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不朽神性
  •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不朽神性

    作品:《遮天

        西漠,这是一片古老的佛土,地域无疆,浩瀚无边。有着太多的传说,佛徒遍地,信仰虔诚,是一处接近神明之地。

        阿弥陀佛大帝是一个拥有大智慧的古人,生生将一片不毛之地化为了一片乐土。

        相传,在那要遥远的过去,西部金色沙砾遍地,人烟罕见,草木稀疏。阿弥陀佛大帝降临,徒步丈量了每一寸土地,所过之处,菩提生长,莲花绽放,化戈壁为净土。

        而今,西漠有大片区域适合人居住了,不再像数十万年前那么荒凉与贫瘠。

        传说,当西漠每一寸土地都有神性、绽放佛光时,阿弥陀佛将转世而归,成为长生不死的人仙,再现世间。

        西漠,整整一个大域都只尊一种教义,开创了古来未有之奇迹!

        自远古以来,在这片古老的秘土内,罗汉、菩萨、古佛于凡尘行走,与众生同在,显化神迹,救苦救难,也正是因此而佛教愈发鼎盛。

        叶凡站在一座石山上,眺望这片浩瀚的大地,许多有古寺的地方都笼罩纯净的念力,散发佛光。

        “长此以往,每一寸土地都会有神性与佛光的,西漠的水太深了,越深思越是让人觉得可怕。”他轻声自语。

        这是一个外族难以侵入的大域,无论是妖族还是古族都难以承受如海的念力冲击,佛光普照十方。

        这是叶凡第二次来到西漠,一路所见,让他点头,在这方大地上,中心的须弥山始终像是有一个引力,牵动他的元神。

        “阿弥陀佛大帝,究竟在这须弥山上布下了怎样惊天动的后手,念力如海,不断涌去,这样下去,即便没有仙也能凭空造出一座仙峰吧。”

        他闭上眸子,会生出一种奇异的感知,须弥山像是矗立在永恒的虚空中,弥漫出不朽的光辉,迷迷蒙蒙。

        叶凡并未耽搁,一路西行,向阿育高原而去,登上了这片海拔很高的净土,像是伸手就可以触摸的蓝天与白云。

        在这一路上他见到了许多朝圣者,虔诚的一步一叩首,向着阿育湖而行,诚心膜拜。

        一座古寺坐落在地平线尽头,紧邻阿育圣湖,建筑古朴,并不恢宏,正是阿含古寺。

        然而,叶凡却扑了个空,并未在此见到安妙依,只有一个老僧在为朝圣者讲经。

        “大师,妙依在何方?”叶凡请教。

        “她早已离去十一年了。”老僧答道。

        安妙依于十四年前断了尘缘,为了修达圆满,了悟前生、今世、未来,一路西去,最终要登上须弥山。

        叶凡怔怔,转身离去,一路西行,按照老僧所说,除非走遍一座座圣庙才有可能寻到。

        究竟去了哪里,身在何方?

        叶凡路径一座座古庙,终于是探访到了她的行迹,果真是要登上须弥山,在红尘中炼心修行,若是百里路则已过半。

        她曾在许多古寺修行过,刚离去云峰寺两个月,若无意外当是进入了极富盛名的佛教圣庙——兰陀寺。

        在西漠,须弥山的大雷音寺无疑最著名,是整片西土的中心,是佛教的根基所在,无可替代。

        然而,除此之外,悬空寺、兰陀寺、神霞寺这几座古老的圣庙同样非同小可,亦为佛门圣地,举足轻重。

        甚至,在历史上的某些特殊时期,有古佛坐镇时,他们可与大雷音寺相提并论,为宗教中心。

        佛教有六字真言,有宇宙初开的秘密,分散在这些古老的圣庙中,始终不能合一。

        兰陀寺,为当世名寺,传承久远,起初只是一个佛门的古道场,后来慢慢成为圣庙。

        相传,阿弥陀佛大帝曾在此讲经四十九日,地生甘露,虚空长神莲,各种异象丛生,震动世间。

        叶凡远眺,这是一片恢宏磅礴的古寺,在晚霞中,染上金色的光彩,显得神圣而庄严。

        “这就是兰陀寺,阿弥陀佛大帝讲经悟道的神圣净土,果真气象不凡!”

        这里菩提遍地,兰花在虚空飘落,清香扑鼻,香火鼎盛,有很多佛徒在叩首,每年都有大量人朝圣而来。

        一条古路通向山门中,这一路上密密麻麻,都是虔诚的信徒,一步一叩首。

        叶凡睁开天眼,见到整片古寺都沐浴在最为纯净的念力中,光芒万丈,冲破了云霄,宏大而浩瀚。

        这是一种大势!

        代表了天地与人心的合一,整片古庙深处净土中,与大道相合,各种瑞气喷涌。

        这样的圣地,完全是由人而成,不得不说是一种胜景,让叶凡都只能惊叹。

        在这样的地方修行,与众生念力同在,对于佛修来说自然事半功倍,是一处无上妙土。

        “虽是无上大道,但却不是我的道。”叶凡自语。

        “当……”

        夕阳中,散发金色光彩的古老圣庙内,大钟悠悠。

        钟波浩大,像是从万古前传来,接着禅唱响起,净化人的心灵,让人越发的宁静,整个人仿佛升华了。

        所有朝圣而来的信徒,全都如痴如醉,额骨莹白,发出一缕缕光,没入古庙中。

        一些人身上的沉疴旧病也都消除了。

        这是一种互补的关系。

        叶凡隐约间觉得,这兰陀寺真的非同小可!

