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九百九十九章 狠人大帝来了
  • 正文 第九百九十九章 狠人大帝来了

    作品:《遮天

        域外,叶凡大祸临头,有生死道消之厄!

        什么人也不可能毙掉九位年轻的大帝,自古至今都不存在这样的人,因为他们已经代表了最强。

        “能除一个就是是一个,不枉斩道一场!”

        叶凡双手齐震,缓缓划动,演化自己的太极道痕,一个浑若天成的金色神圆出现,将他笼罩,这是他的神形!

        有法,无法,有道,无道,都在一念间!

        他抛开杂绪,心中宁静下来,超脱出现在的心境,演化自己的道迹,种种平和,万念归神,无忧无忧,一心化道。

        “轰!”

        九位年轻的大帝不可能给他时间,他们出手无情,就是为了灭杀叶凡,一起震出了帝拳。

        然而,这一次叶凡没有直对他们,突然逆天向上,轰向天劫的源头,打向万古天穹深处,直接破劫。

        “嗡”

        九位人族大帝的虚体都一颤,他们是雷海中心降落下来的九道人形闪电,都受到了震动,攻击顿时一缓。

        叶凡想以此逼住他们那是不可能的,他只能再动,伸展躯体,化为一条弯曲的龙形道痕,让太极神圆臻至完美。

        与此同时,他的体内噼里啪啦的作响,轮海、道宫、四极、化龙、仙台五大秘境都有上古经文传出,浩大无边,他整个人的身体以及黄金圆密密麻麻,布满了符号,都是道痕,震出惊世的神光。

        “跳脱出来,孕化出一个道我,一个真正的我!”他心中在大叫,诸多古经合一,要将五个秘境连为一体,化成自己的圣道!

        天穹下,雷海中,各种经文密布,符号与道痕交织,叶凡被封在当中,绽放出无量光,黄金圆沉浮,璀璨夺目。

        在其头顶上方有一尊鼎悬空,同样交织出各种纹络,与其合为了一体,像是他生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而与此之际,他与雷霆神海以及九位大帝全都在上升,接近那九颗横空的神秘大星。

        “孕育出道我来!”

        叶凡大吼,体内修有数部古经奥义,他参悟多年,一直在不懈的努力,要将它们合一,以自身为龙骨将它们串连起来,然而却一直都没有成功。

        今日,被逼到了这等关头,他破釜沉舟,不惜绝地死拼,将早已演化多年的诸经强行贯穿,熔炼于体炉内。

        “啊……”

        叶凡大叫,九帝之威不可承受,共同拍过来一掌,强大如他也不可能逆抗住,即便是换作无始、狠人、伏羲也一样得毁掉。

        “噗”

        黄金圆崩开,上面的各种符文都磨灭了,快速暗淡,他的真身又一次炸开。然而,却也于此时,在的头盖骨中冲出一道绚烂的光。

        另一个叶凡跃空而上,与他自己一般无二,这是“道我”强行破壳而出,黑发披散,眸绽冷电,融数部古经于一炉,壮大己身。

        他这一跃之势不可阻挡,抱鼎而上,跳脱出了九位大帝的合围之势,逆冲向九颗神秘的大星。

        道我叶凡觉得这九颗星太怪了,怎么可能横空出世,不符合天象规律,像是九轮太阳横空于此。

        他一拳轰去,这一击的力量发自全身,轮海沸腾,五脏通明,四肢璀璨,而后经过脊椎骨这条大龙冲向仙台,一念九转,数经化一,为他所用。

        一拳既出,星域失色,上方的一颗大星首当其中,当场震颤,弥漫出一种帝威,铺天盖地而下。

        “就知道有问题!”

        叶凡明白,这是九帝产生的道痕之源,与其毙掉九帝还不如直接崩坏大星,这里是根。

        “轰!”

        道我叶凡含愤一击,声势自然惊天动星域,让日月星辰全都暗淡了下去,这茫茫域外只剩下了他自己。

        “鼎击!”

        他头上的鼎一冲而起,与拳头一样打向了大星,这是毁灭性的,神秘星辰闪烁,一道人形闪电飞来,阻挡其破坏,可终究是晚了一步。

        “砰”

        这个大星被打裂,化成一片恐怖的光雨,将道我叶凡冲击的千疮百孔,差点磨灭掉,而那冲来的人形闪电却也暗淡了下去。

        所谓九星连珠,是诞生九种道痕的根源,它们像是九道门户,可以接引来九位少年大帝的各种妙术。

        叶凡毁掉了一个门户,自然让一位年轻的大帝消失了,不能存在于这片雷海空间内。

        且,这个时候其余八颗大星乱了,因为它们连成一条线,彼此间有一种牵制,而今失去其一,轨迹不稳。

        其他八道人形闪电因八颗大星而摇动,没有进一步攻击,只是将叶凡隔绝在了外面而已,不让他继续临近。

        “天道有缺!”

        叶凡自语,万物没有完美的,都能寻出瑕疵,摧断斩道异象,就能瓦解九位少年大帝带来的压力。

        然而,他刚生出这样的想法,心绪还没有平静下来时,虚空中一颗璀璨的大星又凭空出现,更为炽盛!

        九星完满,连为一线,又一次成为一种奇景,横空在这片星域中,让天文学家抓光头发也研究不透。

        一个绝代风姿的女子出现,一步就迈了出来,像是上古女天神降世,神威浩荡,整片星空都在为她而动荡。

        叶凡看不到她的真容,被大道气息所阻,只能见到其无双神躯,傲立尘世上,有一种绝代的气质。

        这是一个女子,但却睥睨天下,一双眸子望来,似乎没有将诸帝看在眼中,惟我独尊,超然世上。

        叶凡在这一刻激灵灵打了个冷颤,狠人大帝也来了,她真的是一位女子,在其头上悬有吞天魔罐!

