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三章 域外古路
  •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三章 域外古路

    作品:《遮天

        永恒蓝金!

        一块巴掌大的金属闪动神秘光泽,比蓝宝石要梦幻成百上千倍,让人一望就难以移开眼睛。

        这是一块帝级神材,是一块难得的仙料,专属于古之大帝,别人难以企及。

        这是叶凡第一次见到永恒蓝金,灿烂的如梦似幻,蓝光流转,似宇宙中最耀眼的一颗星辰。

        然而,它的妖异与可怖也让人心悸,一颗颗血珠滚动,每一颗都是如此的触目惊心,宛若一片片大海,若是滚动下来,也许能淹没一切生机。

        “虚空大帝的血液……”叶凡自语,眸子中有敬畏,也有惊疑,认真观察。

        毫无疑问,永恒蓝金只是一块碎片,是被人打断的一角兵器,沾染了虚空大帝的血,从姬家祖殿坠落下来。

        这些情况,让人遐思无限,同时阵阵惊悚,虚空大帝遭受了创伤,体内遗有一截碎片!

        十几万年过去了,这几滴无上的帝血所内蕴的气机已经散掉了,且被永恒蓝金磨灭了道韵,故此并不慑人,可以接近。

        “这块永恒蓝金内有神识碎片,污了王腾的魂,我不想它继续为祸世间,要将它打入神湖,以乱古大帝的墓门将其镇压。”

        仙鹤说道,并不打算将这块珍惜的帝兵仙料送给叶凡,怕生出大麻烦,永世镇封。

        “当年的事就让它随风而散,不要影响了后世人。”

        “咚”

        老鹤说完后,将永恒的蓝金掷入了湖中,水花溅起很高,而后冲天而起,振翅高鸣。

        “千年后,乱古大帝新一代的传人会再现世间,洗尽污气,绽放出最璀璨的光彩。”

        叶凡走出大戈壁,回头最后望了一眼,而后没入茫茫草原中,他手持一块古木,上面没有一点光泽,弹上去铮铮作响,宛若金属。

        “前字秘与它有关,看不出任何奇特之处……”他不禁自语。

        按照老鹤的提示,这块古木关乎甚大,它若是毁掉,九秘中的前字诀便会彻底断掉传承。

        叶凡观看了半天,没有发现哪怕是一缕道痕,最终将其收好,有的经文非时机不到不能悟,要看机缘。

        他离开了北原,跨入域门,只身入中州,向奇士府而去,想要探查通向域外的星空古路。

        “所谓的史上最强试炼究竟在何地进行?”

        这些日子以来,东荒大动荡,天皇子死了,八部神将灭了,昆宙大圣被毙,像是汪洋决堤,汹涌而下。

        全东荒的人都在议论,全天下的人都在关注,圣皇子虽然将一切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但是人们皆知,是神秘人士斩掉了天皇子。

        这个人究竟是谁?五域的人都想知道,成为了焦点。世人猜测,必然是叶凡归来了。

        现在,东荒各地都不平静,一场大战落下了帷幕,但是其风波才刚刚开始而已。

        虽然斗战胜佛法力无边,强行震慑,但是他毕竟已经重回须弥山,再次下山指不定要等到什么时候。

        许多人都欲把叶凡寻出来,尤其是古族,想得悉他去了怎样一个世界,有什么秘密。

        当年,中州祖庙一战,没有人寻到绿鼎,人们有理由相信,那终极的五色祭坛可能有关于它的秘密。

        可是最后,只有叶凡借此星域之门离去,其他人都不能登上,古族许多人都想洞悉是否有关联。

        “也不见得是叶凡,而今域外的诸圣要来了,成仙路将开启,指不定是哪路圣贤的弟子呢。”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那样认为,一些修士猜测也许是其他域外来客所为也说不定。

        “不可能,绝对是人族圣体回来了,不然怎会与圣皇子一起出手,连那只狗娘养的大黑狗也出现了!”

        绝大多数人坚信,一定是人族圣体回来了,刚一到这颗古星就做了一件震惊世间的大事,斩了天皇子,这无疑是轰动的。

        东荒,大街小巷,但凡是有修士的地方,所谈乱都是与叶凡有关的话题。

        就是中州、南岭、西漠的人亦是如此,这些日子都在推断他去了哪里,何时会显真身。

        “人族圣体太强大了,将天皇子都给杀了,凰虚道、火麒子等都没有能制止悲剧,一场惨案啊。”有古族人说道。

        “哼,我想他这些日子来也不好受吧,即便斗战胜佛发话了,圣级古王不得出对其出手,但我就不信没有敢铤而走险者!”

        “这倒也是,不死天皇是万族共尊的神明,将天皇子活活毙掉,还不准复仇,肯定有圣级古王心中愤怒,不敢明着来,还不会暗中去杀他吗?”

        “不错,他掌握有横渡星域秘密,知道一颗神秘的生命古星,不说其他,单是如此,就会有古王要去寻他。”

        这些天来,叶凡离开了东荒,各方人马齐出,全都在找他,莫不想第一时间发现。

        圣人不出,谁与争锋!

        而今,这是人们的共识,在这天下无圣的年代,恐怕没有几个人能是叶凡的对手了,天皇子被斩,这是一个很难超越的辉煌战绩。

        凰虚道、姬子、圣皇子等是为数不多的几个能与其并论的人物了,除非域外有强势人物降临,不然谁能与其为敌?

