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八百一十五章 乌龟也疯狂
  • 正文 第八百一十五章 乌龟也疯狂

    作品:《遮天

        “啊……”龙首古王大吼,身为一族之祖,纵横太古年间,天下少有敌手,却被一只乌龟一巴掌就给撂倒了,他几乎疯了。

        黑乌趴伏在蛮王的头上,相当的镇定,歪着脖子,慢吞吞的开口,道:“你叫破喉咙也没用。”

        龙首祖王气的浑身哆嗦,眼神跟两把尖锐的刀子一样凉飕飕、冷冰冰、寒烁烁,站起身来后一步一步向前逼来,神则如海,匹练如虹,交织成道的轨迹。

        所有光都打在了龟壳上,各种神则都劈在黑色纹络交织的玄甲上,全都在无声的湮灭。

        “啪”

        且,在这一刻黑龟又探出了一只大爪子,能有簸箕那么大,直接一巴掌将龙首古王拍翻,再一次撂倒在地。

        “噼里啪啦”

        这名祖王浑身骨头爆响,也不知道裂成了多少块,浑身都是血,几乎解体了,他化成一道炽盛的光逃了出去,立身在数百丈开外。

        龙首祖王脸色铁青,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刚才还在俯视众人,而今却被一只乌龟差点拍烂,让他情何以堪。

        “记住我是谁了吧?”黑龟慢吞吞的落在蛮王的头上摇动一只小爪子,道:“玄武,我是伟大的玄武。”

        “啊……”龙首祖王近乎疯了,他认为这是一种羞辱,头上两太龙角烁烁生辉,发出万丈光芒,想要斩破这片天穹,伴随有隆隆大道轰鸣声。

        “轰”

        突然,古之大帝的气息弥漫,大道音波振聋发聩!

        苍茫天宇上空落下一道又一道绿蒙蒙的气流,每一道都有山岳那么粗,宏大而沉重,像是一挂又一挂的天河垂落。

        在无尽遥远的天穹上,恍惚间有一个独立的小世界,混沌气翻涌,地火风水轮动,在当中有一个座绿塔若隐若现。

        这是一种铺天盖地的气息,正气祥和浩大,没有咄咄逼人的威势,但却有一种不容侵犯的神圣与庄严。

        不要说普通修士,就是龙首古王、黑龟都身体僵住了,不敢妄动一下,连他们都感觉若是放肆一定会被毁掉。

        西皇塔!

        也就是仙泪绿金塔,为西皇母当年亲手铸成,历经无量大世而不朽,传承到今天,可镇杀世间一切。

        “瑶池大会有规,任何人都不得在此寻衅大战,还望隐龙川的祖王遵守。”天穹上传来瑶池王母的声音。

        极道帝兵本身是一种无敌的存在,它是古之大帝生命的另类延续,世间谁敢以身试法去抗?帝兵一旦复苏,祖王冲上去也要饮恨!

        然而,复苏的这个过程却有些慢,极道帝兵难以驾驭,诸多大能全力催动也要耗去很长时间,动辄会被吸干精元。

        不然一件帝兵在手,可以说天下我有,谁能匹敌?

        除却古之大帝自己,没有人能真正完全的催动帝兵,就是圣人也不行,即便能够运转,也会相当的吃力。

        当然,在各自的山门内,肯定有古之大帝亲手布下的阵纹,可以加快极道帝兵复苏,不会耗去太多精气,所以仙泪绿金塔此时显化了。

        西王母发话,只针对龙首古王,连绿蒙蒙的气柱也只是垂落在他的头顶上方,让其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甚至有一丝恐惧。

        在这瑶池净土内,西皇塔胜过凡间一切,但凡进入此地,圣人都不得自由了。

        黑龟见没有气柱悬在它的头顶上方,相当的满意,而后伸出一只小爪子对龙首古王勾了勾,道:“不服气的话过来,在你脸上刻下玄武两个字。”

        龙首古王鼻孔喷白烟,不久前意气风发,指点天下,俯视众生,那种超然的姿态全都没了。

        “有种跟我出去一战!”

        “就等你这句话呢,走,伟大的玄武将要铭刻一段历史,在你的脸上写下一篇宏大的的史诗!”黑龟道。

        “好!”

        段德、厉天、李黑水暗中叫好,唯恐不乱的起哄。

        许多人族修士也都露出笑意,觉得这只龟太有脾性了,这般出手着实算是将这个目空一切的祖王从天上一脚跺在了地上。

        没有人阻拦,事实上也没有人能拦住,龙首古王一刻也不想停留,当先就冲了出去。

        黑龟降落在地,化成一人多高,直立起身子,跟背着一口黑锅的怪人一样,后腿着地,两只前爪背负在乎,向外走去,慢吞吞,比蜗牛强不了多少。

        站在瑶池外的古王足足等了一刻钟,他眼中喷火、头上都快冒白眼了才见到那个乌龟王八蛋慢慢踱步而来。

        没有什么多余的话语,龙首古王直接展出了最强的神术,他脑后那个那轮圆环璀璨夺目,压过天上的太阳。

        光环放大,化成一轮圆盘,绚烂夺目,吞噬众生的精气神,掠夺天地的元气,铸成不朽的宝轮。

        “当……”

        清悠之音响彻天地,他脑后的神轮越发刺目,将他衬托的如同一个神明一般,通体晶莹。

        “轰”

        终于,宝轮发光,轰鸣了起来,似是一道轮回之盘,照耀向黑龟,轮回之力打出。

        “天道轮回!”

