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余威震北斗
  • 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余威震北斗

    作品:《遮天

        “该走了,到火灵壑去观看天纵奇才间的对决,一个时辰后大战就要开始了!”

        “不错,赶紧寻找好位置,看一看这场东荒近年来最为引人瞩目的一战,到底谁更强。”

        长生茶馆中的人陆续起身,几乎眨眼间就走了大半,飞向远方,都不想错过这场天才大战。

        “真是让人期待,疑似叶凡的弟子或者后人要出手了。”天空中人影绰绰,许多人都眸光湛湛,驾云朝一个方向赶去。

        不多时茶馆中便冷清了下来,除却神骑士他们几人外,几乎所有人都走了个干净。

        “这个孩子……已经成长起来了。”叶凡有些感慨,当年离开时曈曈还是一个稚嫩的幼童,常常哭鼻子,独自一个人垂泪与一些小动物说话。

        十几年过去了,他竟已经成为一方天骄,可以大战诸圣地的圣子了,声名鹊起。

        “诸位还不走,到时候可没有好位置观战喽。”茶馆的伙计善意的提醒。

        “好,我们也上路,去看一看这场天才争雄战。”叶凡道。

        “哈哈……”龙马大笑,刚来到北斗星域就能将见到叶凡的弟子与人激战,让它很兴奋。

        “真是我那未曾谋面的……小师兄要出手?”张清扬双眼烁烁生辉,此战让他期待。

        他们一路上见到了大批的修士,其中有不少都是古族,长相奇异,有的狗头人身,有的生有神翅,有的状若雷公,各不相同。

        “十几年过去了,人族圣体隐退,却有一位弟子出世了,我倒要看一看他是否生有三头六臂。”

        “当年的人族圣体让我太古各族很狼狈,真有点期盼他回来,再掀起一番风云,我就不信天皇子斩不了他!

        太古族强者许多显然是来者不善,当年叶凡血战天断山脉,大战天下豪雄,血水染红了整片山脉,也不知道死去多少英杰,古族至今难忘。

        “还是算了吧,元古当年何其强大,身为元皇八世孙,血脉之力惊天动地,竭尽所能最终还不是战死了。”

        在这一路上古族各方雄主不断出现,纷纷出言与议论,早已过去多年的大决战让他们记忆深刻,依然未忘。

        火灵壑是一处远古战场,位于天痕城西百里外。

        这片山地中心有一条大壑,长达数以十里,寸草不生,无论种下什么样的种子,怎样浇灌都不会生根发芽。

        火灵壑土地呈红褐色,寸草不生,光秃秃一片,相传曾出现过一尊火灵,君临天下,统治中域无尽岁月。

        此时,火灵壑周围的山峰上人满为患,这一战影响很大,各方关注,被誉为年轻一代天王战。

        “你们确信,那个叶瞳与圣体有关吗,真是他的徒弟或者子嗣?”有人不大相信的问道。

        “你落伍了,此子我曾亲眼见过,早在两年前就被那只狗娘养的黑皇领着出来试炼过,绝对与圣体有关。”

        许多人不禁倒吸冷气,叶凡的传承未断,当年他闯下了赫赫威名,名震东荒。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的大敌们始终没有忘记。

        “当年啊,还真是让人难忘,那么多惊世决战,全天下震撼。”

        人们思绪万千,想到了叶凡打破诅咒,月夜对抗天威,初露峥嵘时,就引得举世瞩目,如在昨日。

        后来,连天大战,他纵横天下,直打的天崩地裂,血流成河,尸骨成山,五域大地震,这些岁月好像还没有远去。

        “来了!”有人叫道。

        远处,一大片云雾翻涌而来,浓的化不开,像是一片以神金铸成的云彩,茫茫无边,上面屹立着上百人影。

        当中,有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男子,头戴紫金冠,身穿锁子甲,身材高挑,英气逼人。

        “万初圣地的人来了,最前方那个少年就是他们的这么多年来倾尽心血培养出的天纵奇才,名为莫雪。”

        莫雪神色平静,黑发披散在肩头,英姿勃发,眼眸很深邃,屹立在云层最前方。

        他身上的铁衣寒光闪烁,头上的紫金冠灿烂夺目,有大道波纹流动,将他衬托的高不可攀。

        “傲骨英姿,听说他早就步入大能境界了,两年前就战败了五百多年前的万初圣子,实力超级恐怖。”

        莫雪立身在云朵上,岿然不动,一缕缕大道气机自他的肌体溢出,隐约间有电闪雷鸣,他像是一尊天王转世!

        在其身后,站立着数十上百道人影,一个个都沉默不语,面无表情。

        “这可真是兴师动众,万初圣地光是大能级的人物就来了十几位,可想而知对这一战多么的关注!”

        人们都很吃惊,尽管知道万初圣地与叶凡以往有过节,但却没有想到有这么大的怨气,显然憋了也不知多少年了。

        “这还不明白吗,圣体当年毙掉了他们的圣子,又杀了他们的圣女,最后更是将他们的那暴怒的圣主引入万龙巢……这仇可是结大了。”

        “嘘,小声点,万初圣地的一位活化石望过来了,听到了我们在说什么。”

        人们低声议论,这片山脉的气氛当即就紧张了下来,万初圣地是为出一口恶气而来,此战只能胜!

