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八百九十章 进太初古矿
  • 正文 第八百九十章 进太初古矿

    作品:《遮天

        太初禁区,一片萧索,缺少生气,是自古长存的生命禁地,没有几人敢踏足。

        尤其是正中的那座古矿,终年笼罩着神秘的雾纱,没有人真正知晓里面到底有什么,是不可谈的禁忌话题。

        而今,一条金光大道铺展而来,任空间扭曲,场域澎湃,大道碾压,都难挡这条不朽的大道。

        一条璀璨的身影立身在上,周围日月轮转,有星辰环绕,有真龙、朱雀等四象护卫,在这一刻他气势攀升到了极点。

        大成圣体似乎深知太初古矿的恐怖,没有任何的托大,战意裂天,将他目前所能展现的战力全部运转了起来,天地大道轰鸣。

        整片东荒天道交感,垂落下无尽的秩序神链,全都集纳于他一人身上,垂落在太初古矿上方,他像是羽化登仙了,每一个毛孔都有一条神链出现,如浴仙火重生。

        真龙、朱雀等每一种各有八十一只,将其环绕,光芒灿烂,天上地下都是,将此地全完的淹没。

        大成圣体一步迈下金光大道,来到了太初古矿前,这是一个黑色的矿洞,吞吐日月星辰天地万物的精华。

        岁月悠悠,也不知有多少年未曾有生灵踏足此地了,这是天下最可怕的禁区之一,万族止步!

        “人族大帝想平掉古矿吗?”一个冷漠的声音在太初古矿中发出。

        枯寂了多少万年的古矿竟传出了声音,让人神魄皆抖,如果传出去一定会天下大震,这是一处无法想象的禁区。

        昔年,叶凡与摇光圣子误入太初禁区,侥幸逃过一劫,曾远眺过此矿,在那个夜晚它吞吐漫天星辉,让整片星空都瞬息黑暗了几次,在瀑布般的银辉中他们见到一些身穿古老服饰的尸体沉浮。

        而今,大成圣体径直来到了这个古洞前,在向下凝望,在亲身观这处古今最神秘的禁地。

        最终,大成圣体一步迈了进去,进入了太初古矿,周围朱雀、真龙、麒麟等环绕,天地瑞彩等一起垂落了进去,将漫天奇景一齐带入。

        与此同时,他展开了自己的异象,那是专属于大成圣体的异象!只身进入太初古矿。

        可惜,他没入地表下,无人可见了。

        太初禁区外,火麒子呆住了,他站在天穹上,极力睁开天眼,却无法看清什么,只知晓大成圣体不见了。

        而另有古王也在此,他们睁开的天眼更为恐怖,可目及千里外,透过太初禁区内的神秘雾纱,恍惚间见到大成圣体进入了古矿,每一个人都浑身发冷。

        “他进去了……人族那位帝者进入了与世长存的古矿中!”

        “天,他真想与仙矿中的无上存在战斗不成?”

        太初禁区一下子昏暗了下来,漫天乌云出现,像是有一个巨人逆转了天地轮回,让此地的道则等全部混乱了。

        “嗡”

        太初古矿一颤,吞吐天地精气,天穹上竟出现了漫天的星斗,明明是白天,而此地因规则大变,有无尽星辰闪烁。

        “轰”

        亿万星辉聚在一起,白茫茫一片,像是混沌一般垂挂下来,全部没入古矿中,与叶凡那一晚所见相似。

        太初禁区陷入了黑暗,唯有古矿这里明亮,处在这茫茫星辉中,神秘而恐怖,天际所有古王都胆寒,冒出凉气。

        他们见到了一些虚影,在星辉中沉浮,有的是死尸,有的像是有生命,那种古老的服饰让他们都头皮发麻。

        “人族的帝者在古矿中战斗吗?”

        太初古矿吞吐天地精华,有恐怖的力量在汹涌澎湃,各种大道规则全部呈现,交织在那里,成为一片仙光。

        “十几万年前,在太初禁区外有过一场大战,却没有进入过古矿,而今到是得偿了夙愿。这里了不得,逆夺了天地的造化。”

