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八百一十九章 杀出资格
  • 正文 第八百一十九章 杀出资格

    作品:《遮天

        这一夜很漫长,像是永远没有尽头,谁也不知道天明将会发生什么,许多人彻夜难眠,一脸的憔悴与忧虑,很是难熬。

        终于,黎明破晓了,一缕光从东方升起,划破雾霭,照进瑶池。

        红彤彤的旭日喷薄光彩,净土中雾气缭绕,晨露、鲜嫩的叶片、湖波、明艳的花瓣等都在闪烁光泽。

        清新空气迎面扑来,山地中的雾霭在霞光中五颜六色,氤氲蒸腾,煞是美丽与祥宁。

        但是,在这样一个朝气蓬勃的早晨,每一个人的心都很沉重,该来的终于要来了,万族盛会间开启,强大的古王将要降临。

        一座山崖上,白衣神王盘坐,迎着朝霞吐纳,在清晖中超尘脱俗,不染尘埃。叶凡就在其畔,详细向他述说了这十几年的经过。

        这一夜,叶凡能与姜神王坐在一起,让许多修士都羡慕,这是人们渴望不可及的,那像是一位神。

        另一片山崖上,七位古王亦在盘坐,他们神色漠然,并无任何情绪波动,直到朝霞升起的刹那才一起睁开眼睛。

        “该来了!”一位古王道。

        这句话一出又将人们都拉到了现实中,即将要面对一场天大的风暴了,强势的的祖王登场,不信无始大帝还活着,必有惊天碰撞。

        所有人心中都升起阴霾,一动不动站在地上,静等那一刻的到来,沉重而压抑,几乎要停止呼吸。

        终于,神钟鸣动,有强大的之极的圣人驾临,传进了净土内,需要各教之主去迎接。

        该来的终于来了,无论怎样也躲避不了,究竟是一个共生的大世,还是要开启黑暗的乱世,都将在今日揭晓。

        此时此际,没有一个人可以平静,这是一次可载入史籍的谈判,关乎着各族的未来,影响深远。

        “和谈……弱族只有这个词吧,你们拿什么和我谈?”净土外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毫不留颜面。

        在晨光中,三名高大的身影走来,龙行虎步,全都身穿战衣,冰寒冷冽,闪烁金属光泽,甲胄皆为神金铸成,都为圣品。

        “很好,诸位故人都来了,那就一起进瑶池,看一看谁能与我们坐下来谈!”

        人们惊悚,前后共有十一位圣人亲至,全都法力滔天,跟一尊尊活着的神明一样从远古大地走来。

        “就进瑶池,看一看西皇留下传承有什么特别之处!”

        来者不善,十一位古王虽然没有刻意外方气机,但走到一起后去也是铺天盖地,人们根本站不住,几乎全都跪伏在了地上。

        人们骇然,可不是一尊、两尊,而是十几人,神王纵然有无上风采,如何与这么多人抗衡?所有人都绝望了。

        这根本不是一次对等的交锋,如果真的大战起来,这些人将占据压倒性的优势,而这还不是全部,后面肯定还有人。

        天穹上,垂落下绿蒙蒙的气柱,粗大而沉重,仙泪绿金塔矗立在一个小世界中,若隐若现,混沌气澎湃。

        “古之大帝的气息,那就是传说中的西皇塔吗,看不真切,我倒是真想托于掌心,看个仔细。”其中一位古王仰头观望后冷笑道。

        人们心中剧震,这是在挑衅吗,也许不久的将来真的会发生这样的事,将攻打人族重地夺得帝兵!

        一位古王提醒,少说两句,万一此塔降落,都将成为飞灰。

        而另一位圣人则道,瑶池尽可这样做,最起码有两件古皇兵对准此地,真要动手,谁成劫灰那就难说了。

        这十一人进来后,面对西皇塔都没有一点压力,旁若无人,指点瑶池净土。

        在场的人族都心惊胆颤,这是有备而来,两件古皇兵剑指瑶池,剑指石破天惊,真要开战,恐怕西皇塔都可能会毁掉。

        当然,这是最坏的打算,但不是没有可能发生!古之大帝的兵器对轰,谁也承受不了那种代价。

        人们心中的压力如山一样巨大,几乎要窒息。

        通天台,一座高逾千丈的断山,寸草不生,像是一座大岳被人拦腰斩断了一样,断面是一个巨大的天台,广阔无边。

        据说,这本是北域第一高岳,被西皇亲手削成为平台,纵断了也宏伟无比,有山中之王的气象。

        它可做演武场,亦可成为议事广场,无论来多少人都可容纳下,因为刻有西皇纹。

        当年,瑶池迁址时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将此山搬到进净土内。

        通天台的中心,白衣神王盘坐,后方是人族的众多教主等,对面是七位古王以及大量的古族强者。

        断山边缘,一个黑脸道人负手而立,正在准备迎接十一位古王,乃是蛮族的玄武化形而成。

        “我当人族有多么强横,召开万族大会,怎么也要有些底气,可是我看到了什么,就凭你们一人一龟也敢稳坐高台?”