        在这片古寺上空,如海般的纯净信仰力沸腾,而后化成了一口大鼎,开始炼化新来的念力,成为不朽的神性光辉,加持到圣庙,向远方扩张。

        叶凡倒吸了一口凉气,越发觉得那些传说并非空穴来风,当不朽神性光辉遍布西漠每一寸土地时,真的会发生惊变吗?!

        他降落在山门处,向人请教,得悉安妙依真的在这里,让人通禀,欲相见。

        然而,出人意料,不久之后一名僧人告知,安妙依请他返回,并不出来一见。

        “这……为什么,她已知我是谁吗?”叶凡一怔。

        他并没有硬闯,而是在这里守了数日,结果多次求见都未果,生出了疑虑,盯住那名僧人,道:“到底怎么回事?”

        “这……施主请回吧。”守护山门的弟子开口神色一变。

        “我一定要见上她一面,多有得罪了。”叶凡眸光闪动,他迈步向里走去。

        “施主,佛门禁地,不可强闯。”几名僧人挡住去路。

        “安妙依犯了大过,而今被镇压九层佛塔中,你无法相见。”一个年轻的和尚忍不住说道。

        “原来如此,那我就更加不能走了!”叶凡硬闯。

        几人拒不容情,皆沉下了脸,不肯放他前行。

        “刷”

        光华一闪,叶凡从原地消失,没入庙宇中,刹那间金钟大作,长鸣不止。

        “什么人敢闯我我们净土?”一个状若雄狮般的头陀出现,以金箍束着乱发,一声大吼,横住前路。

        叶凡何其快,行字诀一转,如梦似幻般绕了过去,如入无人之境,连过三层庙院。

        “大胆妖孽,敢亵渎佛门神土,哪里走!”

        显然,这个苦头陀是一个高手,年岁虽然不是很大,但却已有了非同一般的实力。

        “轰!”

        他手中一个方便连环铲飞起,上面的各种金环闪烁,发出轰鸣声,斩向叶凡的后心,要将他截住。

        然而,叶凡的速度太快了,这杆道兵虽然很强,也很神秘,但是却只斩在了虚空,连他的残影都没有碰到。

        “当当当……”

        钟声大作,整片兰陀寺都一阵骚动,警钟长鸣,这是数千年未有之事,佛门圣地谁人敢闯?

        无尽的信仰之力加持,就是大成王者来了,都得止步,不然只能饮恨而终!

        “阿弥陀佛,何人乱我净土清宁,还不止步!”一声大喝传来,无比的威严,震人灵魂都要发颤。

        然而,叶凡如入无人之境,就在这一瞬间连过了十三层院落,人们只看到一光影,连人是什么样都没有看清。

        所有人都骇然,这到底多么强大,才能脚踩佛门禁地道纹如履平地,难道来了一尊圣人不成?

        “神圣古地,容不得你撒野,佛性普照!”一位老僧作狮子吼状,震的整片古庙都在摇动。

        这一刻,瀚海一样的信仰力涌动了起来,从天上垂下来,每一缕都是灿灿生辉,如茫茫瀑布。

        这是一种非常恐怖的天地大势!

        纯净的念力,于修佛来说是神圣的,但是对于不信该教义的人来说,好比毒药瘴气。

        对于修士来说,这是名副其实的业火,圣人都要蹙眉头,连诸神都要避退!

        而今,漫天信仰之力落下,显然是兰陀寺的人急了,被人连闯是三重重地,这是古来大魔的神通与手段。

        叶凡曾在梵蒂冈经过这样的攻伐,信仰之力加身,炼化肉身,让他吃过一些苦头,但是却难以斩他。

        佛光如水,将这个地方淹没,叶凡承受了很大的压力,但却并未止步,依然大步前行。

        “妙依,我看望你来了。”叶凡长啸,光辉弥漫的信仰力都被划开了,如大河滔滔,分向两旁,不能阻他去路。

        “原来你是为她而来,她犯了大过,谁都不能相见,想走出佛塔,除非削掉一身道行。”一名老僧出现,非常的威猛。

        “请大师开恩,让我进去。”叶凡立于第十三层佛院中,认真的说道。

        “不行,你闯我兰陀寺已是不敬,请你速速离去,不然则有大罪降临!”老僧喝道。

        许多佛门高手飞来,将这个地方围住,困他于中央。

        “我不想与们结怨,但这一次只能说对不起了!”叶凡眸子绽放冷电,掌指划动,一座黑色的山岳出现,直接就轰砸了出去,将前方开辟出一条路来,震的所有人都只能横飞与倒退。

        他浑身散发光芒,如一个魔神般大步前行,得悉安妙依被镇压此地,他一刻也不想停留,直入重地。

        “何人敢来我教重地放肆?”一声狮子吼传来,让天都都颤抖了起来。

        “砰”

        叶凡直接出手,向前拍去,一个浑身都是佛光的老僧,干巴巴,化成一道光倒飞了出去。

        “你……”很多僧人都震惊。

        “半圣?”叶凡微皱了一下眉头。他并未停留,行字秘运转,留下一道残光,瞬息消失,直入圣庙腹地。

        一座九层古塔座落前方,信仰力凝聚,佛光普照十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