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向道
  •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向道

    作品:《遮天

        叶凡与圣皇子都是心中震撼,听黑皇的意思,似乎有个别大帝还活着,这是真的吗?

        “黑皇你所说是否为实,古之大帝还有人活着?”叶凡急促的问道。

        “都死了,没有一个活下来……”黑皇黯然,用力摇动一颗硕大的头颅,向嘴里灌酒。

        “那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圣皇子斜睨它。

        “世间无帝,我的意思就是……真正的大帝都死了。”它低吼着,而后砰的一声栽倒,抱着酒坛醉昏了过去。

        叶凡、圣皇子面面相觑,真是拿它没辙,转身望向姬子,向他询问,因为这是一个真正的帝子。

        姬子不怎么爱说话,一直在自饮,像是与整片世界都格格不入,平凡的相貌,普通的气质,很难将他与虚空之子联系到一起。

        “我很早就被封印了,对父亲的去向怎会知晓。”姬子望向窗外,星月满空,他似是要窥破天宇。

        “他将自己葬在了无垠的虚空中,连我的兄长都没有能为他送行,而今不是飘浮在黑暗宇宙中的一具冰冷尸体,就是已经化道为劫灰了。”姬子平静的说道。

        广寒阙悬在半空中,月光洒落,朦朦胧胧,这个地方很宁静与飘渺。

        轻歌曼舞,丝竹悠扬,叶凡与圣皇子、姬子也喝了不少酒,很快就放松了下来,沉睡了过去。

        后半夜,万籁俱寂。

        “我要进入仙域,去寻无始大帝。”夜深人静,黑皇磨牙,喃喃梦呓。

        “先天圣体道胎,一定要来到这个世上。大帝说了,他的传人只能是这种体质,我要让他出现,我要复活大帝。”黑皇咬牙,这种梦语惊的广寒阙的人一阵发呆与悚然。

        清晨,一缕霞光洒落,透过窗户照进大殿中,几人都睁开了眼睛。

        “黑皇,你昨天晚上说……”叶凡想继续追问。

        “本皇说什么了?什么都没有说!”大黑狗翻脸不认账,跟变了个人似的。

        “你还想把夜里的话咽回去不成?”叶凡瞪着它。

        “小子,欠账还钱,你欠我的先天圣体道胎什么时候还上?”大黑狗瞪着铜铃大眼问道。

        叶凡给了它一巴掌,这混账是彻底还魂了,什么伤感与愁绪……全都丢到了九霄云外。

        “欠债要还,天经地义!”黑皇呲牙道。而后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蹦老高,道:“坏了,错过了一场大机缘,赶紧去看一看是否还来得及。”

        “什么事?”连姬子都露出奇色。

        “天皇子死了,八部神将全灭,去抄那几位祖王闭关的主峰啊。”黑皇布置阵台,迅速打开了域门。

        几人恍然,还真有圣藏可寻,当下全都迈入域门,快速从这个地方消失。

        北域,赤地浩瀚,他们来到不死天皇的那处行宫,这一次的目标是周围的几座主峰。

        “妈的,来晚了,这个地方让人给挖开了,毛都没有剩下!”黑皇气愤。

        几座主峰都有强人光顾,简直是掘地三尺,寸草不生,扫荡了个干干净净。

        “怎么跟盗墓似的,有这么多的地洞……”叶凡也无言了。

        “这本来就是以盗墓的手法突破进去的,用吞天魔盖开道,是……狗日的段德!”大黑狗气愤。

        叶凡也发呆,段胖子可真是无孔不入,有宝必出现,反应也太迅速了。

        最终,他们在山脉深处又见到了一片陵园,属于八部神将的祖先,结果发现也被人光顾过了。

        “这王八蛋,所过之处真干净,连根毛都别指望剩下,活人、死人一起洗劫。”

        最后,大黑狗前往天之村,猴子也去闭关,成仙路将开启,所有人都要开始着手准备。

        叶凡与姬子一路南下,又回到了南域,他要去见故人。

        “姬家……哼!”

        此时,南域有一股强大的气息,针对姬家而去,虽非为灭族,但是威慑是显而易见的。

        然而,就在这一刹那间,这名神秘的古族祖王脸色雪白,转身就走,再也不敢在南域停留片刻钟。

        叶凡与姬子正好赶到这里,见到这一幕,姬子很平静,似早已料到。

        “出过大帝的家族,果然深不可测。”叶凡心中一动。

        他们就此分手,叶凡径直赶向太玄拙峰,这个地方蒿草丛生,并无灵景,跟过去比没什么变化。

        几座将坍塌的古建筑,被掩在古藤下,乌鸦立身枯木上,野兔出没小径间。

        叶凡并未感受到李若愚老人的气息,只是见到了张文昌,十几年过去,他两鬓斑白,多了不少沧桑。

        “叶凡……真的是你!”

