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零十五章 道土
  • 正文 第一千零十五章 道土

    作品:《遮天

        “哐”

        龙马人立而起,一双前蹄跺下,横贯在眼前的整条城墙都给震成了尘埃。地上的小天尊脸色煞白,这头神驹邪乎的过分,这到底达到了什么境界,他浑身冷飕飕,踏死他们真跟踩死蚁虫一般容易。

        古城中心有一座阵台,上面刻有各种繁复的道纹,此时光华一闪,城内一个见机快的弟子消失了,跑去送信。

        “这位道兄我想当中有些误会,我们可以谈一谈。”地上的老妪还开口,预感大事不妙。

        即便是盛气凌人的小天尊此时也紧闭口舌,现在如果摆谱,他相信那匹相当恶劣的龙马会一蹄子将他脑袋给踏成烂西瓜。

        负伤的三人都是一个心思,现在绝对要稳住叶凡他们,等众多仙师来了再清算这笔帐,而今只能先忍着。

        凰天女嘲讽,道:“有什么好谈的,我师在中土创教都需要经过你们的允许,你们都是高高在上的仙,与我们这些凡夫俗子不在一个境界,高攀不起。”

        小天尊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这与抽他嘴巴没什么区别,眼前这个艳丽妖娆的女子着实可恨,但是他也只能忍,指节攥的发青。

        “小天尊还是一个孩子,年轻气盛,多有冒犯还请各位海涵,来到我蓬莱都是贵客。”老妪说道,很是真挚,然而眼底深处却有一抹幽冷的光一闪而没。

        “是吗,他还是个孩子,你与这位老翁都年岁不小了吧,刚才不是也曾说无论其他,先将我们镇压吗?”凰天女揪住不放。

        其他人都点头,这两人显然是帮亲不帮理,上来不问青红皂白就想将几人打杀,若非龙马修为高的离谱,多半成为肉泥了。

        张清扬出手,以纯净的念力化成心灵通道,攫取小天尊识海中的一些有价值的信息,看一看蓬莱有什么古怪。

        “师傅,他们似乎得到了一本天书,因此而将进中土传道,想聚纳纯净的念力。”小天师立时就得到这样一则消息。

        “原来如此,怪不得要毁我天庭建筑,焚烧师傅的神像。”詹一凡道。

        上古年间,一些古教就已发现了念力的妙用,但却也有很大的局限性,相传只有一位魔道人物成了气候,孕化出了魔胎。张清扬皱眉,从小天尊的识海中得到这样一则信息,而蓬莱所得的天书与此似有一些关联。

        “这些不过是外力而已,可以快速达到最强,可想藉此登天,却是极难。”龙马撇嘴。它虽然生在昆仑,但毕竟是一头通灵的神驹,多少也知道一些秘辛。

        “过去有人藉此证过道吗?”叶凡开口。

        “听说有一位,不知在哪颗古星,岁月漫长,料想应该早已坐化很多万年了。”龙马道。

        昆仑曾有一位神秘老者,来自域外,在龙马幼年时传过其修行法门,讲过一古事,可惜时光如刀,毫不留情,在龙马还未长大时那个老者就化道了。

        “何人来我蓬莱搅闹?”

        虚空敞开,一道域门出现,一群人冲了出来,为首者一个是老人,双臂过膝,眼赛金灯,跟一个老猿猴似的,一看就是一个护犊子的主,上来就大声喝斥。

        “你们是什么人,竟在蓬莱撒野,不知这是什么地方吗,伤我教之人,一个也别想走!”

        他双臂过膝,所展玄功也很特别,虽为人族,却施展出了神猿玄法,一个法相天地几乎将天捅破,顶天立地化成一尊巨人,一脚就向众人踏来。

        “上古教主级人物?!”有为鱼等人惊呼。

        虽然知道蓬莱是三仙山之一,自古灵气不绝,可感大道,修炼环境没有大变,但还是忍不住吃惊。

        从整体实力来说,这海外的仙岛比之中土道门可怕了不少,这么一会儿功夫已经跳出一位教主了!

        “后悔也晚了,蓬莱不是你们能逞威的地方!”他的大脚铺天盖地,压毁了虚空,如一片魔云一样落下。

        “很多年没有人敢用脚踩我了。”叶凡说道。

        龙马相当的傲气,道:“我又不是没踩过你,虽然没成功,但你不能回避这个事实。”

        此时,它由返璞归真突然间变得气势凶猛,浑身火光跳动,刹那放大,探出一只大马蹄子就撞了过去,跟人对踢。

        施展出法相天地的老者,金灯一般的眼睛急骤收缩,心中震撼,龙马气机一出,让他感觉到了莫大的凶险。

        “这怎么可能?”他不敢相信,深知外界的环境大变,像他这样仙台二层天的人物可以称之为盖世强者了。

        可这头脾气暴躁的龙马压他的几乎要窒息,原本以为自己堪比上古教主,只要一出手,任何敌手都手到擒来,而此时却不是那么一回事。

        “噗”

        龙马野性十足,一蹶子踢出,老者发出一声惨叫,一条腿便找不到了,骨头渣子混着血沫乱飞,当成横飞了出去。

        “在本座面前你也敢自傲,当自己是泰山北斗?就是真正的上古教主来了,在我面前也得趴着、卧着。”

        龙马高傲的扬着脑袋,头上的一对龙角电光炽盛,射出两道赤电,当场将这为大人物劈了个皮开肉绽,浑身发出一阵焦臭味。

        “还有你们,都给我跪过来请安。”它跟个恶兽一样,对远处那一群人命令道,与瑞兽相比差了十万八千里。

        张清扬有心要问叶凡,这是龙马吗,这么感觉像是一方恶霸,真是上古圣皇才能拥有的坐骑?让几人面面相觑。

        凰天女轻笑,表示恶人自需恶马磨,就该如此才对。

        “休走!”

