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章 转世与灵山
  • 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章 转世与灵山

    作品:《遮天

        (昨天小失误,许晔,孤儿院孩子年龄有误,已经修正。)这个孩童虽然年龄不大,大是却很聪慧,眼睛很亮,额头饱满,脸上没有藏区牧民的高原红,皮肤白皙。

        叶凡神色郑重,神识放出,扫遍这个孩童每一寸肌体,更是深入识海,想要探个究竟。

        轮回,关系甚大,一直是他想弄清楚的问题,究竟有没有来生?关乎到了天大的问题。

        若是有,那可以想象将来某一天必会有一场席卷整片星域的大风暴!

        古之大帝哪一个是凡俗,若可以转世,将来多半都会归来,将会发生怎样的可怕的场面,简直不可预料。

        若向深远去想,古天庭瓦解了,那几位大人物,尤其是那位帝尊可以转世……叶凡激灵灵打了个冷颤。

        这一切若是成真,天地都要倾覆,这片宇宙都要崩坏,简直无法想象!

        都说这是一个大世,成仙之路将要开启,如果有轮回转生这一事实,毫无疑问古之大帝会再现,到时候麻烦就大了。

        叶凡天灵盖发紧,为何万族都在这一世觉醒,这似乎是一种预兆,刚才瞬间的猜想可能成真。

        无始大帝、斗战圣皇、不死天皇……古天庭的帝尊,哪一个是省油的灯,都足以掀翻万古!

        叶凡格外慎重,静心凝神,不惜以自己的“神”入主这具幼小的躯体,在每一寸的血肉中前行,想要寻出一尊古佛来。

        几位上师吓坏了,见到叶凡如此郑重,眉心中走出一个金色的小人,如临大敌般检查,让他们都心中怦怦剧跳,几乎要窒息。

        这个孩童骨骼奇异,是修炼的好苗子,在佛家来说这是天生拥有佛骨的人。且,他虽然幼小,但却多慧,与一般的孩子根本不一样,有点少年老成的样子。

        血肉与腑骨中并没有藏着“神灵”,叶凡可以确定,他的神识几乎快将每一个细胞剖开了,检查了个通透。

        最终,拳头大的金色小人进入了孩童的识海,这是藏“神”的根本所在地,这一次叶凡是抱着残破的绿色仙鼎进去的,若有意外发生足以镇慑。

        人的潜意识很强大,藏有自身的“神”,所谓的潜能过于神秘,涉及到了很多,自身天生之“神”若足够强,显然潜能也会强大很多。

        叶凡搜索其潜意识,相传若有轮回,前生便会藏于潜意识当中,过往种种,一切神通都保留在此。

        他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孩童的“识藏”,那是一片经文区,这部分潜意识已复苏,故此能诵失传真经。

        孩童的识海很不凡,有电闪雷鸣,亦有蓝天雪山,非常的壮阔,这是就是所谓的潜能区一隅。

        “诸行无常,是生灭法。生灭灭已,寂灭为乐……”

        蓦地,叶凡呆住了,他见到了一个模糊的老僧,正在口诵经文,高坐一片道山上,位于未觉醒的潜能区域。

        叶凡如遭雷击,难道还真有轮回不成,他竟然在孩子的识海中当见到了这样一尊老僧,简直不可想象。

        他怔怔出神,转世成真了吗?这是颠覆性的,让他无法理解,他只相信今生,人死万事空。

        毫无疑问,这是极具冲击性的,让他的观念受到了大震动,这尊老僧虽然模糊看不清,但绝对是一尊古佛。

        叶凡稳住心绪,金色的小人在识海中迈步,向前走去,他还是有些不相信,想弄个明白,看个仔细。

        “如来证涅槃,永断于生死……”

        “若有至心听,常得无量乐……”

        他翻过这座道山,神情一滞,竟然见到了一片山峦,每一座上都盘坐有一个老僧,分别在开口诵经。

        叶凡顿时一怔,即便转世也不可能有这么多“神”共存,难道转生千百世了,都为菩萨与古佛?

