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九百三十四章 降临地球
  • 正文 第九百三十四章 降临地球

    作品:《遮天

        “我回来了,终于回来了……”叶凡的神念如惊涛骇浪,在域外激荡。

        在太空中遥望,水蓝色的星辰看起来很瑰美,像是一颗蓝钻,闪烁晶莹的光,近乎梦幻。

        叶凡继续横渡,舍弃一座又一座玄玉台,终于逼近,这种消耗是巨大的,幸亏早有准备。

        故土就在下方,水蓝色的星辰不是很大,远无法与北斗星域相比,更不能与紫微星域的生命古星域并论,但是却有一种莫名的浩瀚气机。

        相对来说,它很玲珑,但却让人敬畏,像是有一尊活着的大帝在蛰伏,让人忍不住颤栗。

        “很怪异的感觉,为何我觉得它比我看到的大很多倍,比之北斗与紫微还要浩瀚?”叶凡驻足,惊疑不定。

        他在域外遥望,觉得地球远比他想象的可怕,有一种让人惊悚的力量。蓝色星辰上到底有什么,他默默思量。

        回归之后,他认真感应,地球与他想象的不一样,似乎有超过他理解的东西与力量。

        忽然,一个行星划过太空,距离不是很远,叶凡先是惊异,而后释然,那是月亮。

        在它的上面,有一个个陨石坑,相隔很近,与在地球上所见到的月球完全不一样。

        “咦,这是怎么回事,它上面似乎也有什么,让我心中不安。”叶凡惊诧,认真琢磨了一会儿,向下降落。

        不久后,叶凡降落在月球上,温度很低,岩石冷硬,像是可以将人冻裂,这是月球的夜间。

        叶凡动容,他感受到了一丝太阴圣力,藏于月亮岩石缝隙间,可是仔细去捕捉,却发现微乎其微。

        月者,太阴之精,古书有记载,难道还有与修者有关不成,叶凡一阵头大。

        他一遍又一遍的搜索,确实有太阴圣力,但是却只剩下了最后的丝丝缕缕,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

        “月亮,古称太阴。若是细琢磨下来,这个地方的讲究可太大了!”叶凡觉得浑身冰冷。

        还没有真的回到地球上,在这里他就觉察到了几许神秘,消失的历史,湮灭的真相,让人神驰意动。

        叶凡用心去观察,用手触摸每一块岩石,体味那岁月的沧桑,感受太阴圣力。

        他有一种奇异的错觉,上古年间,这里似是太阴之源,而在无尽岁月前因莫名原因消散了。他向前走去,用手去触摸一块又一块冷硬的石体。

        “地球啊,有着太多的秘密!”叶凡自语,他想到精卫填海,想到夸父逐日,想到了后羿弯弓……而这些肯定是一小部分,在民间流传,真正湮灭的上古秘辛,那才是根本。

        叶凡将手放在一块岩体上,竟听到了铮铮剑鸣,像是上古大战的厮杀声,他骨子中的战意,体内的血液一下子沸腾了起来。

        这块岩石上以一道剑痕!

        绝不会有差,他真切的可以辨认出,铭刻了历史的的沧桑,有无尽的杀伐气内蕴当中。

        “上古的一道剑痕……”叶凡自语,那是一个英雄辈出的年代,若是有机会一见,才不枉修行一场!

        “不知能否在这月球上寻到广寒宫遗址。”

        叶凡在月亮上漫步,漫无目的的行走,追寻上古的遗迹,感受那种神秘。

        蓦地,他心生感应,抬起了头,远处有东西在快速接近,掠过上空。

        叶凡肌体生辉,法体被遮蔽,一颗卫星横空而过,他不想打下来,也不想因此而遁,只是掩去了真容。

        在这一刻,地球某一著名卫星地面站,一群人全都惊的站了起来,咖啡喷了满屏幕,差点将眼睛瞪出来。

        “God!”

        卫星横空而过,叶凡从容踱步,在月球上行走,引得地球上某一部分人一片惊呼,而后彻底石化。

        “上帝,我看到了什么,是撒旦在出行,还是神降世了?”这种惊呼在几处地方响起,最后被列为了国家绝密,在小范围内引发了一场恐慌。

        叶凡徒步行走,寻找上古痕迹,可惜强大的神识放出却什么也没有寻到,所谓的广寒宫不可见,不存于世。

        月球上什么也没有,除却那块有剑痕的岩体,他并未见到其他与修士有关的东西。

        “看不到,不一定没有,残存的太阴圣力足以说明了一切。”

        叶凡释然,并没有一定要寻出个所以然来,他横渡大半颗月星,来到另一面,见到一片金属壳子。

        那是建于月地上的基地,二十几年过去了,以目前人类的科技来说,这早已不是问题,若非火星过于诡异,也早有人类空间站了。

        叶凡步行到近前,仔细观看,这片金属壳子占地很广,甚至有一片植被绿地,这是试验所用。

        而在他观测时,空间站内的人也发现了他,惊的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瞠目结舌,彻底傻掉。

        还好,叶凡并没有停留,瞬息消失,冲出月亮,向着地球横渡而去,只在太空中留下一座玄玉台。

        月亮距离地球将近四十万公里,叶凡穿越虚空,进入浓厚的大气层后就露出了真身,靠自己向下降临。

        “地球果然很古怪!”

