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九百二十二章 登五色祭坛终战
  • 正文 第九百二十二章 登五色祭坛终战

    作品:《遮天

        “你可要想好了,先不说其他,单是荒古禁地这一关就很难过。退一万步说,就是你能成功踏上星空古路,顺利到达彼岸,万一是一场空怎么办?”猴子认真的说道。

        这不是没有可能,即便千辛万苦踏上归程,叶凡也不一定能见到他的父母,这么多年过去了,也许早已物是人非。

        “也许真的是一场空,纵归故土,也可能什么都见不到了,但我如果不回去,将会遗憾终生。”叶凡自语。

        认真算来,他已经离开地球二十几年了,那时父母就已显老态,这么多年过去一切都有可能发生。

        没有时间了,而今叶凡真的不能多停留,若是再晚回去几年,那几乎没有什么悬念与期待了,这些年来他心中难以宁静,总有有一种焦虑。

        “无论结果如何,哪怕是最坏的事情发生了,我也要回去,不然我这一生都都不会安心。”

        不管前路如何,叶凡都要闯回去,人之情,人之性,他难以割舍这边的一切,可却也不可能丢下父母不顾。

        “你……保重,我每天都会为你祈福。”姬紫月眼眸带着一层水雾,用手指向天穹,告诉他如果想念故人,每晚可以仰望,世上最短与最长的距离都是心灵。

        “真的要走了,若是尘缘尽了,我希望有一天你能踏上归程。”齐罗叹道,拍了拍叶凡的肩头。

        人们知道,这几乎不可能,若无意外,这可能是他们最后一次见到叶凡了,因为连他们都不知北斗星域的坐标,他怎能回来?

        “贫道其实很想与你同去,去星空另一端进行伟大的考古研究,可惜那个地方难以修行,我不敢去。”段德上前告别。

        “给你,一会儿进入生命禁区时用。”大黑狗张口吐出一个紫玉小葫芦,不过拇指大,打开后霞光喷薄,馥郁芬芳,让人有举霞飞升之感,浑身毛孔都舒张了开来。

        不死神药!

        所有人都惊呆了,万没有想到最为贪婪无耻的大狗身上有这种东西,关键时刻竟然舍得拿出来。

        “你从哪弄来的?”几人都不敢相信。

        神凰飞舞,赤霞洒落,仙光点点,清香扑鼻,紫玉小葫芦内像是关着一只凰鸟,有惊世异象缭绕。

        “这是无始大帝的不死神凰药!”大黑狗道。

        当然,这不可能是一整株神药,当中仅有四滴神凰药的精血,每一滴都可生死人肉白骨。

        数年前,它差点死掉,被小囡囡的眼泪所救,而后它为了防身,进入了紫山,自那株仙药上取了几滴神液,一直带在身上。

        “那该死的鸟成精了,还是故识呢,我死乞百赖才弄来四滴,说什么也不多给。”

        谁也没有想到大黑狗最后关头突然这么大方了一次,要知道昔日它常干“杀熟”的事,见宝就抢,所过之处连个歪嘴葫芦都剩不下。

        “你将圣果、真龙不死药液滴都给了我们,这次自己缺少这种东西度命,趁本皇没有改变主意赶紧收下吧。”大黑狗呲牙道。

        叶凡没有推辞,将要横渡而走,他真的需要这种东西保命。猴子他们欲将圣果与真龙药液还他,被拒绝了,四滴仙凰液足矣,足够他出入几次了。

        药香惊动了附近所有人,许多贪婪的目光望来,但是见到紫玉葫芦持在叶凡手中没有一个人敢动手,皆不敢惹这尊杀神。

        “一路顺风!”几人知道无论如何也留不下叶凡了,只能为其送行,送上真挚的祝福。

        “你们也要保重!”叶凡看着他们,想将每一个人永远烙印在心间。

        而后,他毅然转过身,双手流转神霞,这角残缺的五色祭坛被收起,落入他的空间法器中,将去补全真正的祭坛。

        古族以及其他人族大势力,许多人都不甘,但却未敢阻拦,吞天魔罐在沉浮,没有人愿因此而大动干戈,因为只是一角祭坛而已,难堪大用。

        叶凡大步而去,进入那座古老的传送阵,走向那道黄金门,将就此远去。

        “小叶子!”姬紫月大哭,眼泪成双的落下,莹白的俏脸泪珠滑落,打湿了衣襟。

        叶凡心有酸涩,口中喃喃自语,挥动手臂,看着几人,他也不舍,但却没有选择。

        “不要忘记,这边有一群故人等你归来。”

