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九百四十三章 逆行斩道路
  • 正文 第九百四十三章 逆行斩道路

    作品:《遮天

        当再次见到叶凡后,如紫水晶一样的小松鼠泪眼汪汪,大眼睛扑闪,嗖的一声冲了过来,挂在了叶凡的身上,而后快速躲在他的背后,只露出半个小脑袋怯怯的向前方瞟大眼睛。

        许晔这个丫头很活泼,跟个小疯子似的冲了过来,张牙舞爪,娇笑个不停,抓紫色的小松鼠。

        这些天以来叶凡一直在外奔波,为了庞博的事一路南下,走遍各地,没有将小松鼠呆在身边,留在了B市许琼的家里。

        毫无疑问,这样一只小家伙无论放在哪里都可以通杀一切眼球,浑身皮毛跟绸缎一样,晶莹透亮,紫华流动,直接将许晔这丫头给迷住了。

        无论是吃饭还是睡觉,她都要抱着这紫水晶般的小东西,寸步不离,这种热情着实吓坏了小家伙。

        叶凡离去前曾叮嘱过它,不得显露神通,任何道行都不能展现,因此紫色的小东西始终没有逃离魔爪,痛并快乐着。

        它不习惯被人抱着,从来都是一个人月夜下独对古佛,吞吐清辉,一直懵懵懂懂的,纯洁的一塌糊涂。

        这些天,唯一让它高兴的是吃到了很多好吃的,胜过以前的任何美味,若不是如此,小家伙可能早已逃之夭夭了。

        这也就是它而今见到叶凡泪眼汪汪的原因,着实怕了那个小魔女,躲在他的背后,只留一只大眼睛偷偷的看,瞟啊瞟。

        “小晔子,你都怎么虐待小松了,怎么把它吓成了这个样子。”叶凡道,“小松”是他为紫色的小东西起的名字。

        “我对小松可好了,可它却不领情,真是气死我了。”这丫头也不算小了,十六七岁,身段修长,快比她母亲高了,可是依然活泼的不得了,蹦蹦跳跳捉小松。

        在小松看来,这张精致美丽的面孔跟长犄角的恶魔没什么区别,它委屈的问叶凡,可不可以让它回石山的小窝去。

        叶凡一看小家伙委屈成了这个样子,急忙安慰,好生一番开导,说以后不会丢下它不管了。

        羊脂玉宝瓶碎片让收藏界一片热论,嘉德拍卖行当成稀世珍宝来经营,每一次拍卖都会备受瞩目。

        叶凡收到一部分款后,让许琼帮忙在宁静的地段买下一栋有些陈旧的别墅,他回来了,自然也要生活,需要一个少受人打扰的环境。

        今天要买一些日用品,许晔这丫头自告奋勇,跟随她的父母一起来为叶凡帮忙,挑选东西。

        叶凡带着小松出行,没过一会儿就被数次拦住,许多人问他肩头那浑身紫光熠熠的小东西是什么,不胜其烦。

        更有人说要举报,说他私自豢养濒临绝种的动物,这种奇珍该上报国家,小心的保护起来。

        这一天下来,真让叶凡有点疲于应付,还真有人同情心泛滥,电话报警,要求拯救频临灭绝的物种。

        一切终于平静了下来,叶凡在这栋陈旧的老别墅内刻下阵纹,取出一颗避尘珠,使之明净了起来。

        而小松也终于解脱了。但多少还是有些怕叶凡,怯怯的看他,小心翼翼的剥开一个榛子,用一对小爪子举着果仁,仰着头,讨好的递给他,黑宝石一样的大眼很纯净。

        “你不用怕我,人活着就是要自在,不要为自己带上枷锁,如果觉得不习惯,我可以送你回藏区,继续无忧无虑。”叶凡摸摸了它的头。

        他不知道为何,有时候觉得小家伙很可怜。它这种纯真,以及懵懂无知,还有怯弱,是内心最深处的某种体现,对命运充满了敬畏。

        小松似懂非懂,不过总算放松了一些,一边偷偷的瞟叶凡,一边乖乖的坐在那里剥榛子,放在一个小瓷碟里。

        “以前什么样,现在还什么样,不用怕,喏,这个给你。”叶凡取出一枚赤月果,状若弯月,通体赤红晶莹,清香扑鼻。

        “骨碌碌”

        紫色小东西的大眼睛顿时亮了起来,转个不停,小心翼翼的问,真是给它吗?

