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九百五十三章 只为九秘来
  • 正文 第九百五十三章 只为九秘来

    作品:《遮天

        “久闻灵宝故地乃是修士共仰的一方净土,当年葛洪仙师惊艳中土,为道教史上最强者之一,我等慕法而来,想瞻仰圣地。”叶凡说道。

        郭真也上前行礼,请求通融,他们并无不敬之心,正是因为心中敬仰才来此寻访,希望能满足他们这一心愿。

        “瞻仰圣贤遗迹,可以去外面的道观,这处密土从不对外开放。”灵宝门的一名弟子神色冷淡,带着不愉之色。

        四位年轻人果然与郭真交情淡如水,郭真都已跟到了这里,却如此无情,不帮说上一句话也就罢了,还如此冷言,带着几许轻视。

        “虽然我等相识,但这个地方确实不让闲杂人等入内。”另一个人很直接,将他与叶凡归为了闲杂,语意轻蔑。

        “什么样的人才不算闲杂?”叶凡见郭真难堪,便开口这样问道,他是说什么也不会就此离去的,葛洪坐关处说什么也要一观。

        “你们难道还真当自己是前辈高人了不成?”另一个年轻人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旁边的老道士曾说过,唯前辈高人可来此讲经授道,能够出入灵宝昔日的净土。

        “山门处有三十三阶梯,代表了登仙成道的天位,你们中任何一人如果能迈过去八阶,就勉强算你们过关,可以入内。”老道士开口。

        几株古松,如苍龙盘卧,耸立在山脚下,相传为当年葛洪亲手栽种,翠绿长青,刚劲如虬。

        在那里有三十三道台阶,与通向山上的其他青石阶不一样,据传在古代这是最普通的测试,连服侍真人的道童都有能力走过去,不然不能自由的上下山。

        可而今却只能是老辈人物才能走了,一般的弟子都只能绕行,从旁边的小路避开这些石阶,与古时无法相比。

        叶凡本想一口气走上去算了,可是郭真很倔强,他坚持要试一试,被相识的人屡屡轻视,他的心中难免有些火气,难以平和。

        一步、两步、三步,郭真凭借自身的道行只走出去三步就倍感吃力了,再难迈出第四步。天地大环境使然,与古代修士相比,而今问道者普遍修为低下,难以提升。

        旁边,那四个年轻人轻笑,全都摇头,连他们都不敢走石阶,认为郭真对此不了解上来只能出丑。

        “刷”

        一团青蓝色的光亮起,郭真手中出现一张蓝金薄片,上面刻有一个符篆,极其古老,溢出一条条蓝金芒,将他笼罩。

        “砰”、“砰”……郭真连迈了六步,合起来共踏出了九步,超过了老人说的标准,满头大汗,而后奋力一跃跳出石阶,退了出来。

        旁边的四名年轻人都很吃惊,盯着他手中那蓝金薄片,上面的符篆很神秘,竟可让郭真一下子有了这样的表现。正常情况下来说,这四人都根本做不到,也就能迈出三步而已,不曾想郭真竟做到了。

        老道士也很惊异,盯着那张蓝金符篆看个不停,道:“虽然借助了灵器,但也算你们过关,可以上去。”

        郭真长出了一口气,擦去头上的汗水,小心翼翼的将蓝金薄片收起,在他这个境界还不能纳兵于体内轮海。

        “倚仗外物而已,这算什么能耐。”一个年轻人小声说了一句,四人觉得没面子,没有再停留,快速上山去了。

        郭真走了这样九步似乎是累坏了,回来后急忙盘坐在地,恢复精气。

        叶凡看了看三十三层石阶,一步一步向上走,直至全部走完,又走了下来。

        下方,老道士近乎惊恐,吃惊的张口结舌,连他都只能走上一半而已,可这年轻人却胜似闲庭信步。他知道得见了真正的高人,就要喊前辈,然后施礼。

        叶凡阻止了他,摇了摇头,而后来到郭真旁边,将一道纯正的神力度了过去,顿时让他疲惫之色一扫而光,通体舒泰,恢复如初。

        “叶兄……”他自然是大吃一惊,快速睁开了眼睛。

        “小道尔,平日以法器多储了一道内元而已。”叶凡笑着解释。

        郭真释然,不然还真以为遇上前辈高人了,这样度给人元气是很消耗的,若是法器内蕴藏的就是两回事了。

        老道士恭敬的看着他们沿着一条小路上山,通向天台上的那片道观,而他自己未动,用力摇了摇头,继续守护在山门处。

        这一路上,所见都是苍松翠柏,仙鹤在天空中飞舞,不时盘旋,此地云蒸霞蔚,看起来像是一片仙境,比之外界灵气浓很多倍。

        到了这座断山的平台上,他们首先见到是就一尊青石雕像,这是一个道人,带着一种从容,道骨仙风,有一种云淡风轻的感觉,像是看透了人世间的一切。

        这是后世人为纪念葛洪仙师而立的雕像,栩栩如生,不沾烟火气,像是要羽化飞升。

        灵宝派自葛玄创教,至葛洪发扬光大,在道教史上举足轻重,影响力无以伦比,阁皂山也成为道教南方三大圣山之一。

        叶凡站在天台上,俯视四方,只见云雾翻涌,山势巍峨,峰灵谷秀,一阵慨叹,这个地方当真是了得。

        远处还有几座断山与此地并立,虽然灵气干涸了,但却有一种大道造化残余的波痕,让他都心中一阵震动,是葛洪所留吗?