        “唉,人族圣体当年太过强势了,让堂堂一大圣地都憋了一肚子火,却奈何不得。”

        许多人点头,叶凡离去了,而万初又好不容易出了一个绝世天才,自然要邀战,声威要重新崛起。

        “你当年都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龙马问道。连张清扬与龙宇轩都眼神怪怪的,一起望了过来。

        叶凡哑然,摇了摇头才道:“只是为了活下去而已。”

        “不可能吧,他们怎么这么恨你?”龙马不相信。

        “那是他们自找的。”叶凡想到了很多往事,在他的道未成时可是相当凄惨的,诸圣地、各大教都为了万物母气鼎而追杀他。

        在那些年里,他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倚仗源术通神,改天换地,从一个地方流落到另一个地方。

        在那些年里,若是没有源术他早已被杀数十上百次了,直到他的修为进军天下雄主行列,才扭转了这一切。

        “轰”

        远处,滔天妖气涌动,五色神光冲霄,一头巨大的孔雀横空而过,照亮了天宇。

        “孔雀明王来了!”

        众人惊呼,正是当年纵横天下的孔雀王,屹立在云端,来此观战。

        “这可是妖族的一尊王,天地未变前就几乎斩道了,而今更是道法通天,当年与圣体有交,这是为叶瞳压场来了。”

        天地间,狂风怒吼,神云汹涌,强大的波动如瀚海一样起伏,在这短暂的片刻间来了诸多大势力。

        “摇光、道一、紫府、瑶池圣地的人都来了,阵容不弱,想不到年轻一代的这场对决引得诸圣地都坐不住了。”

        “这是自然,现在所有人都在关注,都想看一看圣体的继承者到底如何,会不会是第二个叶凡再现世间!”

        “轰隆隆”

        远处,天地震动,蛮兽嘶吼,一个白衣胜雪的男子骑着一头黄金犼出现,像是一尊天神一样立在远方,他俊秀而儒雅,眸光犹若星辰。

        “是姜逸飞,姜家的圣主竟然亲自来了。”

        “这么多年来,此人最是神秘。自其出道至今从来没有与任何一位绝世雄主大战过,没有什么光辉战绩,无人知晓其修为的深浅。可是,却被有些人归为当世最可怕与最强大的几人内。”

        “嗷吼……”

        龙吟动九天,远处八十一条大龙挤压满了西方的天空,这些龙气让天地都沸腾了起来,而后九头恐怖的蛟龙现身,拉着一辆辇车停在云层上。

        “是大夏皇主夏一鸣到了!”众人惊呼,没有想到连中土的大人物也都相继现身了。

        同一时间,另一个方向妖气弥漫四野,恐怖气息震惊世人,在漫天的紫气中一个人昂然而立,唯有一双眸光穿透虚雾,慑人心魄,让许多人胆寒。

        “是天妖王,天妖宫主妖月空也来了!”

        “轰!”

        另一面,汪洋一样的波动汹涌,古族许多高手放出强大的气机,如百万魔山压来,让人要窒息。

        所有人都变色,当中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位斩道者,全都是太古年间封在神源中而活到当世的强大人物。

        “人多就了不起啊,想吓唬我大侄子,没啥可怕的!”正南方出现一尊高大的身影,他像是一个野人般披头散发,血气滔天,手中拎着一杆狼牙大棒。

        “蛮神王东方野到了!”人们又一次变色,没有想到今日竟来了这么多的大人物,全都为这小辈一战而来。

        显然,所有这些都是因为叶瞳可能是圣体的弟子而起,引动这些大人物出关,无比关注。

        “真没有想到,圣体离去这么多年了,只因他的弟子出世,就引发了这么大的波澜!”许多人慨叹。

        远处,张清扬与龙宇轩都很激动,没有想到叶凡在这个世界竟有如此的威势,即便人已经远去,还是可以让天下因他的关系而震动!

        “来了,叶瞳终于来了!”有人惊呼。

        远处只有一个人飞来,并没有任何护道者,他快到了极致,化成了一道惊虹划破了这苍空。

        “轰”

        当他停来下来时,人们眼中是熠熠神辉,这是一个英俊的少年,不过二十岁,浑身每一寸肌体都在发光,他像是一轮太阳一样璀璨。

        “你终于来了!”莫雪眼中光华大盛,如两道犀利的闪电射出,脚下的云朵全都被震散了,崩溃向八方。

        此外,还有其他人呼喝,来自不同的大教,更有古族的人,让此地刹那间杀气冲天!

        “师傅你当年的仇家可真是不少啊。”叶瞳自语。

        他的躯体越发刺目了,一轮金色的太阳自他的背后升起,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血脉异象,他体内的太阳神血发出了山崩海啸的般的声音,清晰震动而出。

        “我师傅虽然不在了,但他的传承还在,对他不满、有大仇怨者可冲着我来!”叶瞳英姿勃发,浑身黄金光芒炽盛,他屹立在一轮金色的太阳当中,让人无法正视。

        “一个小娃娃也敢大言不惭!”

        “嘿,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许多人喝斥,全都露出了可怕的杀机。

        场中央,叶瞳怡然无惧,浓密的长发披散,笼罩着炫目的太阳神华,道:“我将替师傅迎战他昔年的所有敌手!而今,我师的敌手已不是你们,在更高处!”

        求月票投来,激烈啊激烈,呼唤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