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飓风卷东荒
  • 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飓风卷东荒

    作品:《遮天

        摇光王败了!

        “我看到了什么,摇光王被人击杀了,被立劈为两半……”

        星空下,一片鲜红的血洒下,那是摇光的道精所化,散落在四方,令人股颤心栗。

        月华如水,星光点点,叶凡站在苍穹上,用力扯开了摇光的躯体,在银白月辉下格外触目惊心。

        人们全都呆住了,摇光王被人击毙,如天穹坠落,震的每一个人都如同石化,难以置信。

        不败的神话被打破!

        这十几年来,摇光王扫**、慑八荒,在这圣人不出的年代难遇一抗手,而今却被一个神秘人给撕裂,血染长空,如一场梦幻。

        “啊……师父!”李轻舟大叫,心胆皆颤,一股凉气从他的脊背升起,让他如坠冰窖。

        这么多年来,摇光王树立起一座不败的丰碑,出行时连古族都不敢招惹,而今却被人击毙,等若捅破了天!

        明月高挂,月光如水,缭绕薄烟,叶凡像是一尊神明般立在长空下,肌体晶莹,似琉璃神金铸成,双眸犀利如闪电。

        他扫视四方,众人不敢与之正视,纷纷低头,在人们看来,这好比一个年轻的神灵,连摇光王都给杀了,谁不心惊肉跳?

        “刷”

        叶凡的道身化成一股清气,裹着两只黑箭与摇光一脉的圣器回归本体,就此消失不见,天地中只剩下一个叶凡。

        李轻舟攥紧了拳头,咬牙低语,却不敢大怒,连他的师傅都能斩的强者,若是顶撞,连灰多半都剩不下。

        “摇光主人所出不过是一具圣光身而已,真身依然天下无敌,今夜许多神通都不能施展,算不得什么。”一个童子道。

        炽烈的光一闪,叶凡撕开虚空,离开了这片大荒,至此人们才长出了一口气,刚才的压力太大了,几乎要窒息。

        “好强大……是他吗?有一种相似的气质。”风凰惊疑不定,美眸中有神辉射出,五色面具闪烁,祥光漫出,缠绕仙躯上。

        “难道说……真是那个人回来了,又不太像,血肉化为一颗颗古星,并不是他的手段。”姬碧月也在自语。

        但凡强者莫不在思忖,这样一个横空出世的人物注定要震撼天下,全都在猜测他的身份,到底出是什么传承。

        “应是域外来客!”突然,一个活化石开口,说出这样一个结论。

        “这……很有可能!”许多人心中大震,而后不自禁的点头。

        浑拓大圣早在十年前就曾说过,有域外强者赶来了,若是有一天,他们的弟子等出现在这个世界,算不得什么意外。

        星空下一片沸腾,这片大荒原本古木参天,野兽横行,古金鹏、吞天猿、赤金乌等出没,而今却一片狼藉,断山、大裂谷、深渊到处都是。

        一场大战过后,各种飞禽古兽都被惊走了,远遁莽荒深处,只剩下了满目疮痍。

        这一夜注定难以平静,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叶凡真身屠半圣,道身裂摇光王,引发**,席卷东荒。

        也不知过了多久,人们才从十万大山中散尽,大部分人重回青霞城,到处都是修士的热论。

        “圣主真身出马,肯定能镇压此人。”摇光的童子愤愤不已,非常的不服气,因摇光的崛起,这些年来,连他们这些门人所过之处都倍受人礼敬,如今头一次尝到这种滋味。

        “师傅的真身真的还在摇光主峰上吗?”李轻舟自语,望向璀璨的星空。

        北域,天皇子在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立身在一座古岳上,双眸中射出两道炽电,斩断夜空,前方一座大山被其眸光削平,乱石崩云。

        “一位半圣……被南面的那个人给杀了?”

        他的心情很差,八部神将后裔中几位强大的半圣是他的左膀右臂,死去任何一个都是一种难以估量的损失。

        在不久的将来,那是有望成圣的存在,可以一路可追随他征战天下,这样死掉,让人扼腕痛惜。

        天皇子神色冷酷,一头及腰的发丝飞舞,虽然俊秀绝伦,风姿傲世,但神色却有些吓人,头上的紫金皇冠出现一道道裂痕,而后炸开!

        在其后方,站着一排古族强者,一个个神焰跳动,杀气冲霄,只差等他一道命令了,就将起兵南下。

        这些人长相各不相同,来自八大神族,有的生具神翅,闪电绕体,噼啪作响,有的魔光蔽月,力拔山河……宛如一群神将复生。

        “神之子,血凰山、火麟洞不都是答应了吗,只差您一句话了,就可南下,踏平那些土鸡瓦狗,血洗个干净。”

        一个神将后人说道,话语嗡嗡作响,震的前方的一片山峰都在摇动,可想而知他的实力多么强横。

        “我遣出几路族人,更是让几位半圣南渡,是想摸清那个人究竟是谁,没有想到人马刚一到就折损了。”天皇子神色冷漠,背负双手,望向天际,像是要透过虚空,直视南域。

        “一定要他好看,将他挫骨扬灰!”