        在这一刻,他心中大定,自语道:“我始终不相信轮回,人死如灯灭,不可能长存与转世。”

        他向前望去,发现了众多老僧与古佛,不属于一个时代,经文如海,古咒如河,绵延不绝。

        叶凡神色镇定了下来,眼眸深邃,一眼望到了尽头,双手划动,推演昔日的因果,这是逆天的观古术。

        明媚的晴朗天空下,一个三岁的孩童坠落进一个地窟中,里面有石佛,有钵盂,有腐烂的古经。这是佛门的一处地宫,在石台上有一块“佛顶骨”,被落下的孩子砸中,发出了一片奇异的光,没入他的识海中。

        不久后,孩童被救了上来,却大病了一场,可是由此便能诵经文了,可写咒语,发生了识藏现象。

        “是了,原来如此,一切都是这样来的。”叶凡自语。

        他退出了孩童的识海,下一刻带着几位上师寻到了那处地宫,见到了一些残迹。三年前,孩童的父亲将他抱出来后,并没有动这里的一切,还保持原样。

        “伏藏!”几位上师当即激动的说道,佛顶骨内蕴含了佛门的道统,在孩子落下的刹那,转移进了他的识海中。

        相传,释迦牟尼曾以整颗古星的业火炼化真身,锻铸准帝躯体,由此脱胎换骨,而在这个过程中,烧出几块残骨,其中有一块是头顶骨。

        而后,几块骨就成了佛门至高的圣物,历代高僧大佛都会参拜,默诵经文,由此也等若承载了佛门的道统。

        叶凡将佛顶盖持在手中,入手沉甸甸,不过却未感觉到压力,因为历代大德圣僧整日面对,早已将其炼化,磨掉了准帝气机,不然根本无人可接近。

        而今,这只是一快佛骨了,内蕴的经文都转移到了这个孩童的识海中。

        “这可是难得的炼器材料,若是做成一个骨盾,几乎可挡一切攻伐。”

        旁边,几位上师听到他自语差点吓破胆,这可是是释迦牟尼的头盖骨,贡起来礼敬都嫌不够,还想打磨成古盾?

        一切前因后果明了,这不是什么转世,只是佛门伏藏的转移,不能证明有来生。

        在这个世上,叶凡知晓唯有几样东西可保人元神不朽,药王、神髓、九窍圣灵内蕴的神液、成了气候的龙鳅、以及最稀珍的不死药!

        可这个孩童为何与星空另一岸的古佛模样相同?这让他多少有些疑惑。

        “一生又一生,一世又一世,总会能找出两个容貌相同的人,这也算不得什么。”叶凡自语。

        他坚信没有转世,元神总会枯朽,若是可转生,那岂不是说人人体内都有不死药,这怎么可能!

        他以强大的元神深入孩童的识海,仔细检查了多遍,确信与星空另一岸的古佛无关,根本不可能有他的印记。

        “古佛于我有恩,说是见到了未来的某一场景,我想就是这一刻吧,他想让我将这个孩童带回去,传出其识海中的无尽佛法。”

        叶凡蹙眉,这样小的一个孩童实在不适合带到星空另一边,太过幼小了,且他的父母怎能割舍。

        然而,几位上师替他开口,刚一说想带这个孩子去修行,这对牧民夫妇就答应了,而且无比的高兴。

        他们都信佛,这个孩子自幼能诵古经,让他们深感自豪,愿意将他送入佛门中修行。最主要的是几位上师寻到这里时,曾施展出过佛法,在这个时代宛若神人一般。

        夫妇两人还有其他孩子,此后倒也不至于孤独,而且认为这个孩子若是能常伴佛前是一种莫大的荣幸。

        叶凡问这个孩子是否愿意,最主要的还是他其自己,尽管不大,但也值得尊重,他不会勉强。

        “我愿意!”出乎他的意料,六岁的孩童很干脆,表示愿意随他去修行。

        叶凡一叹,在星空另一端老僧化道前竭尽所能帮助他,斩断他身上的神秘枷锁,果真是看到了今日的“果”。

        最终,他们一行人上路,赶往灵山,因为这个孩子诵出了完整的咒语,小松铃铛中的小石佛光辉灿烂,指引出了灵山。

        这一次,道路光明璀璨,铺展向远方,没有一个断点,通向一片雄伟的大山,顺利进入。

        灵山!

