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八百二十二章 活到第二世
  • 正文 第八百二十二章 活到第二世

    作品:《遮天

        血电、太冥、昊阳三大祖王齐动,于一刹那将白衣神王抵住,其余十几名古王亦在第一时间上前,将神王包围在中心。

        没有鲜血,没有骨块,有的只是一件冰冷的传世圣衣,熠熠生辉,藤青战死,形体化尘,除战衣外什么都没有有留下。

        “怎么会这样,那是怎样的一击?!”

        这是很多人的疑问,所有古王都心生警兆,盯着场中央的的白衣神王,晶莹的花瓣飞舞,不断飘落,他宛如神明一样,超脱于红尘外。

        “神灵的叹息!”太冥古王道,背后蝠翼在扇动,魔气滔天,他高大雄伟,如一尊冥神一样。

        太古年间,曾有人演绎神之曲时,亦发出过神之叹息,比天剑还可怕,杀人于一瞬间,但却也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

        前方,白衣神王嘴角溢出一缕血迹,虽然是很淡、很少的一缕,且他还在淡然的笑,但却让所有人族修士都一阵担忧。

        然而,太古诸王却更加的小心了,全都露出郑重之色,如临大敌。

        “错了,我们都错了,这个人并非刚踏入圣人之道,不是直追我们,而是一名真正的圣人王,天下少有敌手,可与我们这样的人决一死战!”后方,血电女王开口,话语幽森,杀气冲霄。

        所有人都一怔,而后身体冰凉,尤其是各大古王更是变色。

        白衣神拭去嘴角的一缕血迹,站起身来,在晶莹的花雨中迈步,让那些古王不禁倒退,这种独对诸王的无上风采,让人们既惊又忧,永远难忘。

        “没错,他早已在这条路上走出去很远了,比我们三人差不了多少了。”昊阳祖王点头,体绽无量神光,如太阳神转世,光环笼罩,不可正视。

        人族许多修士都发呆,不明所以,唯有叶凡等少数人知晓,因为早已模糊的猜到。他还清晰的记得往昔的一幕。

        在北域神城时,暗夜君王身穿传世圣衣,手持无双黄金战矛,用尽一生所学,却被迟暮的神王斩杀了。

        要知道,暗夜君王四千年前就是大成的王者,这么多年过去了,谁知道他达到了何等的境界?没有人说的清。

        且,那一夜神王真正是垂死身,从紫山脱困,连生机都快断绝了,神力早已干涸,多活片刻都是一种奢望,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力量,击穿了以传世圣兵武装的暗夜君王?

        最为关键的是,暗夜君王在将死前的一句:“姜太虚你……被封紫山中,寿元几近干涸了,怎么会突破到这等境界?”

        蓦然回首,一切都已明了,未出紫山前,神王多半就已经是一位圣人,只是被人们都忽视了,都未去细想。

        此后,神王迟暮,抱着彩云仙子的尸体走向大荒,一去就是十几年,按照黑皇的推测,他唯有置身死地才能后生,就如那野火烧病草,等待春天又一生!

        到了那时,神王将会开启第二世生命,将会在道之尽头再升华,更加强大!

        “是他……竟然是他!”人群中,天皇子身边的两名古王都露出了惊容,而后脸色都难堪了起来。

        神王曾被困紫山四千年,与各种古生灵对抗,被逼进奇异石壁中,饱受折磨,尝尽苦楚。

        “当年,我等偶尔醒来时曾对他出手,被奇异石壁所阻,神念不能全部进去,但却也差点将其磨灭。”一名古王道来,他们是不死天皇部下的后人,奉祖命守护紫山,封于神源中。

        然而,当他们再次醒来时,那垂死的人族却成圣了,醒来的古王一起出手,将其逼的更进一步油尽灯枯,但终究是未能杀灭。

        “那个时候,当是无始道台下的那个人出手了,我觉得是他在故意磨砺此人的心,锤炼他坚如铁一样的意志,不然我们是有机会杀死他的。”一名古王道,说到那个人时无比的忌惮。

        “是姓古的那个人吗,为无始老儿护陵,算算时间,他应该已死去有些年了!”天皇子冷笑连连。

        “真的没想到是他,活到了现在,自古皇山脱困后,强大到了这个境界,连本源气息都大不相同了,像是换了一个人。”两名古王皆露出异色。

        叶凡双耳微微翕动,自从元神在仙台二层天大圆满后,虽然还没有渡天劫,但是部分神通已显,已成就顺风耳,千古罕有,比天眼还少见。

        这种能力,不仅可在遥远处听到说话的声音,甚至偶尔能捕捉到神念传音,在这么近的距离内,他将三人的念波全部捕捉到了。

        “你们怎会懂,神王斩尽本源,如严冬冻土下的不死草根,寒尽春来时复生,他开启了自古以来少有人可活的第二世!”叶凡心中自语。

        “我们也上前,去相助他们。”两位古王终于是忍不住了,大步走进了场中,进入对峙的局中。

        “轰”

        就在这一刻,神王竟然主动了发起了攻击,他如一道梦幻之影,化成一道白光纵横冲击,没有人能拦住!

