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九百四十八章 庐山地宫
  • 正文 第九百四十八章 庐山地宫

    作品:《遮天

        “临兵斗者,皆数组前行。凡九字,常当密祝之,无所不辟。要道不烦,此之谓也。”

        这段话记载于《抱朴子》中,为东晋道教领袖葛洪所著,他在当中提到了九秘,可并没有讲其真义,只是告知世人常默念之,可以避邪除恶。

        在而今这个年代,若提九秘,大多数人都已经不知,以为这是自日本传过来的。熟不知,这源自中国,且东密在抄录时失误,误写成了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溯本求源,九秘可在我国古籍《抱朴子》中寻到,而许多人却将那误抄的九字当成了真言,未免让人觉得有些无言。

        叶凡这段日子曾出入过很多不对外开放的文物藏馆,阅读了很多孤本,想寻找到《抱朴子》的修行秘篇,但他失望了,所见都是流传于凡世的那种。

        从《抱朴子》中的记载可以看出,九秘自古早有,也并非葛洪所创,可惜他并未详解,不知真义。

        凡了解上古的修士都深知,这九个字的来历太大了,其真义自古至今也没有几人通晓,葛洪不可能在《抱朴子》中讲出。

        大夏龙雀身为一尊大圣,可俯视整颗古星,到了东晋年间还活在世上,最终与葛洪发生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而后就此消失。

        这些人虽为大夏龙雀的后裔,却并不知那一战的结果,只有两种猜测,一是认为先祖被封印了,二是认为他去了域外。

        葛洪,堪称道教史上的一代天纵奇才,世尊小仙翁,古往今来,有几人能沾上一个“仙”字?足以说明了他的惊艳。

        他家学渊源,著作弘丰,其叔祖当时就是有名的修道者,名为葛玄,是他将葛洪引上了修道之路,由此在道教中大放异彩。

        葛洪晚年隐居在罗浮山,后世许多人去寻找,皆一无所获,其惊艳的练气诀并未传于世间。

        叶凡并没有为难龙雀一族,问了很多,得悉了不少秘辛,而后就此离去。他一路沿着地脉走势前行,进入庐山。

        在他看来,大夏龙雀这一支脉隐居九江,不过是从那条紫龙脉中度来一道龙气而已,想来那真正的灵山一定有更为可怕的一族。

        可是,刚以来到这里,他就是一阵蹙眉,这条紫龙已经枯竭,没有多少紫气溢出了,数十上百年就会成为一条死龙。

        天地再这样下去,早晚有一天,地球会成为一片无法之地,将会成为一颗枯星,再无一人可以修行。

        许多人识得庐山都是从李白的那首千古绝唱的诗开始的,银瀑垂落,确如银河倾泻,挂于九重天,非常的壮观。

        叶凡默然,他感受到了一种枯寂,什么都不会久远,此地灵气都快散尽了,难以为继。

        在这个地方,他并没有遇到任何一族,倒是感应到了一些上古法阵,他沉入了地下,想一观察究竟。

        刚一下来他就是一惊,竟见到了一个古洞,蜿蜒向下,不知通向何方,有阵阵森然杀机溢出,若是一般的修士肯定抵不住。

        小松虽然单纯,但却已修至道宫秘境,可来到这个地方却坐卧不宁,浑身晶莹的紫毛根根倒竖,非常不安。

        叶凡撑起一片光幕,将它护在里面,一步一步向下走去,倒要看一看上古修士在这里布下了什么法阵。

        地洞很深,直入下方一片巨大的地宫,到了最后到处都是岔路,到处都是古洞,寻常人下来走不出去多远就会迷失。

        且,森然杀机更盛了,他猜测连化龙秘境的修士都承受不住,长时间呆下去必会损身。

        “没有上古遗族在庐山隐修,多半与此有关,这明显是一个绝灭之地,时间一久,可化掉道行,削去法力。于普通人来说,倒是无害。”

        叶凡又深入了数里,地宫更加浩大了,死一般的宁静,土地干硬,岩石斑驳,也不知道多少年未曾有人来过了。

        最终,叶凡来到了地宫深处,这是庐山之心,在这里火焰腾腾,死气沉沉,前方有一个巨大的祭台,被铁链锁困。

        到了这个地方,杀气实质化,如一柄柄杀剑在铮铮而鸣,即便是教主级人物也承受不住,无法迫近。且,有炽热的火焰扑来,竟然是火精,触之必成灰烬,叶凡若非有菩提子在身,纵为圣体也难以久留在此。

        小松揪住叶凡的衣角,紧张兮兮,一双大眼骨碌碌的转动,一副怕怕的样子。

        叶凡没有停下,又向前走了几步,终于看清地宫尽头的祭台上有什么,他神色在刹那间就变了。

        不知什么材料的铁链,闪烁着冰冷的乌光,连这种火精都无人熔断,将一个人锁在的血色的祭台上,一种岁月的气息扑来,像是存在成千上万年了。

        不知是火光所映,还是那个人头发本来就如此,如红色的杂草一样乱糟糟,浑身几乎没有血肉了,只有枯骨。

        叶凡眸中精光闪烁,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观看,这是一个多么强大的人物,竟被困在了这里,光这种杀机都让教主无法靠近。