        叶凡来到了奇士府,低调入内,不想让人认出,而今天下波澜起伏,想将他揪出来的人也不知有多少。

        多年过去。奇士府变化不大,坐落在灵气最浓郁的仙山中,紫气成千上万重,仙光氤氲缭绕,气象万千,瑰丽多姿。

        兰芝扎根石峰上,老蛟戏水深潭中,鸾鸟翔于琼楼玉宇外,麒麟古兽独卧石台前。

        这么多年过去了,留在府中的修士早已都名动一方,差不多都成长起来了,逐渐取代老一辈人物。

        赶上这天地变化,大道规则不再可怕的年代,只要奋起,妖孽与天才总会发光的,都能创出一番自己的天地来。

        故地重游,叶凡观看奇士府的一切,有些缅怀,姬紫月、庞博、中皇等一个个都远去了,而王腾更是死在了他的手上,强者离去,不在这个世界。

        “他们到对去了怎样的一个地方,怎么会被称作史上最强试炼?”

        叶凡一路行走,向着奇士府主的闭关地而去,修行到了这般境地,他越发觉得奇士府不可测,每一处布局都有讲究。

        石山起伏,秀峰成片,大地龙气上涌,每一个优秀的弟子都能拥有一座山峰组委闭关地。

        一条蜿蜒的古路,也不知多少年前就存在了,看似很短,但是永远走不到尽头。

        “我们这一代啊,死的死,消失的消失,当年的几位逆天妖孽没有剩下几人了。”

        路旁,有茶馆,也有小酒肆,依山而建,有奇士府的弟子与修士小坐,谈论天下局势。

        “你们说真的是圣体回来了吗,真是太强大了,将天皇子都给斩杀了,天下谁人能与之为敌?”

        “唔,你们听说了吗,有人在西漠见到王腾了,疑似被圣体给击毙了,有人远远的观到了那一战。”

        “什么,连王腾都死了,当年北帝啊,奇士府数一数二的人物,全天下年轻一代的最强者,同代的楷模,就……这样落幕了。”

        不少人感叹,一代天骄,最终却落得这样一个下场,为叶凡的强大而震惊,横扫古族、人族最顶级的人物,显然是无敌手了。

        “真是没有想到,十几年毫无消息,一回来战力强到了这等地步,证道路上多尸骨,圣子、神子、古皇子等都相继伏尸在他的脚下,我怎么隐约间看到一尊大帝崛起了?”一名修士说道。

        “这……真的是难有敌手了,凰虚道、火麒子不出,当世便没有人能制衡他了,不知那几位古皇血脉何时会与他一战。”

        “他终究是难以证道,谁不知,古来只有大成的圣体,并无证道的特例。此外,他能避过圣级古王吗,据说古族有异动,有人可能要暗中出手。”

        叶凡听到了他们的谈论,暗中蹙眉,不过倒也不是很担心,残破的仙鼎可以蒙蔽天机,无人能推演他的一切,不用担心被寻到。

        “咳,你来了。”酒馆的老板,走了出来,见到了叶凡,咳嗽声很苍老,这样说道。

        “你是……”叶凡惊疑不定。

        “奇士府数代前的府主。”老人说道,手拿一条抹布将一张桌子擦拭干净,请他坐下,摆上一壶老酒与几碟小菜。

        “噗通”

        旁边,人仰马翻,杯盘乱响,一群人都惊的站了起来,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个老人。

        小酒肆的掌柜看起来六七十岁的样子,老态龙钟,眼睛浑浊,没有一点世外高人的样子,发丝稀疏与花白。

        “我们人族又出现了一位不凡的圣体,真是难得啊,十几万年前,曾有几位圣体从此离去,有人无敌另一片星空,开创了不朽的传说,也有人遭遇了震撼古宇宙的帝级人物,喋血、埋骨域外。”老人说道。

        叶凡心中一震,这绝对是一位圣人,世间早有传言,奇士府的数代前的府主是一位老圣人,隐世不出,想不到今日见到了。

        “他真的是我们的……老府主大人,一位古圣!”

        “是他,这个年轻人是圣体,他就是叶凡,想不到真的回来了,又来到了中州仙府!”

        所有人都惊憾,都忍不住离座而起,这两人可都不是凡俗辈,无论是老是小,跳出一个都可让全天下震动。

        尤其是叶凡,现在若是走出去,中州要沸腾,东荒要炸开,全天下的修士都在关注,莫不想寻出来!

        “来,坐下吧,谈一谈成仙路,说一说史上最强试炼,老朽可是一等你就十四年啊。”老人摆好碗碟,让叶凡坐下,倒了两盅酒,举杯示意。

        众人很自绝,全都倒退,站在小酒肆外。

        “你的麻烦不算小。”老圣人道。

        叶凡点头,不敢怠慢,帮他倒酒,认真请教,道:“您说的是古族吧?”

        “不止这些人,还有他们。”老人指了指天空,道:“域外诸圣,能够踏上星空古路,寻到这里的有哪个是凡俗?他们快到了,若是弟子相伴,必有一些惊艳的年轻人,你少不了对手。”

        “轰”

        突然,远处一片沸腾,很是吵闹,很多人在喧哗。

        “大事件,超级大事件,有域外圣人降临东荒!”

        “据说两日前就降临了,只是消息被封锁,现今刚传到中州而已,域外强者被一位古族接引去了,他的一位弟子想要挑战东荒各路英杰,而后要一路打到中州来,指名点姓,要战凰虚道,要败圣皇子,要镇压圣体叶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