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捅破了天
  •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捅破了天

    作品:《遮天

        不可一世的天皇子,号称天下第一血脉的体质,傲视群伦,而今竟形神俱灭,让人只能一阵感叹。

        “什么血脉,什么体质,没有相应的心,到头来还是一根杂草。”

        眼下可不是发怔的时刻,圣威浩荡,蔓延到了整片山脉中,形势危急到了极点。

        “隆隆!”

        真贤城内另一道圣威冲起,化成一轮黑色的大日,照耀天宇,将那位强大的古族圣人挡住了,截断其前路。

        “玄龟妖圣出手了。”叶凡道。

        他之所以横渡到这个地方来杀天皇子,就是怕出现意外,玄龟妖圣坐镇于此,关键时刻能够挡住古族祖王。

        “锵”

        圣皇子将不死天刀接了过去,而后连施展秘法,将所有气机都积聚到了自己的身上,伪造是他一人所为。

        “没有必要这样,八部神将中的祖王是不会讲什么道理的。”叶凡摇头。

        “他们不讲道理,有人会与他们慢慢讲。”圣皇子沉声道。

        “你们都走。”叶凡转身对厉天、叶瞳等人说道,让他们退隐到天之村不要出来。

        “师傅你跟我们一起走。”叶瞳一脸的焦急,拉住他的衣角,留下来必死无疑,即便叶凡有逆世天资,也不能与圣人对抗。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忍上五百年,成圣回来大杀这群老乌龟,全部斩个干净。”龙马恶形恶状的说道。

        “将天都已经捅破了,总得有个人来面对,是不?”叶凡轻声叹道。

        “不行,赶紧走,不成圣不能与之对决,进紫山我看谁敢入内!”黑皇道,盯着远处的的凌霄圣光。

        叶凡摇头,既然杀了天皇子,肯定会有天大的波澜生起,八部神将中坐镇与北域的那几位祖王肯定不会讲什么道理的,下一步多半就是圣人大战!

        “天是我捅破的,就由我去面对吧。”他心意已决。

        “师傅!”叶瞳攥紧了拳头,眼睛都红了,目蕴泪水,觉得叶凡这是在赴死。

        “无妨,我已为他们备了一份大礼,真若是敢逼迫我……”叶凡眸光深邃,望向永恒的天际尽头。

        “为了稳妥起见,我们先离开这里,真正的无上存在快到了。”圣皇子道。

        “也好!”叶凡点头。

        在叶凡不容反驳的要求下,叶瞳、厉天等全部离去,避进天之村,有一位杀圣坐镇,且无比隐秘,可保安全。

        黑皇留下,它精通大道阵纹,万一发生意外可助逃生,当年在不死山得到棋盘阵纹,连生命禁区都拦不住,能成功横渡出,可见一斑。

        叶凡、姬子、圣皇子、黑皇横渡到北域,进入神城天璇石坊,见到了圣人卫易,围坐火炉旁煮悟道仙茶,清香弥漫,道辉洒出,让人要羽化飞仙,胎骨轻捷。

        叶凡等人远去了,可是南域与中域却一片嘈杂,天被捅破了,外界一片大乱,近乎沸腾。

        天皇子死了,这则消息震世,让整片东荒摇了三摇、颤了三颤,举世震惊,全都有些不敢相信。

        八部神将哀哭,一片缟素,无尽悲恸,神的子嗣死了,这像是天塌了一般!

        “怎么会这样,神明唯一的血脉消亡了,我们没有护住,是千古罪人!”八部大军恸哭,愁云惨淡,十万山崩。

        万族,许多人倒吸冷气,觉得不可思议,可谓石破天惊,发生的太突然了。

        不死天皇,冠古绝今,九天十地内独尊,古今无敌,他留下的唯一血脉就这样败亡了?许多人都懵了。

        血凰山、火麟洞、原始湖、神蚕岭等各大古皇族都一阵发呆,天皇子统率这么多人南下,却让人毙掉,果真惊天。

        在这一日,北域颤抖,那处古老行宫外的几座主峰上,四位古圣长啸,气吞日月,祖身划破苍穹,一路南下,赶向真贤城。

        “要有一个说法,元凶不出,必将血洗天下!”

        无情的话语,震的群山万壑都在摇动,响彻大地,很快就被所有修士得悉了,传遍东荒。

        天皇子败亡,被格杀于真贤城外,让天下大地震,引发的后果远比想象的还要可怕,各方反应大不相同。

        山雨欲来风满楼,整片大荒都一片压抑,无比的沉闷,这是一种难熬的气氛,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竟然死去了……不死天皇古今无敌,继承他的体质与血脉,怎么会有被人毙掉?”许多古族都不相信。

        “嘿,神明的子嗣也不过如此,到头来还不是让人给斩了,堕了父辈的英名。”

        “好一个强大的人族,先是大战凰虚道、火麟儿,而后又毙掉了天皇子,古皇的子嗣都有敌了!”

