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八百三十章 落幕
  • 正文 第八百三十章 落幕

    作品:《遮天

        小囡囡羽化飞升了!

        这则消息一出,不仅叶凡一个趔趄,其他人也都呆住了,半晌说不出话来。

        “你骗谁啊,快说,她到底去了哪里,你是不是将她给弄丢了?”叶凡揪住它那狮鬓一样的黑亮毛发。

        “真的,我发誓没有半句虚言,我亲眼所见,漫天飘花,仙乐阵阵,而后她就飞向了天穹,怎么追也追不上。”大黑狗指天发誓。

        当年,吴中天、李黑水他们遭袭,柳寇直接被人轰成了血泥,若非大黑狗出现及时,所有人就全灭了。

        “那一次太危险了,先有吞天魔功的传承者——雌雄双煞,后有天皇子那背生神翅的仆人——座山雕,最终更是出现了神秘未知的残缺九窍生灵——大石头,实在可怕。”

        黑皇以阵纹将几人救走,但自己却被人打中,一道神光没入域门内,将它斩落出虚空,即便它钢筋铁骨,却也四分五裂了。

        小囡囡从它身上跌落下来伤心大哭,两只小手用力摇动它,呼唤它醒来,趴在它的身上哭的死去活来。

        叶凡能够想象那种情景,小囡囡将他与黑皇当成了最亲近的人,那时他不在身边,只有一只大狗相伴,小家伙一定心伤欲绝。

        “后来追兵逼近了……”大黑狗述说出当年的往事,有些失落。

        小囡囡悲切,一边哭泣一边尝试背起它来跑,蹒跚跌撞,不断倒下。

        “我一定会杀了那些人!”叶凡攥紧了拳头,指节都发白了。

        最终,一人一狗被围上了。

        但就在那时,囡囡的小小的身体竟泛出一团绚烂的光,天垂祥瑞,仙乐阵阵,有如羽化飞升,带着黑皇一起腾向苍穹,别人无法追上。

        “到了域外,她落下的泪水让我立刻复原了,那种感觉……太神秘了。”黑皇至今想来还觉得不可思议。

        而后,它被一条道光扫落下了天宇,坠在一片大荒中,活了下来。

        在那一刻,黑皇像发疯了一样刻划大帝残纹,难得的精准无误,径直来到了天外,回到了那个地方,然而却再也没有见到囡囡。

        自那一日后,彻底失去了她的踪影,这么多年来黑皇有大半时间都是在这颗古星上空度过的,却终是未能再见到小囡囡。

        “为什么会这样?”叶凡发呆。

        “可怜的小囡囡……”姬紫月轻语,她非常喜欢这个小不点,每次都想逗她,却这样消失了。

        其他人也都蹙眉,许多人都见到过小女孩,乖巧而可爱,始终不会长大,却这样不见了,所有人都担忧。

        羽化飞升?谁能相信。

        “别担心了,我觉得世上没有人能杀她,在其身上有一种特质,生平我只在一个人身上感应到过。”黑皇道。

        叶凡终于知道,一向贪婪狂傲的大黑狗为何甘愿当小囡囡的坐骑了,可惜难以见到那个小女孩了。

        人们聚在一起,谈起各自的经历,而黑皇也说出了不少秘辛。

        古天舒还活着!

        这是黑皇坦言自己追随过无始大帝后又透露出的一则石破天惊的消息。

        而这一次,能够进圣崖,倚仗黑皇了解那里的杀阵,以及告知了封神榜的种种奥秘,盖九幽与古天舒才能揭下来。

        当然,那两人也借了一件极道帝兵,暂时镇压在了圣崖上,而今封神榜回去后应该取了回来。

        “圣人们付出很多,做了不少事,却从不提及,都不是外人能了解的。”

        他们心生敬意,却也更加意识到了自身的不足,需要在难得的平和时期快速的提升实力。

        “我感应到了太皇剑的气息。”大夏皇子道,小尼姑也认真点头,那种力量与他们的血脉相连。

        众人吃惊,还有一件极道帝兵在瑶池,要是真战起来的话,北域都会被扫平,人族准备了很多啊。

        “不可否认,在这个世上有些势力只顾自身,不管死后洪水滔天,但是诸多大教还是很负责任的,会看的很远。”姬皓月道。

        “真要大杀一场,古族一定会损失惨重,可惜他们的大圣可不只一位,即便干掉浑拓大圣与在场的古王也无用。”妖月空道。

        最终,曲终人散,瑶池大会落幕,各方人马分批离去。

        当然,也有很多人还未走,在这里盘桓,诸多相熟的故人相聚,举杯畅饮,毕竟一个难得的平和时期到来了。

        一位身份很高的人找到了叶凡,竟是奇士府的副府主林道尘,告知他一则消息,近几年内将开启一条通向域外的路。

        时隔多年,奇士府终于要做出决定了,又一次邀请叶凡,告知他若是有意,可去中州走上一趟。

        “九位大成的圣体,有几人曾踏上这条路,且有人活着归来了。”

