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九百一十八章 彼岸钥匙
  • 正文 第九百一十八章 彼岸钥匙

    作品:《遮天

        华云飞,一个富有诗境的名字,最终化成一片光雨随风而散,最后一滴晶莹的泪自他那消散的面庞滑落,坠在泥土中,溅起几许尘,他的生命就此枯尽。

        洁白的花在飞,每一瓣都染着血丝,晶莹透亮,清香阵阵,一个超尘脱俗、气质出众、如谪仙一样的男子就这样离尘绝命。

        古洞口只剩下一张仙琴,幽幽琴韵似还在,那凄美的琴曲余音袅袅,如歌如泣,哀婉悲切。

        “铮”

        琴弦崩,几条弦寸寸碎裂,而后古琴亦断,化成一片劫灰,这张琴在华云飞还是稚童时就相伴其身边,如今随他而终。

        古琴有灵,化光雨化尘埃,与主人一同绝命,自此消失。

        叶凡默然,可悲的人生,没有选择的未来,这就是华云飞的命运,他静静站立了很久,始终都没有动。

        人生在世,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痛,无论他是恶还是善。无法抉择,只能向前冲,也许是天堂,也许是地狱,只差一步。

        远处,大战又开始了,所有人都在拼杀,奋力争夺古庙控制权,一座殿宇也许就是一处神藏,每一幅石刻都是无价的。

        古之圣贤的感悟,玄奥莫测的神秘经文,这些都可能造就出一个顶级大教来,没有人不在乎,尤其是各大传承。

        华云飞的死让不少人心中一叹,一个奇才殒落了,一个让人恐惧的传承者覆灭,但不可能因此而分心,战况更为惨烈了,鲜血四溅,尸骨堆积的到处都是。

        人们忘记了阴神,不管不顾,争先恐后,都想得到羽化神朝最核心的仙珍,再现二十几万年前第一大势力的辉煌。

        “华云飞!”

        远处,李小曼眸光一阵暗淡,攻伐都滞涩了一些,但很快两缕金光在其瞳孔内闪烁,像是有两尊神盘坐其眼瞳深处。

        她在越姬紫月大战,两女妙术层出不穷,让一些活化石都心悸,手段高超,实力惊人,堪称两位天之骄女。

        当看到叶凡霍的抬头向这里走来后,李小曼转身就走,通体出现一片金色的漩涡,像是一对又一对神翅,搅动起数十上百个金色的漩涡,远遁而去,没入殿堂深处。

        “嗷……”

        大黑狗惨叫着,一个跟头翻了回来,它刚才冲进最宏伟的中心天阙,遭了池鱼之灾,有半圣在生死对决,它受到牵连,差点骨断筋折。

        最恢宏的中心殿堂高手林立,最强大的势力都云集在此,持帝兵对峙,古族中的强者根本不肯后退一步,觉得绿鼎就在里面。

        这个地方,喊杀震天,是一片乱战之地,各方人马都杀到了眼红,许多人近乎癫狂,披头散发,神智不清,已经杀疯了。

        黑皇恼了,当场就要吐出一座杀阵,也去大杀一番,结果被叶凡拦住了,现在那个地方不能沾,帝兵与古皇兵对峙,随时会打出,他们若是祭出一角残缺的大帝杀阵,说不定会成为破世导火索。

        “噗”

        一条血淋淋的手臂坠落在几人的脚下,齐罗出现,身上一片猩红,湿漉漉,是被人的血溅上的。

        他身上只有一道伤口,自眉心一直蔓延到胸膛上,差点被人立劈,伤口不深,堪堪及骨,可以说险而又险!

        几人都生出一股寒意,将一位快步入杀圣境界的老杀手逼到这一步,那个人得多强大?

        “没事,我并无大碍,虽然只留下他一条手臂,但他快废了,最起码十年内无法出现世上,能活下去是他的造化。”齐罗说道。

        那是一位半圣,实力恐怖,秘法悚人,为华云飞终极护道人,像是一只无形的黑手,也唯有齐罗这样要以杀证道的半圣才能将其斩伤。

        “我们人都齐了,现在过去试一试,怎么也要把绿鼎或者羽化仙经夺来,黑皇这次封你为先锋,上吧。”段德撺掇。

        叶凡对那个地方无意,他与庞博进入刻有星域图的古殿,重新寻找线索,这个地方绝对与横渡宇宙有关。

        齐罗、老瞎子、猴子、东方野他们也跟了进来,中心殿堂虽然有最珍贵的东西,但这个时候真不适合去争夺,动辄就会成为劫灰。

        极道帝兵是潘多拉魔盒,不能轻易打开,不然将会有灾难性的后果,真大战起来,也许所有人都得死去。

        “这里……有机关!”黑皇突然露出兴奋的神色。

        这片刻图都有古怪,或者是小型传送阵,或者是诡异的空间,大黑狗几经摸索,发现了一些奥秘,以它所学来破解。

        “每一幅石刻都通向他处,这是在误导,一定另有乾坤。”大黑狗抓耳挠腮,竖着一只跟旗杆一样的大尾巴走来走去,低吼连连。

        段德也在沉思,盯着一幅幅石刻,将它们贯穿起来,两个家伙几乎同时大叫了起来,而后快速出手。

        四面墙壁刻图绵绵上百,上面的日月星辰在闪烁,黑皇与段德在每一幅星域中最璀璨的一颗星上都点了一指,整间殿宇顿时璀璨了起来,越发炫目了。

        “喀嚓喀嚓”

        突然,一个角落里发出响声,一扇石门凭空出现,移向一边,溢出一种腐朽的气息,一座密室出现。

        “找到了,难道是藏经阁?”大黑狗兴奋了,第一个冲了进去。

        然而,它又在第一时间跳了回来,浑身黑毛直立着,像个大刺猬一样,显然是受惊了。

        “该死的,一堆肉泥,本皇倒了八辈子血霉,踩在了上面!”

