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八百七十八章 黑手现
  • 正文 第八百七十八章 黑手现

    作品:《遮天

        经历过羽化仙谷的劫难,他们更加谨慎了,黑皇早已在远处仔细查探过,确信没有可怖的禁阵。

        虎洞依旧,干燥而宽阔,曾有凶兽栖居,还缭绕着一股煞气。

        庞博神色一滞,他竟然见到了神鳄,乌鳞森森,闪烁冷光,能有十几条,趴伏在那里一动不动。

        “真是阴魂不散的三寸丁,走到哪里都能碰见你们,当年害死了我那么多同学。”庞博伸出大脚丫子狂踹。

        “不对,都是死的,早已失去生命也不知道多少年了。”厉天道。

        叶凡与庞博格外厌恶神鳄,当年横渡星域时,这种生物给他们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残忍印象,夺去了许多故友的性命,见之就大恨。

        “死去二十几年了,都是衰老而死。”黑皇上前,伸出一只大爪子扒拉,仔细查看后这样说道。

        叶凡蹲下身来,也认真检验了一番,应该是当年从荒古禁地逃出时,它们也被剥夺了寿元,因此而死。

        “当年,竟有这么多神鳄没死,一定是躲在那些故人的尸体中避过了我们的耳目,而后尾随了出来。”庞博恨声道。

        神鳄的血肉早已腐烂,但是外面的乌鳞却依然闪烁幽光,让它们看起来栩栩如生,阴森冷冽。

        当年的一切,超出了他们的想象,有一些莫名的存在跟着横渡而来,直到发现林佳的手机才初露端倪。

        “他们……竟然真的死了!”叶凡瞳孔收缩,事情出乎了他的预料。

        在虎洞最深处,三人像是因极度惊恐而死,挤到了最角落的地方,靠在一起,绑缚的手臂还有**的布条、皮带等。

        二十几年过去了,他们早已化成了枯骨,只有一些钥匙坠、发卡等还在,以及一些烂糟糟的毛发,可怖吓人。

        “我们错了吗?”庞博自语。

        刘云志、李长青、王艳都死了,并不是黑暗中针对他们的恶毒人,当年是不是太过了,不该将他们抛弃在这里?

        在距离神鳄不远处,有两头剑虎仔的尸骨,长不过一尺,此外还有一头巨大的虎骨,也匍匐那里,眉心有一个细小的洞,被洞穿而亡。

        当年,他们离开时听到了一声虎啸,原以为是剑齿虎归洞,见到了刘云志他们侵入巢穴而怒,不想却是这样。

        他们上前,仔细检查三具尸骨,每一个人都垂着下巴,极度惶恐而终,眉心被洞穿,死在神鳄嘴下。

        “以我多年的经验来判断,这些人死去二十几年了,根据他们的骨质来推断,每一个人都活到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当然如果如果请盗墓贼来现场查看,会更专业一些。”黑皇道。

        “没错,是他们无疑。”庞博沉声道。

        三人的发丝虽然枯败,但毕竟还在,发型与这个世界的完全不同,根据他们的骨骼身高等判断,也与当年三人符合。

        那名女性胸前还有一串项链,吊着一枚血钻,沾染着污血,正是王艳的最爱,而今依然在闪烁血光。

        “昔年,刘云志常炫耀的那枚羊脂玉料也在,那是他的命根子,他们死在了这里无疑。”

        竟是这样一个结果,这让叶凡与庞博都一阵怅然,有一种失落,原以为一下子揭开了谜底,不想却是这个情景。

        叶凡一直以为,刘云志未死,暗中的敌人就是他,可是真正揭开谜底,却让他迷惘了。

        “当年我们过于无情了吗?”庞博自语道。

        一阵风吹过,有落叶在远处飘过,让他们一阵沉默,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

        猴子等人站在洞外,对于这一切帮不上什么,只是劝道,想杀他们的人有这样的下场不屈,没有什么过意不去。

        “就是,他们都存置你们于死地的心了,留下来必是大患,死也就死了,罪有应得。”李黑水道。

        叶凡蹲下身来,又一次仔细查探,最终只能长叹了一身,站起身来,道:“我倒是希望他们没有死。”

        黑手到底是谁?扑朔迷离,原本以为推测到了,结果却是一场空,见到这一结果后叶凡心中很不踏实。

        “不用纠结,让本皇来施展个小术,还原其真容,看下最终结果。”黑皇道。

        它的眉心中射出一道幽光,三具骸骨的头部顿时有血肉的一样的物质再生,重塑五官,再现原形。

        “不错,其实很简单,以这种小术就能查知。”猴子点头。那不是血肉,只是神力,根据骨骼构建原来的形貌,可再现死者真身容貌。

        叶凡与庞博紧张关注,片刻钟后三人的脸部逐渐丰满,化出了原形,让他们一阵怅然,真的是这刘云志、王艳他们三人。

        “止住吧,不用重塑了,是他们。”

        他们离开了这座虎洞,向禁地外走去,叶凡沉思,到底哪里出错了,为什么与直觉相反,与推断相悖。

        “没有疑点,给了我们一记闷棍。”庞博道。

        姬紫月道:“没有疑点才最可疑,摆明想到了你们要来求证,有针对性的算计到了每一个细节,误导你们,让你们确信他们真的死了。”

