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圣战落幕
  •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圣战落幕

    作品:《遮天

        域外战场发生这等惊变,昆宙大圣与黄金王全都变色,没有想到斗战圣王这么逆天,形势离开扭转,变成了对他们极度不利。

        这还怎么打?多出来两具道身,三件极道古皇兵都被催动了起来,足可以压着他们打到爆!

        “杀!”

        三个斗战圣猿一起出手,杀到天宇爆碎,三件古皇兵都复苏了,三条身影飞来,横扫他们两人。

        “斗战胜佛!”

        手持降魔杵的金色圣猿,口中自己的佛号,宝相庄严,但是出手刚烈,佛光普照,将昆宙瞬间就给埋在了下方。

        昆宙脸色难看,但也不得不硬着头皮迎战,到了现在没有别的选择,退一步就是死,勇猛向前说不定能杀出个未来。

        他体内溢出亿万缕仙光,格挡斗战胜佛,法力全面催动,毫无保留,这是在拼命决战。

        “轰!”

        降魔杵,绽放无量佛光,威力巨大无匹,一击砸落下来,这个地方充斥着太初的气息,天宇炸开,成为混沌。

        此为帝兵,是佛教第一神器,为阿弥陀佛大帝亲手祭炼成,从其名字就知其威能,是佛门护道的至高仙兵。

        “啊……”

        昆宙长啸,拼尽力气对抗,不由得他不全力出手,不能提前搏杀一尊斗战圣猿,最终他与黄金王必然要败亡。

        这尊斗战圣猿,完全是由须弥山的念力合道而成,金身不坏,手持降魔杵,做怒目金刚状,一吼之下连昆宙大圣都一个趔趄,被震的气血翻涌。

        降魔杵,无上佛宝,加持了一切佛教妙术,在这一刻得到了体现,斩妖降魔,神能无匹。

        “昆宙,纳命来吧!”

        斗战胜佛怒吼,降魔杵化成了一片璀璨的佛光,洒落而下,将昆宙压的身体摇动。

        以须弥山的无穷念力铸出道身,手持弥陀佛大帝的兵器降魔杵,相辅相成,简直就是无敌了。

        不过,昆宙同样惊艳,毕竟被评为堪比谛缺,有足够强大的手段与天赋,战斗经验非常丰富,杀了势均力敌。

        另一边,黄金王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对上了猴子的另一具道身,边战边倒吸冷气。

        他诞生在太古年间,见证过斗战圣皇的无上威势,而今再次感受到丝丝缕缕的气机,心惊肉跳,寒毛倒竖。

        这尊金色的圣猿强势的过分,霸气无边,轮动一杆黑色的神铁,压着他打,几乎要让他落荒而逃。

        这是圣皇的达到,世间惟我独尊,战力逆世,一条铁棍横扫天下,杀到狂暴,仿佛一尊战仙临尘。

        黄金王不仅是惊惧昔日的斗战圣皇,更是惧怕眼前那猴子的真身!

        与古之圣皇同生一世,所有人的道都要被压制,难以突破,不能临近皇道,即便避到了这一世都无用。

        而今,猴子竟走到了这一步,将圣皇的的影响全部驱逐,铸成了一尊道身,这是一种大气魄,了断自己的过去,脱离了斗战圣皇的道痕轨迹压制。

        这是一种巨大的突破,从此可以走出自己的仙路,若是造化加深,也许有朝一日能极尽升华,证道为皇也说不定。

        “吼……”

        金色的圣猿,啸傲天地,手持黑色的神铁上劈下扫,杀的黄金王节节败退,手臂发麻,手中的的黄金锏差点脱手。

        他死死的抓住古皇兵,若是失去,必然要在第一时间成为劫灰。

        这是一个充满煎熬的过程,他被金色的圣猿气势所压,真实战力亦差了一筹,不断倒退。最为可怕的是,黄金锏是皇级兵器,需要海量的法力灌输,纵为大圣长时间下去也会被吸干。

        “当!”

