗蜕化成,就是有命也说不定。

        九条不死命,第十命逆天!

        可是,人族更相信,这里可能有一尊仙,与古族的推测完全不同,故老相传,可能有一个成仙的大帝在内!

        “嗯?”

        叶凡心中一动,感受到了两道目光,侧身回头,见到不远处的一座山崖上有一个青衣男子,也在眺望荒古深渊。

        这是一个很强大的男子,在斩道境界,拥有半圣的血气,尽管神能内敛,但依然有一种面对永恒仙炉的感觉。

        在他的体内,像是蕴有一种可以崩天的伟力,若是释放出来,对帝子级人物都有威胁,远超一般的半圣!

        叶凡心中一动,何时出了这等人物?从来未曾见过,这是一个大成的人族修士,只差半步就成圣了。

        青衣男子容貌看起来很年轻,对他点了点头,而后转身,继续绕着荒古禁地观察。

        与此同时,叶凡见到了一个草庵,位于荒古禁地的对岸,坐落在一座山峰上,有一道模糊的身影站在那里。

        叶凡的身体顿时一凉,心中震撼,隔着这片生命禁区,那两道眸光都如此恐怖,这是多么惊人的修为?

        一位圣人!且,是深不可测、从来未见到过圣贤。

        “难道说,又一位域外圣贤到了,降临在了东荒,推测出了成仙开启的地点,要常住于此?”叶凡心头一紧。

        不久后,那个年轻的青衣男子离去,绕着禁区,飞向对岸,出现在草庵前,对着那道模糊的身影施礼。

        “真的可能是一位圣贤,来自域外,成仙路开启,乱将起于这个地方吗?”

        叶凡观测,不敢过去,相隔一个荒古禁地,他来去自如,若是失去这个屏障,面对一个来历不清的圣人,会让他心中犯嘀咕。

        “咦,又有人来了。”

        一道域门开启,三道身影走出,一个老人身体被道痕覆盖,两个年轻人在后相随,其中一个正是王旭,神色晦暗。

        他们亦选了一个山头,建了一座草庵,守在一座山峰上,向荒古禁地眺望。

        “都未曾见过,这样说来,已有两位域外的圣贤降临了,能够横渡星域而行,是为成仙而来,修为绝对骇人听闻!”

        叶凡一个也不想招惹,远远避开,绕行到禁区另一边,保持距离。他相信,即便是圣人也不能瞬间横渡这处禁区。

        突然,一股妖异的气息出现,叶凡心中一紧,脊背升起阵阵寒气。

        他蓦地转身,向生命禁区深处望去,只见那荒古深渊上方出现了几道身影,每一个都穿着非常古老的服饰。

        荒奴!

        同一时间,两座草庵的主人,同时向前迈步,眼中射出骇人的光,没入荒古禁地,想要看个仔细。

        无声无息,一股更为悚人的气机出现,天地大道都紊乱了,规则秩序都要崩溃了,让禁区所处的时空一片黯淡。

        一道模糊的身影出现,身上带着枷锁,被黑雾缭绕,立身在深渊出口,即便拥有天眼也看不透,纵是圣人也没辙。

        他或者她是荒吗?叶凡心中震撼,想不到又一次见到了。

        这绝对是举世无敌的存在!当年斗战胜佛挟三件帝兵前来,都只能退走,最后关头以古之大帝法旨阻住了此人。

        两座草庵,两位域外圣贤全都不自禁倒退了一步,那黑雾中,一双眸子冰冷而无情,扫过他们,像是在看没有生命的器物。

        “乱起南域,成仙路真的可能在这里……”叶凡自语。

        同时,他身体又是一紧,荒古深渊中,那个无上的存在,一双眸子透过黑雾竟然望向了他,似能透过其躯体,看透一切本质。

        在这一刻,他体内的残破绿鼎都颤了几下,像是感受到了莫名的压力。

        叶凡心中震撼,不自禁的倒退,这个连是男是女都不知道的存在,绝对看到了万物源鼎!

        对岸,那两个草庵前,域外古圣的目光也望来,因为他们感受到“荒”似乎扫向了叶凡,都有些诧异。

        “刷”

        下一刻,叶凡直接开启了域门,迈步就走了进去,头也不回的遁走,这个地方不能久留!

        “一场大乱将要到来了,也许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浩劫啊!”他心中自语,域外圣贤刚一降临就选择这个地方,问题大了。

        时空扭曲,叶凡出现了十几万里外,并没有离开南域,他想去摇光圣地附近看一看,走上一趟。

        半日后,他只身到来,出现在一片壮丽的仙土前。

        “咝!”

        刚一到这里,他就露出了异色,不仅深吸了一口气,果真与段德说的相仿,地势太奇特了。

        远远观望,前方有地势突然高了起来,像是有一个巨大的土包,耸立在大地上。

        土包很大,若非是他身为源天师,对地势格局非常注意,根本就不会留意这种起伏的变化。

        因为,在土包上,另有秀丽山峰,以及谷壑等,更有飞瀑流泉,自成景色。

        在外人看来,这只是一片地势较高的区域,可以称之为一块高原,唯有段德这个盗墓的,以及叶凡寻龙脉者才会看出蹊跷。

        “难道真的是一座大坟,有莫名的玄机?”他心中惊叹。

        一座大坟上都生出秀丽山峰,千丈银瀑等,麒麟兽出没,金乌横空,瑞草遍地,可越是如此,越有些渗人。

        “唔,不知道这里是否与荒古禁地有什么联系?”叶凡摇了摇头,觉得自己太过敏感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