        冷酷的笑,无情的神色,十一位古王驾临,来到通天台上,冷眸四顾,嘴角皆带着一丝杀机。

        “不久前,贫道以霸王神拳捶死了一个不睁眼的祖王。”玄龟化成大道人,一本正经,黑着一张脸道。

        温度急骤下降,冷冽杀气弥漫,十一位古王一起望来,盯着玄龟,脸上都无比的冷漠,眸光跟刀子一样。

        刚开始气氛就紧张到了极点,大战随时都会爆发,诸多生灵都战战兢兢。

        “我们两人是否也过去?”天皇子身边,两位古王相互对视了一眼,互相征求彼此的意见,不过最终没有行动。

        “一只龟而已,人族真是不行了!”一名古王道,他明显就是挑衅,专为杀戮而来。

        “可是杀你却有些大材小用!”黑龟昂着头道。

        “几位远道而来,何不坐下来一谈?”白衣神王开口。

        黑龟转身,将屁股留给了他们,径自走回,而后盘坐在了地上。

        “谈,有什么可谈的,你们人族可与我们平起平坐吗?”一位古王大步走来,很是强硬,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战,杀尽人族圣人。

        “那几位认为怎样才算平起平坐,而你们又究竟所为何来呢?”白衣神王不动怒,平和的问道。

        “永远没有资格与我们平起平坐,就凭你们一人一龟远不够。”另一名古王上前。

        “如果大帝来了,你们够资格吗,恐怕有多远滚多远了吧。”黑龟怒了。

        “不说强大与否,单从数量上来说,偌大的人族也只出了一个圣人,到头来还要拉上一只龟,还有什么前途可言,如何与我们并论?”前方的那名古王摆明就是要战,嘴角露出一缕冷笑。

        “弱族无话语权,没有什么可说的。”另一位古王更直接。

        十一位古王中有三人这样咄咄逼人,向人族的伤口上撒盐,根本就没有坐下来一谈的意思。

        此时,通天台上气氛紧张到了极点,大战一触即发,想和谈根本没戏,这不涉及道理,而是有无资格的问题。

        十一位圣人中,其中一位一直没有开口的人,此时出言,道:“事已至此,只有一战。我们不过是先来了一步而已,后面还后强大的祖王,如果被我们抹杀,还谈什么?”

        到了这一步,已经无可避免,想谈判必须先要打出一个资格来!

        “那好吧,就在此一战。”白衣神王很干脆,不再多说任何话语。

        “早已迫不及待了。”当场,那三名身穿神铁衣的古王来到了最前方,方才也正是他们咄咄逼人。

        后方,几名古王一阵犹豫,终究是没有上前,选择观战。

        “这一战,生死相向,死了就没什么好谈的了,一切就此终结!”一人很强硬的说道。

        他们身上都穿着圣衣,已经快接近传世圣兵了,能够祭炼到这一步相当的可怕!自古圣人不少,但留下的传世圣兵却太少见了。

        “这是西皇刻成的战台吗,很是不错,多少年了,自太古到现在,我已经很久没有尝到人族圣人血的味道了。”

        三大古王化身成魔,背后骨刺倒冲向天,无比狰狞。

        白衣神王上前,在电火石花间开启了大战,与这三人冲到了一起,无量神则划破长空。

        不得不说,这三人都极度强大,是圣人的道路上走出了很远,远胜一般的祖王。

        白衣神王惊才绝艳,一个人独战他们并未占据上风,转眼间就过去了数百回合,神则也不知道冲击了多少次。

        “太古年间人,人族是一些强势大祖的附属族,得此庇护,才能生存下去,这么久的岁月过去了,依然未变啊,注定还是要跪伏在强族的脚下。”

        一个古王冷笑,有意干扰神王心绪,让其神则出现波动,寻找机会下手。

        “好吧,生死之战!”神王说道,依然无比平和,但是出手却更为可怕了。

        “杀!”三位圣人的神则突然合一,化成了一尊金色的神明,光芒万丈,压满通天台,向前镇杀。

        “轰!”

        神王姜太虚挥拳,冲起滔天波澜,右拳挥出,化成了恒宇炉,一拳穿过神明的身体,将一位古王击了粉碎。

        “轰”

        接着,他再次挥动双拳,两个拳头都化成恒宇帝炉,一拳一个将那剩余的两人打爆,漫天血雨纷飞,化成无尽血光,祖王血染红了高台。

        神王不杀,并非一律无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