        “自然是真的,以后不要拘谨,我是你的师父,你可以把我当作亲人。”叶凡安慰。

        它内心深处的不安终于消失了,一下子活泼了起来,抱着赤月果滚来滚去,没心没肺的傻笑,单纯的样子竟有些让人心疼。

        “锵”

        叶凡斩下一小块大罗银精,千锤百炼,以自身道行锻造,终于铸成一个银铃。它体积不大,形似一口小钟,唯一的区别是内部吊着东西,用以撞击出声音。

        他很用心,大罗银精为银钟壁,只有一个指节那么大,而后将小石佛化小,炼成了钟摆,将其置于内部。

        紫色的小东西自幼与小石佛相伴,早有了感情,而今叶凡为他炼成这样一个宝贝,且教它如何收进体内,自然十分的开心。

        不要说是在地球,就是在北斗星域,这件宝贝都是惊世神珍,以大罗银精铸“铃”,以神秘莫测的小石佛为“铛”,举世无双。

        如水的月华洒落,小松吐出宝贝,立在窗前,借助铃铛的佛光,引动月光,进行修行。

        它很有灵性,虽然单纯,但是却知晓这样修行的好处,很有毅力,每晚都不会浪费时间。

        叶凡没有拔苗助长,以他而今的道行来说,想让它突飞猛进并不是难事,可他却没有那样做。修行之路,需要一步一步去走,道基要扎实,这是根本,不然后期会出大麻烦,万丈高楼可能会因地基而于一夜间崩塌。

        他所能做的就是引路、传法,修炼还要靠小家伙本身。

        “今夜,我传你一段妖帝古经。”叶凡曾与庞博论法,比较古经,对于青帝经文知晓不少。

        他结合道经以及妖帝的经文,针对性的为小家伙创了一部法,可以说,法一成当即就引动了雷鸣,大道有感。

        “这部法不弱任何妖经,起步很高,日后就看你自己了。”

        不得不说,紫色的小东西灵性极高,牢牢记在心中,很快就能对照此法,调动起了自己的道行。

        很快,印度那边就有了消息,几位上师回去后详细禀报,那位一百九十多岁的老僧动容,与另外两位同辈人相约,将一起东来。

        羊脂玉宝瓶的的竞拍引出了**,印度的上师拍回去两块,此后接连三块碎片都被一个年轻人拍走。

        佛教的上师出手,自然让羊脂玉净瓶更富神秘色彩了,许多收藏家都不做奢想了,这根本不可能集全,太昂贵了,难以组成一个圆满宝瓶,而今都以能拥有一块为荣。

        “也好,就以宝瓶碎片试试,看能否引出一些人。”叶凡自语。

        时间可以让一切变淡,这么多天过去,叶凡心中的伤悲还在,但却不似过去那样沉浸其中不能自拔。

        这些天以来,他常常会泡上一杯绿茶,闲来诵黄庭,寂寞读南华,心中渐渐空明,常在夜晚仰望星空。

        斩道!

        他知道为时不远了,如果他愿意,也许随时可以迈进去,可是近来大起大落,心境宁静后,他突然觉得,磨灭掉心中的执念,那不是他的道。

        “无论星空这一边的,还是彼岸的,我都不会斩掉,哪怕只是遗忘一段时间都不行。”

        他虽然回来了,可是父母却不在了,心中的执念更甚了。而在星空的另一端,那么多的故人,那么多往事,也难以忘怀,可却回不去了。

        “斩掉任何一种,我都可以立刻迈进仙三,但我不会那么做……”

        叶凡摇头,他的执念太多了,说斩道易,只要选择一条,坚定的斩灭,踏出自己的道就可以。

        说斩道难,那是因为他不想那样做,他要全部解开,让心境平和,可这样做几等若在磨灭掉己身。

        “我全都要记住!”

        他坚定了目光,他知道了自己的这一关会遇到什么,将不同于任何人。

        天斩人道,而他却要逆行而上,与之相抗,他想反斩阻挡自己的大道,这是一条逆世的路!

        “不是等你来斩我,而是我要逆斩掉你。”

        叶凡很平静,在说这些话语时没有什么情绪起伏,没有什么慷慨激昂,寂寞读南华,闲来诵黄庭,近日来,他心中一片平和。

        他深知这样做的后果,成功的话,他的道将无比宽阔,胜过他人,失败的话,那么斩掉的就将是他自己。

        “斩道,斩道,也许这样做,才是真正的斩道,不斩挡自己前路的大道,怎么配用这个名字!”

        地球,难以感应到大道,本就是一个难以修行的地方,比之天地未变前的北斗还艰难。

        不过,却有一个好处,一旦道行精进那么也肯定是惊人的,就如同北斗的人族圣人无比强大,让太古年间活下来的祖王颤栗一样。

        而今,叶凡选择了这样一条不同的路,不突破则以,一旦突破,在这样艰难困苦的条件下,逆斩大道,一定会震撼古今。

        路,需要自己走,也许会一朝成劫灰,可若是闯过去,也许会看到从未有过的风景。

        一杯绿茶,清香幽幽,飘散开来,叶凡立身窗前,看向远方。

        这些日子他都没有修行,但却越发的心静了,泡一杯香茗,观一遍《道藏》,让他心神无比空灵。

        斩道路,不一样的路,请各位大帝护航,呼唤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