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九百零一章 风云聚祖庙
  • 正文 第九百零一章 风云聚祖庙

    作品:《遮天

        五色面具遮掩了那张绝世容颜,霞光流动,配上一双秋水之瞳有一种另类的风情,风凰身段婀娜修长,袅娜上前。

        “见过叶兄。”她开口,很是平静,不过眸子中却没有了往昔的那种自负的光彩,她收起了所有的骄傲。

        叶凡还礼,对于过去他没有什么可忌恨的。昔年,风族的公主骄傲如一只小凤凰,高昂着头颅,对于任何人都不屑一顾,那样的风采与态度与其生长环境有关。

        风族圣主心中一叹,原本可与叶凡走的很近,未来一万年整片东荒与天下都将属于他们,打上风族的烙印,而今说什么都晚了。

        在是一个鱼龙混杂之地,自然什么人都有,许多人还有古族都在驻足围观,不少人在低声议论。

        “这就是风族的公主,东荒的一颗明珠,自幼就被查出有罕见的天赋,修行速度极快,一日千里。然而,她太自负与骄傲了,将一切男子都未看在眼中,昔年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不错,你是说他对拒绝联姻那件事吧,不然的话未来一个大成圣体就绑在了风族的战车上。”

        “而今,叶凡后来居上,与古皇亲子并列,前路一片辉煌,再无人可挡,她虽然是天纵之姿,但终是差了一些。”

        ……风凰听到这些议论攥紧了拳头,纤细而莹润的指头有些发白了,不过最终她叹了一口气,充满了一种无力感。

        而今,当世同辈中谁还能与叶凡争雄?唯古皇亲子不可敌,早已将屹立在后起一代的绝巅,难逢抗手。

        这一次,只有叶凡与圣皇子、神蚕道人、天皇子、凰虚道这样的人有可以资格直接进入中州祖庙,这是天下人的认可,与神朝之主并论。

        而他们这一代其他的人,任你天纵之资、惊世的奇才也得自己杀出一条血路,竞争出一个资格来才能进入,包括凤凰她在内都如此。

        这才十几年而已,叶凡就可与诸圣子分庭抗礼了,在任何之地都已是平起平坐,辈分根本都不成了问题。

        且,这只是身份的变化,若论修为,恐怕诸圣主都得低头了,这是一个同辈人难以企及的高度。

        风凰一阵苦涩,曾几何时开始竟发生了这样的变化,连他的祖父一代雄主都得要与叶凡并肩而行,说话都得谨慎了不少,而非高高在上了,这是一种强烈的冲击。

        “我们用的了这么多阎罗土吗?”叶凡转身问段德。

        段胖子跟大黑狗一个德性,见到了好东西到了手中再想让他吐出来,那就很难了,一个劲的摇头说勉强够了。

        叶凡一听就知道,肯定很充裕用不完,这无耻的混蛋要公报私囊藏起来今后用,当下快速出手掰下一小块递给了风族之主。

        摊主的修为不高,炼器水平谈不上精深,但眼力见还是有的,早已明白人家看中的是他的材料,而非成品器,一阵苦笑,看着血泥铸成的宫殿被这样捏开,心理说不出什么滋味。

        风凰接过阎罗土,与自己的祖父站在一起,怔怔的看着叶凡他们离去,心中一时间涌起各种情绪。

        “修道的路每行一步都很艰难。”风族圣主一声轻叹。

        山谷很开阔,摊位很多,还有一些悬空的宫阙,都属于自各大财阀,在此出手各宗珍料,可以说中州祖庙的影响实在太大了。

        一个男子挡在前方,拥有有一头水蓝色的长发,气势非凡,一个人独对叶凡他们所有人,像是一座神岳很横在那里。

        他的眼睛很亮,让人不敢正视,若两盏神灯,似可以洞悉人的灵魂。他体魄健硕修长,阳刚有力,溢出一圈神光,将肉身罩在当中,可以说这个人头角峥嵘。

        有的人即便站在茫茫人海中,也可以被人一眼看出与众不同,毫无疑问眼前的男子就是如此,超过芸芸众生之上,吸引万千目光,拥有帝姿,像是一个不朽的太古神明。

        火麒子!

        即便没有见到过,此时第一次相遇,叶凡也立时猜出了,这是火麟洞的古皇亲子,比元古的气息还要浓烈与强大,可与猴子并论。

        那是古皇的血液,常人无觉,但听在叶凡耳畔,却如海啸一般在轰鸣,他感受到了一种强大的潜能,像是一尊大帝蛰伏其体内,随时会复活!

        “阎罗土。”他吐出这样几个字,竟是为了这种罕见的珍料而要出手,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古皇的亲子极其可怕,比之元皇第八代孙强上不少,猴子的恐怖血脉力并非特例,真正的帝子级人物都是这个样子。

        ……东荒,太玄门内,一百零八座主峰气象万千,有紫气在蒸腾,这是一个大教鼎盛的征兆。

        一个蓝衣男子超尘脱俗,站在太玄门外,他如一个谪仙一样,远眺一百零八座主峰,而后盯住了其中最宏伟的星峰。

        “再见了生我养我的星峰,我将就此远行,如果还有命归来,我必让太玄凌驾整颗古星之上,我会打破命运的枷锁,以我的血来奋争,终会归来的!”