        叶凡、庞博向前走去,这关乎他们的前路,纵然是刀山火海也得走,一股腐臭的味道传来,同时有无边杀机。

        “这是圣人的尸骨,他的血肉怎么腐烂了?”齐罗大吃一惊。

        远古圣人纵死也不腐,肌体血肉等可以栩栩如生,不过却很少留在世上,因为一旦死去都会化道,什么都留不下。

        在密室中有一堆烂泥,骨头突出,是黑色的,血肉腐烂,散发着恶臭,刚才大黑狗一不小心差点陷进去。

        “唯有实力远胜于他,才能毁掉圣人躯壳,在岁月中让其逐渐化为凡体,最终腐烂。”齐罗道。

        几人倒吸冷气,当年有人化掉了一位圣人,没有当场斩成尘埃,而是一点点消融,才成为了而今的样子。

        他们没有动这具圣人尸身,即便留了下来也无大用了,因为被人化的快成凡骨了,那些烂肉一接触空气,立刻成灰。

        这间石室不过一丈见方,什么也没有,让人惊异,并无一丝有价值的东西。

        “这具远古圣人的尸体下多半有东西。”段德常年盗墓,对于机关等很在行,一记掌风扇飞,顿时发现一个凹槽,一指点下,咔咔作响,前方的石壁移开,一片灿烂的光射出,一座开阔的石殿显现。

        “太漂亮了!”姬紫月惊呼,里面到处都是星辰,一颗又一颗点缀在虚空中,他们像是在面对浩瀚星空。

        其中有四颗星很特别,比那些光点明亮很多倍,且是唯一实体化的,能有拳头那么大,悬浮在星光中。

        “这是真正的古星域图,具体而微,精细化到了这番境地,真是鬼斧神工!”连齐罗都惊叹。

        眼前所见,真如一片无垠而的星空,像是一片宇宙横亘在前,有一种宏大与浩瀚之气弥漫而来。

        叶凡与庞博的眼睛盯住四颗特别的星辰,被其中一颗所吸引,眼光一下子就离不开了,那是一个水蓝色的星球。

        那些蓝光是代表海洋吗,占据了地表百分之七十左右,而后他们彻底呆住了,陆地与彼岸几乎一样,这是缩小的地球!

        他们相信,这就是要找的秘密,当年的羽化神朝一定去过星空的另一端,去过他们的故乡!

        另外三颗特别的星辰,其中一颗很大,闪烁紫光,叶凡第一时间想到,那是紫微生命古地,且认真细看后,地貌果然相近,他去过那里。

        另外两颗星辰并未见过,不知属于哪片星域,不知是否也有生命,充满了神秘,在各种星辉中闪耀。

        “这是开启五色祭坛的钥匙,内蕴星空坐标!”大黑狗叫了起来。

        叶凡闻言,快速向前冲去,一把握住了那个水蓝色的星辰,在这一刻他的手在颤抖,因为这是他回家的希望。

        同一时间,大黑狗冲向那颗紫色的大星,也是一把攫取到了大爪子中,狂咽口水,这种东西对于它来说是无价的宝贝。

        另一边,猴子、东方野他们也动手,要去摘另外两颗特别的星辰,显然那也是星域钥匙,对于某些人来说,是不可估量的神珍。

        “轰”

        突然,几条黑龙冲了进来,极道帝威汹涌,粉碎真空,触物即杀!

        “哐”

        吞天魔罐自主鸣颤,悬于虚空中,垂落下一条条道行丝绦,挡住了几条黑龙,两者间瞬息出现一片黑洞,吞噬一切生机。

        “摇光圣子你终于来了!”

        叶凡将水蓝色的星辰珍而又重的收好,大步向前走去,吞天魔罐沉浮,此时见他要进攻,竟跟他的脉动莫名合一了。

        狠人躯体炼成的帝兵,今日与以往大不相同,像是被一种特别的气息刺激,自主复活,主掌攻伐!

        “轰”

        一缕浩瀚仙威射来,要将几人斩成齑粉,那种威势天崩地裂,连齐罗见到都悚然,在这天地间,古之大帝的威势无人可敌!

        那是一道黑金光,震慑古今未来,宛如一尊大帝在觉醒,活生生站在眼前。

        龙纹黑金鼎!

        最为神秘的极道帝兵终于在今日出现!

        叶凡莫名与吞天魔罐合一,催动出一缕惊艳的乌光,与那缕大帝杀机撞在了一起,像是撕裂了远古时空,召唤来一尊活着的大帝!

        明天开始回归两更,周一了,请各位兄弟姐妹投张推荐票,走过路过,顺手支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