        可惜,无尽岁月过去后,这个人不可能还活着了,火精将其烧的骨瘦如柴,且仔细看的话,他的躯干与头颅等都已被斩断了。

        当年,他的敌手似是怕他复活,才将其锁在了此地,保守成千上万年的折磨,锁在祭台上磨灭其神。

        叶凡没有再靠近,为了一个死人不值得,因为他发现祭台上刻有杀阵,多半是圣人级的,没有必要涉险。

        “咦!”

        突然,叶凡大吃了一惊,当他凌空而立,从上往下观看时,见到祭台上刻有一幅石图,清晰可见。

        “这是……”

        他睁开天目,发现这像是一角地形图,山川地势很复杂,不知指的是什么地方。而最为让他惊悚的是,这幅时刻成图时间当在百余年前,与铁链与祭台的久远岁月无法相比。

        叶凡认真细看,越发惊异,这是那具躯干、四肢、头颅等都分离的躯体所留,正是其被铁链锁住的右臂强行刻写而成。

        “这到底是什么人,在起码上古年间就被困在这里了,一直活到了百余年前……”

        叶凡确信,此时他已经死透了,早已没有了一丝生机,多半是刻完石图了却了最后的心愿,就此而终了。

        “当年,他锁困于此,该不会就是有人想逼他交出这个秘密吧?”

        他并没有久留,这是上古年间布下的绝地,也许会有什么未知的危险,片刻后他来到了地上,就此离去。

        叶凡身在九江,处在江西省,他没有急着回去,想去该省内的另一处地方————龙虎山。

        龙虎山乃是正一道的祖庭,在道教史上有着承先启后、继往开来的地位与作用,拥有极大的影响力。

        然而,这个时候叶凡的手机响了,打断了他这一行程,不得不回到了B市。

        许琼神色不安,请他帮忙,因为杨晓将要南下,再入八岭山去探那座战国大墓。

        “告诉他不要去不就行了吗?”

        “我个说了,可是这个书呆子平日木讷,真要下定了主意九头牛都拉不回来,他说不用他深入地下,只在外面等着考证那些文物。”

        叶凡闻言点头,告诉她放心,会与这队考古的人一路南下,去江陵县走上一遭。

        据说,这段时间以来,那座古墓发生了不少灵异之事,在当地引起了一片恐慌的情绪。上面下了死命令,让他们这次考察个透彻,不惜动用军队去相助开掘,人手方面足够用。

        八岭山,由八道山岭组成,具有群龙腾跃之姿,在古时称作龙山,葬有许多王墓,相传这里可证就尸解仙。

        叶凡一到这个地方就觉察出了不一般,八龙并存,状若要腾空而起,拉着墓葬进入九天,对古人选此为葬穴,果然是大有讲究。

        八岭山,雄伟幽深,松涛阵阵,烟云苍翠,山势不凡,虽然不高,却有腾龙之气蒸腾。

        叶凡细心观察发现,这座大墓很诡异,地势如一个道人酣睡,将羽化成仙,八龙为引,拉其登仙势。

        大墓已掘开,挖出了大量的土石,在远处堆积成了一座小山,周围一片苍郁,长满了参天古树。

        正如杨晓所说的那样,人手足够,都是现代化工具,一车一车的泥土被运走,这座古墓在当地引起了很不好的影响,必须要尽快解决。

        除却一些挖掘者,以及考古专家外,还真的有军队开了过来,荷枪实弹在此戒备,静等古墓彻底掘开。

        “不好了,跟上次一样,又有人莫名死掉了。”有人惊惧。

        墓穴入口处黑洞洞,直通地下,像是一片深渊,深不见底,担架被送了下去,很快就有几具乌黑的尸体被送了上来。

        叶凡见状叹了一口气,他来晚了一步,未能阻止与救助。

        人们在地下发现了一对巨大的石门,可是怎么也打不开,还死了几人,最后军队下去了。

        “轰”

        一阵巨响传来,以炸药强行炸开了地下的那对石门,顿时有一股极其阴冷的气息冲了上来,让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倒退。

        叶凡暗中出手,以法力阻止了那股气机。地下有阵阵莫名的声音传了上来,所有考古人员全都撤出,感觉阵阵惊悚。

        不多时后,仙乐响起,似是自地府而来,让人感觉匪夷所思。此时一个老道人还有几人趁乱沉入地下,进入了大墓内。

        “战国大墓,与上古炼气士有关……”叶凡一闪而入,见到一扇被炸开的石门,上面竟刻有长生仙府几个大字,都是先秦的大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