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大圣战
  •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大圣战

    作品:《遮天

        昆宙身体颀长,身穿月白战袍,灰发披散,眉心间垂挂有一枚黑金坠,为大帝专属神材,守护自身额骨仙台,体内溢出一缕缕仙光,这是极道古皇兵在复苏。

        他屹立在域外太空,像是一尊亘古长存的神祇,灰色的眸孔内日月轮转,开天辟地,恐怖无边。

        他这样一说,任谁都要从头凉到脚,被他称作道兄的岂是凡俗?最起码也得是一位全天下共拜的大圣!

        祖王,出现几尊也算不得惊奇,毕竟万族共生,这是一个大世。然而,真正的大圣却是罕见的,一颗古星也只有几位而已。

        可以说,能够走到这一步的人,都有证道的机会,拥有古来罕见的道骨,皆是天纵之姿、绝代的人物!

        能成为大圣,彼此间实力不会相差过多,同为踏上仙路的巨头,走到了这一步,若是不成样子,怎能成为大圣?

        昆宙的话语让所有人都毛骨悚然,两位大圣联袂而来,斗战圣王多半危矣!

        天外战场,一片枯寂,斗战胜佛眸光开阖间,精光烁人,犀利如刀。

        中域,真贤城外。

        神蚕公主腾的起身,就要冲向天外,紫色秀发飞舞,凤目中煞气出现,灵动神韵尽敛,她不怒而威,宛若一代女皇。

        她心中忧惧,眸子射出的两道光束寒气袭人,她难以自制,关心则乱,两位大圣共同出手,老猴子可能会有大难。

        “公主且慢!”神蚕岭的一位老道人拦住了她,虽然不忿与担心,但是上去也改变不了什么。

        大圣,是一个让圣级古王都要仰视的存在,超出了人们的想象,抬手间可毁掉半颗古星,不站在这一列,去了也是枉死。

        “怎么比段德还无耻,并不是独战,而是要群殴,尼玛的!”连黑皇都忍不住诅咒了一句。

        “真可谓一脉相承,天皇子如此也是他授意的吧。”叶凡道。

        真贤城外,几座阵台上道纹转动,密密麻麻,通天法眼显化,将域外战场中的一切都映了出来,真实可见。

        所有人都不能平静,这一战竟然涉及到了第三位大圣,越发的可怖了,多半牵扯到了某一太古皇族!

        昆宙这一族虽然傲视群伦,但并没有出过古皇,不可能有帝级兵器,自然是借来的!

        “该不会是那……古之天皇的兵器吧?”

        其中一位古王颤声说道,让人一阵体寒,天皇子死了,可是古之天皇的道兵未显,成为了一桩悬案。

        “古之天皇啊,他的兵器绝对可以破灭永恒,是一件无上仙兵!”

        任何人想到这一可能,都会坐不住,今天这件事闹大了,愈发的无法收拾,多半会打到星域崩开。

        “哈哈……”有一位祖王大笑了起来。

        斗战胜佛一出,立时有一群追随者显化。而昆宙大圣功参造化,威震古今,自然也有古王相随。

        此人在这个时候大笑,可以说肆无忌惮,认准斗战圣王将要殒落,毫无顾忌。

        “即便是圣皇的亲弟弟又如何?我就不信他可以逆天,比其兄长还要厉害,结局已注定!”他冷声说道。

        谛缺,为一天纵神杰,可与古之圣皇比肩。而他的子侄昆宙,同样傲视太古,是一个至今没有败绩的大圣,有谛缺的风姿。

        这样一个无敌大圣,再加上另一个同级人物,一起出手的话,强如斗战圣王多半也得殒落。

        “滚!”神蚕公主一步上前,就要出手。

        而这个时候,银月天王也踏出了一步,挡住了他的去路,针锋相对。

        突然,天地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几乎趴在地上,身心颤抖,觉得像是走到了生命的终点。

        一道天威自天外传来,压的人们要窒息,任你是一方族主也挡不住,身体僵硬,欲倒拜下去。

        大圣战开始了!

        人们震惊的发现,域外战场已是天崩地裂,斗战圣王一拳轰出,湮灭了外太空,让一切都回到了原点,混沌气澎湃。

        大圣一击,谁人可挡?

        昆宙消失,出现在另一片天地,屹立于枯寂的宇宙中,冷漠无情的看着他,道:“猴子,你无力逆天!”

        在他的肌体中一缕缕仙光射出,他整个人如同合道了一般,在复活一把古皇兵,上来就要绝杀。

        什么切磋,什么悟道战,一切都是虚言,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目标只有一个,毙掉敌手,无所不用。

        昆宙神色冷漠,发丝飞散,借助极道古皇兵,让气势攀升到了一个极尽境界,仿佛化成了一位古皇。

        “锵!”

        斗战胜佛自然不会手软,在其手中出现一杆黑色的铁棍,仙光艳艳,瑞彩万条,极道皇威肆虐天宇。

        这是圣皇的兵器,乃是一件仙珍,镇压太古,也不知打杀了多少古王,斑驳痕迹中亦充满了霸气。

        “嗡!”