        叶凡第一时间就生出了奇异的感觉,而后是深深的敬畏,他觉察到了非同一般的东西。

        耳畔风声如刀鸣,割的人肌肤生疼,叶凡一路下行,俯瞰地表的一切,山川大地逐渐清晰。

        天地大道极其特别,无比高远,叶凡难以捕捉到,这让他既惊又惧,一种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

        地球上,一定发生过极其恐怖的事情,整个天地大道世界给人一种残缺的感觉!

        叶凡自成片的白云中坠落,下方的景物越发清楚,显现出了壮丽的山河大地,但是他的心却越来越沉了。

        天地精气太稀薄了,几乎可以忽略为无,在这种境地下很难修行,他立时知晓而今为何不见修士了。

        而这还不是最为恐怖的,最让他心中忧惧的是,自身的道行仿佛在急骤下降,法力严重消退,竟有一种将“散道”的错觉。

        为什么会这样?这是一件让任何修士都要惊悚的大事,连叶凡都发毛了!

        还要不要回归地球,该不会就此成为一个废人吧?他心头剧震。

        “不对,不是我自身的问题,而是天地使然。”叶凡的道行与法力疑似降低后,终于平衡了下来。

        好在他还能飞行,如果再继续下去,他可能会成为自由落体。堂堂人族圣体,一只脚迈入斩道关内,若是这样摔死,那乐子可就大了。

        “我的道行与修为其实未减,是受到了这个天地的压制,这是……故老传说中的末法时代,道不可感知!”

        恍惚一瞥,叶凡心中震撼,在受天地压制的那一瞬间,他见到了一座座耸入云层上的大岳,高也不知几万丈!

        这太不可思议了。

        “这怎么可能,地球上不可能有这样的大山……”他还未说完,所见都消失了,在下方只有一些低矮的山峦,一切都是幻景。

        这让他一阵惊疑不定。

        “铮”

        他的苦海中,两块绿铜轻轻一颤,来到地球后它们竟在第一时间生出感应,像是有所预示。

        叶凡稳住身形,在这片天空观察良久,却再也无方才的感觉了,他见到了下方一座座摩天大楼,鳞次栉比,耸入高空。

        他没有继续下降,而是开始横空而行,已经临近沿海,不久后他进入海洋上空,在这无人区忍不住大吼,尽情宣泄自己的情绪。

        “我回来了!”

        “轰!”

        他带着万丈光,天穹上方自由落下,坠进大海中,激起滔天骇浪,冲向远方。

        在这一日,这片海域的某国居民惶恐,误以为发生了地震海啸,同时亦怀疑二十几年前的核电站悲剧又一次上演。

        这真是一个末法时代,在这片天地中,叶凡的道行其实并未减,但能发挥出的威力却下降了一大截。

        “难怪……自先秦炼气士后,天下再无修士,他们都逃离而去,地球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叶凡心中充满了无穷的疑问,元气干涸也就算了,可连大道都不能被感知,这让修者怎么生存?

        “先秦炼气士,以及那些上古的强大传承,不知是否留下了什么,也许还能找到一些洞府。”叶凡自语,想到这些,他心中一片火热,有太多的地方等着他去探索。

        他在海面上行走,速度极快,眺望一望无际的大洋,他有点心动,是否有东海龙宫等?

        不过,眼下什么都比不上父母,其他一切都不重要,他化成一道光影,冲向昔年居住的那座城市。

        这么多年来,他努力修行,无时无刻不想回来,历经波折,几经生死,终于登上五色祭坛,他毅然舍弃了北斗的一切,而今真怕到头来是一场空。

        叶凡一去二十几年,而今回来,望着沿途上一座又一座变得很陌生的城市,他一阵不安。

        时光荏苒,他终于回来了,可是还能见到父母吗?一切的努力是否会成空,到了这一刻他无比的忐忑与害怕。

        人世间,时光最为可怕,它可以磨灭一切,可以改变一切,连古之大帝都不能扭转。

        再祝大家元宵节快乐,也请大家不要忘记投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