        黑铁棍立劈而下,大道痕迹垂落,砸在黄金锏上,发出一声轰鸣,星域摇动,陨星破灭,黄金王负伤,口吐鲜血,难以匹敌。

        “再吃我一棍!”

        金色的圣猿,双手抱着大铁棍砸了下去,黄金王被逼硬挡,极道皇锏溢出成千上万缕光。

        “当!”

        黑色神铁与黄金锏通过道痕交击,金属颤音震耳欲聋,迸发出一团炽盛的光,黑暗的宇宙像是炸开了!

        “噗”

        黄金王大口吐血,身子横飞出去数以百里,手中的古皇兵差一点就脱手而出,一身法力近乎干涸。

        “坏了!”昆宙大圣蹙眉。

        黄金王肯定是挡不住了,而另一边斗战圣王的真身还没有出手呢。

        “轰!”

        手持黑色的神铁,拥有圣皇气机的猴子追了下去,要大杀黄金王。而这个时候,猴子的真身也动了,身体覆盖着神蚕族的九色皇衣,通体绚烂,直奔昆宙而去。

        “你该上路了!”斗战的真身喝道。

        昆宙大圣,连当时就绿了,他的确够惊艳,天赋超绝,不比当年的谛缺弱多少,可是而今面对两只猴子同时攻杀,神来了都得哭。

        “轰!”

        斗战圣王上来就是一拳,身穿九色战衣,仙光艳艳,挥动天地大道向前压去,拳意盖世!

        “砰”

        昆宙硬着头皮大战,在两个猴子间纵横,但是没过多久就被累吐血了,被降魔杵震飞。

        “哇!”

        他也大口吐血,伤了元气,在黑暗的天宇中倒退,难挡两只猴子的绝世攻杀。

        中域,真贤城外,八部神将、银月天王等噤若寒蝉,而追随昆宙大圣的祖王也都脸色发白,惊变来的太突然,逆转过快。

        刚才,还在说要血洗圣皇子、叶凡、神蚕公主的人全都闭上了嘴巴,恨不得立刻遁走。

        有圣级古王几乎在颤抖,刚才他还在说,斗战圣王难以翻身,若是战死域外,与粪土没什么区别。

        “你们不是在叫嚣吗,撺掇古族各部一起出手,将让我等杀个干净吗,过来出手吧!”黑皇嘴巴很贱的说道。

        神蚕公主向前逼去,对面的人一起倒退,现在谁能逆天,有哪一尊古王敢出手?

        即便是银月天王都神色晦暗,他知道今天可能要大祸临头了,眼眸中的光华闪烁不停,犹豫不决。

        “啊……”

        天外,这一战即将落下帷幕,猴子一人三身杀的两位大圣溃败,全都身负重伤。

        一人三身,持有三件帝级兵器,可以说有逆天的战力,谁来了都得饮恨,占据绝对压倒性的优势。

        这不仅的大圣间的争锋,更因为掌控古皇兵,可怕了很多倍,三个猴子一起出手,战到天宇沸腾。

        “轰!”

        一个金色的圣猿持黑色的铁棍,将黄金王差点给劈杀了,震的他血雨纷飞,落荒而逃,以黄金锏护体。

        另一边,降魔杵威能无边,伏魔之力澎湃,让一些小行星都在摇动,将要坠落。

        “砰!”

        猴子的真身霸气无双,借助神蚕族的古皇战衣,以一对拳头压着昆宙打,让其身体都快炸开了,浑身是血迹。

        这一战,昆宙形神皆裂,伤势极重,而且大道伤痕,难以愈合,是被古皇兵震出的。

        若非他体内同有一件极道皇兵,早已成为尘埃,这场战斗一面倒,到了现在已经没有任何悬念。

        大地上,人们神驰意动,这等战斗多少年未见了,大圣催动皇兵作战,震塌了天宇。

        战到最后,三位金色的圣猿围着昆宙与黄金王打,这两位大圣随时会成为劫灰,不复存在。

        “当!”