        斗战圣王化成一道光,手持霞光四射的神铁,化成了一头傲视天地的战神,立劈了过去。

        他轮动大棍,双臂一振,日月齐摇,星域都颤抖了起来,崩塌整片域外战场,打向昆宙大圣,可怕到了极致。

        中域,真贤城外,各族强者都双股战战,有一种生俱来的恐惧,即便相隔这么远,身上也都起了一层小疙瘩。

        连圣级古王都屏住了呼吸,安静到了极点,没有一个人说话,全都在沉默关注。

        域外战场,一声神魂发出的长啸,气壮河山,斗战圣王勇不可挡,让昆宙大圣都不得不避其锋芒,不与神铁交击,连连倒退。

        然而,老猴子的速度太快了,压着他而行,闯入漆黑的宇宙中,手中的黑色仙铁压的天宇都在崩裂,时光流转。

        那是一片汪洋,是属于大道的瀚海,斗战圣王挟万钧之势,狂霸天地间,呼啸而行,可以摘星拿月!

        一杆黑色的神铁抵在前方,始终压着昆宙而行,破灭一切阻挡,域外的遗骸、陨石等全度炸裂,成为粉末。

        通天法眼将这一切都清晰的映出,人们看的真切,骨缝中都在冒寒气,这得多么的大的神通才可以在天宇中横行,恐怕一根指头就足以扫灭在场的人。

        所有人都明白了,斗战圣王凌厉攻击,不给昆宙喘息的机会,想先解决掉他,意欲在另一人未到时就灭敌。

        这是何等的强势与自信,敢这样出手,惟我独尊,真认为可以快速挡屠掉一位大圣吗?

        “轰!”

        终于,斗战胜佛战血沸腾,压着昆宙大圣而行,一棍落下,将前方一颗小行星给抽的爆碎!

        这是一个无比恐怖的场面,一颗小星化成了一团光,绚烂之极,如烟花在绽放!

        大圣可摘星捉日,吼掉月亮,这并不是虚言,他们真的可以做到,所有人都亲眼目睹了这一幕。

        一个小行星被打爆了,斗战胜佛持黑色的神铁,仙气腾腾,霸气凛凛,一棍击碎一颗星,震的每一个人都从头凉到脚。

        勇冠天下,谁与争雄?

        人们根本就说不出话来,这等威势拿什么去匹敌,这一战若是发生在中域,生灵必然都灭。

        然而,当绚烂的光消失后,人们吃惊的发觉,昆宙无恙,并没有死去,身体内一缕缕仙光流转,弥漫全身,屹立域外。

        银月天王、八部神将、以及这位大圣的追随者,全都长出了一口气,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刚才若是昆宙被打死,麻烦就大了。

        “猴子,我说过了,你的末日到了,今天你无力逆天!”

        昆宙大圣出手,体内的极道皇兵透过其双臂,射出两条光束,大道伦音震耳,割裂了域外战场。

        “当!”

        仙音震耳,古皇兵在交击,大圣对决,这是后荒古时代,近一万年来,最为惊天动地的一战!

        昆宙大圣亦是神勇,灰发披散,眸光吓人,仙光万缕,肌体与古皇兵凝结为了一体,展开了一场神战。

        “都说,昆宙大圣风采绝世,可与他的族叔并论,而今一见,果然如此,一生都未尝一败呢!”

        “惊艳万古,这……很可能是第二个谛缺!”

        人们吃惊,昆宙大圣举世难有敌手,这些年来,万族共尊,简直有其族叔的无上风采。

        而这一战,堪比斗战圣皇昔年与谛缺的一战,都是处在大圣境,巅峰对决!

        “我不是谛缺,你也不是斗战圣皇,这一战的结局,将与太古前的争皇大战完全不同!”昆宙喝道。

        斗战胜佛一语不发,手中的黑色仙铁瑞霞喷薄,压塌天宇,愈发神勇了,横扫前方大敌。

        “轰!”

        突然,另一边出现一股同样恐怖的光团,向着老猴子压来,不少巨大的陨石横飞,当场成为了灰烬。

        第三位大圣出手,不再旁观,攻向斗战胜佛!

        “锵”

        “当!”

        斗战胜佛轮动黑色神铁,同时与昆宙还有这位大圣硬撼了一击,而后横飞出去上百里,屹立在虚天上,横棍而立。

        “坏了,第二个人也持有极道皇兵,果真也在大圣境,天大的麻烦出现了!”黑皇变色道。

        “叔叔!”圣皇子目眦欲裂,他知道这将是一场大祸,自己的叔叔如何相抗?

        “怎么会这样?”叶凡蹙眉,扫过原始湖、血凰山、火麟洞等几大古皇族,除却他们外,谁能提供帝级兵器,也许就是某一皇族硕果仅存的大圣出手。

        天外战场,斗战胜佛沉默,神骨铮铮,却一语不发,看向不同方位的两位大圣,持仙铁棍独立。

        “猴子,我知道你还有须弥山的降魔杵,也能借来神蚕岭的古皇衣,但这又能如何,你敢一个人长时间催动两件帝级兵器吗?殒落是你唯一的下场!”昆宙冷酷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