        “皇子动身吧,无论什么人跳出来,都将他们全灭!”

        八部神将的后代一个个法力如海,血脉纯净,力量强大无匹。

        “我会亲手毙他,不过这一次要杀的人可不止一个,圣皇子肯定会跳出来的,这一次我都要收拾个干净!”天皇子森然道。

        “可是,万一须弥山那位震怒怎么办,神蚕族的公主也不好惹啊!”八部神将后代有人露出忧色。

        “无妨,须弥山有一尊大圣不假,可我古族又不是只有他!”天皇子神色冷酷,摊开手掌心,将一枚古兵攥了个稀烂,道:“我想杀他们,逃不出我的掌心!”

        八部神将后代有的忧虑,有的振奋,他们知道,一场天大的风暴将要开始了,神之子将要凌厉出手了。

        突然,远处传来一声长啸,一道身影如流星一般迫近,传来一阵剧烈的波动。

        “神之子,大事不好了,进入南域的几路军,又有一路被杀了个干净,而且……”来人单膝跪在地上,偷看了一眼天皇子,有些犹豫,不敢说出口。

        “而且什么?”天皇子冷漠的问道。

        “第二位……半圣被斩!”这个人战战兢兢的说出这则消息。

        “什么,又一位半圣被杀了,究竟是谁下的手?”

        “怎么会这样,即便是古皇子对上半圣,也得废一番手脚,怎么八部神将刚赶到南域就被人杀了?”有人忍不住道。

        在天皇子的背后,一群神将后代全都变色,一个个都在咬牙,抓紧了拳指,骨节嘎嘣嘎嘣作响。

        “是……圣皇子出的手!”这名前来报信的古族说道,偷偷看了一眼天皇子的脸色。

        “我就知道,他肯定会跳出来,他死定了!”天皇子神色阴寒,而后转身望向一片古老的黑色山岳,吩咐手下,道:“去禀告血凰山、火麟洞,就在今夜,共同南下!”

        这一夜,风波不断,南域喧沸,星空下展开了一场场决战,战果惊人,震动八荒。

        东方野、燕一夕、厉天、李黑水等人一起出动,截住了天皇子的一批人马,毫不留情的动用了神女炉,催动这件大圣器,将所有人轰杀了个干净。

        龙马第一次参与种事情,连连大叫痛快,叫嚷着要去再干一票大的,杀人放火最爽快,干脆将古族老巢给端掉算了。

        一群人翻白眼,这家伙简直就是唯恐天下不乱,是一个祸害。

        厉天忍不住说道:“我说马哥,你是瑞兽吗,真是上古圣皇才能拥有的坐骑?怎么这么凶残啊。”

        “什么马哥,以后叫龙爷!”龙马大刺刺的纠正,浑身缭绕火光,鳞片晶莹璀璨,马鬃没有一根杂毛,似神焰跳动。

        “龙你大爷!”一群人都给了他一巴掌。

        与此同时,圣皇子也到了南域,就在另一座古城中,他火眼金睛,发现了一位半圣,认出是天皇子的部众。

        这一战,石破天惊天,百里风云大动荡,猴子太勇猛了,任半圣怒吼,也无力回天,被一棍子将脑袋打了万朵桃花开,脑浆四溅。

        斗战一族勇冠太古,圣皇子体内流淌有古皇的血液,流动时发出的声音如雷霆海啸般,自然不可匹敌。

        南域沸腾,是一个不眠之夜,四处都有人在谈论,全都紧张的关注局势的发展,人们知道一场大战将要展开。

        “神秘人杀半圣,毙摇光道身……这一夜可真是风云迭起!”

        “而今,圣皇子都来了,又杀了一位半圣,将有天大的波澜!”

        “天皇子已有三路大军溃灭,全都是刚进南域就被人屠戮,可真是针锋相对,这是在抽天皇子的耳光。”

        南域风起云涌,星斗满天,众多修士却没有一点睡意,全都在密切关注,他们知道一场飓风来了!

        在这一夜,谣言四起,各种消息皆出,其中有一条让所有人都在关注。

        “摇光王真身可能要出关了!”

        “他是要平乱,还是想与那神秘人决一死战?”

        摇光真身多年未现,人们都很紧张,不知是真是假,这个夜晚更乱了。

        “大事件爆发了!天皇子南下,统率八部神马上就杀到南域了!”更大的风暴上演,消息传来,震撼南域。

        一场飓风席卷东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