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九百一十九章 极道小触
  • 正文 第九百一十九章 极道小触

    作品:《遮天

        最后一重小世界共有八十一座古庙,全都内蕴圣贤法阵,故此能保持到至今,人们即便在此大战也没有毁掉。

        可是帝兵一出,瞬息就让这座藏有星空古路的殿堂成为了齑粉,一缕缕大帝仙威溢出,让各方高手都心中凛然,将心提到了嗓子眼。

        “该死的!”东方野诅咒,他与猴子去收的两颗星辰碎了,如一片流光一样冲向四面八方,他们只捞到一小半。

        许多人出手,争夺这些碎片,上面蕴含有星域坐标,将来必是万源难求的东西,圣人都要为其折腰。

        还好,黑皇大爪子中的紫色星辰保住了,被它快速收了起来,没有被夺走。

        “刷”

        一道圣光隐没,那道神秘的身影进入另一座古殿中,龙纹黑金鼎与其同动,在那里沉浮!

        “摇光圣子可敢一战?”叶凡大步向前而行,满头的黑发向后飞扬,双眉倒竖,杀气凌霄。

        没有人回应他,那座大殿中一片宁静,唯有一圈圈涟漪漾出,那是一条条神秘的龙纹,如一头头黑龙在盘绕,强大与鼎盛的波动有如汪洋。

        龙纹黑金鼎也不知有多少年未曾出过摇光了,而今在这里显现,惊住了所有人,因为它太特殊了。

        历代圣贤呕心沥血,所有门人倾尽毕生心血,始终如一,虔诚礼敬,如对神祇,五万年的叩首,五万年的祈祷,五万年的膜拜,终化极道。

        成就世间最伟大的奇迹,成为永远的传说,没有人知晓在那个风雨交加、电闪雷鸣的夜晚究竟发生了什么,滂沱大雨掩盖了一切。

        “哧”

        一缕乌光自吞天魔罐垂落,化成一柄黑色的神剑,斩向那座殿堂中,那几条盘旋的黑龙立时冲出,两者交击,化成墨海!

        那是宇宙黑洞,那是吞噬万物的深渊,漆黑一片,不见生机,但凡生灵入内都要成为尘埃,归于永远的死寂。

        一声龙吟响起,一条黑色的大龙在古庙中盘旋,绕梁环柱,每一枚鳞片都寒光烁烁,躯体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

        龙纹黑金鼎在在沉浮,当中竟有成千上万条这样的黑色的大龙,从鼎口飞出,只有尾端在内,像是一个腾龙的神地。

        叶凡无惧,头顶吞天魔罐,脚步始终不变,节奏如一,与这片小世界的生命脉动一致,怡然无惧。

        “到了这一刻,你还有什么忌惮,想杀我就来吧,光明正大一战!”

        “极道帝兵一战,必会生灵涂炭。”平淡的话自古殿中传出。

        “好一副悲天悯人之相,既然如此,为何这样行事?”叶凡脚步不变,到了古殿前。

        “我对星空另一端很感兴趣,不若我们一起上路如何?”殿宇中传来这样的声音。

        “轰”

        毫无征兆,两件帝兵同时射出一缕帝威,虽然只是细小的乌光,并不是全面的大碰撞,但是内蕴古之圣贤的殿堂还是成为了齑粉,不复存在。

        圣光一闪,龙纹黑金鼎与那道身影又消失了,进入另一座神庙内,依然是在对峙,没有立刻出手。

        “哧”

        叶凡摇动吞天魔罐,展出一缕缕黑色的光,像是在飞仙,所有光都没入古庙中,斩杀暗中的大敌。

        龙吟清冽,那口黑金鼎一阵摇动,吞吐各种光,将攻伐挡住。这一次帝波没有毁掉建筑物,两兵间形成了一种平衡,彼此攻伐,未曾扩散。

        但是,每一个人都心惊胆颤,帝兵对决,虽然只是一小缕的乌光在进行试探,但是万一爆发开来,不要说此地,就是整片中州都将沉陷无垠的疆域。

        另外几把帝兵也在复苏,护住了己方人马,谁都不敢妄动,生怕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突然,龙纹黑金鼎自主冲了出来,悬在半空中,垂落下一缕缕黑金气,在鼎口内一个如仙一样的身影在化形而成。

        “铮”

        吞天魔罐发出一声轻鸣,罐体与罐盖分离,溢出成千上万缕乌光,恍惚间发出一声女子的叹息,如一尊女神要复生!

        诡异的帝兵,魔性与神性并存,魔罐化成了茧,像是有一尊大帝要蜕变出来,惊世威压震慑了所有人。

        “锵”

        龙纹黑金鼎轻颤,鼎口的仙人影消失,重新没了进去,而后化成一道乌光破空而去!

