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太古宿怨
  •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太古宿怨

    作品:《遮天

        天域无疆,一只青色的大手从九霄上探下,拍向圣皇子,混沌气缭绕,太初仙光四射。

        “完了,东荒将有大祸事,圣皇子若死,天地都将倾覆!”

        不要说是人族,即便是太古王族的山主等都心惊肉跳,似看到了尸山血海的画面,一场大患来临。

        “圣”超脱出“人”的范畴,远胜凡间之力,不可挑战,那青色的大手一出,已是天塌地陷,大荒中成片的山脉成为齑粉。

        “若悲剧真的上演,古族定将会有大乱,这可如何是好?”连太古皇族的一位山主都皱起了眉头。

        “铮!”

        一道清音响起,一道绚烂的绿光扫过那只大手,竟然将其直接洞穿,一片血滴洒出,湮灭了虚空。

        古族圣人一声闷哼,青色大手一阵痉挛,快速倒退,重新隐没天穹上方,归于苍空。

        “还好悲剧没有发生!”

        圣皇子未死,让许多古族都长出了一口气,即便是敌视人类的族群亦如此,他们忧惧西漠那位可怕存在发狂。

        “什么人敢拦吾?”天穹上传下一阵怒喝。

        “我救了你一命,你不曾感谢,不知好歹吗?”天际尽头,一名强大的太古祖王出现,无需怀疑他的身份,因为即便站在那里也让人承受不住。

        在他身穿绿金战衣,戴着碧金头盔,一身的晶莹,而他四周的虚空扭曲,大道痕迹成千山万缕,大气磅礴。

        他即便只是站在那里也让人一阵发毛,恐怖无边,他的气血绝对可以横扫天地,无量无穷,有气吞山河之势。

        “你这是强出头,来自哪一族?”冷漠的话语自那天穹传下。

        “我不过是一介散修而已,比不上你们八部神将,只是看不惯这等事。”身穿碧金战衣的祖王道。

        “他害死了神的子嗣,不杀他天理难容,你想庇护他吗?”天穹上,森寒声音隆隆。

        “也许是我多事了。”身穿碧金战甲的祖王一声轻叹,觉察到了什么。

        圣皇子道:“什么害死,在公平一战中被我斩掉,自己不成器怨的了谁?你不就是想报复吗,说的那么多作甚。”

        “放肆,对神不敬,弑杀神子,跪下来谢罪!”天空中一声断喝,让群山隆隆崩塌,乱石穿云,烟尘蔽日,令观者莫不胆寒。

        “嗡”

        一片莫大的威压降落,向圣皇子、叶凡等人压来,想让他们当众跪下,于万族面前丢丑,这是圣者威势,沉重无边,如一片星域压落。

        “不曾想,我竟卷入一场是非中,但有我在此,就不容你们辱圣皇子!”身披碧金战衣的祖王喝道。

        “轰!”

        他弹指击天,五道绿痕如青龙横越,将所有圣力扫尽,挡住了天穹上那位祖王的的威压。

        “多谢前辈援手。”圣皇子认真施大礼,表达谢意。

        “无需如此。当年圣皇君临太古,横扫九天,我辈皆敬仰,他的子嗣有难,怎能置之不理。再者,即便我不出手,也会有人管这件事。”

        显然,斗战圣皇虽然已经坐化,但是也有一批忠实的追随者,只是平日间不显化而已。

        “你可知与我等为敌,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这次的事谁来了都不管用!”天空颤栗,共有五道可怕的身影降临,全都笼罩着神环,始一出现,万物崩溃,大荒中生机不显。

        他们每一个人都被圣光所淹没,身影朦胧,个个强大如神明,整片天地似容不下他们的真身,虚空不断扭曲。

        这就是太古祖王,早已成圣多年,平日不显化,一旦出现,光那种气息都要让人痉挛,要跪伏在地上。

        不达到这一个境界,永远不知他们有多么可怕,俯视众生,犹如面对蝼蚁。

        身穿碧金战衣的祖王,毕竟只有一个人,不能抗衡,身体摇动,几乎就要吐血倒退。

        突然,另一股浩大的神威出现,瞬间挡住了五大祖王,而后一片祥云降下,走来几位老道人。

        “我当是谁,神蚕岭的人到了,你们真要插手这件事吗?”八部神将中的几位祖王冷漠相对。

        “自然。”一位老道人平静答道,头戴赤金冠,身穿古旧道袍。

        “神蚕岭的人竟然出手了,我怎么觉得不对劲,这里面是不是有事?”一些古族惊疑不定。

        神蚕岭,古族中的绝顶大势力,万族共敬畏,有几个人敢招惹?是太古的一大皇族,出现过真正的古皇。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八部神将的地位也很高,祖上是追随过不死天皇的一批神将,功高震世,所向披靡。

