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八百零八章 强势到底
  • 正文 第八百零八章 强势到底

    作品:《遮天

        猴子杀气腾腾,霸气无边,手中沉重的乌金铁棒点指前方,像是要砸塌十万里江山!

        一位生有九颗美女头颅、但身体是凤凰躯的生灵开口,道:“万族盛会召开在即,现在禁止一切杀伐,平和为贵。”

        然而,猴子大棒子已砸了出去,向前劈杀,让此地飞沙走石,连旁边的矮山都将拔地而起,要崩开了。

        他已经出手,要打杀天皇子,强势无比,霸气无边,根本就没有听劝。

        血凰十七山的山主、火麟十三洞的洞主等,这些都是超然的存在,出过古皇的大族具有无以伦比的崇高的地位,其他各族见到莫不要礼敬。

        旁人谁敢不给他们的面子?然而眼前一个是天皇子一个是圣皇子,来头惊人,让他们很为难。

        此时双方未听劝,干戈没有就此止住,且要进行生死搏杀,让他们心头剧跳,若是常人不听劝,他们早已击杀了。

        “当”

        一串又一串的火星迸射出,如一颗颗流星穿透了天空,在瑶池外划出绚丽夺目的光。

        几名老仆一起上前,吃力挡住了这惊天一击,全都蹬蹬蹬大步后退,嘴角溢血。

        猴子神勇无双,大棍力沉势猛,罡气澎湃,旁边的几座矮山在棍风下都拔地而起,隆隆而动,崩坏了,景象吓人。

        许多大族的代表都心头剧震,这就是斗战圣皇的亲子,刚初步斩道就有了这样的战力,年轻一代谁可抗衡?

        “两位皇子都请息怒,无论有什么恩怨都可以进瑶池去细说与理论,莫要在此大动干戈。”一个年岁很大的古生灵开口。

        而今,即便是神蚕岭、原始湖的皇族都不好介入两个皇子的纷争中,因为没有一个是简单人物。

        天皇子的身份不用说了,为神明唯一的血脉,各族都要礼敬一些,且古皇山外九大龙脉的守护者存活下来不少,并未被无始灭掉,而今他的身后有一股极其可观的势力。

        至于猴子也不是省油的灯,尤其是近期,让人忌惮,不敢招惹与得罪。

        因为西漠传来佛音,须弥山上的斗战胜佛还活着,很有可能是其亲叔,这让各大皇族心中都像是压了一块巨石,有一股沉重压力。

        斗战圣皇的幼弟避过其兄长的时代,活到了当世,也许将来可以证道,是一种巨大的威慑力!

        此前听闻猴子遭一些古族算计,还未觉得有什么,而今却大不同了,谁还敢耍小动作?再无人敢刁难。

        若是旁人在大会开始前闹事,早就被直接就抹杀了,但这两人一个比一个横,就是各大王族都不敢动。

        最终,出过古皇的两个大族出马,挡在他们之间,这才止住了干戈。

        血凰山、火麟洞的人站出,阻住他们,不让双方靠近,这算是对两位皇子身后的人有了交代,未让他们分出生死。

        猴子很强硬,根本就不想收手,当着所有人的面大骂天皇子,此前联合一些高手追杀他,这件事不能完。

        “圣皇子那你打算怎样?”一位年老的古生灵问道。

        猴子坚持要打杀天皇子,不肯让步,斗战圣猿一族都很强势,被人生死追杀长达半年,他憋了一肚子的火。

        “这确是一个严重的问题,身为斗战圣皇之子,却遭一些奴仆追杀,这是对古皇的亵渎。”

        一直没有说话的神蚕岭一脉,有人站出说出了这样的话,他们地位尊崇,在万族中举足轻重。

        不远处,天皇子的脸色顿时一变,但却没有说什么,有大族站在了猴子的一边,这不是什么好兆头。

        “的确,没有个说法,这有些说不过去。”另一太古王族的人点头附和。

        倾向于天皇子一方的人都预感不妙,如果闹大的话,难道真让两位皇子决一胜负,分个生死不成?

        “一切都是我们的错,不该擅做主张,不该对圣皇子敌视,更不该率众追杀,老奴等愿以死谢罪。”天皇子身后的几名老奴站出。

        “确实,身为奴仆,却敢杀斗战圣皇唯一的子嗣,真的过了,应该责罚。”神蚕岭的人点头道。

        不少人变色,这是明显站在猴子一边了,不过却也没有逼的太紧,只是要处决这几名老奴而已,并不没有真正指向天皇子。

        “我等以死向圣皇子请罪!”