        他来灵宝派故地,追寻葛洪遗道是一个原因,此外还想求证一则有些过于虚幻的秘辛,是否为真。

        在道教中,灵宝派之所以举足轻重,执牛耳,是因为道教所尊三清中灵宝天尊就是因这一脉而起,在道教发展史上有记载,该派当年参与了三清的定位。

        “传言在那远早于上古的年代,曾有一位天尊,号为灵宝,不知是真是假。”叶凡自语。

        灵宝天尊,而今道教各脉共尊,对于修行界来说,是否真实存在早已不可考证。

        而灵宝派取这样的名字立派,足以说明了一切,也间接证明了其在道教中的至高地位。

        叶凡捕捉大道造化波痕,认真思索,在星空的另一端时他就听悉过九秘的由来。有人说是道家逝去的数位天尊所创。也有人说为太古年间不同时期的至尊人物坐化前各自留下的一种秘术,被后人组合在了一起。还有人说九秘是无数人完善的结果。

        “葛洪可能掌有九秘中的一两种,而由该派的名字不难做出一些联想,难道说灵宝天尊是当年开创九秘的几位天尊之一?”

        断山上,这些道观都很古老,虽然大神通者都消逝了,但这里的一切无不证明着它曾经的辉煌,残留的道痕,不全的圣贤法阵,让人震撼。

        不过,天地灵气过于稀薄,这些东西难以运转,且不知为何都在慢慢自损,长时间下去必定会全部磨灭。

        “这就是你们说的前辈高人?”一个少女站在一座道观前轻笑,姿容姣好,看着叶凡与郭真,旁边还有一些年轻人。

        “是啊,这可是闯过九道青石阶的人,你们一会儿可要多多请教。”曾与郭真相识的四个年轻修士中的一人哂道。

        有几人闻言立刻笑了起来,他们都是随师门长辈来此的后辈人物,显然早已相识。叶凡拍了拍郭真的肩头,让他静心,没有什么可计较的,拉着他一起向道观走去。

        “你们还真进去,那可是长辈轮道的地方,还想给我等讲经不成?”

        一群人见状都跟了进来,院落中绿草如茵,古木参天,不远处有十几位老人盘坐蒲团上,正在论道,一些年轻人在聆听。

        叶凡拉着郭真在边缘位置找了两个蒲团坐了下去,一些年轻人顿时露出异色,全都望了过来。

        “你们可真是……真将自己当成了得道高人,真敢坐在这里?”与郭真相识的那四个年轻人,现在不是轻蔑了,而是露出了同情之色。

        许多人望来,连那些老辈人物都注意到了这里,皆有些诧异。

        “怎么了?”郭真有些不解。

        “你看看我等谁敢坐下,不都是恭敬站在这边聆听真法吗?”一人带着幸灾乐祸之色。

        “他们不也是年轻人吗,也坐在了那里。”郭真疑惑的指向前方的十几名年轻男女。

        “郭真啊,你可真是天真,你们两人能和他们比吗,那都是从密土中走出来的核心天才弟子。”

        站着的年轻男女对那些人既羡又妒,对叶凡两人则是摇头,尤其是早先的那四人更是露出一缕讥笑,一幅看热闹的样子。

        郭真手足无措,就要站起来,叶凡拉住了他,言道坐都坐下了,没有必要再起来。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自顾坐于此地,是谁邀请你们进来的?”对面,一个坐于蒲团上的核心弟子问道。

        叶凡细看,发现这些年轻人也算了得,都在命泉境界以上,与其他人相比确实很超凡脱俗了。

        “他们是踏过九道石阶自行闯上来的。”有人快速说了一遍经过。

        十几名老人都是一惊,认真打量起两人,让郭真浑身都不自在。同时间,叶凡在看他们,这些高人都在道宫秘境以上,在而今的时代确时很强大了,甚至有三人在四极秘境。

        “是吗,自行闯上来的,那让我试试看到底有没有资格坐在此地。”灵宝派一个核心弟子从蒲团上站了起来,处在命泉境界后期。

        “在下方不是已经试道过了吗,怎么还要继续?”郭真头大,他是一介散修,而这里的人可都是大派弟子,据传有的密土内很有可能有活着的大神通者,这样宗派的弟子招惹不起。

        “山门处的试道太简单了,修为还算可以的人都能走上**阶,算不得什么,你们若是能在那个阶梯上走四阶,我没什么话说,拜倒尊你们一生前辈都行。”年轻人指向高最的一座道台,那里也有三十三层石阶,直通道台上。

        其他人见状都变色,这是什么地方?乃是古代掌教登台讲道的地方,而今还有人能上去吗,就是走上去几阶的人都很少了。

        “我曾听闻,灵宝派葛洪仙师曾著有一本道书,论述九秘,我们若是能走上去,也不会强人所难,只要告知一下九秘的由来就行。”叶凡开口。

        他是冲着九秘而来的,目的很明确,想确定灵宝派是否真有那么一两秘!

        许多人都笑了起来,只有十几名老道士都神色一动,不过看了看叶凡他们又放松了,没觉察出有什么高深的道行。

        “你还真以为自己可以比拟古时的掌教至尊了吗?”

        “即便当今有大神通者,也不见得能走完三十三层道梯,就凭你们?”

        许多人都笑了,带着嘲讽之色,觉得太不靠谱了,与郭真认识的几人则是摇头,他们还真有些同情这两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