        他在破败的建筑间腾的站了起来,心绪激动,快速走出,迎了过来。

        “你成功回到了地球,而今又出现了……”张文昌身体在颤抖,宛若痉挛,抓住叶凡的手臂,脸上写满了希冀与渴望。

        “是我……”叶凡拍了拍他的肩头。

        “我的父母,我的妻儿,他们……怎样了?”张文昌声音颤抖,甚至有一丝惶恐,修道多年,而今却难以自抑,生怕听到什么噩耗。

        在他离开时,他的妻子有了身孕,孩子都快出生了,在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却自泰山消失。

        “他们都还好,你的父母年事已高,人都有生老病死时……你有了一个孩子,名叫张忆,容貌很像你。”叶凡说道。

        “那她呢……”张文昌嘴唇打颤。

        叶凡自然知道,他在问他的妻子,那个时候他们两人感情很好,却不曾想分在天的两端。

        “她是一个好女人,一直在照料你的父母,将你们的孩子抚养长大,有一个不错的男人……对她很好。”叶凡说道。

        张文昌凝语哽咽,一步一步走向破败的院墙,无力的坐在一块断石上,抱着自己的头颅。

        “我……多么想回到她的身边,可是这天……这星域,硬生生把我们分开。”泪水划过他不再年轻的面庞。

        叶凡能说什么,陪他坐在一旁,取出一包从星空另一端带过来的烟,轻轻撕开。

        昔年,张文章的烟瘾不算小。

        “咳……”张文昌颤抖着夹着烟,用力吸了一口,大声的咳嗽,眼泪又一次呛了出来。

        在这一刻,他不是修士,只是一个很平常的中年人,甚至将步入了暮年。

        “时间……星空啊……我恨!”他忍不住的对天大喊。

        而后,他放声大哭,斑白的两鬓,有了皱纹的眼角,浑浊的泪水,他夹烟的手指头,哆哆嗦嗦,难以放到嘴边。

        “什么斩道,什么仙路,我都不想要……我只想回到他们的身边,陪着他们一起老去,做一个普通的凡人,不想留在这个世界。”

        张文昌咳嗽着,望向天空。

        叶凡取出一些照片、以及特意录下的一些片段,堆在破殿前,让他自己慢慢看。

        “这是……我的孩子?”张文昌不利索翻看照片,反复的摩挲。

        “这是他小时候……跟我一样啊。”他又哭又笑。

        当看完所有,张文昌对着妻子的照片,眼中有缅怀、伤感、幸福、挣扎等各种情绪波澜。

        “我对不起她……希望她能幸福!”说完这些,他潸然泪下,站起身来,踉跄着跑进荒凉的破殿中。

        叶凡没有说什么,更没有去劝解,在拙峰上漫步,看这个地方的旧景。

        九级玉阶,姬紫月当年闯过,可是而今她在何方?九只老鸦亦还在,有谁知道它们是神祇,是九支箭所化。

        一天后,张文昌出现,憔悴了不少,像是一夜间老了二十岁。

        “想开一些吧。”

        “我知道,只要他们一切都好,我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张文昌说道,强忍着没有落泪,此生只有一个目标了,那就是修道,也许有朝一日可以回去看一看。

        李若愚并不在拙峰,于六年前就云游天下去了,一直没有回来,让叶凡多少有些遗憾。

        张文昌修为并不高,修道数十年,而今也只是初入化龙秘境,不过根基很扎实。

        叶凡想要相助他一臂之力,但是他却摇头,道:“李师说,慢一点没关系,让我静心,不要急于求成。”

        他又说起了另一件事,道:“十年前,我见到林佳了,她还活着……当年刘云志、李长青他们并没有捉住她。”

        “什么?”叶凡心中一动。

        “她在荒古禁地外的仙宫得到了大机缘,说那可能是太古天庭的一角,也许有通向域外的路……”

        她得悉叶凡竟能想办法离开这个世界,也去撞仙缘了,觉得那里可能有通向星空的路。

        “而且林佳猜测,周毅、王子文当年可能根本就没有走出来,不是还在仙宫中,就是意外去了另一片星域。”

        “太古天庭的部分遗迹……”叶凡蹙眉。

        他离开了太玄拙峰,又一次前往荒古禁地,站在外围,可惜什么都没有发现。

        “只有从禁区中走出,才能发现那片仙宫吗?可是,谁能保证一定能进去。”

        有朝一日,那几人能自仙宫中走出,还是说他们已经去了另一片星域?他默默思量。

        “星空,你到底埋藏了多少秘密,究竟有几颗生命古星,九龙拉棺到底要去哪里?”叶凡望天,轻声自语。

        现在,他没有时间去想深究这些,成仙路将要出现,天知道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无论是谁都要做准备了。

        他离开荒古禁地,又一次路过姬家,轻语道:“你们在哪里?”

        叶凡决定,处理完一些事情后去奇士府走上一遭,若是真的有需要,他将去援救故人。

        他祭出棋盘阵台,打开域门,下一刻出现在了西漠,顿时感觉到了一股神秘的念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