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八百五十五章 背对众生
  • 正文 第八百五十五章 背对众生

    作品:《遮天

        这个人像是可以破碎永恒!

        他就那样站在道台上,将各种道纹全部踩在脚下,连大道都要臣服,天地自然法则无阻,全部听他号令。

        无始!

        这就是无始吗?

        一个可横扫诸天,所向无敌的存在,被人们传诵了千古,谁人能见?世间并无其画像,无人知其真身。

        叶凡心头剧烈跳动,道台上这个男子太特别了,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有我无天,有我可以无道!

        他像是可以代表天地,代表永恒与大道,黑发披肩,雄姿伟岸,像是一座不朽丰碑,屹立在那里,无人可超越。

        可惜,他依然是背对人间,看不到他的真容,见不到他的眼神,这让叶凡心中无比的遗憾。

        在这一刻,古之大帝的气息弥漫,像是跨越千古而来,仿若真的在仰望一尊血肉之躯的证道者。

        为什么会这样?叶凡有一种错觉,这尊亦人亦神的无上存在,为何总是背对众生,在紫山中所见虚影就是如此!

        陈旧的道台,烙下斑驳的岁月,记述了大帝的一生,独自盘坐,背对众生,他在遥望什么?

        “轰”

        无始大帝开始演化,他的法、他的术、他的道像是横贯古今,发生在眼前,呈现在人间。

        一缕又一缕道光飞出,一条又一条神则交织,他成为天地中心,连日月星辰都围绕其转动。

        无始之法,不说其秘,但是这种气势就让人震撼,这是怎样的一股力量,他像是宇宙的中心。

        “轰”

        一股气息迎面扑来,将叶凡淹没了,这是……他心中惊憾,感觉像是有一个活着的人在背对着他。

        无始大帝仿佛还在世上,就在前方,演化证道的秘密,一切是如此玄奇,让他的心神都为之吸引了过去。

        这是一种术,并非无始全部的道,但是足可以让其他人去花费一生一世去悟,也许只得皮毛。

        “很近,又很遥远,看不真切,不知如何运转。”

        叶凡心如止水,并未乱了阵脚,睁开天眼去看本质,顺风耳亦是聆听道的声音,捕捉轨迹。

        “我聆听到了道的妙音。”

        他的心中出现一缕涟漪,双耳中有道在和鸣,交织出一条条有形的痕迹,在他脑海中浮现。

        叶凡展动躯体,身随心动,以躯体为法印,融于天地间,开始一遍又一遍的推演。

        他忘记了其他,不知身在何方,眼前只有一个伟岸的身影,那是他的目标,是他所追逐的根本所在。

        无垠的虚空,永恒的道,叶凡忘记了一切,只有眼前的那种道,他在不断的追逐,想抓在手心中。

        “喀嚓”

        一道雷电劈落,切裂了这个世界,震破了这分宁静,扰乱了时空的秩序,让他从这种状态中脱离了出来。

        “小子你疯了!”一直黑色的大爪子搭在他的肩头,用力摇晃。

        “怎么了,你为何中断我的思绪,刚才我要将一切都掌握在手了。”叶凡问道。

        “刚才你都要化道了,自身都要化掉了,几乎成为天地法则的一部分。”大黑狗沉声道。

        化道,一个可怕的词,许多强大的修士最终都会走上这一步,身死道消,归于天地道则中。

        “是这样吗,可是明明接近了那种神术,将要掌握了,为何要化道呢?”他在自问。

        “那是因为无始大帝太厉害了,他可以镇压天地大道,所演化法则举世无双,你没有达到那个境界,也想如他一般肯定是在自寻死路。”

        不过,大黑狗也相当的吃惊,没有想到叶凡这样的投入,有这种悟性,几乎要抓住了那种术的本质。

        “抓不住的,就是一位大圣也做不到,所以你不可强求,没有人知晓无始大帝创那种术的心绪,不能共鸣,永远不能尽悟。”

        而后,叶凡又开始了参悟,望着那道背对众生的身影,演化心中的道,明悟秘术,物我两忘。

        最终,一切都消失了,黑皇关闭了那段远古记忆,唯有叶凡独立山峰上,他闭上了双目,默默体悟。

        “你传了他什么,是不是无始的的道?”段德神出鬼没,从一个盗洞中钻出,询问黑皇。

        “汪,你敢偷听!”大黑狗追杀撕咬。

        “无量天尊,贫道岂是那种人,再说你在心中传法,我怎么看的见。”段德道。

        黑皇止步,道:“他在修行上的悟性还是不错的,快速明道攫本质,可惜不是先天圣体道胎。”

        “谁将天之村的古陵石碑给移开了?”远处传来齐罗的声音,而后怒吼了起来,他发现了一个盗洞。

        “我先走了,到时候去观一场惊世大战!”段德一缩脖子,没入地洞,就此消失了。

        一天一夜后,叶凡醒来,迎着朝霞伸开了手,浑身都被日辉缭绕,整个人变得无比灿烂。

        “这就是无始大帝的一种秘术吗?”