        “啵”

        这个小世界被击穿一个洞,龙纹黑金鼎消失了,共有几道身影驾驭它,瞬间离开了这里,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力量。

        “龙纹黑金鼎不是不敌,而是方才吞天魔罐有些诡异,惊的他们退走了。”齐罗皱眉沉思。

        “吞天魔罐以狠人大帝的躯体铸成,除却莫测之力外,还有不可比拟的一些特性,谁也说不清。”黑皇道。

        “龙纹黑金鼎亦发生了诡异,他们似乎有些难以控制,不得不暂退,我想一会儿还会再现的,小心一点!”老瞎子道。

        吞天魔罐乌光敛去,很快平静了下来,看起来自然古拙,没有什么奇特之处,这也让远处的人放下心来,再次争夺属于自己的神珍。

        叶凡取出那颗水蓝色的星辰,用心去感应,内部一组组符号闪烁出来,烙印进心间,这是八卦的八种卦符,不过却排列成了很多组,以此描述星域坐标。

        猴子、黑皇等人上前,叶凡递了过去,没有说什么,只是让他们都一一记下了,也许将来有大用。

        姬紫月眼中蕴有泪光,看着掌心的水蓝色星辰,她知道叶凡必然要离去了,已得到了想要的东西,可以上路了。

        “这个东西应该这样用……”黑皇低语,讲述如何启用五色祭坛,得到通向彼岸的钥匙后,它完全可以推断怎么用了。

        “北斗的星域坐标为何没有留下?”段德疑惑。

        叶凡也是一叹,只寻到了四颗特别的星辰,与北斗无关,根本不知这颗古星在天宇中的坐标位置。

        “我们也去分上一杯美羹。”东方野瞟向中心大殿,他们来此相助叶凡的目的达到了,寻到了横渡星域的一切,也想去搜刮秘宝。

        “最中心的神殿集中了几把帝皇兵,我们去多半讨不到便宜,还可能有大厄难,既然如此就去其他殿宇,将能带走的都带走。”齐罗道,老杀手很谨慎。

        这一行人收起了吞天魔罐,叶凡在前开路,半圣齐罗隐伏在暗中,大黑狗吞吐阵台走在最后,惊的所有人都发毛。

        不说这是目前的无敌组合也差不多了,最起码圣人之下没有几个大势力敢惹,叶凡刚才击毙了狠人传承者华云飞,让许多人胆寒。

        谪仙之强有目共睹,十几年来纵横天下,无人可除,而今却死在了这里,怎不让人惧?

        此时,叶凡大步向前,走在最前面,所过之处无人敢撄锋,全都忌惮无比,相隔很远就自动让路。

        “古之圣贤的感悟!”齐罗大喜,这是他迫切想得到的东西,足足有四篇,是四位远古圣人所留,刻在这座殿宇的四面墙壁上。

        在这个地方,每一个古字都烙印在虚空中,明灭不定,每一个字都有万钧之力,压的人透不过气来。

        不少人在此边战边默记,因为根本挖不走,这是古之圣贤的手笔,与整座石室凝结为了一体,不朽不灭。

        几人一出现,其他人纵然不舍也都避退了,叶凡、猴子领头进来,都等若战神般的存在,斩道的人都不敢惹!

        “锵”

        齐罗来小心催动地狱镇魂塔,将四面墙壁生生给挖了下来,一片片古字,一幅幅石刻,如有生命一样,被谨慎收起。

        他们连过十几座殿宇,收获甚丰,除却几篇经文外还有人头大的一块神玉,属于九天神玉序列,与大罗银精同级数,让他们大喜。

        “持有帝皇兵的大势力不缺圣人感悟,唯有那个破败的绿鼎还有羽化仙经是他们的志在必得的东西,也幸好如此,不然我们难有这些收获。”

        “先看看再说吧,暂时不要去争夺,避免成为劫灰。”

        绿鼎,涉及到了成仙的秘密,早在太古年间就存在了,据传是神话时代的古物,很有可能会引来“不守规矩”的圣人!

        “你们两个上路吧,趁现在各教都被吸引在中心古阙前,再晚一些时候说不定五色祭坛那里都会化为战海,那种东西也很重要啊。”老瞎子道。

        “没错,五色祭坛事关重大,那是必争的东西,趁现在赶紧离去吧。”猴子也开口。

        “很可惜,没有能与摇光圣子一战,我想临去前解决掉他。”叶凡很遗憾。

        “放心,有我在此,不要说他只是获得了古之大帝的传承,就是真的为一名帝子有如何?”猴子风采自信,浑身金毛闪烁光辉。

        叶凡点头,在当世猴子不弱任何一位同辈者,将来的高度不可想象,最为重要的是斗战胜佛还活着,坐镇须弥山,谁敢动他一根毫毛?

        “摇光圣子很聪明,数以十年内他不敢来惹事,不然他会明白后果的。”半圣齐罗道,他必将会成为杀圣,远比一般的圣人威胁大,他真要发狠,简直可以刺遍天下。

        “不用担心,我家有虚空镜,足以对抗龙纹黑金鼎。”姬紫月亦出言,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出过大帝的家族真的要远胜其他圣地。

        段德开口,满不在乎,道:“当我的吞天魔罐是摆设啊,以后在天之村给我立个山头,就叫‘帝坟’吧,这样够响亮。以后在我那里落脚,咱没事就攻打摇光圣地去,我觉得多半能挖出什么稀世的东西来,因为每次从南域路过都觉得摇光像是个大坟头,像是在坟墓上立的教。”

        他一说话将所有人都逗乐了,这主很绝,没法招惹,天天惦记别人的祖坟,谁都没辙与害怕。

        “有本皇在,谁敢不开眼,回去后刻下百八十座杀阵,将摇光灭个干净算了!”黑皇大言不惭。

        “走吧,我们上路。”叶凡拉了一把很沉默的庞博。

        一行人穿过祖庙,向前方最深处走去,那里没有古建筑,没有林木,没有生机,被大雾所笼罩,诡异而神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