        “后荒古时代,青帝为何能证道,也与这条路有关。”

        “最短耗去一年功,可以生还,最长则是一世,永堕域外。”

        林道尘没有多说,只留下这样三句便离去了。

        叶凡站在原地一阵发呆,琢磨了很久,蓦地抬头时,发现林道尘也分别找过了摇光圣子、南妖、中皇!

        “还没有最终确定下人选,还是说这次去的人会突破以往?”

        叶凡惊异,连段德这个混蛋也被找上了。甚至,姬家小月亮也是人选之一,她倒是很放的开,笑的很灿烂,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庞博曾对他说过,域外之旅是一条染血的路,自古至今,没有几人活着回来。

        “我说黑皇大人,你看那边,有个家伙跟你挺般配的。”厉天点指远处。

        那是一个狗头、人身、背生一对洁白神翅的古生灵,头上笼罩有一道神环,相当的圣洁。

        “太丑了……”黑皇大着舌头说道。

        顿时,有一股让人悚然的威压浩荡而来,那如狗头天使一般生灵,体外的那道神环更璀璨了,冷冷的看了过来。

        “别说,有些味道了,妈的,可惜是公的!”黑皇醉醺醺的诅咒。

        “砰”

        一群人都被轰飞,他们饮酒之地炸开,那个古生灵离开了瑶池。

        “这是天狗族的一位强者。”瑶池圣女告诫,让他们不要乱说话。

        终于,到了离别时,叶凡他们要远行了,一起走出了这片净土。

        在未来一段时期内,万族繁衍,休养生息,不会有大战,但是每一个人却都无法松懈。

        黑皇喝醉了,大着舌头,直立着身子,与段德竟然凑到了一起,两人勾肩搭背,很不和谐。

        两个禀性都不怎么地道的家伙,这么凑到一块让人觉得相当的诡异,怎么看都是一对贪婪与无耻的组合。

        “我是电,我是光,我是唯一的神话……”黑皇干嚎了起来,惊起野鸭无数。

        “破而后立,立而后破,大象无形,大人无踪,我是你们唯一的圣皇……”段德也醉醺醺的狼嚎。

        而后,两个混蛋终于是原形毕露,掐在了一起,相互下黑手,夺对方的宝贝、神兵等。

        “妈的,盗墓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么多年都在打紫山的主意,敢惦记本皇的老巢,咬不死你,人宠战栗吧,汪!”

        “死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老底,大能极限是假,破了又立,来回往复是真,总想抢我的吞天魔盖,无量天尊他大爷……你敢下黑嘴!”

        他们两个都不是善类,到一块一定会死磕,其他人却也都不相劝,反而拍手助威,唯恐不乱。

        “汪,汪,汪!”这么多年未见,大黑狗已经是一位绝顶大能了,甚至快斩道了。

        而段德也是诡异莫测,摸不清多么强大,与大黑狗杀了个平分秋色,两人的宗旨都是抢宝,所用秘术闻所未闻,能从别人体内拘禁出来古兵。

        最终,大黑狗先停了下来,郑重宣布停战,而后屁颠屁颠的跑向远处。

        前方,是诸圣地的人马,正在分别上路,要刻划阵纹离去。

        其中有不少年轻弟子,当中的一个紫衫少女无疑最引人注目,天生与道相合,若非刻意压制,将会有垂天之幕倾泻。

        即便如此,她也被各种道光缭绕,说不出的神圣出尘,再加上其绝代姿容,如九天玄女临世一样,正是紫府圣女。

        大黑狗穿着个花裤衩,直立着跑了过去,无比的热切,道:“为了平息动乱,为了整颗古星的安平,为了人族的未来,请生出先天圣体道胎吧。”

        瑶池外,各方势力一片石化,紫府的人也都呆住了,天地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一片寂静。

