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八百二十八章 大圣和谈
  • 正文 第八百二十八章 大圣和谈

    作品:《遮天

        会有一段相对平和的时期,好好把握住,盖九幽老人说的很轻,但是却让叶凡既感动又沉重。

        真是来之不易,这是几位圣人拼出来的一个局面,当中的艰难与危险有几人能知?动辄就会殒落。

        尤其是两件古皇兵来袭,让这个局一下子混乱了起来,若非是盖九幽这样的人,谁有大气魄敢去灭杀持皇兵者?

        古皇兵复苏,即便是大圣去拼都一样得饮恨,强大如盖九幽若非掌握兵字诀,这次多半也凶多吉少。

        “前辈等人忧虑天下,让人钦仰,此前根本不用我乱出手。”叶凡道。

        “无需过谦。”盖九幽真的看不出是一位绝代人物,病恹恹,没有一点无上高手的风姿,他笑了笑,道:“我们也只是完善了一下而已。”

        叶凡没有再多说什么,真谦虚的是这几位人族圣者,他们肯定早已了周详的谋划,虽然不出世,但却看的深远。

        真正的大贤,始终会站在最高巅,眺望世人所看不到的路。

        旁边,夏九幽白衣动人,一如过去惊艳,让天女都要黯然失色,她由过去那个倔强任性、甚至骄横的小姑娘变成了一位绝代佳人。

        到了现在,许多事情都可以想明白了,当年夏九幽叫嚣要炼叶凡的圣血,化成宝丹,想来是为其师尊延命用,却也是孝心使然。

        病老人能生命枯竭,想来这个少女当年是在四处想办法,只为其多活在世上几年。

        叶凡想通这些后,觉得昔日很跋扈的少女不是那么讨人嫌了,到显得有些可爱了,不禁笑了起来。

        “再敢多看我一眼,把你的眼睛炼成神灯。”夏九幽嘴角微翘,灵动的大眼中冷光闪烁。

        叶凡:“……”

        他刚才还在想这个少女变了,可爱了不少,结果却立刻遭到了恫吓,让他很是无言。

        这可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虽然她的外表绝代倾城且有些柔和了,但依然是有一颗骄傲的心,强势未变。

        病老人在天才少女的搀扶下向前走去,准备参加圣人与祖王才能入内的小范围内的会议,关乎今后天下的安平与否!

        瑶池外,一辆古老的战车驶来,上面布满了斧痕箭孔,一看就是经历过许多场血战的洗礼。

        九头拉车的太古凶兽,一个个吞吐滔天神光,每一个都恐怖无比,气息吓人,其中一两头都快接近圣人境界了。

        “是他,麟天祖王到了,来自火麟洞的太古皇族!”

        “没错,是麟天王,与九凰王一个级数,都是有望成为大圣的可怕存在,太古年间纵横各域,难有敌手!”

        九凰王昔年被无上的斗战圣皇称赞过一句,而来者与其并列,自然是古族中的骄阳一样的存在。

        许多古族都上前行礼,感觉这次瑶池盛会真的太不一般了,九凰与麟天都到了,可以说古族极其重视。

        然而,让人没有想到的是,麟天王刚下战车,就是一阵发呆,而后快步向前走去,对一个老人躬身施礼。

        许多古族强者都发呆,麟天王那是何等的存在?居然对一个看起来相当普通的老人施礼。

        “见过浑拓大圣!”麟天王此话一出,下场所有人石化,而后是一地的噗通声,古族全都跪败了下去,山呼大圣。

        这是一个很平凡的老人,与其说是古族,不如说更像是一名人族,很像一名村野中的老叟,连穿着都是如此。

        真的有一位大圣来了,让这次大会越发的显得非同一般,惊动了这等人物,让所有人都震撼。

        要知道,一颗古星能有几位大圣?在古皇不出世的年代,绝对是无敌的存在,天上地下难逢抗手。

        浑拓大圣名震太古,一生只有一败,被对方一只手就给镇压了,但却绝不丢人,因为那是一个不可战胜的存在——斗战圣皇。

        谁敢向古皇挑战?不说结果,单是这种勇气就让人钦佩,当时太古大震动!

        虽然事后浑拓大圣自嘲,说自己是在找死,纯粹是不知天高地厚,但却无损其威名,反而让天下惊撼。

        当年,斗战圣皇对此一笑了之,并未伤他,其还说他不错,这也算是一种称赞了,得到了古皇的认可。

        谁也没有想到,一位一生只有一败的大圣真的来了,虽有传闻,但起初人们都不相信。

        浑拓让麟天王起来,一起向瑶池净土中走去,一眼就见到了盖九幽,身形顿时一震。

        他不再让麟天王相陪,独自向前,跟上了病老人的步伐,道:“人族……真是让人敬畏啊。”

        “谈什么敬畏,万族共生,天下安平。”盖九幽笑了笑道。

        “是啊,太古的皇,人族的大帝都有大胸襟,都说过类似的话。”浑拓大圣点头,一阵感叹,道:“大圣以上的人物,日后还是不出世好,留给后人吧。”

