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零九章 孕仙
  • 正文 第一千零九章 孕仙

    作品:《遮天

        成仙地是一个谜一样的地方,古往今来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杰想来这里看个究竟,但几乎全都饮恨而终。

        上万座山峰并立,围拢成一个山谷,每一座龙首峰都张开了龙口,垂落下一条彩瀑,仙光腾腾,汇聚向中心仙池。

        “池中是什么?”叶凡看不真切,在那口仙池中神光亿缕,绚烂刺目,就是睁开天眼也看不透。

        谷中带状仙气缭绕,神霞腾腾,瑞光烁烁,各种仙华流动,形成一处瑰丽的人间仙景。

        连龙马都不禁情绪波动剧烈,四蹄蹬踏,难以安宁,恨不得第一时间冲过去,它生于昆仑,自然知晓孕仙之地,但却从来都没有机会进来。

        叶凡神色振奋,一手抓着古卷,另一只手攥进了拳头,他终于走了进来,将揭晓万古之谜!

        此时,最为平静的还是小松,它没那么多的心思,那丈许长的仙池也只能引发它好奇而已,还没有药王来的实在,更让紫色的小东西动心。

        赤子之心最是难得,而这也是它道行能快速精进的根本原因。

        “走!”叶凡跳下龙马,亲自在前带路而行,此地非常重要,关乎他日后能否得道成仙。

        到了这个地方杀机更盛了,即便没有触发也让人阵阵心悸,这还是仙雾弥漫的情况下,隐去了大半的杀气。

        可以清晰的见到,虚空中有一条条的纹路,细密而繁奥,交织成一片星域般的轨迹,遍布每一个角落。可以想象一旦触发必然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在这片成仙地根本不可能飞行,唯有仙草能在地面生长,这肯定是源帝的手段,即便杀阵密布,也为神药提供了生存的净土。

        “他们的根茎与这法则交融,得到认可才能在此活下来。”叶凡自语。

        紧接着,他打了个冷颤,这个地方的法则与杀阵强大到了然人心惊肉跳的地步,肯定已经诞生了黑皇所说的“阵中神灵”!

        “没错,一定是这样。”他瞳孔急骤收缩,仔细观看后更加确信了。当年的布阵者道行通天,让法阵演化出了神灵意志,有了生命,化成了一个由道痕交织而成的生灵。

        只有持此仙珍古卷来此才能进阵,这已不单是安全路径图,还成为了一种信物。不然,即便懂得法阵的运转与布局多半都得饮恨,古之大帝手段不可预料,化法阵为活灵,阵体可以自由变化。

        黑皇说过,这是道纹与法阵的最高境界,阵内孕生出一尊神祇是古之大帝逆天的表现,等若他们生命的延续。

        谷中地势不平,没有一粒尘埃,到处都是玉质的药田,当年的人早已预料到,此地一定能诞生出宝药,甚至不死神药,促进仙池更为圣洁。

        在这些古药间,叶凡也不知发现了多少株药王,心头剧震,这些要是合在一起比之神药都要珍贵。

        可惜,他也只能眼热而已,除了在路径上遇到的,其他哪怕近在眼前、触手可及也不能妄动,不然必有杀身大祸。

        龙马吞吐仙光,眼睛都快瞪直了,而小松也迈不动脚步了,不时有药王出现,探身即可得,这是一种莫大的诱惑。

        状若红玛瑙打磨而成的妖果,晶莹欲滴,芬芳扑鼻。宛如碧玉刻成的仙兰,翠绿鲜嫩,通体透亮,香气袭人。青霞缠叠的云藤,云雾迷蒙,清香沁脾。

        各种古药数不胜数,品阶不一,种类繁多,像是不小心闯进了仙人的药圃,遍地都是瑰宝。

        每一株古药都流光溢彩,绚烂夺目。更有许多枯死的药王,失去了光泽,倒在地上,所释放出的精气滋养了此地。

        因为时间太久远了,药王并非不死神药,成长到**万年就不易了,时间再长就会化为烂泥,就此衰败。

        此地的仙藤神兰也不知多少代了,而今的药王都是药籽重新发芽生根所成,万代兴衰更迭,枯萎了又繁荣。

        叶凡他们一路前行,仅在这条相对很安全的羊肠小路上,小松前后共挖到十一株药王了,这是一场超级收获,传出去一定会惊的人瞠目结舌。

        终于近了,即将到达仙池,而也正是此时叶凡见到了一座坟,非常的怪异,就坐落在路旁,横断了仙谷内的法阵。

        他不得不吃惊,这得多么高的道行才敢在诞生出神灵意志的大帝杀阵中肆无忌惮的破坏,造出一座坟墓,手段逆天。

        叶凡睁开天目,一眼望进坟墓中,见到数十块碎片,拼凑成一个鬼脸面具,相伴在一片血衣前,让他神色震动。

        充满裂痕的鬼脸面具,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笑中有忧伤,伤中亦有微笑,与吞天魔罐上的痕迹一模一样!

        “是他,他死在了这里!”

