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入瑶池
  • 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入瑶池

    作品:《遮天

        大厅中杯盘狼藉,众人饮酒至深夜,全都醉倒在桌旁,第二天日上三竿就才以一个个睡眼惺忪的起来。

        “痛快啊,好久没有这么畅饮过了。”东方野刚一起来,又抱起一个酒坛子就咕咚咚喝了几口。

        接下来的几日日,他们都在庆祝与畅饮,五日后才各自散去,约定来日再聚。

        “期待那一战!”

        众人都已知晓,叶凡与圣皇子约定强势出击,将来必有石破天惊的一战!

        “我师傅呢?”幼童花花有些怕生,对天之村的一切都感觉很陌生,正在被小雀儿领着熟悉环境。

        “你是神子的弟子,我是天庭的神女,知道管我叫什么吗?”小雀儿身段修长,明眸皓齿,仙姿玉骨,不过却略显稚嫩。

        “不知道。”花花眨巴着大眼睛说到,看什么都觉得新奇。

        “一株仙苗!”远处,一株老槐树下齐罗笑眯眯,这些年来他成为杀圣后几乎没有出过手了,每日都是以下棋、泡茶等来消磨时光。

        唯有踏入半圣领域的人才能明晓这个糟老头子有多么的恐怖,这是一种蜕变,洗尽铅华,蜕尽杀气,杀圣将更上一层楼!

        正是因为有这样一个杀圣,叶凡心中才很踏实,将来无论发生什么,天庭众人的结果都不会太糟糕。

        他将花花丢在天庭,又当上了甩手掌柜,放任他自行成长,之所以敢如此是因为他知道齐罗等肯定会悉心栽培。

        天庭有九窍圣灵神液,可为孩童筑下最坚实的道基,而花花的识海中则有佛门无上玄法,有圣人督促与引导,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

        “师傅,我们想在这片浩瀚的天地中好好的转一转,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张清扬道。

        “十年后再回来。”龙宇轩亦开口。

        想要真正融入这个世界,必须亲身去经历才行,他们选择以自己的双脚去丈量这个真实的世界。

        神骑士亦是如此,他的道行极为高深,在地球上被大道压制,而今到了这个世界随时能一路破关。

        “是啊,踏遍山川,以身度红尘,心境的锤炼比之苦修更重要。”叶凡点头,为他们送行,看着他们消失在地平线上。

        至于龙马,根本就没有去苦行的打算,而今它乐不思蜀,与其说是与黑皇惺惺相惜,不如说是臭味相投。

        这几日,两个很混的东西凑在一起,而后又拉上段德叽叽咕咕,摊开一副地图,不知在打什么损主意。

        “本座没时间陪你去转,要做一票大的!”这是龙马的回复。

        叶凡满脑门子黑线,段德、黑皇、龙马这就是三个混蛋,不知道又好祸害谁去,他倒也没有制止,因为偶尔一瞥发现似是摇光的地势图。

        摇光圣地疑似建立在一座帝坟上,那里的地势是一个巨大的土包,有世人无法理解的玄奥。

        这是一个大计划,段德与黑皇早已谋划十几年了,一直都不敢动手,不知为何而今想动手了。

        “道爷我呕心沥血的推演,得悉那帝坟中都有东西,少则几个月,多则半年必会冲关而出……”

        叶凡在远处听到这样的话语,摇头哂笑,这无良道士多半在瞎忽悠,好好的一个圣地怎么可能会崩开。

        在这一日叶凡也离去了,他有一些事情要去处理,不久后可能没有时间了。

        离开天之村后,大地上寸草不生,赤地百万里,因为这是北域,缺少生机再正常不过。

        清风拂面,走出叶凡屹立在一座山峰上,眺望枯山大地,光秃秃一片,看不到一缕生气。

        路过神城时,叶凡感受到了那里的繁华,各种血气混在一起,形成一股磅礴之势,宛如一座天地铜炉。

        “只有我一个人返回了地球,而今有成功回来了,需要将柳依依、张文昌他们家人的近况都告诉他们。”

        叶凡没有进神城,而是选择继续横渡虚空,径直前往瑶池圣地。

        北域干枯,缺少生机,但并不是每一个地方都如此,瑶池自然也不在此列,它壮丽而秀美。

        这一圣门并非悬在半空中,就坐落在大地上,当日叶凡就赶到了这里。

        圣山巍峨,秀峰空灵,宛如走进了仙域中。石岩淌神泉,灵草并崖生,瑞兽山中伏,既有仙气,又有奇景,瑰丽多姿。

        “东荒久负盛名的神土!”叶凡自语,时隔多年,他又一次站在了此地山门外。

        “刷”