        “这是神王纵天步,大家小心!”竟有古王对人族如此了解,喝出了这道声音。

        可是,白衣神王太快了,突破血电、太冥、昊阳三位圣人王的禁锢,冲了出来,所向披靡。

        斗战圣法,举世无双,让他在这一刻霸气无双,不再是飘逸空灵,白衣神王第一次大喝,声动九霄。

        他的右手在演化,成为了一把破天之剑,锋锐无双,像是可切开万古诸天,竟然是中州极道帝兵————太皇剑!

        “噗”

        绝世天剑立劈而下,将其中一名古王自天灵盖切开,一直裂到双腿间,元神湮灭,肉身被剖为两半,大片的血水洒落。

        白衣神王长啸,左手化成了一尊仙泪绿金古塔,防御力惊人,却也震慑九天十地,像是可镇压古今未来,正是西皇塔!

        “噗”

        又一道血光崩现,他的左手化成的塔身将一位古王镇杀,成为一片血与碎骨,神魂成灰。

        太快了,这一切全都发生在电火石花间,没有一个人挡住,血电、太冥、昊阳三大圣人王喝吼,演化诸般大道,重困通天台。

        “你……”

        自天皇子身边而来的那两名古王大惊失色,白衣神王真正的目标竟是他们,刚进入场中就被盯住了!

        “当……”

        一声钟响,天道和鸣,万物皆动,乾坤像是倒转了过来,悠悠钟音传遍数万里河山。

        白衣神王双手合抱在一起,化生成一口大钟,上面烙印日月山川,有亿万里江山,更有花鸟鱼种,飞禽走兽,诸天星辰,亦有神明跪地,古朴大气,演化天地之始的秘密。

        这是无始钟吗?所有人都震惊,这口钟不完全,显然神王也没有清晰见过。

        但是,它的威力足够了,一声钟响,大气磅礴,白衣神王的双手化成大钟压落下来,镇杀一切阻挡。

        “啊……”

        两名古王大叫,竭尽全力抗衡,但却根本无用,身体在刹那间成为碎片,在钟波中成为血雾,形神俱灭!

        这就是绝代神王的实力,当年耗尽神灵血救叶凡,而后又斩自身本源救小婷婷,暮年垂死,黯然抱着彩云仙子的尸体进入大荒,一去十几年,极尽升华。

        神王大杀四方,所向披靡,惊的古族各部战战兢兢,连场中的古王都毛骨悚然,这种无敌之姿震撼了每一个人。

        “够了!”血电、太冥、昊阳三位圣人王的天灵盖中冲起三股血柱,贯穿天穹,他们各自皆绽放无量光,封困通天台。

        “杀!”其他古王亦出手,各种神则展出,将前方彻底困住了,不让神王冲出。

        白衣神王独立场中央,一身衣衫猎猎作响,嘴角多了一道血迹,这是方才一瞬间击毙四位古王的代价。

        圣人间的战斗,有时蕴纳一身精气而喷发时,可以在一招内分生死,而他方才就是如此,却也伤了己身。

        远处,人族修士全都无比振奋,神王勇冠天下,对于他们来说是最好的消息。

        叶凡默默无语,静静思量,有一丝忧虑,还有更多的收获,斗战圣法演化各种帝兵,那种妙境对他的触动极大。

        “你没有机会了!”太冥祖王寒声道。

        在三大圣人王的眼皮底下大杀四方,瞬间毙掉了四位古王,这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种难堪,颜面很不好看。

        “此战,我看你还如何逆天!”血电王虽然为女性,但是却杀气弥漫四野。

        昊阳亦上前,三大高手布下绝阵封锁了前方,而其他古王亦现大神通烙在虚空中,想将白衣神王活活炼化掉。

        白衣神王敛去一身战意,平静了下来,盘坐在那张古琴前,没有了一丝杀气,动时如杀神,静时如幽兰,又被花雨笼罩了。

        “想要杀我,除非你们当中的两位圣人王赴死,或者你们三人身后的所有人全部死去。”

        平淡的话语,却石破天惊!镇住了在场的每一个人,让天地一下子寂静了下来,鸦雀无声,人们连呼吸都快不能了。

        “你一个也杀不了!”昊阳祖王寒声道。

        这一刻,所有古王一起动手,化成无量神则向前打去,要炼化掉绝代神王,将他困在了一个小世界内。

        在这一方宁谧的净土内,花瓣飘零,片片染血,亮如水晶,似泪雨洒落,一片凄美。

        神王双手拨动琴弦,用自己的心奏出了真正的神之曲,这是对道的理解,是他修行到极尽后的升华。

        这是一副绝美的画面,神王盘坐在虚空中,一身雪衣随风飘展,被晶莹的花雨缭绕,不食人间烟火。

        “噗”

        他张嘴咳了一口血,染红了洁白的衣襟,触目惊心,但却在此时,和鸣出一道惊天地泣鬼神的杀伐之音!斩破了天穹,冲出了这座小世界牢笼。

        “铮!”

        一声轻鸣,如神剑出鞘,斩上苍,天地俱寂。

        “你……”

        前方,昊阳祖王眉心龟裂,鲜血淌落,脸上写满了不相信的神色,鲜血染红了道台,而后他仰天栽倒了下去。

        “想杀我,就拿你们的命叠加来换吧。”

        白衣神王嘴角溢血,又一次开始抚琴,他空灵如神明,祥和而淡然。

        天地间很宁静,唯有落花在飘零,亮晶晶,一片一片闪烁晶莹,清香弥漫,绝代神王在这一刻像是超脱在红尘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