        黑色铁棍压落,黄金锏哀鸣。

        “轰!”

        降魔杵砸下,道光如海,昆宙大圣闷哼,一步一吐血。

        到了此时,大局已经,圣战即将落幕。

        “圣王,请手下留情!”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自东荒来到域外,快到极致。

        这是一个老人,相貌普通,与其说是古族,不如说更像是一名人族,似一名村野中的老叟,连穿着都是如此。

        “浑拓大圣!”

        中域,真贤城外,人们全都悚然,认出了这个老人。

        浑拓大圣,威震太古,当年是唯一以大圣身份向斗战圣皇挑战的存在,虽然被圣皇一只手就给镇压了,但并不丢人。

        谁敢向太古皇挑战?不说结果,单是这种勇气就让人敬佩,当时太古剧震!

        天大的来头,一生只败给了圣皇,浑拓大圣于此时现身,一下子传充满了变数,让很多人的心都跳动了起来。

        “你也想出手吗?”斗战胜佛问道。

        “圣王不要误会,老朽并无此意,只是想当一个和事老而已。”浑拓大圣道。

        “现在想让我罢手,不可能!”斗战胜佛一口回绝。

        “老朽也只是说说而已,圣王究竟要做怎样的决定,一切平本心。不过,我想如果让他们付出足够的代价,能否平息圣王心中怒火?毕竟若是就此皆杀,万族可能有大乱,毕竟涉及到了两大皇族。”浑拓大圣蹙眉道。

        斗战圣王眼眉倒竖,一大皇族自然是黄金族,另一大皇族也非同小可,将古皇兵借给了昆宙大圣。

        “昔年,谛缺与我父是莫逆之交,两次救我父性命,这一次出手是为还人情,并不是对斗战圣猿一族不满。”黄金王边战边开口。

        就在这时,域外战场又出现一道身影,非常的模糊,难以看清,话语古老沧桑。

        “我族将古皇兵借给昆宙,也是为还谛缺人情,请圣王原谅,我族愿付出一些代价。”新出现的这道身影说道。

        又一位大圣!

        古族的大圣几乎快到齐了,屹立域外战场,向斗战圣王求情。

        谛缺,昔年傲世,绝艳古今,可与斗战圣皇比肩,闯下赫赫威名,于一些皇族都有大恩。

        “请圣王留情,以免万族大乱!”

        同一时间,又有几位苍老的身影出现,地上的人都震撼了,这几人虽然不是大圣,但却是几大皇族的老族长,身份高的吓人。

        这些人一起出面调停,怕斗战圣王一怒去攻打黄金族,古来皇族很少开战,可一旦开打,这天地都将倾覆!

        猴子足够强大,但是有两大皇族涉足此战中,提供了古皇兵,真要闹起来,后果不堪设想。

        大战止住了,这么多人赶到,有火麟洞、原始湖、血凰山的人,更有人带来了古皇兵,不得不暂时止戈。

        斗战圣王神色冷漠,持三件古皇兵睥睨众人,而后看向黄金王,道:“你付出什么代价保命?”

        “我……”黄金王为难,猴子的杀意袭来,这是要将他打杀啊!

        “到了我等这番境界,最缺的不过是一条命,我若有命留下,自然得付出命的代价,愿送上我族祖辈积累所留的神髓一瓶。”黄金王说出,所有人都震动。

        斗战圣王没有说什么,盯住了昆宙,眸光慑人,三件帝兵齐举!

        “圣王手下留情……”有人劝道。

        “猴子……”昆宙也大叫。

        “轰!”

        斗战圣王眼眸倒竖,向前猛杀,皇威将所有人都震飞了出去。

        “啊……”

        一声惨叫发出,浑拓大圣的头颅被黑色神铁打了个千多万朵桃花开,他体内有古皇兵也护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