        几人虽然这样说,但是却知道,这可能是他们最后一次见到叶凡了,枯寂的宇宙太浩瀚,今生都难以相逢了。

        “再见!”叶凡毅然转身,迈向黄金门内。

        再回首,那个紫衣女子还在,用力的挥手,大声的喊着什么,努力在笑,可是莹白的脸上挂着晶莹的泪水。

        叶凡将一枚玉坠扯下,化作一道光传了过来,落入姬紫月的手中。

        在星空的另一边,这是一枚无暇的羊脂玉籽料,晶莹美丽,几乎没有一点瑕疵,是叶凡贴身带了多年的东西。

        将要远行,不想说太多,不要留下更多伤感,仅有此物可以留作纪念了,叶凡迈步,就此踏上了征程。

        猴子、段德、黑皇、东方野等也在注目,送他远行。

        “叶凡……”姬紫月大哭。

        东方野等人也是眼中发涩,曾经一起并肩作战,曾经一起出生入死,曾经一起纵横天下,而今却不得不分离了,天各一方,今生再难相见。

        “再见了,我的朋友们!”这是叶凡最后的话语,从古老的传送阵上消失。

        天下群雄都在静观,全都大吃一惊,他们看出来了,叶凡将要就此远去,离开这个世界!

        “人族圣体要离去了!”

        “一别十二年回归,而今恐怕是真的要永远离去了,再也不会回来,这个天地间少了一位帝路上的争雄者!”

        这显然是一件大事,引发了一片轩然大波,祖庙一片嘈杂,许多人都议论了起来。

        毫无疑问,未来的天下将缺少一位盖世强者,这是所有人都能预见的大事,人族圣体将从这个世界消失,少了他的参与。

        “大帝争锋的路上少了大成圣体参与,真的有些不够完满。”

        “有数位古皇子出世也足矣了,不然有朝一日圣体大成,指不定会有多少英雄殒落,也许也会少无尽的白骨与血。”

        人族许多老辈人物暗叹可惜,叶凡远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人族一种莫大的损失。

        而古族则有不少人庆幸,少了人族圣体,未来的天下似乎都光明了不少,能将元皇第八代孙斩杀的人英,压的他们年轻一代透不过气来。

        “这枚玉坠……”段德盯着姬紫月手中的羊脂玉籽料,它是纯天然而成,没有刀痕,红丝系在上方,他忍不住自语,道:“与扔在无始道台上的那枚玉坠很像,该不会是一个轮回吧?”

        他轻声咕哝,看了一眼姬紫月,想到了那位女圣,激灵灵打了个冷颤,他常年盗墓,根本不相信轮回与宿命一说,不然他也不会去掘坟。

        然而,这枚玉坠似乎真的与抛在无始道台上女圣头骨畔的玉坠很像。

        “人族圣体未衰老,在修补五色祭坛!”许多古族人惊呼,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透过黄金门可见,深渊上方的宏伟祭坛被叶凡正在补全,那缺失的一角落下,严丝合缝,与那主体合一,化为一体。

        更有一个五色石柱填入五色祭台的中心,让其一下子完满了,不再缺失,化为了一个无缺的整体。

        叶凡吞下一滴仙凰精血,而后大口饮玉净瓶中的神泉,容颜不老,身体不朽,血气旺盛,整个人生龙活虎,惊的人们目瞪口呆。

        此时,古族许多生翼的种族都分别遣入了大批高手,坠落祭坛上,想要横渡到对岸的山崖上采摘九妙神药。

        就在这时,横生变故,堕羽族一位斩道的王抱起关键性的一块基石,冷笑连连,振翅飞向对面的山崖上。

        “人族圣体你走不了,耗死在五色祭坛上吧!”他森然冷笑。

        这不可谓不毒,五色祭坛如果不能启动,就相当于一处绝地,距离崖壁太远了,没有道行与法力根本不能跃上圣山,会将叶凡困死在那里。

        “妙,原来斩杀人族圣体这么简单,只需搬走一块石,他就死无葬身之地了。”一些古族生灵大悟。

        姬紫月、猴子等人看的目眦欲裂,这实在太毒了,夺走一块石,让整座祭坛都成为了一座孤岛,逼得叶凡进不能进,退不能退,将被活活困死!