        这三名老奴倒也果断,很是干脆,当场自碎元神,眉心崩开,自绝在当场。

        天皇子眸子阴鸷无比,当场脸色铁青,双目中射出两道骇人的光芒。

        “你不服就自己站出来与我打一场!”猴子依然强势,以乌金大棒压向前方。

        “好了,就到此为止吧,无故要杀圣皇之子的人确实当诛,但没有必要让风波扩大。”火麟洞的人开口,其他一些大族附和。

        此时,诸多古生灵都噤若寒蝉,这可真是神灵打架,他们可不敢参合进来,水太深了,可能涉及到了几大族的对立与联盟。

        猴子一来,自己以棍打死两人,而后又逼死三人,天皇子身边的五名守护者全亡,让很多人胆寒,感受到了那种强势。

        这对于天皇子来说,无疑是一个耳光,尤其是后面的三人被当众逼死,让他手指节都发青了。

        人们都不敢议论,不少人都心中冒寒气,今日虽说是圣皇子与天皇子的交锋,但却也透露出了一些皇族的问题。

        猴子没有不依不饶,他知道适可而止,今天闹到这一步就够了,再过的话就不太好了。

        一场风波就这样过去了,众多修士向瑶池内走去,人们对两位皇子都不敢靠的太近,怕被另一方敌视。

        人族圣体与猴子走在一起,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但却也不敢多说什么,此前就敢大骂天皇子为鸡蛋,元古是西瓜,而今聚在一处在正常不过了,一样的无法无天。

        这一次交锋,以猴子大胜、天皇子脸色铁青收场,每一个人都心中有一杆秤,琢磨今后如何面对这两人。

        “都说天皇子资质古今第一,修行一年抵别人百年功,一旦斩道成功,肯定会发狂报复的。”

        “斗战圣猿一族如凤毛麟角一样稀少,在太古鼎盛时也不过那么三五人而已,但却各个逆天,这么少的人口就位列皇族,统驭天下,你觉得圣皇唯一的亲子资质会差吗?”

        大会还有几日才开启,各族在私下里议论纷纷,但却没有一个人敢去乱投靠。

        这是一个大世,古皇血脉都是蛰伏的神狮,全都来到了一个时代,都会觉醒,不仅两人,还有凰虚道、火麒子几人,孰弱孰强,难以说清。

        雪兰花飘香,摇曳下漫天花瓣,如雪一样飘落,洁白一片。

        这是一片古木林,全都是苍劲的雪兰树,馥郁芬芳,绿叶间挂满了雪色玉花,沁人心脾。

        叶凡、猴子、段德在古树下的石桌前围坐,开怀畅饮,很是自在,不久后厉天、李黑水寻到此地,加入了进来。

        “猴哥威武。”

        “猴哥霸气。”

        几人全都觉得很痛快,尤其是李黑水对天皇子痛恨无比,曾被追杀的生不如死,若非昔年猴子解救早死了。

        “皇子殿下,你们这一族鼎盛时也不足十人,到底怎么繁衍下来的?”厉天对于这种人生大事最关心,时时在研究。

        猴子挺无言的,但最终还是坦言,他们的血脉很霸道,可与其他族通婚,诞下的子嗣绝对是圣猿。

        段德也笑眯眯,道:“殿下,你们族的圣山在哪里,啥时候带我们去转一转?我对斗战圣皇可是无比敬仰啊。”

        猴子是性情中人,闻言拍了拍他的肩头,道:“会有机会的,以后带你去。”

        “断胖子你缺德不,我看你是惦记上斗战圣猿一族的陵园了吧?”叶凡急忙拦住了猴子,让他嘴巴千万严实一点。

        “你怎么能怀疑我的人品,我只是单纯的想去考证一下斗战圣皇的无上风采!”段德一脸正气的说道。

        猴子闻言脸色不善,不过最终却是给段德倒了一杯酒,道:“以后我带你进太初古矿,帮我捎出来点东西。”

        “不带这么狠的。”段德急忙摇头,一口拒绝道:“恕我……无能为力。”

        几日以来,各族来了很多人,每日都有神钟鸣响,皆是身份显赫的生灵,值得众人去迎接。而人族依然很尴尬,除却一个蛮王外,始终没有一个能镇的住场的人出现。

        这一日,瑶池外又是一阵骚乱,出身原始湖一座魔山上的元古出现了,又是一条古皇血脉。

        未出意外,元古与天皇子走在了一起,进入瑶池后并肩而行,与叶凡还有猴子遥遥相对。

        “这就是元古啊!”叶凡冷漠的看着。

        这是一个高大的年轻男子,很是健硕,黑发齐腰,肌肤呈古铜色,有带状魔雾缭绕在身,很有压迫感。

        他的眸子很特别,左眼内蕴一轮黑日,右眼内蕴一轮血月,显得无比妖异,一般人不敢与其正视,可吞人的元神。

        他静静的站在那里,如一堵黑色的魔山一样,肉身像是可以压塌这片天地,让人心惊胆颤。

        他刚一出现就与叶凡还有猴子对峙,顿时引起一片大乱,不少修士都赶来,在远处围观。

        “真是可笑,万族盛会快召开了,人族不过来了一位蛮王而已,都没有几个能上台面的人。”元古冷笑,脸上写满了冷漠,道:“大会开始时祖王亲至,我看人族会出现什么人去与他们平起平坐,多半没有一个能够同桌而坐的人!”

        在场的许多人族修士敢怒不敢言,这的确是一个事实,相对来说人族真是没有可威慑一方的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