        盖九幽病恹恹,亦是点头,道:“我看连圣人都不要出世了,比如我这老胳膊老腿的,狠心灭掉一个皇族还是有可能的。更何况是那些气血旺盛的祖王,他们若是生怒,杀个尸骨千万,断绝几族都不是没可能。为了天下安宁,为了来之不易的平和,还是让他们都好自修炼吧。”

        浑拓大圣一呆,而后笑了笑,道:“总要给年轻人一些机会吧。”

        盖九幽老人眯缝着眼睛,道:“祖王、圣人修道多年,都是从尸山骨海中爬过来的,再进行所谓的生死战来突破也无大用了。太古皇的最强血脉不是都在这一世复苏了吗,我很期待,万族最惊艳的天骄不也正朝气蓬勃吗,都需要舞台,天下留给他们好了。”

        “古皇的血脉确实有几条,一年抵别人百年功,天赋千古罕有。人族的帝子在黑暗年代也没有打偶耗尽吧?这样的大世,血与古铺就的古皇路,还真是残酷。”浑拓大圣自语。

        中皇目送盖九幽远去、消失,一阵沉默,很久后才轻轻一叹,虽是故人,却并未上前,就这样擦肩而过。

        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路,人生际遇不一样,轨迹也就不同了,生命一日未走向终点,便会有各种可能。

        每个人都是自己人生的唯一主角,同时也是别人生命中的配角、过客,由此而交织成人世。

        叶凡静坐瑶池,等了很久也未见与老疯子同代的那名老妪出现,他一声叹息,一个时代落幕了。

        这样一位圣人终究是殒落了,死在了北极仙光诞生地,却无人可知,圣人的晚年竟如此,多少有些凄凉,连个送别的人都没有。

        凋零,落幕!

        风起了,落花飘零,虽有幽香,但却很凄美,一个时代的结束。

        风渐大,各种花瓣落下、凋谢,叶凡独坐了很久,感受到了一种凉意。

        万族盛会,最终只有圣人与祖王在商议,外人不知,他们在怎样争吵,只是偶尔爆发出几缕怒气与威压,表明了现场并不平静。

        “叶小子你在这里啊,找了你好半天,走,去喝酒。”厉天走来,一双眼睛在各色美女间丈量个不停,嘿嘿的笑着。

        “小叶子,走吧,今天喝个痛快,未来总算平和了。而后,他妈的,去杀那个天皇子,去杀元古那个西瓜!”李黑水也走来,抱着个酒坛子,直打酒嗝。

        叶凡笑了,与他们一起向回走,前方南妖、齐祸水、中皇、姬紫月、瑶池圣女、姬皓月、猴子、神蚕道人等一群俊杰正在对饮,好不热闹。

        段德正在当狗头军师,为东方蛮胡乱出主意,撺掇他去叫板天皇子,引过来群起而杀,为他哥哥报仇。

        刚一回来,厉天就是各种极度羡慕恨,他见到自己的师兄燕一夕正在遥遥与一名太古皇族之女一起举杯。

        “妈的,一个名副其实的太古神妞!我师兄这种人就该天带雷劈,有他在这里,我缺少存在感。”厉天不忿。

        “她是火麒子的妹妹。”燕一夕若无其事,说出这样一则消息,他一身白衣,丰神如玉,超尘脱俗。

        “什么,是古皇血脉,少惹!”厉天变色,而后道:“今后,交给我对付好了。”

        众人无言。

        远处,一个紫衣少女走过,段德顿时捅了捅叶凡,道:“紫府圣女,先天道胎,这可是好机会啊,一棍打晕背走,将来能培养出来无始第二来。”

        众人一起对他翻白眼。

        突然,瑶池净土外,一阵大乱,像是鸡飞狗跳一般热闹,有人诅咒,隐约间传来狗叫声。

        在这一刻,叶凡腾的站了起来,神色无比激动,道:“是……黑皇!”

        “怎么可能,当年我亲眼见它死掉了,是为了我们被杀的。”李黑水情绪一下子就低落了。

        “是它,不会有错!”叶凡向外冲去,其他人见状,都站起身来跟了下去。

        瑶池外,一只大黑狗吐着红舌头,健壮的跟一头大公牛似的,浑身的黑毛油亮,跟绸缎一样闪光。

        “黑皇!”叶凡激动,真的是它“你……还活着!”李黑水也激动了,冲了过去。

        所有人都发呆,这只狗真的未死,活蹦乱跳的又出来了,命可真硬。

        “怎么你一出现,就闹的鸡飞狗跳?”后方,有人笑道,很是激动。

        “本皇是谁,万众瞩目,风云为我而动,天地为我而鸣,有我的地方才会有光彩!”大黑狗趾高气昂,大言不惭,脸皮贼厚。

        “轰”

        瑶池内,又爆发出一缕圣人气息,吵声都传了出来,许多人都听到了祖王的会议声。

        “不行,绝对不行,为何圣人级人物不能出手?”

        “凭什么?!”

        人们一阵心惊,显然会议上出现了僵局。

        刚赶到瑶池的黑皇听到这些吼声后,立时宝相庄严了起来,浑身都发光。

        “本皇要去做一件大事。”说罢,它吐出一道光华万丈的金纸,冲出无上大帝气息。

        “这是什么?”叶凡惊问。

        “无始大帝法旨!”黑皇郑重的说道。

        “什么,这真的是……”

        “没错,真的是!”黑皇认真的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