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八百零二章 灿烂永恒的朝霞
  • 正文 第八百零二章 灿烂永恒的朝霞

    作品:《遮天

        神灵谷内,祖王鲜血飞溅,到处都是惨叫声,但凡被血液触到,无比被蒸干。

        这具破损的肉身有有一种可怕的魔性,每一滴血都像是有一种不朽的力量,摧灭一切阻挡。

        这就是圣人,浑身上下蕴含了海量的精气,随便一点血肉都可镇杀圣主级人物,恐怖无边。

        **的源天道术举世无双,将一位圣人的身体瓦解,就像是切石一般,果断而凌厉,干净而利落。

        这是一个吓人的场面,所有古生灵都被镇住了,此时连祖王的头颅都被人族圣体一拳轰了个稀巴烂,对他们来说震撼而可怕,是无可想象的。

        自古以来,第一次有人族敢征伐而来,而且如此的强势,势如破竹,连祖王都被镇碎了,让很多古生灵胆寒。

        “哧”

        虚空中,在那破碎的肉身间,有一道璀璨的光芒绽放,在那碎肉中冲出一道绚烂的虹芒。

        “早知你会有这一手!”叶凡暗中冷嘲,他曾与紫天都大战过,深知这一族有一种诡异古术。

        该族何以将居地命名为神灵谷?不是没有原因,他们主修的是神灵,肉身只是一个驿站!

        神灵谷,最终是要修元神,炼出自己的神灵,达到最高境界时,会舍弃肉身。

        身为一个强大的祖王,他的修行肯定是到了一个骇人的高度,元神之强大超乎想象,完全可以丢掉肉壳了。

        叶凡有心算计,早已知晓这一切,自然没有一点惧意,向前冲去。

        “无知的人族,在神灵面前,你即便拥有最坚固的圣壳又如何?于我来说那只是一具臭皮囊,只是一处驿站,只是用来短暂驻足的地方,现在就取来为我所用。”

        一片炽盛的光浮现,一个全新的太古祖王立身在虚空,自碎肉中冲起,向前扑来,他像是以光铸成,不可正视。

        整片天地都一阵轰鸣,各种天道纹络浮现,什么不朽,什么永恒,什么万古,都像是要破灭。

        此时,连**的瞳孔都绽放出了异光,轻蹙起眉头,稍加不注意,多半真会吃大亏。

        这是神灵谷最强大的禁术,似神灵降尘,临于人世间,专斩元神,夺人道躯,是坏人根基的一种可怕秘术。

        “嗡”

        叶凡张开手臂,主动迎了上去,像是在开门揖盗,根本就没有抵抗,任那道不朽的元神光飞来。

        “什么,他敢如此托大,这是在自寻死路吗!”

        “即便是圣壳又如何,等于我族祖王的一处驿站,他敢开门迎击?”

        许多古生灵都冷笑了起来,方才他们吃了大亏,而今终于见到战局将要扭转的一幕了。

        不过,太古祖王毕竟非比寻常,见到这一幕意识到不妙,想要后退,就此撤去攻击力。

        但是,一切都已经晚了,叶凡体似无底洞,尤其是仙台那里,更是幽深无比,化成了一口深渊,将祖王元神吞没。

        “啊……不!”

        他惊恐大叫,像是发现了最为可怕的事,感觉像是在面对的太古时的皇一般,肝胆都要颤裂了。

        这种感觉,他生平仅有过一次,那就是太古末年,他去觐见斗战老圣皇时,感受到了无上天威,忍不住沉沦,跪拜在那里不敢动弹一下。

        而今,他没入这口深渊时,有了同样的体会,他惊恐大叫,终于知道发生了什么,一定是冲进了太古皇的兵器中。

        或许确切的说是,进入了人族大帝的极道帝兵,这是飞蛾扑火,自寻死路。

        很显然人族圣体挖好了坑,静等他施展这种古术夺其道躯,引他入死瓮,这是绝杀。

        “啊……”

        最后一声惨叫传来,叶凡的眉心乌光一闪,彻底恢复了平静,连一滴涟漪都没有透出。

        所有人都呆住了,神灵谷的各路人马心胆欲裂,这是他们的立教之本,是超凡的神术,却被瓦解了。

        一位太古祖王啊,无声无息,反被人给吞噬了,成为了一道烟尘,不复存在,连个水花都没有溅起。

        吞天魔罐,为古之大帝的兵器!不要说是太古祖王,就是日月星辰都可吞掉,主动冲进去,自然是死路一条。

        “吼……”

        旁边,另一尊更强大的太古祖王咆哮,滚滚魔气冲起,一下子将天上的星月都遮住了。

        他一步踩塌神虚,快速扑来,浑身都是光,魔气滔天,眼中山河崩塌,日月沉坠,显得无比可怕。

        这是大道的痕迹,他以绝世法力斩叶凡之元神,要剖开其仙台。

        “叮!”