        可是不死天皇逝去的年代太久远了,古皇兵始终不可见,而神蚕岭却如日中天,有帝级战衣留下,天下共尊。

        “你神蚕岭莫要霸道,这只泼猴杀了神的子嗣,就该偿命,你们凭什么阻拦?”八部神将这边一位圣人级古王森然说道。

        “大世出现,百舸争流,万族共竞,证道路上多尸骨,古皇子嗣死去也在所难免,天皇子技不如人被当场格杀,怨不得别人。”神蚕岭一位老道士说道。

        “他是神的唯一子嗣,怎能这样白白死去?不要以为你神蚕岭君临天下、无人可敌!”八部神将中的一位祖王冷笑连连。

        “即便是不死天皇的子嗣又如何,公平一战中被击毙,还要人偿命不成?哪来的说法。”一位老道士说道。

        “不管怎样说,圣皇子今日都要死,谁也救不了他!”一位祖王大吼,圣光澎湃,吞没山河。

        “真是好大的威风!”一道银铃般的冷笑传来,天空中九彩祥云飘来,一个绝代丽人出现,降落而下。

        她看起来不过十**岁的样子,肌肤雪白细腻,气质空灵,一头紫色的长发飘动,超尘脱俗,神蚕公主驾临。

        在其肩头,有一个巴掌大的小神蚕,而今化成了一只雪白的小老虎,大眼有神,憨态可掬。

        “神蚕公主……”所有人都惊的倒退,一个个悚然,远处的观战者更是发毛,各大古族的山主都心中悸动。

        人的名树的影,这位天骄公主绝代风华,一贯强势,曾经打遍太古,难以寻到多少敌手,是一个真正的奇女子。

        “神蚕公主,你要以势压人吗?”八部神将中一名祖王冷声说道。

        “丑恶的嘴脸,都给我滚!”神蚕公主无比犀利,毫不留情面,直斥几位祖王。

        这一声道喝,天宇崩开,大地剧震。她虽为一个女子,但是气场之强让人颤抖,对面的几位古王都忍不住向后倒退。

        “神蚕公主,你想引发万族大乱吗,神明的子嗣绝不能白死,凭你压不下来这件事!”另一位祖王叫道。

        “一个不成器的天皇子而已,杀也就杀了,算的了什么,”神蚕公主冷漠的说道。

        “你蛮横无理,必会付出代价!”一个祖王冷声说道。

        “啪!”

        神蚕公主简单而直接,玉手一挥,一个大耳光就扇了过去,让这位祖王的脸上出现一道清晰的指印,嘴角淌血,身子横飞了出去。

        所有人都震撼,神蚕公主上来连祖王都给直接扇了一巴掌,让人瞠目结舌,果然如传闻中那般强势,无惧天下。

        “我与你们讲道理,你们给我讲神明的血脉与势力,我用巴掌对你,你又说我不讲理,你说要我如何是好?”神蚕公主道,嗓音带着磁性,以纤纤玉指抚摸肩上那只神蚕化成的小白虎。

        无论是人族、还是太古各大王族全都心惊,不敢多语,皆在静观,今日事肯定不止古皇子间的恩怨那么简单。

        “你……真当天下无人可收你了吗?!”这位祖王惊怒交加,抚摸脸上的指印。

        神蚕公主嘴角噙着一丝冷笑,道:“你们当圣皇子是一个可怜的鼻涕虫?他是斗战圣皇的子嗣,不比古之天皇的子嗣地位差,辱他就是在辱老圣皇,你们都该杀!”

        “你……会后悔的,神的子嗣不能白死,必须要以血还血,付出生命的代价!”一位祖王大声道。

        “诸位你们说,万族共尊的不死天皇断了血脉传承,能这样揭过吗?”一位古王声音划破长空,询问各族强者。

        “神的子嗣不能白死!”在他的身后,是八部神将大军,自然都不忿,一起大吼,声震天地。

        “同样的话语,我也想问,辱圣皇的人能活吗?”神蚕公主道。

        “斗战圣皇怎能与不死天皇比!”在八部神将中,有人带着无尽的仇恨低语。

        “我才说完,你就辱老圣皇,真当我是摆设了?”神蚕公主伸玉手向前拂去,刹那间血光迸溅。

        “啊……”

        前方,发出一片惨叫声,八部神将大军一排排的炸开,莹白的骨块、各色的血液,一起飞洒,成为一首死亡哀曲。

        “你……住手!”几位祖王震惊。

        远空,人们惊呆了,神蚕公主太过凌厉了,一只手轻拂,便抹杀了八部神将整整一部的人马,从此以后只能称为七部神将了。

        众人大气都不敢出,这位天骄神女看似空明灵秀,但是杀起人来连眼睛都不眨,强大的让人颤栗。

        神蚕公主好整以暇,用洁白如玉的手指拢了拢秀发,道:“我不过是效仿你们而已,比强势、比霸道谁怕谁!”

        你们八部神将不是强势霸道吗,就当着你们的面抹杀一部,神蚕公主以实际行动做出了诠释与回应。

        “神蚕公主你太嚣张了,要知道,这个世上能镇压你的人都还活着!”一道冷酷的声音传来,自九霄落下。

        一个白发如雪的男子降落,面庞看起来能有三十几岁的样子,可是眼眸深邃与沧桑,一看就是一个是可怕的古王!

        “他是……银月天王,太古年间最有希望成为大圣的盖代天骄之一!”

        “他与九凰王、麟天王、神蚕公主等相仿,都曾被斗战圣皇亲口称赞过!”

        古族各部哗然,而后一阵惊悚,事情果然越闹越大,远比人想象的复杂。

        “哈哈……”神蚕公主突然仰天大笑了起来,带着磁性的声音虽然如天籁般动听,但任谁都能听到一股怒。

        “装什么古皇大圣,你师尊来了吗?这一世再让他来杀我试试看!”神蚕公主寒声道,而后冲圣皇子一招手,将其手中的黑色铁棍摄了过去,钉在了地上,道:“这是他的兵器!”

        所有人都通体冰凉,想到了一则往事,太古末年,斗战圣皇坐化后,神蚕公主曾被人以一杆黑色的神矛钉死,斗战圣王则怒战东荒,悲啸天地,远走西漠。

        近年来,天皇子统率八部神将敢肆无忌惮的追杀圣皇子,看来远非表面那么简单,掺杂有太古巨头间的宿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