        不过,并未持续多长时间,紫府圣地的人全都喝斥,各种光飞出,打向黑皇,让它抱头鼠窜。

        当然,人们也并未下死手,现在谁都知道它是追随无始大帝的神犬,真把它干掉,指不定有什么大祸呢。

        “我是认真的,无始大帝让我出山找传人,非先天圣体道胎不可。”大黑狗肉烂嘴不烂,在远处狂热的说道。

        “不是妄语?若是如此,请无上的大帝下一道法旨吧。”出乎所有人的预料,紫府圣地一位活化石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

        “当然是真的,实话告诉你们吧,无始大帝本身就是先天圣体道胎,不然何以横扫九天十地无敌,徜徉在漫长的时间长河中,寂寞无对手,他需要一个同样体质的人继承道统!”

        大黑狗信誓旦旦,就差对自己发出诅咒了,一脸的狂热,凑到紫府圣地众人的近前,说的吐沫星子横飞。

        “砰”

        姬家小月亮出手,难得的暴力了一次,从段德那里借来一把特大号的神锤,比房屋还大,盖在了黑皇的后脑勺上,让它昏厥了过去。

        “哥,把咱家的狗拉回家,扔进柴房中。”姬紫月丢下大锤,拍了拍手,召唤姬皓月。

        “没事,交给我了,段哥也是哥,我这个人没别的长处,就是擅于挖掘剩余价值,以考古的眼光辨别世界的真善美。”无良道士上前,这是想将大黑狗给扒个干净。

        叶凡急忙阻挡住了他,不然黑狗苏醒过来非抓狂不可,整片北域都得天天晚上听到犬吠声。

        “走了,散了,各位后会有期!”大夏皇子、白衣小尼姑、妖月空等先后离去。

        “我们也走,小叶子将来有什么打算?”李黑水问道。

        “成立一个旷世大教。”叶凡道。

        “我们一块开教把,选两个相邻的山头,这年头如果不是教主,想跟一个太古妞套近乎都没底气。”厉天道,感叹太古神妞太强大,有些吃不消。

        并未走出去多远,后方的瑶池还能依稀可见,突然一道刺目的光华从虚空中出现。

        一剑封天灵!

        这是绝杀,一把滴血的魔剑快如闪电,插向叶凡的天灵盖,可怕到极致,逃过了他灵觉。

        若是常人必死无疑,根本避不开,绝世犀利,这是一位杀手王者发出的雷霆一击!

        叶凡在这一刻出奇的宁静了下来,心中空灵,身如青虹,脚踩行字诀,间不容发间避过了这一击,横移出去千百丈。

        “噗”

        然而,血花迸溅,像是早已料定他会遁向这里,一个早已守候多时的杀手王从虚空出现,将一把滴血的魔剑贯穿进其身体内。

        “小叶子!”姬紫月惊呼,刹那冲了过去,扑向前方,其他人也都出手。

        “你们不要过来,都退后!”叶凡大吼,声若惊雷,震的群山都在颤抖。

        如果是别人,早已形神俱灭,因为出手的两人虽然老迈不堪,但却都已仙三斩道成功,恐怖无边!

        这样的人物击中仙台二层天的修士,可以说是绝杀,换作是谁都很难复生。

        唯有圣体特别,肉壳无双,抵住了王级的冲击,没有让法则散开,生生震断了那把魔剑。

        不过,叶凡却也是鲜血流淌,负了创伤,黄金圣血刺目,血气如雷鸣,隆隆沸腾。

        “地狱,人世间,我与你们不共戴天!”叶凡发狠,指天发誓。

        其他人也都怒了,在这种关头,远古杀手神朝竟然要扼杀人族圣体,让所有人眼睛都红了,肝火冲霄。

        “果然是什么样的人都有!”连段德都变色了。

        有的大教为了人族可以不惜死战,竭尽全力化解危局,祭出极道帝兵都算不得什么。

        而有的大教却不管他死后洪水滔天,自始至终都在考虑自身的利益,生怕圣体成长起来,去将他们连根拔起。

        大夏皇子说太皇剑也在瑶池时,人们还在感叹,人性的光辉始终很璀璨,可转眼间却遭遇了现在的事。

        “他妈的,小叶子九死一生进紫山,做出了这么多,这群没人性的混蛋在哪里,当一切平和下来,却对他出手了,当诛!”李黑水出离了愤怒。

        “一个无上大教的崛起,总会伴随着血雨腥风,未来百年,将叶凡的旷世大教建在人世间与地狱的废墟上吧!”厉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