        龙首祖王大喝,相当的霸气,一步迈出,十方天宇都在颤抖,宝轮压下,让瑶池外的天穹都快重归混沌了。

        “就凭你也敢跟伟大的玄武比霸气,看我破你!”黑龟全身又缩进了龟壳内,任你千般神则,万般法术,全都无用。

        各种法则化成炽盛的光,全部落在了黑色的龟甲上,上面有一道道神秘而古老的纹络在闪烁,化解无尽神芒,难以攻破。

        远处,人们惊异,恐怕全天下没有几人的防御力比他变态了,硬接祖王最强神族而不损。

        “这只玄武什么来历?”叶凡凑到蛮王身前小声问道,他只知是蛮族的守护神,但却没有想到这么强大。

        “它是谁养大的,我想想,应该是我爷爷的爷爷的……”蛮王后面说了一大串爷爷的爷爷,连他都难以说清这头龟活了几千年了,保守估计也在六千岁以上。

        平日间,这只龟对谁都不怎么搭理,只是偶尔跟蛮王说几句话,没有想到今日见到一只祖王话这么多。

        “你给我去死!”龙首古王大叫,脑后那轮圆盘更加刺目了,炽盛如阳,沉落了下来,镇压玄武。他一吼之下群山崩碎,连数百里外的云朵都被震散了,气吞山河。

        “跟我比霸气你还不行,那就看看谁更胜一筹!”黑龟怡然不惧,同样大喝。

        它从龟壳中探了头,轮动一双黑色的老拳,直接轰塌了天地,吼道:“霸王神拳!”

        可以说,它的动作很滑稽,名字也起的不怎么地,怎么听都是王八神拳,但是确实拳猛力厚。

        黑色的拳头,第一拳直接轰开了那轮圆盘,将其打裂,第二拳则直接龙首古王的两条手臂震断,第三拳一出将其胸膛砸穿。

        龙首古王化炸碎,而后化成一道光出现在远处,重组肉身,脸色铁青,难看到了极点。

        “王八拳……我他妈的竟败在了王八拳下!”

        “不长记性,这是伟大的玄武开创的霸王神拳,今天我要让你永远记铭记!”

        这只黑龟直立着身子冲了上去,两只黑色的老拳轮动起来,跟两个大磨盘一样,呼呼生风,旁边群山跟纸糊的一样,全都拔地而起,飞向了远方。

        人们惊骇,在那两只黑色的拳头上密布有各种神则,难怪可以粉碎古王的一切秘术,有天道的力量在流转。

        “轰”

        两位圣人又一次大战在了一起,不得不说这个黑龟猛的一塌糊涂,两只老拳粉碎真空,摧毁一切阻挡。

        它一口气打了一百零八拳,尽管有大部分被拼命的龙首古王化解了,但还是有成片的拳影落在了他的身上。

        “记住,这是王霸神拳!”

        龙首古王的身体在瓦解,不论是血肉上还是断骨上,都留下了一道道不可磨灭的乌黑印记。

        尤其是在其脸上,更是十几道纹络,全都乌黑,形似一只只小乌龟,这是拳印所留。

        当他们再次分开时,龙首古王要疯了,不仅大败,而且被刻上了耻辱的印痕,乌光闪烁,根本抹除不掉。

        所有人都差点笑出来,即便是太古各族也不例外,慑于古王神威,他们在强忍着笑声。

        龙首古王遍体鳞伤,尤有脸部为最,被打上十几只小乌龟印记,无法化掉。

        “记住,老子是玄武,再敢记错,把你元神也刻上!”黑龟郑重其事的说道,一脸的严肃,却让人看着想笑。

        龙首古王真的疯了,还与比这更耻辱的事吗?此前彰显武力,羞辱人族,压的四方无人敢出声。

        而此时却被一只王八打爆了,在身上与脸上刻下一个个乌龟印记,且是以**力刻写,无法磨灭,他仰天大叫,吼个不停。

        “你这只乌龟……王八拳!”龙首古王咬牙切齿。

        “我很严肃的告诉你,伟大的玄武怒了,要以王霸神拳将你轰成渣!”黑龟一脸的严肃,而后轮动老拳就冲了上去。

        大道神则四烁,法力如海,地火风水轮转,两人战到天崩地裂,龙首古王被一双黑色的龟拳打的快炸开了。

        最终,他发出一声不敢的大吼,气急败坏,而后……转身……抱头鼠窜,开始逃之夭夭。

        在这一刻,他什么也不顾了,什么面子,什么威严都是虚的,能够活下来最要紧。

        此时,他真的怕了这只乌龟了,慌不择路,化成云,化成风,化成闪电,一路逃遁了下去。

        “记住,老子是伟大的玄武!”乌龟在后面追杀,一本正经,根本就不想放过他。

        这明显是一桩天大的事件,后果很严重,毕竟是在追杀一个太古祖王,可是人们却笑,难有那种紧迫感。

        而太古各族也是如此,但想笑却笑不出来,心中很不是滋味。太疯狂了,人族中养的一只乌龟都是个圣人,将一位强大的古王打的抱头鼠窜,还让不让各族活?

        最终,人族修士皆笑了起来,觉得大快人心,这个蔑视人族、想镇杀圣人的古王就该被一只“伟大的玄武”追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