        龙马一声长嘶,留下一片火焰,马踏长空,一蹄子一个将所有人都给拍了下来,更是将那个自以为有上古教主级实力觉得天下无敌的老者踏了个半死。

        这位很护短的老人现在有点发懵,这个世界怎么了,中土不是末法时代吗?可竟然有真正的龙马出世!

        而后叶凡亲自出手,身绽仙辉,从这个来头很大的老人眉心攫取有价值的消息,一指点出,什么秘密都无所遁形。

        “你……”这个老者惊骇欲绝,这是何等的人物,视他如蝼蚁,轻易就将其识海打开,让他无力抗衡,像是在面对一头上古天龙。

        “真的得到了一本天书,蓬莱有人修炼出了一些名堂。”叶凡蹙眉,蓬莱所得经文非同小可。接下来他认真探查每一个人的识海,了解到不少信息,而后望向远方,道:“去那座仙山!”

        叶凡骑坐在龙马身上,带着几位弟子横渡虚空,不久后出现在一片圣土,这个地方祥光飞舞,瑞华流射,一条条、一道道洒满群山。

        这就是蓬莱仙教的根基所在地,当他们赶来时,正好看到大旗猎猎,一群强者出来,正要去迎击他们,为首者是一个中年人,身穿紫金袍,腰束白玉带,相当的威严。

        在其身畔,还并列站着几名男子,全都透发着强大的气机,如洪水一样冲击而来,众人盯着叶凡他们。

        “这片天地未干涸,蓬莱仙教果然不凡。”叶凡道,对面一下子出现五位大能,在这个时代跟天方夜谭似的。

        因为,这并不是上古年间活下来的人,他们的年岁应该都在一千多岁,并非老的不成样子。

        “无故犯我蓬莱,你们是何人?”为首的中年男子问道,正是蓬莱之主,是一位绝顶大能,足以睥睨天下。

        “我为天庭之主,听闻在中土立教需要得到蓬莱认可才行,因此不远万里特来请教。”叶凡说道。

        “上古诸贤离去前,曾让我蓬莱守护人间,不想出现任何变故,你们妄用天庭这一名字触发了天条。”蓬莱之主沉声道。

        龙马毫不在乎,道:“本座怎么没有听说过天条,是何人所定?”

        詹一凡亦出言,道:“上古诸贤让你们守护人世,你们自可继续。我师立教,却需要你们允许才行,这样插手未免太过跋扈了。”

        “长辈说话,哪里轮得到你一个个后辈插嘴。”蓬莱的一位身份不低的人喝斥。

        对面旌旗招展,一片大军黑压压,蓬莱显然动了真怒。另有一人冰冷的眸光扫了过来,开口道:“连一头坐骑也敢乱言,还有没有规矩?”

        叶凡很自觉的下马,他知道这位暴脾气肯定要发作了。果然未出他所料,龙马一声长啸,当然人立而起,化成一道火光就冲了过去,道:“我踩你个肺!”

        “噗”

        可怜那位强者,刚喝斥完一头坐骑乱语没有规矩,就被龙马脸盆大的蹄子给拍在了那里,将肺片都给踏了出来。

        龙马发威,横冲直撞,将所有大旗都给踢翻了,接连将二十几座山峰踏成了齑粉,所过之处天塌地陷,隆隆作响,伴随着电闪雷鸣,火光冲天。

        这是一头瑞兽,它一发威,各种天地异象齐现,加之自身法力如星海,所向披靡,这些人怎么可能挡的住。

        突然,一声轻叱传出,蓬莱之主头上冲起一片五色神光,一株宝树自他的天灵盖中冲出,摇落下成千山万道光华,打向龙马,圣威隆隆,如长虹贯日。

        “孽障,敢来蓬莱撒野,死到临头了!”

        这是一株圣树,乃是上古圣人铸成的兵器,拥有极大的威力,仿佛一尊远古圣人在此复活了。

        龙马即便是斩道的王也不敢撄圣兵,因为差距太大了。一旦成圣,众生包括王者都如蝼蚁般,根本不是敌手。

        龙马拥有极速,化成一道火光冲了出去,躲避过了铺天盖地的圣人威压,但是那株圣树划出一道五色神光,依然扫了下去。

        叶凡不得不出手,手中出现一支黑箭,用力一划,乌光暴涨,如一片黑色的汪洋一般汹涌了出去。

        “轰”

        五色神光溃散,那株圣树倒飞而去,且蓬莱之主横飞了起来,口鼻喷血,这是叶凡留情的结果。

        “请天尊出世,镇杀妖孽!”

        所有人都大吃一惊,没有想到来犯者如此恐怖,许多人冲着那片仙辉流淌的山脉深处呼唤道。

        远处,大山隆隆作响,所有山峰都在移动,快速退向两旁,露出一座巨大的道台,笼罩一道又一道神环。

        叶凡大吃一惊,那座道台很神秘,共分五色,与五色祭坛的材质一模一样!

        且,大道和鸣,光化的真龙腾跃,仙辉铸成的凰鸟飞舞,神秘莫测。一道道神圣光辉弥漫而出,将那里映衬的一片通明,一尊如神明般的存在端坐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