        一定是那个少年,与狠人大帝分别后再也没有能相见,生死两茫茫,横尸成仙地,没有能摆脱既定的命运。

        “我只是放心不下妹妹……”

        在那坟墓中,自那碎掉的鬼脸面具上,竟有这样一缕微弱的声音传出,带着遗憾,带着不甘,带着哀求,像是跨越千古而来。

        这张面具尽管是凡铜,做工粗糙,但它却有一种难明的神韵,陈于墓中,让人心中悸动。

        叶凡一叹,狠人大帝以逆天的禁忌神术还原了一些她想知晓的情景,让少年死前的最后一句话能够不熄。

        “不为成仙,只为在这红尘中等你回来。”

        一个女子的声音像是自那九天之上传来,让诸神都忍不住颤抖,天上地下,唯她独尊,选择了一条世人不可理解的路。

        叶凡、小松、龙马激灵灵打了个冷颤,一位傲视万古,俯瞰过去、现在、未来的女子,一句话长存万古。

        这座土坟前没有立碑,也看不到道痕交织,但是却横贯法阵中,长存不朽,不得不说是一种神迹。

        恍惚间,叶凡见到一个小女孩,不过两三岁,身影很模糊,梳着是一对羊角辫,脸看不真切,唯见一双大眼纯净,蕴着泪光,在可怜的哭泣,小衣服打着补丁,穿着露出脚趾头的小鞋子,无助的伸着小手,努力想抓住什么。

        他用力摇了摇头,坟墓还是坟墓,葬着血衣与面具碎片,再无其他。

        叶凡驻足片刻,转身离去,心有感慨,狠人名动万古,才情第一,创出各种不世功法,却有那样的不幸,纵然屹立九天之上,让众神颤栗,却也难改结局。

        即便龙马脾气很暴烈,可是在这个地方却也老老实实,大气都不敢出,紧跟了下去。

        古卷铺展,叶凡对比地势图,穿过古今没有几人能到达的区域,接近了最中心的仙池,一道道霞光飞来,将他们映衬的浑身发光。

        这是一个让人沉醉的地方,祥光喷薄,瑞气成千上万道,举世难寻第二处,若是能长久在此修行,必有大获。

        可是,没有人敢在此久留悟法,万一勾动大道,与这片上古法阵相融,交织出一道道杀则来,那可真是吃不了兜着走!

        “嗖”

        药田内一株古药一闪而没,留下一片清香,让人的骨头都快醉了,光雾入体,叶凡与龙马还有小松仿若要举霞飞升,通体舒泰,骨节都在作响。

        “不死药!”

        仙谷内有一种神药,可以自行飞遁,法阵内诞生的神灵并不伤它,躲向了远处。

        “不愧是仙地,还有一株不死药!”

        叶凡惊叹,容成氏已经得到了一棵,而这里竟然还有另一株,不过孕仙的地方化生出这种神药倒也不足为奇。

        他想起了何首乌的话,便停在这里向远处传音,称此地将来有一场大劫,问不死药可愿与他离去?

        龙马在旁翻白眼,做人怎么能够这么无耻,想捉不死神药都这么冠冕堂皇,好像是为它好的样子。

        然而出乎龙马的预料,神药真的做出了积极回应,以并不强大的神识传讯,告知叶凡若取走成仙的希望此地大劫会自解,而他若是难以取走,那么它就与他一起离去。

        霞光流动,光雾弥漫,叶凡一阵无言,并没有见到那株神药的真身,明显是二选一的决定,他还真对不死药没辙。

        叶凡只能选择上路,不死药虽然举世难求,一颗生命古星都不见得能诞生一株,但并非绝对遇不到,而成仙的希望则是古今唯一的!

        接下来的路很顺利,他们一直走到了仙池旁,这一路上小松共挖到了十七株药王,传到任何星域去,都会让人震惊与不敢相信,这是奇迹!

        “这就是孕育成仙希望的……仙池。”叶凡声音颤抖,终于到了近前,连他都难以抑制激动的心情,这万古之谜终于将揭晓了。

        龙马浑身火光跳动,一颗大脑袋用力一顶叶凡,它恨不得直接跳进仙池内。只有小松很安静,背着小药篓站在叶凡的身边,好奇的打量。

        “这……”叶凡大吃一惊,他仔细观察发现,这孕仙之地竟然像是一个胎盘,被人一巴掌给拍碎了,化为了一个池子!

        “这是谁干的?”他一下子变了颜色,难道成仙的希望被人取走了,或者说毁掉了?可是并不对,刚才神药已经说了,成仙的希望还在这里。

        “是狠人干的!”叶凡一下子想到了这个结果,忍不住一阵发毛,这位大帝果然非凡,竟真的如她自己所说那样,不为成仙!

        他张口吐出一口先天精气,想震散仙池中射出的成千山万缕霞光,因为这个地方太璀璨了,让人难以睁开眼睛。

        仙光被剖开,他睁开天目向池中望去,立时心神剧震,他见到了一宗器物,成仙的希望还在,就沉在池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