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逆天造化
  • 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逆天造化

    作品:《遮天

        这座天宫中央有一口泉池,瑞气千条,霞光万道,喷薄而出,一看就是神池,灵气浓郁的化不开。

        当然,这不是引人瞩目的地方,真正让人心神震动、移不开眼球的是当中蕴的一物,交织万般大道痕迹,璀璨夺目。

        这是一株宝树,仙气氤氲,蒸腾而起,让它如梦似幻,像是扎根于仙域,生展到人间,贯穿两界。

        它有几条主干,老皮粗糙,可细看却发现已合道,而那些纤细的枝条则晶莹剔透,流光溢彩,神秘而玄奥。

        在其周围有一条条、一缕缕的大道痕迹,与天地交融,偶尔发出和鸣声,大道伦音震动,让人几乎要在刹那间悟道。

        当然,最为引人瞩目的则是嫩枝上的叶片,几乎没有一片是相同的,每一枚都剔透闪烁,犹如九天神玉铸成,摇曳出成千上万种光霞,全都是大道之痕。

        有一枚叶片状若小鼎,并无光泽,古朴大气。它具有三足两耳,其中一个鼎足为叶柄,连接在细枝上,是为大道的载体。

        而另有一叶片形如仙凰,通体鲜红如血,赤霞闪烁,像是沐浴神火而生,将要展翅冲天,跃入虚空。唯有一条凰翎与枝条相连,喷薄红霞与瑞光,隐约间传来凰鸟的鸣叫声。

        更有一枚叶片形似一座黄金小钟,浑体黄金剔透,挂在上面轻摇,竟发出了黄钟大吕般的轰鸣声,让人欲合道。

        上面的叶片千奇百怪,很难寻出重样的,朱雀、八卦、神剑、葫芦、宝伞全都闪动神霞,让人望之痴醉,每一片叶子都是一种大道的痕迹,牵动人的心神。

        这样的一株仙树怎能不震撼人心,咽口水也在所难免,他们自然激动万分,如此瑰宝举世难求,谁来了都得颤抖。

        龙马激动的尥了一蹶子,差点没将无良道人给蹬出去,倚仗段德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虽然很胖,但身子灵敏,躲避了过去。

        “宝贝啊!”大黑狗咽口水,第一个扑了上去,龙马不甘落后,脸盆大的蹄子抬起来,向前狂飙,差点踩断黑皇的尾巴。

        “汪!”

        “希律律!”

        犬吠马鸣,再加上段德的“无量天尊”,这个地方顿时热闹了起来。

        “不用争,这么多仙叶都有份。”叶凡与圣皇子赶紧分开他们,不然肯定要掐架。

        这是悟道古茶树,谁也没有想到在这里能见到,主干粗糙,老树皮像是龙鳞一样张开,内蕴大道气。

        至于嫩枝与那些晶莹剔透的叶片就不用说了,各个神异,任何一枚叶片都价值连城,这可不是叶凡他们当初采集到的嫩芽,这是道痕交织成的无暇叶片。

        “咚”

        一枚形似三十三层塔的叶片,轻轻一颤,流动天地玄黄气,发出轰鸣,让人心灵宁静,躁动立刻都消失了。

        “铮”

        一枚形似道剑的银白叶子,寒光刺目,闪烁出盛烈的光,发出一声剑鸣,斩在人们的心头,截断了所有执念,众人刹那间要发生顿悟。

        “太神秘了,难怪悟道古茶树号称是大道的体现,扎根天地玄黄外,不在五行中,每一种道都能在它身上寻到,可以藉此深悟。”

        神池汩汩,并不是很大,灵气腾腾而上,将每一片叶子都包裹在内,这里水霞弥漫,薄烟缭绕,五光十色,绚烂瑰美。

        叶凡、圣皇子、段德等人围到近前认真打量,发现几条主干下面并不相连,都为断枝,没有根茎。

        这是被人从悟道古茶树上给斩下来的,断口平整,有神秘的汁液溢出,香气扑鼻,让人飘飘欲仙,将要羽化飞升。

        他们站在这个地方浑身的细胞都在活跃,每一个毛孔都在翕张,与这里的霞光交换辉光,吞吐菁华,双脚自动离地而起,要举霞飞仙般。

        “手段逆天啊,深入不死山,将悟道古茶树给斩了,弄出来几条粗大的枝干,跟天方夜谭般。”李黑水叹道。

        “超越神灵的存在名不虚传。”叶凡轻语。

        不死天皇是太古初期的人物,甚至更为古老,诞生于数百万年前,这悟道古茶树正是于那个时代被伐。

        昔年,不死天皇以悟道古茶树的主干刻成了一口神灵棺椁,将己身葬在了里面,后世包括叶凡在内的许多人都见到过。

        中州仙府世界那万丈玉台上曾上演过几件极道帝兵对峙的场面,不死天皇神祇念更是化生出,在那里显形。

        叶凡在那里抢到过悟道树棺椁,送给了几位故人,庞博更是因此而大嚼棺材板,惹出一些笑谈。

        天宫宏伟,雕梁画栋,金碧辉煌。神池位于殿中央,汩汩而动,悟道古茶树干宛若依然生长在主根上,拥有旺盛的生命力,瑞霞万道,道痕一缕缕垂落下来。

        这对于他们来说是一场可遇不可求的逆天大造化!