        狠人一生与天争高,有惊艳万古的才情,可以杀九天外的神灵,然而却不为长生,只为在那红尘中等“你”归来。

        叶凡一阵头大,送走了一位大帝,却又请来一个最狠的,他寒毛都倒竖了起来。他与这狠人因果甚深,连头上的鼎都是对方的,而今这样面对,可真不是什么好兆头。

        狠人丰姿绝世,一步就迈了下来,虽为人形闪电,只是一种大道痕迹,但却像是有些与众不同。

        “难道真的要毙掉九位年轻的大帝不成,光毁掉九颗古星也无用,会引来更狠的!”叶凡自语。

        “轰”

        就在这时,可俯视诸天的狠人降下,发生了一件很诡异的事,她带着万丈仙光落下,与一位未知的少年大帝重合,将其化了干净。

        “她杀死了一个,斩掉了一位年轻的大帝?!”

        叶凡震惊,这些人形闪电太诡异了,狠人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发生这种事?真是帝中的惊艳者,杀掉了一位大帝!

        “她要相助我吗?”他心中一怔。

        “轰”

        狠人对他出手了,一指点来,飞仙诀照耀古今,立劈了这片宇宙,毫不留情,要将他粉碎。

        叶凡心中很冷静,快速反击,对方只是一道痕迹而已,怎么可能会帮助他,根本不是有思绪的人,唯有抗击。

        “坏了!”

        道我叶凡心中一震,他刚才强行贯通几部古经,融会于一炉,此时出了大问题,道我竟要瓦解。

        与此同时,狠人的攻击到了,他急忙以鼎护在身前,然而这一刻无始也出手了,向他轰杀而来。

        “都是狠茬子!”

        道我叶凡咋舌,被这两个逆天的存在同时攻击,还真是一种另类的体验,当看到伏羲大帝亦动了时,他很明智的做出了选择。

        任道我瓦解,没有抗衡,元神抱鼎而出,金色的小人划破时间的阻滞,像是逆转了光阴,冲出包围圈,投入远方真我的碎骨与血块间,快速重组。

        “哧”、“哧”……人形闪电中有两道莫名消失,并没有人去损伤,是自己隐退了,对应的大星也暗淡了下去。

        “难道说,刚才那位少年大帝并不是狠人杀的,而是时间到了?”叶凡眼中神光湛湛,他看到了希望!

        “对,一定是这样,都为大帝,皆为古今最强者,任何人想杀死对方都不可能一击解决!”他心中自语。

        他看到了斩道的希望,人力有穷尽时,上天亦如此,大道有缺,能与这么多人一战,坚持到最后就是算是震古烁今,可逆斩大道。

        “战到上天都再无天罚可降为止!”

        “轰”

        在叶凡的希冀中,三颗大星突然间璀璨绽放,出现在空中,九星又齐聚了。

        一个身穿僧衣的和尚走了出来,叶凡当时就是一怔,证道的僧人还能有谁?必然是阿弥陀佛无疑!

        另一边,一个手持绝世犀利龙剑的人,杀气盈万古,浓的化不开,那是太皇剑,来者无须再说。

        第三个人浑身都在发光,比那太阳还要炽盛,每一寸肌体都被赤阳缭绕,让人无法正视,叶凡看他这种样子隐约间猜到,这是太阳圣皇!

        送走了几位,却又来了几人,这些人都曾来过星空这一端不成?叶凡的心凉飕飕的,这要如何化解?

        “没有任何办法了,唯有我自己的道凌驾于诸道之上方可!”

        叶凡不抱任何幻想,他只能靠他自己,太古的人魔在荧惑古星时曾对他说过,诸经加身,融会贯通是好事,若不能化于一炉必有大患。

        这几年来,他一直在消化几部古经,汲取诸帝的精华,开创自己的道,可谓准备充足,厚积薄发,可刚才孕出的道我却出了问题。

        “跳脱出来,一定要成功,神形之上,创出吾道!”

        九位年轻的大帝迫近,对于叶凡来说是一种难以想象的磨砺,逼迫的他不得不再一次化生,孕育道我。

        “我的道……”

        在这一日,叶凡承受了世人无法想象的磨难,粉身碎骨数十次,孕育道我,从自己的真身中斩出。

        一次次的失败,一次次的重头再来,他的生命本源近乎彻底枯竭了,只为凌驾诸道上之上,不可屈服。

        最终,他连逝我都唤醒了,体内像是多了一尊神!

        逝我、真我亦即本我、还有道我,三者轮转,宛若有三个自己,一个生在过去,一个坐于现在,另一个立在将来,种种奇景纷呈。

        当叶凡又一次被杀后,时间像是凝固了,逝我在过去为今生默诵经文,真我身躯于当世存在,道我端坐未来悟道。

        真我肉身碎掉了,金色的血液、雪白的骨块、裂开的肉壳等,分散在各处,没有立刻重组。

        天地间,雷海中,逝我、本我、道我齐声诵经、悟道,每一块血肉,每一条断骨,每一滴金色的血液都闪烁了起来。

        恍惚间,肉身、骨头、血液不断分解,化成了一颗颗古星,数也数不尽,有星河璀璨,有大星磅礴,成为一种胜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