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九百六十三章 悟道
  • 正文 第九百六十三章 悟道

    作品:《遮天

        在这座主峰上,有几株古松,扎根湖畔,树龄不知多少,像几条老龙盘绕,擎天古桠苍劲,展向天空。

        在一株古树下,有一张石桌,很是粗陋,古拙自然,一点也不讲究。

        它依据一块岩石凿刻而成,如卧牛横陈。在上面有三块古玉,色泽暗淡,蒙尘数以千年,有鸟篆刻录在上。

        叶凡见到这三块上古玉书,立时明白了五百年前那位老谷主之意,将九块玉石相合,多半能参详出地仙去向。

        他迈步向前走去,主峰上很平坦,除去几株老松外难见其他草木,与绝壁上一样光秃秃。

        而在这时,他亦感受到了一种强大的剑意,无坚不摧,近乎要斩他魂魄,直指其元神。

        叶凡融于天地虚空中都不行,可被感知,他将鼎祭出,悬于头顶上方,万物母气降下,如雨帘垂落,护其道身。

        不时有凌厉剑气劈来,每一次都重逾万钧,若非人族圣体,一击就足以将教主斩成肉泥。

        万物母气鼎铿锵作响,像是山河在轰鸣,发出阵阵颤音,整座山体都在抖动,宛若仙剑复苏。

        叶凡将小松收进鼎内,怕出现意外,而顾不上它,赤松子的无上剑意慑人心魄,虽然化尽了杀戮气,但依然不是常人可接近的。

        “若是杀意还在,远古圣贤来了恐怕都难走进几步。”

        他不得不惊,在《列仙传》中提到的上古第一位修道者果然法力通天,深不可测,有逆世的手段,难怪一生只为成仙活。

        在距离石桌还有九步时,叶凡停住了,再也难以走近一步,前方仿佛有万钧仙剑在指向他,即便有鼎护身,可是身体依然要崩裂。

        这是一种浩大的剑意,无以伦比,当世没有人能挡得住,一缕缕剑痕出现在虚空中,足以粉碎斩道的王。

        叶凡运转兵字诀,想要隔空将三块上古玉书取来,然而就在这时一道永恒之光发出,灿烂夺目!

        在这一刻,什么都不复存在了,只有这一道剑光,天上的日月星辰都显得微不足道,暗淡的没有光泽。

        一种宏大的声响比雷鸣还恐怖,避无可避,万物母气鼎剧震,叶凡大口吐血,横飞了出去。

        “铮”、“铮”……与此同时,这座仙剑山峰也颤抖,十万天剑齐鸣,发出刺目的光,斩神劈魔,慑人心魄。

        叶凡横飞出去足有数里,擦净嘴角金色的血液,心中大震,这是他回到地球后第一次受伤。

        刚才这种剑光可以斩杀仙三的王,骇人之极,以万物母气鼎护身都被伤了,那种力道太大了,剑气不能侵身,力道直接震伤了他。

        “太强大了,赤松子不愧是上古最强的人之一。”到了现在他已能确定,如果杀戮气还在,没有被赤松子自己磨灭,连圣人来都得被斩。

        三谷主飞来,脸色雪白,问叶凡是否有恙,他阵阵惊悚,远观都受不了,更不要说去亲身经历了。

        叶凡摇了摇头,者字秘一出,浑身金色血液奔腾,发出雷鸣一般的轰响,身体刹那复原。

        他再一次向前逼去,于成千上万剑光中再一次登上主峰,向石桌走去,想要取走三块上古玉书。

        然而,这一次更甚,相距还有数十步时,刚一运转兵字诀,一道剑光就劈了过来,如天雷毁世,刚猛霸道到极致。

        叶凡又一次被斩飞,这一次倒退出去**里远,他心中剧震,这样不是办法,无法接近。

        赤松子人都已经死了,所留的无上剑意尚且如此,其无敌风采可想而知,若是活到现在,一剑平掉一颗道统强盛的古星都没问题。

        叶凡再一次登上,这一次没有妄动,相距很远就停了下来,将小松也放了出来,让其跟着一起在此悟道。

        他不打算硬闯了,先悟赤松子之剑道,不然的话当世无人可接近那张石桌与清澈的剑湖。

        这一站就是足足半个月,他一动未动,连活泼好动的小松都宝相庄严,捧着自己的石佛铃铛,认真参悟。

        叶凡不得不震撼,这种剑意博大精深,浩瀚莫测,当中蕴含有一器破万法的真义!

        “是了,我便在此苦修一番吧。”

        他神色郑重,径自盘坐了下来,认真体悟,冥思苦想,揣摩赤松子的无上道统,纳于鼎痕中。

        剑修,主攻伐,一剑既出,万里山河皆破,无物可挡!