        在神池旁,还有一张石桌以及几个石墩,上面有一个九龙盘绕的神壶以及几个玉杯,显然天皇子常在这里饮悟道茶。

        “人跟人不能比呀,有悟道茶可品,有神泉可饮,这一切都是古之大帝的排场。”

        “我们也沏一壶茶。”段德一翻手,又取出一些玉杯来,个个晶莹灿烂,不次于石桌上的杯子,乃是他自一座古墓中挖出来的。

        先天道火跳动,一头金鹏在湖中展翅,另有一只玄武昂首,与大道共鸣,浓郁的清香弥漫而出,整座大殿都云蒸霞蔚。

        茶水入口即化为道光,每一个人都心灵宁静,刹那陷入悟道境,所学各种秘术经过一番沉淀,精进升华。

        “妙不可言。”这是每一个人的真实感受。

        枝干上的叶子并不是很密,每一枚都与众不同,看起来倒也并不显得光秃秃,个个神妙莫测。

        相传,悟道古茶树每年都只结一百零八枚叶片,不多不少,而只有万年一个大轮回时例外,可结三千枚!

        而眼前所见,尽管被用去了不少,但也足有数百枚在闪耀,价值无法估量。

        “这是万年一轮回时所结的,我们有大造化!”

        他们仔细勘察这个神泉,发现并不是通向地下,只是一汪水而已,刻有神秘符文,聚那天地间的精气,承载神水,滋养悟道茶树干。

        “连池子一块挖走!”

        这群人自然不会客气,本就是抄家灭门而来,当下齐动手,将整座神池都给整体挖刻了下来,要一起带走。

        “哪里走?”圣皇子断喝。

        此地有一名斩道者,隐匿多时,此刻想要遁去请祖王,被猴子轮动大铁棍一下子打的骨断筋折,死于非命。

        “无妨,外面布下了大阵,没有人能遁走,我们继续搜寻。”

        谁也没有想到,不死天皇所留下的一处行宫而已,并非其位于九天上、可俯视万物苍生的主宫,竟有这样的逆世仙物,让每一个人都很激动。

        他们将几座主峰都给翻遍了,所获甚丰,古药、神料、灵株等应有尽有,每一件拿出去都价值连城。

        当然,其中最珍贵者莫过于悟道树干,这么多叶子足以令诸多圣人折腰相求,这是无价的。

        最后,几座主峰几乎寸草不生了,他们将所有药株等全部挖走,宫阙都几乎坍塌了,连柱子上镶嵌的神源等都给扒了下来。

        可以说,犹如蝗虫过境,几乎什么都没有剩下。

        天上有不少悬浮的宫阙,也未能幸免,成为他们的战利品,一起打包带走,收进了空间法器内。

        当他们离开时,原本精气喷涌的仙土化为了一片荒山野岭,连根毛都没有剩下。

        可是段德依然恋恋不舍,在各座山峰上间转悠个不停,不知在踅摸什么。

        “赶紧走啦。”叶凡催促,这个地方不能久留,惊动几位祖王就麻烦大了。

        “贫道看此地山势不错,璧山绕灵水,是为下葬之妙地,我想天皇子的祖上多半都埋在这里,可结果着实让人失望。”

        一群人都翻白眼,这胖子所过之处真是什么都剩不下,神阙中的宝贝等也就算了,可连坟头都在被惦记,有点恐怖。

        “做人不能太段德!”

        “无量天尊。”

        一群人离开山门,将源天纹络以及欺天大阵都给拔出,依照龙马的干脆一把火将这里烧个干净算了。

        黑皇装模作样,一脸悲苦之色,道:“凡事留一线。”

        “连根毛都没给剩下,还留什么一线!”龙马不屑。

        “暂时留一线,不然几位祖王会立刻跳出来的。”叶凡道,一群人满载而归,消失在山脉深处。

        南域,天皇子立于太古战车上,黑发浓密,容貌俊美,眼神似两颗寒星,背负不死天刀,有气吞山河之势。

        他率领八部神将君临南域,无人敢阻,所过之处,十方俱寂,没有一人敢乱语,南域修士噤若寒蝉。

        “圣皇子算的了什么,那个神秘人族强者亦是蝼蚁,在无敌的天皇子面前不过是土鸡瓦狗,不堪一击!”

        此话一出,全东荒都震动,话语嚣张霸道,完全没有将两位可以毙半圣的强者放在眼中,尽是蔑视。

        人们知道,天皇子与圣皇子这是撕破脸皮、要不死不休进行决战了,不然其部众不可能这样说。

        当天,南域各大拍卖行突然发布了一则消息,将有惊世的物品拍卖。

        “神之子……不好了!”一名古族飞到南域一座主峰上。

        “慌张什么,到底发生了何事?”天皇子沉声问道。

        “有人在拍卖不死天皇的行宫以及各种奇珍神料等。”

        天皇子当时眼睛就立了起来,神色冷酷到了极点。

        旁边,有八部神将统领大声呵斥,道:“放肆,妖言惑众,这是什么人在乱说?!”

        “不是乱说,我亲眼所见,还有天皇子喝悟道茶所专用的玉杯也在拍卖之列。”跪在山峰上的这名古族战战兢兢。

        “什么?!”天皇子终于变色,满头黑发无风自动,狂乱飞舞,眼神似两道闪电。

        “还有……”跪在地上的古族颤抖着,一时间不敢说出来。

        “还有什么?”一位统领喝问。

        “有人亦在拍卖神之子贴身穿的底裤等。”

        “噗”

        天皇子闻言气的一口血冲出,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他知道那处行宫让人给抄了,这是在针锋相对羞辱他。

        清明了,扫墓。金翅小鹏王、华云飞、秦瑶、第五代源天师、元古等一个个在挥手,请洒下一枚月票。呼唤一张月票支持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