        华云飞低语,而后喃喃自语,道:“任世间辱我、恶我、诽我,有朝一日我会粉碎一切!”

        太玄门内,拙峰上传来一声叹息,一个声音在他耳畔响起,道:“回来吧。”

        华云飞一惊,而后猛的倒退,快速远去,道:“不,我会洗尽一切,杀遍诸敌!”

        摇光圣地,一座黑色的大鼎前,一个年轻的男子独立,背负双手,黑发披散,遥望中州,眼眸深邃,像是在俯瞰天下棋局。

        龙纹黑金鼎,电闪雷鸣,发出一缕一缕极道神威,但是却没有伤害这个男子一丝一毫,像是天生与他相融,别人无法靠近,他却不在此列。

        摇光圣子嘴角露出一缕冷笑,最终凭空自原地消失,下一刻端坐在了摇光唯有圣主才能坐下的宝座上,偌大殿宇没有一个人出言说什么。

        东荒,一座古老的殿堂,是以诸王的头骨堆砌而成,更有圣骨铺地,闪烁不朽的光,这是人世间!

        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如九幽魔音贯脑,让人颤栗,道:“这座殿堂始终差了一些什么,我想了又想,总算想起,唯独缺少圣体的头骨。”

        “请杀圣放心,我等必将其头颅摘来,再也不会让他走脱,洗尽耻辱,让殿堂杀道之气更盛!”

        几乎是同一时间,地狱的古老殿堂内也传出了魔神的低语,杀伐之气横贯古今,如瀚海在汹涌。

        “以杀证道……”

        北域,一座高山上,天皇子眺望中州,眸光森然,冷笑连连,自语道:“我来了!”

        太古万族各部,人族各大圣地,在这一日都在紧锣密鼓,高手齐动身,赶向中州!

        ……中州祖脉外的山谷中,大黑狗呲牙,道:“你一个人想与我们动手?”

        “我兄长不是那个意思。”火麟儿出现,一头水蓝色长发如飘散,像是海之精华,肌体莹白如玉,像是一座玉雕一样美丽的不真实。

        她是唯一的古皇亲女,血脉高贵,在修行的路上已经走的很远,实力高深莫测。太古各部也不知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连浑拓大圣都为自己的玄孙提过亲,各族的年轻精英,潜力最大的王者们莫不想联姻。

        “是吗,我倒是觉得他想与我们活动筋骨,我不介意将陪他走上一遭!”猴子强势的说道。

        “叶兄,圣皇子,又见面了。”火麟儿笑的很惑人,嘴角弯弯,一嘴雪白的贝齿在红唇的映衬下闪烁晶莹,漾出醉人的风采,水蓝色的长发如水波一样闪光。

        叶凡还礼,伸手不打笑脸人。再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火麟洞恐怖无比,留有两名古皇嫡出子女,让人悚然。

        不过火麒子却很漠然,对他们似乎没有什么好感,他们来此是得到了禀告,此地有阎罗土,可惜叶凡他们先得手了。

        “唉,其实我们是盟友,最终同时登上了一座祭坛。”火麟儿笑的很灿烂,言称族内一位强大的祖王坐化时,曾看到了一角未来,他们在并肩战斗。

        叶凡心中一凛,蓦地想到了一种可能,这一次难道有人与他一起横渡星域离开这个世界?都是一些什么人,是敌是友,决不能将战乱引到彼岸!

        “其实,我们来这里没有别的意思,真要进去后,若是冲撞到一起,我们不要自相残杀。”火麟儿道,没有再所要阎罗土,与其兄长一起离去了。

        三日的时间转瞬就到,中州祖脉开启,各路雄主皆现。

        厉天、燕一夕、李黑水、吴中天、姜怀仁等最终选择留在了外面,这是老杀手齐罗的告诫,也是十三大寇的命令,显然他们都意识到了什么,能不进去最好不要冒险!

        因为,光资格战就有一些大能殒落了,能进去的人都肯定都是狠茬子,且古庙内阴气森森,实在渗人。

        叶凡、庞博、猴子、段德、黑皇、老瞎子、齐罗等人同行,连涂天都没有进入,神女炉、地狱镇魂塔自然都被带在了身上。

        “等一等,还有我。”野蛮人出现,从南岭赶来,与他们会合,秘密告知,拎来了狼牙大棒,无缺的传世圣兵!

        极道兵器,数件传世圣兵相伴,让这一队人顿时胆气陡增,无所畏惧了。

        最后关头,姬紫月出现,执意加入队伍中,轻声对叶凡道:“我要为你送行。”

        古老的祖庙,尘封了二十几万年,而今终于有人踏入了,除却正门外,还有许多小门,并排而列,都可进入。

        人们争先闯入,第一批踏入者足以数百,全都是高手,然而就在这一刻,发生了一种极其可怕的事,惨叫声此起彼伏。

        成片的祖庙更黑暗了,亮起一双双眼睛,进去的人死了大半,全都身体干瘪,成为了一张人皮,连骨头都被什么东西吃掉了。

        “坏了!”段胖子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