        而今万族共处一世,部分亲善人族,部分中立,还有部分则很敌视,对这一事件的反应自然完全不同。

        “这是一个盖代人杰,竟可抗古皇亲子,最后更是斩了天皇子,实在惊艳,可是惹了这样一个大祸,算是将天捅破了,如何收场?”

        有人隐约间猜出,可能是人族圣体回来了,但却没有一个人说出口。

        举世皆惊,天下震动,但凡修士莫不在关注,这件事影响太大了。

        天皇子的身份过于特殊,几位太古祖王南下,怒气冲破九霄,扬言要血洗天下,扫平南域。

        “天皇子是我毙掉的!”在这暗流汹涌、风云激荡之际,圣皇子在北域站出,向世人宣布,将一切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

        可是各族皆知,天皇子的败亡应与那名人族强者有莫大干系,是他将其卷走的,击毙于真贤城外。

        “圣皇子你得死!”八部神将怒吼,喧嚣之音让中域差一点炸开,四海之水淹没青天。

        “既然你站出来承认,那么你就以死谢罪吧!”一位祖王吼道,径直赶往北域,要在第一时间毙圣皇子。

        “用不着你来,我自己去真贤城!”在这一日,一只金色的斗战圣猿,浑身毛发晶莹,仰天怒吼,瞬间消失。

        叶凡、圣皇子、姬子、黑皇离开了神城,并不想被那位古圣堵在这里,一路南下而去。

        “黑皇,阵台没问题吧,别在半路上就被圣人截住去路。”

        “连不死山都挡不住棋盘阵台,照样横渡了出来,想断我的生路,哼哼哼……”大黑狗傲然冷笑。

        “慢一点,待到须弥山的钟鸣响起,我们再上路。”圣皇子道。

        此时,东荒一片喧沸,快将天给翻过来了,八部神将中的祖放话要毙圣皇子,这是想将天彻底给撕开。

        天皇子死了,可以说是将天捅破了,而圣皇子若是死,可能会更严重。

        这是一个没有护道者的苦皇子,平日间没人管,可真要是有圣人级的人物毙他,估计有人会狂暴,以战血烧尽东荒,让天地倾覆。

        不要说人族,就是古族都一阵发毛,一位古圣前往北域杀圣皇子,若是成功的话,将意味着天大的波澜将起。

        “当……”

        在这一日,悠悠钟声响彻须弥山,浩荡也不知多少万里,整座大雷音寺都散发灿烂光辉,佛光普照,十方生灵叩首,百病皆消。

        “钟声终于响了。”圣皇子得到消息,神思一阵恍惚。

        “你备的大礼用不上了,赶紧收好,不然让人毛骨发寒。”黑皇对叶凡道,长出了一口气。

        真贤城外的山脉深处,人影绰绰,到处都是修士,万族皆至。

        今日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可以说天被捅破了,没有一族不关注,来的都是大高手,事态极为严峻。

        暴风骤雨将至,这是天崩前的短暂宁静,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

        “什么,圣皇子来了,那个神秘的人族强者也到了,他们……真的敢出现?!”

        “哗”

        中域一片哗然,众人莫不惊憾,喧嚣上天,没有想到叶凡等人真的敢来此。

        真贤城所在的这处大荒人声鼎沸,各族皆惊,隐约间觉得这件事很复杂,绝对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恐怕……涉及到了太古年间几大巨头的恩怨!”有些古族山主非常敏感。

        圣皇子、姬子等联袂而来,出现在真贤城外,神色平淡,没有一丝波澜。

        “你还真敢出现?!”一个可怕的声音响起,划过苍宇,整片天穹都炸开了,混沌气迷蒙,天崩地裂。

        众生颤栗,即便躲避的再远,都忍不住想跪伏下去叩首膜拜,这是真正的“圣威”,超脱了“人”的范畴。

        “我有何不敢,大丈夫行走于世,问心无愧,这片天地我哪里去不得?”圣皇子昂首,躯体如神金铸成一般,依然无惧,持一杆大铁棍而立。

        “你害死了神唯一的子嗣,是千古罪人,即便是死去一万次都难以赎罪!”仅仅是一道声音而已,就让这虚空崩塌,苍宇炸开,压的天地俱寂,万物颤抖。

        圣皇子仰天大笑,道:“一个不成器的天皇子而已,技不如人,被格杀在此,扯这么多作甚?”

        一声威严的声音喝道:“放肆,他是神的子嗣,万族共尊,你是他的子民,需要叩首,还不跪下来请罪!”

        “狗屁的神之子嗣,不过如此而已,独战都不是我的对手,还不是被我杀了!”圣皇子根本不屈服,竟大声喝斥祖王。

        远处,人们连大气都不敢出,各大古族都如此,紧张的看着这一切。

        “一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敢亵渎神灵,今日不杀你天理不容!”一只大手自那天穹深处探下,轰隆一声,万物皆灭,混沌汹涌,像是要灭世了一般,直接拍向圣皇子,想将他化为肉酱。

        真敢下手?所有人头皮都发麻,即便是各大太古王族都阵阵悚然,有古族头领敏锐的得出结论,今日事绝非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