        青光一闪,远处虚空之门大开,走出几名古族,降落在地。他们看了一眼都露出诧异之色,不过也没有在意,而今无人能望穿叶凡的“改天换地”**。

        “为首之人是一位斩道者!”叶凡露出异色,古族的强人为何要来瑶池圣地?在圣人不出的年代,斩道者便是绝顶战力。

        叶凡看着他们的背影,一阵思索,而后也迈步向山门走去,告知护杀山高手他要见柳依依。

        一切都很顺利,他进入要瑶池内。

        这个地方,龙气缭绕,一条条一缕缕,化成云霞蒸腾而上,紫气华贵,每一座山峰都不下上万道。

        在这北域,还能有这样一处净土,实在是一种奇迹,每一片崖石都有仙雾悬笼,古药扎根石峰中,秀美而壮丽。

        “你是……”柳依依得到禀报很快赶来,在一片竹林间的客舍内与叶凡相见,狐疑的望向他。

        叶凡以神念扫出,得知并未有人窥视,微微一笑,露出了真容。

        柳依依纤手一抖,茶杯差点落地,脸上写满了惊色,近乎颤抖着问道:“是你……叶凡。”

        而今,天下谁人不知,叶凡于十四年闯中州祖庙,神勇一战,斩掉谪仙华云飞,独尊五色祭坛上,没有人敢与他在荒古禁地中抢夺传送阵,最终离开了这片星域。

        这么多年过去了,都认为他不可能再出现了,只是北斗星域中已逝长河中一朵的浪花,可而今又现了。

        “依依是我。”叶凡道。

        “你回到了地球,见到了我们的亲人,我的父母他们怎样了?!”柳依依胸口剧烈起伏,站起身来,无比的激动,眼中噙满泪水,焦切的看着他。

        “他们身体还算好。”叶凡出言安慰,同时心中一声轻叹,他虽然成功回去,可是自己的父母却不在了。

        “真的吗?”柳依依眼中的泪水成串的滚落,她是一个现代人,无论这边再怎样神奇,就是可以长生,也难以抵挡星空另一岸的思念,无时无刻不想回去。

        叶凡没有多说什么,取出一大堆东西,有星空另一边的香水、服装、零食……更有触摸屏电脑等。

        柳依依含着泪水,观看叶凡拍下的清晰而温馨的录像,里面有她的父母相互扶持,还有他的弟弟以及她从未谋面的侄女。

        她当时就忍不住了,心酸无比,不停的哭泣,恨不得立刻回到星空的另一边。

        叶凡退出了精舍,在这片区域漫无目的的行走,而今他源术大成,只差一线就成为了源天师,看出了更多的奥妙。

        “唔,第五代祖师**在这里着实下了一番功夫,源阵密布,让灵气滋养每一寸山石与土地,化为了无上灵土。”他摸了摸下巴,开始认真观摩。

        他来此访友,自然不能进入一些密地,只能在有限的范围内观看。忽然,他感觉有人靠近,并未在意,继续前行。

        “叶凡。”

        身后有人这样呼唤,一个女子轻盈而来,白衣飞舞,身段纤柔修长,乌发秀丽,莲步款款,似凌波仙子御空而至。

        叶凡心中一动,装作好奇回头,跟随寻找所谓的“叶凡”,一脸的“惊异”之色。

        这个女子肌肤似凝滞美玉,脸颊莹白,额头洁白亮泽,一双眼蕴有神秀诗菁,带着一缕笑意,宛如画中的仙子走来。

        正是瑶池圣女,与安妙依、颜如玉并列为东荒最美女子,连中州的各大皇族,甚至连古族都想联姻而不成。

        多年过去后,她的变化不是很大,美丽依旧,举手投足美到极点,灵秀自然,贝齿闪动光泽,道:“你能骗过世人,却骗不过我。”

        “你是……瑶池圣女?”叶凡不解,一脸的迷惑。

        “叶瞳斩万初圣子时,我就在当场,看到了一个人威势各族,力压诸多斩道者。”瑶池圣女袅娜而来,身段婀娜,胸部饱满,将雪衣撑起几道完美的曲线,小蛮腰盈盈一握,双腿修长。

        “圣女在说什么?”叶凡故作不知。

        “我想说你是叶凡。方才我恰巧见到依依,她情绪激动,双眼红肿,尽管在掩饰,但却瞒不过我。这么多年来,她唯一的心病就是想回到星空的另一岸,除却是你回来了,带来了让她激动的消息,还能有谁?”

        叶凡摊手,表示无法理解,向前走来,笑眯眯的道:“我对圣女仰慕久矣,也许我们真的有缘,所以互相间有好感,似曾相识。”

        瑶池圣女拢了拢秀发,莹白的额头神华内敛,灵动的的眸子闪烁慧光,道:“在我面前你没有必要掩饰,实话相告,我也学过一些源术,你肯定是用了改天换地**。”

        “好吧,既然圣女认为我是,那我就是了,我以叶凡的身份邀请仙子一起去赏月,谈些人生的志向可否?”

        瑶池圣女红唇亮泽,清丽绝美中带着一丝性感,身段轻盈柔美,带着自信的目光,嘴角微翘,似笑非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