        他在自语,右手合拳,全力一击,攻向自己的左手,而后以无始的秘术防御,发生了一种奇诡的事情。

        “我也许明白了无始大帝的路……”叶凡看着自己的双手,心中震撼。

        远处,黑皇心头剧震,叶凡花费这么短的时间就明悟出了那种术,让它觉得吃惊不已。

        “能明悟到这一步极其不简单了,没有人能获得无缺的无始术。”大黑狗低语,而后向前跑去,道:“无始大帝所走的路,以及他的道,无人可看透,你无需乱想,还是赶紧巩固吧。”

        时间过的很快,九日一转眼而逝,还剩下最后六天了,一种紧张的气息弥漫了开来,天之村所有人都在等待。

        “神子必胜!”连小雀儿都知道了,抱着奶瓶,步履蹒跚,用力握紧一个粉嫩的拳头说道。

        这些天以来,北域成为了风云际会之地,各路强人呈现,从天下各地赶来,都想观看这场大战。

        可以说,这一战影响深远,它关乎到了很多,人族圣体对决古皇血脉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两大势力的一次比拼,是一场最强者的对话。

        大世到了,天地早已染血,年轻一代也死去了一些英杰,但还远不够震撼人心,华云飞、中皇、元古、凰虚道这样的人才是焦点,还从来未有人殒落。

        而这一次将是一场可怕的大碰撞,将会发生年轻一代最为引入注目的对决,无论是元古死去,还是人族圣体战死都将是一场大地震。

        大战还未开始,北域已先起了波澜,各种议论直上云霄,也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关注。

        谁胜谁负,孰弱孰强,引发一片热论,整片北域大地都不在宁静了,举世瞩目,所有人都在翘首以待。

        叶凡离开天之村,一个人在荒山大野中行走,漫步于紫山外,来到过太初禁区边缘,出没于坠鹰崖畔。

        李黑水、东方野等人欲随,他没有同意,一个人出行,调整自己的状态,以求达到最佳。

        他徒步走过许多原始地域,来到过很多从未涉足的荒脉中,最终他横渡虚空而去,只身一人到了南域。

        各路高手齐进北域,栖霞原这片古战场不再沉寂,战云密布,很多人提前赶来,一下子多了不少生气。

        喧嚣的北域,不断赶来的强者,全都在等待,这一战牵动每一个人的心。

        然而,此时叶凡只身一人进入了火域,手握菩提子径直来到了第九层,这里的温度恐怖吓人,让圣人都要怯步。

        他祭出万物母气鼎,开始疯狂吸收,九色雾丝汹涌,这是世间最可怕的一种火,化为炽盛的光,进入鼎内。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一战举世瞩目,可能会发生各种危急情况,古族各部是真正的高手如云,若是有强人干预,后果不堪设想。

        人族的圣者是否出现,他并不知晓,需要自己铺好后路,即便有黑手探出,也可以全身而退。

        双方早已约定,不会动用传世圣兵,要凭真正实力对决,叶凡认同,不然元古若是拎出元皇的兵器,那就不用打了。

        这一战,将是一场真正实力的对决,他不会祭出火焰,除非发生突发事件,有人想暗害他,只是作为一种后手。

        沙沙声传来,像是有什么生灵在爬动,叶凡心中一惊,转身望去,又见到了终极仙焰!

        火域尽头,是一片干枯之地,光秃秃,没有一点生气,连焰火皆无,但传说这里烧死过一位仙,荒塔曾在此沉浮数千年。

        一株小树在移动,沙沙声正是源自它,火焰跳动,是一片又一片的符文,神秘莫测,烧塌诸天,焚毁永恒。

        这是一个让人惊畏的地方,连圣人见到这簇终极火焰都要颤栗,没有人可以抗衡,沾中必成劫灰。

        古籍记载模糊,这株树焰是否存在都两说,因为并无定论,可是叶凡两次到此,却都亲身见了,他不敢妄动,静等它消失。

        “啾啾啾……”

        树焰摇曳,不足一米高,在一条枝桠上出现一只小鸟,羽翼绚丽,啾啾叫个不停,与焰火一样,也是由符文与道则组成。

        “仙凰!”

        叶凡吃惊,它形似一只凰,栩栩如生,不足巴掌大,浴火而动,神秘莫测。

        他预感到不妙,快速后退,可是就在这一刻那只炫目的鸟儿啾啾又叫了两声,吐出一点光。

        这点微光很细小,还没有临近,恐怖的温度就到了,像是可以焚尽诸世界,让人毛骨悚然。

        这是火域尽头的终极火焰,虽然只是一缕微光而已,但却让人受不了,叶凡想躲避都难,它太快了,已到了近前。

        他祭出菩提子,去阻挡这缕炽热的光,明显可以看出,这是一个符文,化作头发丝那么一小撮,烧塌了虚空。

        “轰”

        突然,菩提子发出了无量光,但是却挡不住,自身将要裂开,“佛光!?”叶凡一惊,从来没有想到这枚种子会内蕴佛力,因为一直没有感应到过。

        他脚踩行字诀倒退,但是却摆脱不了这缕微光,他挥动万物母气鼎阻挡,同时祭出各种圣物抗衡。

        “锵”

        突然,一道铿锵之音发出,那缕微光被挡住了,竟是神灵古经!

        那是半页鲜红如血的经文残片,是自紫微星带回来的,一直无法参悟,因为它并无文字,只有残缺的道纹。

        氤氲蒸腾,灿烂无边,赤霞将他整个人都染红了,近乎剔透,有凰鸣在发出,清冽而震耳。

        凰血赤金铸成的半页神灵古经与那缕细小的光在和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