        依旧如过去,是一片干涸之地,缺少生机,什么都枯萎了,成片的古庙座落,寂静无声,死气沉沉。

        几位上师无比激动,没有想到有一天真能登上,这是早在释迦摩尼前就已存在的上古道场,至高无上。

        叶凡、神骑士、小松、龙马、张清扬、龙宇轩、还有这个名为“花花”的孩童也都很不平静,立身在山巅,眺望茫茫山海。

        一座座圣庙,一片片古老的建筑,恢宏磅礴,承载了佛门上古的辉煌,过去发生了太多的往事。

        可惜,而今灵泉已干,草木已枯,没有了往昔的繁盛,但是没有人敢小觑,因为他们感觉到了一股浩瀚的波动,孕育在山体、建筑内,这是纯净的信仰念力。

        不久后,他们开始分开行动,搜索这片上古道场,这里是一片宝藏地。

        叶凡的目标很简单,只为寻找星空坐标,可是始终没有什么收获。他出入一座座古建筑,寻找藏经阁,有些地方有强大的禁制。

        龙马恨不得将这个地方翻过来,掘地三尺,四处寻找佛宝,虽然见到了一些秘器,但都不满意。

        传世圣兵没有,佛门退走时将最重要的东西都带走了,不过却有些珍贵的器物也非比等闲。

        几位上师在一面石壁前,得到了一些秘法与古咒,全都大喜过望。

        神骑士对着一片浮雕默默出神,他感应到了一种强大的法则力量,竟在此悟道了,一动不动,没有人打扰。

        张清扬与龙宇轩也在一些摩崖碑林间,抄录下一些疑似秘法的道纹的痕迹,认真的整理。

        龙马一声长嘶,终于寻到一个残缺的钵盂,是圣人所用的兵器,顿时大喜过望。在蓬莱夺得的五色圣树被叶凡缴获,留在了那里,以作镇教之用,让它很不满,而今总算又得到了一件。

        孩童花花佛感十足,不多时就寻到了一部残经,引起了叶凡的注意,正是《吠陀经》,无比古老,连释迦摩尼都深受过启发。

        尽管只有一卷,但价值也不可估量,叶凡曾在印度得到过一卷,观古术等便是藉此悟出来的。

        他站在这里,认真观看良久,而后闭眸思悟了很长时间,数个时辰后才睁开眼睛。

        忽然,众人听到了小松的叫声,叶凡第一个冲了过去,灵山虽然没有特别的陷阱与杀机,但却有不少强大禁制,他怕小家伙出现意外。

        紫色的小不点手捧着小石佛寻宝,所获甚丰,因为但凡重要器物的地方,小石佛都会闪烁光华,连龙马的钵盂都是死皮赖脸从小松的手中“借”去的。

        此时,它发现了一个铜炉,都快腐朽了,可是却有浓烈的香气发出,让人似是要举霞飞升。

        而且,它在剧烈摇动,里面像是有一个生灵,惊的小松都犹豫不决,没有敢上前。

        因为叶凡早已吩咐过它,在这个地方千万不要冒险,遇上什么古怪一定要呼唤他,避免发生意外。

        龙马、神骑士、几位上师也都被惊动,全都冲了过来,当见到铜炉的刹那,全都大吃了一惊。

        “这个炉子是一件圣兵,不过却毁掉了,失去了一身宝气,内蕴的神祇已经死亡。”这是神骑士的结论。

        叶凡点头,露出一缕凝重之色,这可是一件圣兵啊,就这么的毁掉了,实在是有些可惜。

        “咦,这是炼妖炉吗?”张清扬开口,他身为中土道门的小天师,对于这些古器很是了解。

        “旁边有文字……”孩童花花说道,指着不远处的一块石碑,上面密密麻麻,像是记载了一件极为重要的事。

        叶凡、神骑士等人全都不认识,因为这是梵文,所有文字都很古老,无法理解。

        几位上师上前,认真研读,露出凝重之色,因为这是起源文字,是梵文最初的道迹,艰涩难懂。

        幸好,他们增认真钻研过,能够大致的辨认出这些上古时期的古文,当读懂大半后立时都变了颜色。

        “这是后世的大德圣僧在撤离灵山前所刻的秘文,记载了这座铜炉的秘密。”一位上师郑重的说道。

        “往下读,看看到底说了什么。”

        一位上师神色震惊,道:“这是释迦摩尼亲手封印的古炉!”

        就在这时,炉子又一阵震动,像是有什么生灵要冲出来,让几人都是惊异不已。

        耗尽了一件圣兵的灵气,连内蕴的神祇都死了,里面到底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