        “太恶毒了!”大黑狗怒了,但却帮不上忙,冲进去也无用。

        “叶凡!”姬紫月柳叶眉倒竖,一双灵动的大眼瞪着那些古族。

        “该死!”连齐罗都杀气森然,然而却帮不上忙。

        古族一些人大笑,这个结果超出了他们的预料,人族圣体虽然将要离去,但终究是不保险,也许唯有死人才最没有威胁。

        “杀你者————陆东来!”最早搬走一块基石的堕羽族斩道王者冷笑连连,充满了讽刺之色。

        他的弟弟陆东法死于叶凡之手,而今自然是为报仇,出其不意,生出这样的计策,要将叶凡绝杀。

        而在这一刻,又有一部分生有羽翼的生灵行动了起来,隶属不同种族,想要破坏五色祭坛,不给人族圣体一丝机会。

        数十上百道身影扑落下来,浑然不顾自身时间无多,想掀翻祭坛,或阴笑,或冷嗤,充满了快慰之色,有些人无比的恶毒。

        “你们当我是什么人了,即便在这生命禁区内,也不是你们能辱没的,纵为半圣来了欺我也得死!”叶凡寒声道,满头黑发飞舞,眸光似冷电一般。

        他一声大吼,九座圣山都在轰鸣,将十几人震的坠落进荒古深渊,惊的所有古族莫不变色。在这个地方,叶凡虽没有道行与法力,但是天生神力的肉身还在,抖手震出数十上百快源,如彗星横空。

        “噗”、“噗”……惨叫声几乎在同一时间响起,所有扑向五色祭坛的人都被击中,圣体的力道何其大,他们直接被源石洞穿,鲜血淋淋,坠落下深渊,都是一击毙命。

        同一时间,叶凡高高跃起,竟然一下子横越过深渊,落向圣山上。

        所有人都傻眼,这是多么强大的肉身?在失去了法力与道行的情况下,居然以单纯的体力跳跃这么远,简直超出了人们的理解,这是肉身的极限吗?所有人都被镇住了!

        “砰”

        叶凡单靠肉身的力量,一纵跃过深渊,来到了这一边,凌空一脚踢了下来,踏在陆东来的身上,踩着他降落在圣山上。

        “噗”

        这一脚的力量何其大,当场将其跺了个骨断筋折,胸廓震开,四肢断掉,血水溅了一地。

        “没有必要对我说出你的名字,因为我不需要知道。”叶凡踏在他的身上,话语很冷,低头俯视。

        “你……还是人吗?”陆东来已经斩道,为堕落羽族最惊艳的奇才,是未来与皇族争雄的希望所在,不想却在这里饮恨。

        他的话语很明显,充满了震惊与不甘,一个没有羽翅的人类,在不能动用道行的情况下,竟然一跃而起,像是飞一样,横渡了过来,这几乎超越了人体的极限。

        “如假包换,我是人族!”

        “你……”陆东来带着不甘,带着震撼,死于非命。

        中州这一边,人们惊悚,人族圣体太强大了,这样的体魄真是无敌了,连荒古深渊都可一纵而过,绝对是古皇亲子的不世大敌!

        “幸好他要离去了,不然将来也许会有古皇子殒落。”古族老辈强者叹道。

        叶凡没有匆匆上路,径直来到神泉畔,先是一阵痛饮,而后取出几个玉净瓶,快速收水,尽管在这里空间法器作用微乎其微了,但还是能装走数十上百斤。

        接着,他折了一些九妙神药的枝叶,取了一点根茎,这才抱住那块基石高高跃起,像是一只金翅大鹏一样一跃而过,落在祭坛上。

        中州这一边,许多人眼睛都红了,那可是神泉与不死神药的枝叶,是无价神物,同时人们也更加心惊了,带着基石都能跃起,叶凡的体质太惊人了。

        坠落在五色祭坛上,叶凡瞳孔一阵收缩,因为从黄金门迈过来几人,从天而降。

        不止一道身影,但是他只盯住了其中一人,而将其他人都忽略了,那是一个白衣女子,站在前方,杀气流动,正是李小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