        到了一定境界,剑不局于有形之质,一草一木,甚至一尘一沙都可为天剑,动辄可劈裂山海。

        叶凡心中震动,赤松子的剑意果然无敌,一粒尘化剑可填瀚海,一株草化剑可斩下日月星辰来。

        “达到了这等境界,还怕什么?纵横上古宇宙,毁灭诸多星域都不成问题了。”

        他怔怔出神,就是这样强大的人物,最终也是被生死所困,不能成仙,寿元干涸,终究是坐化掉了。

        叶凡认真琢磨其剑意,他发现古时的无上人物他们许多观点是相通的,赤松子将一器破万法演化到了极致。

        万物皆可为兵,最终聚在一起,所用只有一器,十剑、百剑、千剑、万剑……最终所用的只是“一”。

        一粒尘来填海,一株草斩日月星辰,一个人战**八荒,修剑一生,平定乱古乾坤。

        这是赤松子的道,剑只是其形而已!

        后世人得到了其剑修传承,但究竟有几人得了其神就不得而知了。

        叶凡默坐,认真揣摩,以心来体悟,而不是只学其形、记其剑式。到了他这一步,不可能改去御剑,但万法相通,他得其神,可化自己之道。

        一器破万法!

        叶凡只需记住这一句话就可以,这是他过去就知晓的,一鼎足矣,其形近道,更为自然。

        鼎,亦可当作剑来驾驭,可填海,可斩日月星辰,可镇压诸天。

        在这一刻,叶凡的眉心前,一个一寸高的小鼎沉沉浮浮,与心神交融,他将道经中一器破万法与赤松子的道结合起来参悟,得到了升华。

        若是对敌,一鼎既出,可破万物!若是斩道,先不说境界,单因此战力也必会提升一大截。

        寸许高的小鼎,交织出一条条纹络,天生为道的载体,而今承载的只是他自己,于眉心前绽放无量光,又快速内敛,归于凡拙。

        又过去了半个月,叶凡才睁开眼睛,长身而起,他没有照搬学赤松子的剑道,但却收获甚丰。

        他看了一眼小松,发现紫色的小东西似也有收获,似模似样,一本正经,五心朝天,依然在神游太虚。

        他忍不住探出神识,看了看它究竟在悟什么道,结果顿时吃了一惊,它正在心中演化宇宙!

        叶凡诧异,没有想到这小不点还真有大气魄,于己心中开天辟地,演化世界。

        可是当他细看后,啼笑皆非,紫色的小家伙将一颗颗星辰比作一个个松子,想象自己能破灭多少颗。

        他将小家伙收于鼎内,没有叫醒,不管怎样说有想法就好,不能禁锢其思维,说不定日后真能走出自己的大道。

        赤松子并没有在此布杀阵,不过是因为常年在此练剑,于主峰上留下了道迹,刻下过剑痕而已,无尽岁月后还能发出剑光。

        叶凡在此体味他的道这么长时间,不再相互抵触,终于走进了石桌,轻易就将三块上古玉书取到了手中。

        而后,他来到剑湖畔,凝望湖水,澄清透亮,若隐若无,有成千上万道剑光聚纳于水中。

        这是赤松子洗剑之池,蕴含有不灭的剑光,他在此住了大半生,这剑池早已通灵,可凝聚出无上剑意。

        叶凡没有入水,只是绕行了一周,见到雷霆滚滚,于水中隐现,他知道一旦触及,多半会劈开天地。

        在这里仔细搜索了一遍,赤松子生活很简朴,一生只为成仙,别的都不在意,并没有留下特别的东西。

        最终,叶凡明悟剑意后离开了此地,飞出仙剑天池,出现在半空中,三谷主立刻激动的迎了上去。

        “找到了,去万妖谷与那六块玉书合一,可明究竟。”叶凡道。

        重临万妖谷,三谷主郑重将六枚上古玉块取出,放在石桌上与这三块合在了一起。

        当年,赤松子也不过得到了三块而已,万妖谷上古妖神始祖则得到了两块,余下的四块是历经数千年时间,被后人集全的。

        “这九块古玉色泽不同,怎么对在一起后,像是一体的,连甲骨文都能相连在一起了。”三谷主激动的说道。

        “本就是同期刻下的九块玉书,只是后来被人分开了,所以能对在一起,内容相连。”叶凡也惊异,因为玉块相连后,竟有龙形地势出现。

        上古玉块合一群龙现。

        甲骨文为记,话语简洁,证实地仙存在,生不落地,死不入土,为一仙胎,终生不然尘埃。

        九枚上古玉块合在一起后,显化出九十九条真龙,仔细看为九十九条龙山,盘绕集结,姿态壮阔,非常慑人,这可真是千古罕见的地势,连叶凡都为之一震。

        “这是什么地方,不说其他,单这种地势就了不得!”叶凡学有源天书,自然明晓这种地势有多么难得。

        “从未见过,我走遍天下,无论是海内还是海外外,都没有这种地势。”三谷主摇头。

        这时,连大谷主都被惊动了,九枚上古玉块集全是非同小可的大事,他已出关,来此观看。

        他为老鹤得道,已有六百载寿元,气色很好,是名副其实的鹤发童颜,当见到群龙集结的地势图后,心神剧震,言道听闻过上古传说,知晓是什么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