        “不错!”叶凡点头。

        “召唤段德!”庞博道。

        “对头,叫盗墓贼来吧,他有特殊手段,可以辨明真伪。”黑皇道,连它也得对段胖子的专业领域叹服,相信其手段。

        所谓召唤段德很简单,相信只要放出一则风声,说某地有大圣墓穴出世,相信这死胖子肯定会屁颠屁颠的赶来。

        当然,这次肯定不用了,因为斗战胜佛在此大战,震动了整片南域,相信各大势力以及段德这样的人必来探查。

        果然,就在当日,这片野岭中就来了诸多的修士,全都出自各大势力。

        黑皇没有耐心,大喝道:“召唤段德。”

        它在人群中散布了一则谣言,荒古禁地外部裂开了,出现许多大壑,有一座上古大墓出现,疑为圣墓。

        可以说效果极佳,段德活蹦乱跳的出现,速度之快让人咋舌。当叶凡、黑皇他们露面时,段德立时跳脚,破口大骂与诅咒,说他们太损了,这已不是第一次了,害得他从中州匆匆向回跑。

        “段哥你业务可真够繁忙的,这次不得不劳驾你。”

        “无量天尊,贫道快成召唤兽了,妈的,下次没有王者以上的兵器做酬劳别叫我。”段德黑连着脸道。

        当返回那座虎洞,段德浑身寒毛都倒竖了起来,蹬蹬蹬向后退了几大步,露出凝重之色,道:“你们到底招惹了怎样的存在?”

        “胖子你是不想吓唬我们,而后索取天价报酬?”黑皇呲牙道。

        “我是在说真的,此地有恐怖之极的厉鬼驻足过,我生平仅在一座远古大圣的墓穴中遭遇过,差点死在里面。”段胖子心惊肉跳。

        “不会吧,一座石洞而已,三个死人,三头死虎,十几只死鳄,怎么可能诞生了鬼王?”

        段德取出一枚古镜,乃是他从刚才说的那座远古大墓中盗出来的,也是叶凡他们请他来此的原因,需要此宝,曾在坠鹰崖下的炼狱中用过。

        这是一位人族大圣化道后所留下的唯一道骨,是额头那一块,与世长存。额骨是人的仙台道骨,以它磨成的镜子,有天生的道纹,繁奥无穷,有诸多妙用。

        镜光一闪,照在古洞内,一幅暗淡的画面呈现,刘云志、李长青、王艳等惊恐的表情再现,雌虎归洞,神鳄亦爬来,一切都如此前推断那样。

        直至关键时刻,镜光一闪,一道模糊的身影进入洞内,毙掉了神鳄与虎,抓起昏厥的刘云志、李长青、王艳。

        “果然又变,有人掩盖了这里的真相!”庞博叫道,攥紧了拳头。

        在这一刻,段德竟流出了白毛汗,忍不住颤抖,道:“这次遇上大个的了,生平仅见!”

        突然,镜光最后一闪,那道模糊的黑影抓着三人走出古洞的刹那,猛的回身,在镜中冲着几人露出一丝阴冷的笑,第一次露出真容,竟是一个可怖的厉鬼!

        此前,一切都是模糊的,不能见其形体,在这一刻几人真正第一次看到,狰狞而恐怖,雪白的牙齿,死鱼一样的眼睛,乌黑的肌体,没有一点生机,死亡气息弥漫!

        几人都不由自主倒退,这个厉鬼太吓人了,突兀的出现镜中,让姬紫月怀中的小凰鸟浑身金色灿烂的羽毛都炸了起来。

        骨镜中的光暗了下去,一切都消失了,再也不能呈现,石洞中静到了极点,有一种森冷的气息在弥漫。

        “是青铜古棺中见到的那个厉鬼!”庞博道。

        “没错,正是它,果然跟了出来。”叶凡心中一沉。

        那三个人根本就没有被神鳄杀死,被那个厉鬼救走了,掩盖了此地真相,这让他们心中都有些发毛。

        叶凡与庞博同时想到了过去,当年在铜棺中一位同学莫名死去,颈项一片淤青,充满了血痕,像极了厉鬼留下的指印,似被活活掐死。

        因此还发生了一场对峙,叶凡都被卷了进去,虽然他尝试证明了那人是被神鳄所杀,可脖子间的紫色指印很明显,难以解释通,当时的推测有些牵强。

        “这么说来,当年那个同学是先被厉鬼掐死,而后又被神鳄钻进了身体。”庞博激灵灵打了个冷颤。

        当年,那个人紧邻叶凡,几乎与他挨着,就那样离奇的死掉了,而今方明白究竟,叶凡不禁打了个冷颤,厉鬼曾离他那么近!

        段德出虚汗,道:“妈的,你们总是给我找事,这种厉鬼与我们所说的阴灵完全不一样,道行深的可怕,说不定是个六七千年的老鬼,一缠就是一辈子,直到达到目的为止!”

        “刘云志、李长青、王艳都没死,而今又多了厉鬼,还有神鳄,是否还有其他东西跟着我们一起横渡而来?”庞博自语,横渡星空的过程远比他们想象的复杂。

        “等一等,你是说你们登临过荧惑古星,是一个叫释迦牟尼的秃瓢镇压的一个地方?”段德眼露精光,像是想起了什么,道:“我想起来了,我去海外一座海妖大墓考古时,见到一个老光头,他好像是那个释迦秃瓢的十大弟子之一,聊了大半夜,他说了一些事……”

        关于厉鬼,早有伏笔,大家可以回头看正文【第二十三章棺中】。求月票支持,双倍快结束了,请投出宝贵的一张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