        **出手,轻轻一弹指,四面八方,也不知道有多少源天纹络呈现,整座神灵谷都成为一处祭台,神光如焰。

        这是要将整座山谷中的所有生灵全部都给活祭掉!

        同时,**以这种无上禁忌源阵挡住了这尊古王,而后从容杀了过去。

        这尊古王眸光流转,充满了万古沧桑,轮回的力量打出,喝道:“劫道轮回!”

        这涉及道了“劫”与“道”,两者交替,化作一道轮回,磨灭空间的束缚,斩断时间的因果,具有无量神能。

        面对这道神则,第五代源天师表现出了傲视人间的修为,源纹满身,融于天地间,脚踏无尽大地,手托万古青天。

        他浑身发光,像是一尊永恒的神明,四面八方,天精地气全部涌来,大道印记成为了一条条神河交织在虚空。

        万山齐动,无尽地脉复活,天穹道鸣,垂落玄光,全都为源天师一人所用,举手抬足间,代表了这片天地的意志。

        “轰”

        他轻轻一伸手,向前按去,像是崩坏了这个世界,将这尊古王一下子压的矮了下去,大口咳血,身体骨头炸裂。

        道之初,源之尽头,源术也是道的一种,修到极尽处,天人合一,挥洒天道,无所不能。

        这位祖王瘦骨嶙峋,无比强大,可是此时却大口咳血,受了大道伤,眸子中万物沉浮,而后所有景物一下子全部崩毁了,他变得更可怕了。

        叶凡当场就要动用吞天魔罐,但是却被**拦住了,暗中告诫,道:“要让人认为,奉无始大帝法旨而来,镇杀神灵谷,震慑万族。莫要妄动用吞天罐,不然事后难以抹净狠人大帝的气息。”

        “杀!”

        到了这一刻,无需多余的话,只能用生命去谱写战曲,唯有血战到底。

        叶凡头顶一口残缺的大钟,手持那杆黑色的战戈,在神灵谷中大杀四方,如入无人之境。

        “噗”

        铁戈一扫就是一大片,乌光闪烁,六七颗染血的头颅飞起,带着满脸的不甘与惊恐,无头尸体倒在血泊中。

        “噗”

        叶凡横杀四方,铁戈击出,如在割草,一条又一条古生灵被腰斩,鲜血染红了地面,尸体铺满了前路。

        他所过之处,难有抗手,大开大合,独战十方,鲜血汩汩,成为了一道道小河,脚下到处都是尸骨。

        而那些死神也都极为可怖,主要是他们的肉身太坚固了,不比圣壳弱。

        因为,他们是不死天皇昔日的部下,曾是一群神将,即便漫长岁月过去了,他们是依然是无匹的。

        各种兵器、古宝打来,击在他们的身上,难以出现一道划痕,恐怖无边!

        他们像是一道钢铁洪流,根本挡不住,一人足以抵千军万马,横扫一切阻挡。

        古往今来,太古王族一直高高在上,君临天下,俯视大地,何曾这样被人攻杀过?

        而今,直杀的日月无光,鬼哭神嚎,神灵谷快化成了鬼谷,到处都是死尸,腥风血雨无边。

        人族第一次踏入这里,征伐进来,这是惊天之变!

        另一边,**长啸,傲血依在,战到沸腾,力压太古祖王,即将要将其斩杀。

        这名祖王展现出了最强一击,四十九对神翅鼓荡,大道伦音不绝,后方出现一尊不朽的神明。

        刺目的光冲起,出现一道又一道神环,将其环绕,神翅扇动,那尊神明与其动作一致,一起向前轰杀。

        穿越了宇宙洪荒,凝练了天地玄黄!