        大成圣体的声音在古矿中回响,他像是在漫步,观遍了每一个角落,让人遗憾,无人可知他见到了什么。

        外界,唯见太初古矿像是一个开天古兽一样,每一次吞吐,天地都会漆黑下来,仿佛将漫天星辰都吞了进去,好长时间后又吐出,恢复光明。

        而天地间,所有精气都会被一抽而空,此时整片东荒的精华与道痕似乎都集中向这里,让各路祖王都战战兢兢。

        “即便为人族大帝,也不能这样挑衅与无礼,深入太初古矿,这是想开战吗?!”一个古老的声音传来,冷漠而无情,有让众生都要颤栗的威严。

        “任他过去,无需一战,他并不是活人,存世不了多长时间,若是被他拉走半条命太过不值。”另一个古老的声音传出,像是刚从沉睡中醒来,无一丝情绪波动。

        古矿又枯寂了,再无一丝响动,声音全逝,如往昔一样宁静而神秘,唯有大成圣体一个人在漫步。

        他像是一个孤独的旅者,一声叹息,响彻整座仙矿,沐浴神辉,缭绕异象,并未主动出手。

        谁也不知他见到了什么,一个人独自在地下徘徊,很久很久后才转身,踩着虚空,来到矿洞外。

        后方,一双眼睛睁开,望着他的背影,冰冷无情,像是泯灭了七情六欲,断绝了人世间的一切情绪。

        “谁想与我一战?”大成圣体轻轻自语,站在太初古矿口,没有回头,定在那里,一动不动。

        仙矿中,那双无情的眼眸更刺目了,斩真情断人欲,像是历经了万古的轮回那么久远,一瞬不瞬的盯着他。

        “让他离去。”另一个声音道。

        太初禁区外,所有古族都傻眼,那个浑身都被道纹所笼罩的人类自仙矿中走了出来,每一个人都发毛!

        进出太初古矿,平安无恙,活着而归,让古族各路祖王觉得不可思议,发自灵魂的震撼。

        大成圣体自仙矿出来后,有些怅然若失,摇了摇头,像是一下子明白了什么,最后回头看了一眼,转身离去。

        天道轰鸣,他的脚下那条金光大道重现,直达禁区外,他一路进了神城,在天上站立良久,眸光突然炽盛了起来,穿透也不知多少万里,分别射入太古各大王族重地。

        在这一刻,所有古族都战战兢兢,没有一个人敢对抗,这到底是多么强大的力量?

        身在神城,却进行了这样的威慑,如天压落下了下来,无论是万龙巢,还是火麟洞,亦或是原始湖等,都如对神明!

        这是在警告吗?各族真切胆寒。

        很久以前各族还在俯视人族,高高在上,即便瑶池盛会后,也有许多古族不服不忿,当中一些人始终不相信无始大帝活着。

        而今,一个强大到无法揣度的人类,只身站在神城上方,威压横扫诸族,让他们要窒息,无法不信。

        这是真正的古之大帝的气息,一瞬间压盖了整片北域,什么传说都可以是假的,唯有亲身见证才是真实的,太古各族第一次感觉自己如此渺小,这样一个人可以将他们全部铲平!

        “古之大帝还活着,他到底是谁?”许多古生灵颤抖。

        “他去过了太初禁区,全身而归。谁冒死进去,请教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惜,没有一个人愿前往。唯有一个火麒子整日在太初边缘徘徊。

        “万物共生,都有存在的道理。”大成圣体轻声自语,但是波动却如九天雷鸣一般在各大王族上空炸响,惊的他们寒气直冒。

        叶凡、白衣神王他们此前所做的一切,所布下的各种局,都远没有大成圣体出现所带来的这种压迫更有威慑力!

        “轰”

        一道金光自神城上方飞起,贯通了整片东荒,直达南域,冲天的万丈璀璨仙光消失,大成圣体徒步而行,刹那不见。

        片刻间,他自北域就来到了南域,降临在大地上,但凡通过天人感应得悉这一切的强者莫不心胆皆寒。

        “这是什么手段,几步就从北域到了南域,这得有多么大的神通,难怪传说古之大帝可只身往返星域间。”

        此时,连圣者都要发毛,忍不住胆颤。

        在这一日,古族怕到了极点,可以预想日后的姿态一定会放低,再也不敢轻视人族,在他们看来,这是一尊活生生的太古皇一样的存在,气吞山河,威压九天十地!

        大成圣体进入了南域,有人猜测他去了荒古禁地,有人声称他进了青铜仙殿,在他落入大地的那一刻,所有气机都消失了,无人再能感应到。

        谁也不知,他只身来到了一片山岭中,漫天洁白的花朵随他一路前行,每一片都雪白无暇,流动淡淡的清香。

        在这片山脉深处,有一些土丘,比山脉矮很多,如果细看,有的很像坟冢。但是,大多都已毁掉了,几乎不复存在,残破而荒凉。

        洁白的花瓣洒下,落在这片崩坏的土丘前,大成圣体眸光一转,像是有千万年那么久远,他的神色黯淡了下来,有一种伤感。

        “我来看你了。”他站在一座坍塌的山丘前,喃喃自语,道:“我可以摘星捉月,我可以粉碎星空,但却不能让你活下来。留住你了不老的容颜,却留不住那一缕芳魂。”

        他默默站立良久,走向另外的那些的在岁月中快要磨灭的土丘,眸中有泪光一样的东西在闪烁,道:“曾经与我并肩战斗过的故人,我的战友们,我看望你们来了。”

        沧海桑田,他曾经亲手建的陵园都早已沉陷、消失了,曾与他出生入死的兄弟故人红颜知己都安息在此。

        “我回来了,不再分开,永远与你们在一起……”

        最终,大成圣体化成一片光雨,纷纷扬扬,没入这片山岭,光雨洒进红颜知己的墓,落入昔日与他并肩战斗的故友的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