        开天辟地,道之始,神之则,全部斩来。

        定脉锁乾坤!

        **面对太古祖王的绝世功法,依然动用了源天书中的古术。

        一道又一道神光,从他的指缝间倾泻而下,如丝如缕,化成一道道柔光,无孔不入,穿透虚空,缠缚向前。

        这是定山川龙脉之术,亦可缚日月星河,改天换地,而今成为了杀生神则!

        太古祖王的神翅被束缚,背后浮现的那尊神明被锁困,如同身在炼狱中,被定住了。

        “啊……”凄惨叫声响彻夜空。

        他的身体被撕裂,像是有一条条神链缠住了他,将其身体各处勒的龟裂。

        **像是已经合道,翻手落下,神光无尽,大道轰鸣,隆隆降落,恐怖无边。

        “噗”

        这位祖王被一条条天道神链绞碎,元神飞出,想要夺道躯,却被隆隆道鸣震成了齑粉。

        “砰”

        但同一时间,源天师也遭受了重创,几乎被撕为两半,一位衰老的不成样子的古老祖王出现,撕掉了他少半边身子。

        神灵谷最后一位祖王现身,他一直处在沉睡中,至今才觉醒,破神源而出。

        他没有头发,皮肤褶皱,显然寿元将尽,到了幽静灯枯的地步,但却也极度强大,恐怖到了极点。

        这是神灵谷当世之祖!

        **一身的血迹,身上的血色毛发都被染红了,然而他却很镇静,没有接上半边身子,静静的面对前方。

        “**……”山崖上,杨怡满脸泪水,英姿不再的源天师依然铁骨铮铮,一如过去。

        “祖师!”叶凡上前,想要出手。

        **拦住了他,道:“八十一杆大旗可毁天灭地一次,何时用你自行决定,不过被带出来后它们快崩坏了,不能长久。”

        说完这些话,他从容面对,直视前方最古老的祖王。

        这一夜快过去了,银月西斜,所剩时间不多了。

        **看了看这天,看了看这地,什么也没有说,而后转身望向远处的山崖,那里有一道丽影。

        黎明将至,时间无几,他将要消失了。

        “**!”杨怡大哭,不顾一切的冲了过来,扑向**的怀中,任血水染红她洁白的衣裙,死死的抱住,不愿放手,生怕他刹那消失。

        “答应我,好好的活下去。”**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慢慢地擦净她脸上的泪水。

        就在这一刻,神灵谷最强大的祖王终于又出手了,大道压天,摧毁一切!

        “千秋万古,一梦斩道!”同一时间,**喝道,他的身体化成了一道不朽的神光。

        没有声音,没有波动,漫无边际,无比祥和,这道神则斩尽神灵谷,那位祖王首当其冲,快速的被蒸干了。

        而后,谷中其他生灵不断的崩碎,化在这道不朽的道光中。

        “该做的都做了,源天师一脉抹杀神灵谷,镇压北域,还人族一个清宁。”

        **话语铿锵,如剑铮铮而鸣。

        最后,他伸出手,轻柔的帮杨怡擦净最后一滴眼泪。

        “**!”杨怡用力抱住了他,生怕失去。

        一缕晨曦破晓,划破了长空。

        **浑身都被染上了一层金色的光彩,一身红毛尽腿,消失了个干净,露出真容,英姿伟岸。

        他灿烂的一笑,一如过去年少时,那样的自信,风采超凡,瑶池圣女杨怡一下子呆住了,肝肠寸断,泪如雨下,想用力抓住。

        然而,一切成空,这道伟岸的年轻身影在她的指间成沙,成为细碎的光辉,慢慢的淌落,渐渐的消失。

        “不,**……你回来!”杨怡大哭,泪水长流,想要留住最后一缕光,可是怎么也把握不住。

        细碎的光,不断的淌,从她的指缝间溢出,那道伟岸的身影在模糊,在消失。

        具有无上风采的第五代源天师离世而去,让人难忘。

        在黑暗中杀出一个朗朗乾坤,还人族一个安宁,最终在朝霞中化道而去,成为一道永恒的虹光。

        第五代源天师完成了他的使命,做了该做的,就这样走了,留下了无尽的感伤。

        这片朝霞,这个清晨,会铭记他的功绩,他所做的这一切……